中國錦鯉中獎清單_最強系統 小說

第10章 「我沒想到妳會見她,而她竟有臉見妳。」
面對安詠琳的直言不諱,葉涵只能苦笑,正欲開口轉移話題的她,又聽到安詠琳含怨道:「傷好了妳就忘了疼?到底江仁馨對妳灌什么迷湯,把妳迷得神魂顛倒——」
對此,葉涵只能單手摀臉,半點反駁的話都說不出口。
「…….別忘了妳背上的傷,是誰害的。」
葉涵怔了怔,再次苦笑以對,低道:「嚴格說起來那不是她害的…..」
「『那不是她害的』?我的天啊,葉涵,妳要不是出家成佛,不然就是腦子燒壞了,妳把這話原封不動告訴林佳瑀,看她做何感想。若這件事讓她知道了,不是我這樣打打嘴砲就算了,她是真的會把妳滅了。」安詠琳氣急敗壞地瞪她,一張艷麗的面容恨鐵不成鋼似的糾結著,看得葉涵有些心虛。
想了想,葉涵頓時毛骨悚然,她選擇閉上嘴巴不談了,安詠琳說得沒錯,若這件事真傳到林佳瑀耳里不可能一笑置之,不來個腥風血雨不罷休啊。
「回歸正題,妳對我這次的新戲有興趣?難得見妳會多問。」安詠琳道。
「畢竟這是妳第一次演女同志,對于這點我比較好奇妳會怎么詮釋。」支手托腮幫子,葉涵那雙清冷的眸子摻了些光華流轉其中,含笑問:「而且跟妳演對手戲的演員我也蠻好奇的,到時記得跟我分享。」
「知道了。」安詠琳擺手,這時她接到經紀人的電話,兩人便匆匆用完餐,她送葉涵回到補習班,也不知道下次相聚是何時,沒能趁這空檔見到林佳瑀安詠琳是有些失望的,不過這不打緊,有葉涵在這,安詠琳很放心。
「開車小心,祝妳新戲順利。」葉涵站在車窗旁,稍稍彎腰與安詠琳道別。
安詠琳戴上墨鏡,朝她一笑,「有空給妳發個劇本,等我下戲再找妳吃飯,下次記得帶上林佳瑀。」
「知道了。」
目送自家好友的車消失于街口,葉涵有些無奈地勾起笑,雙手抱臂的她站在補習班前,街上人來人往恰逢學生放學時刻,她心想,葉昇應該也下課了。
葉涵其實曾經想阻止葉昇入學。
當葉昇告訴自己他收到了M中的入學通知時,葉涵心里狠狠一揪,當下第一個想法,是想將葉昇接到A市就近照顧,不過她知道,她必須尊重葉昇的選擇。
這是葉昇的選擇,而她也已離開M中長達十年了……物換星移、滄海桑田,沒有什么事能夠重蹈覆轍,她知道葉昇跟她是不一樣的。
他不會像自己一樣,那么傻。
他不會步入自己的后塵,動了那顆滿載七情六慾的心,葉昇不會的……
「葉姐,妳站在這干嘛呢?站崗嗎?」
葉涵一愣,回過神的她,身旁多了一個淘氣的孩子,原來是小工讀耐不住性子在她身邊轉啊轉、繞啊繞,逗得葉涵忍不住伸手捏她柔軟的臉,「妳膽子倒是大了,敢對我開玩笑。」
「求放過啊!暴力!這是暴力!」一張小臉像個可口的水果,捏起來的手感滑膩,葉涵可以說是愛不釋手,又揉了揉幾下才愿意放開,小工讀摀著臉,一雙大眼眨啊眨,楚楚可憐。
「傻里傻氣的孩子。」葉涵淺哂下注解。
「我不小了!我都十九了!只是重考一年不要把我當高中生啊!」小工讀抗議,提及此,葉涵便想起了這間補習班從無到有的那一年。
大四畢業后,林佳瑀不打算升研所,而葉涵打算直升研所再念兩年,這期間兩人分道揚鑣,但從未斷聯繫。
林佳瑀躋身進入補教業打滾,走得并不順遂,但這些失敗與挫折卻是將她越挫越勇,念研所的這兩年,葉涵看著自家好友一路磕絆不平卻咬牙撐下去的堅持,不得不說,她有些動容。
研所畢業后,葉涵也終于必須進入社會找一份工作,早在這之前她便有想過是否要跟林佳瑀一同創業,初次談起此事卻得到好友意外的婉拒。
中國錦鯉中獎清單_最強系統 小說「我還站得不夠穩、了解得不夠透徹,再等我兩年,之后就交給我吧。」林佳瑀說得信誓旦旦且擲地有聲,葉涵淡淡應聲好。
然而,林佳瑀只讓她等了一年半便從原待的全省連鎖補習班跳脫出來,找她一起合作創業。
這幾年來的跌宕起伏,對于葉涵來說,真的感慨萬千啊……
而現在整天在她身邊打轉的小工讀便是附近高中的畢業生,大考失利的她決意走上重考一途,恰巧看到葉涵在網上公布的徵才資訊便來應徵,那天面試兩人相談甚歡,很快地便敲定了。
說是工讀生,葉涵卻從未虧待她。這里規模小,再加上有她支援,她就只打算請這么一個工讀生,原以為小工讀可能不上手,畢竟這是小工讀的第一份打工,卻發現這孩子不同于她外表那樣傻氣,做起事來倒是精明靈活。
轉眼間,大半年也過去了,一開始葉涵是有些擔憂的,因為這最早進來的一批學生都是林佳瑀的親戚小孩,送到這附近念高中、國中,本以為客群太狹隘,卻沒料到一個帶一個,像是母雞帶小雞似的,現在的學生數已經是當初開業的雙倍了。
對于林佳瑀來說,應該是苦盡甘來吧。
「妳們兩個怎么在這?」
一道熟悉的女嗓介入兩人之中,小工讀一見到林佳瑀來了,怯弱地喊了聲『林主任』后,灰溜地躲回自己位子上,見此,葉涵忍俊不住:「妳要不要說一下,我不在的這一星期中,妳到底對她做了什么?」
林佳瑀雖面無表情,稍稍抬起的眉梢卻透出一絲笑意,她不語,逕自坐回了位子上——擺在最后專屬于她大桌,是她這個老闆的特權。
這也是小工讀最不敢踏入的雷池。
「小馮,妳來一下。」林佳瑀清淡的嗓音一向透涼,聽得小工讀不禁打個顫。她抖了抖,朝葉涵投以求救視線,后者僅是無能無力地聳肩,于是她只好硬著頭皮去找林佳瑀,見這兩人逗趣的相處,葉涵心中歡快幾分。
五點過后,學生陸續走進補習班里,葉涵見小工讀一時半刻走不開,于是逕自上樓開燈與開冷氣,再次下樓時她一一與學生打招呼,卻不見林佳瑀的身影。
「林主任呢?」葉涵問。
小工讀從點名表中抬起頭,「主任說她要去見家長,要我先顧著。對了,我只能做到指考后,葉姐妳們開始找人了嗎?」
「我有跟林主任討論過,不過我們都還不急。」話鋒一轉。葉涵挑眉瞅她:「是我對妳不好,所以希望我早點找到人頂替妳,這樣妳就能早些離職了是嗎?」
「不、不是!」一張小臉皺成一團,眼巴巴地看著葉涵,語調多了幾分委屈,「我、我就是想多些時間帶新人,這里這么忙,我怕新人忙不過來,沒能幫上妳們啊……」嚥了下,她又含怨道:「我捨不得妳們……」
怔了怔,沒想到這小工讀有情有義,她不過玩笑幾句竟真當真了,目光柔了幾分,葉涵伸出手揉了揉那顆黑色腦袋,輕嘆:「好好準備指考,妳不會想再重考一年吧?」
「我才不要!」
葉涵啞然失笑。
「不過如果妳跟主任還沒找到人的話,我這倒是有一個人選。」小工讀如此說,原是不經意閑聊談起,說到這,葉涵突然萌生了興趣。
「誰?」她眉稍一抬。「既然是妳介紹的人,那我跟主任是可以考慮一下……」
「嚴格說起來我只是幫忙問問,我朋友她的朋友下學期要轉來這附近,想找打工。」小工讀繼續道:「這樣吧,我下次請她過來跟葉姐面試?」
「行啊,但我先說,如果面試之后覺得不妥,我沒辦法看在妳的面子上錄取她哦。」有些話講開來對彼此都好,這是葉涵做人的原則。小工讀與她相處大半年懂她這性子,欣然同意。
「什么時候能來?」葉涵問。
「六、七月吧,這我還得問一下。」
葉涵聳肩,「不急,到時再說,現在談這其實過早了,不過我會跟林主任稍微提一下妳的朋友,能告訴我的她的名字?」
「余梣。余天的余,木字旁梣。」
余梣啊…..葉涵在心底默念,當時不過是無心默念,卻沒想過有一天,竟成了日日夜夜折磨她的惡夢。
她的名字,究竟是引領滅亡的寬門大路,還是引渡永生的小路窄門?葉涵從沒想透過。
只是那雙清眸,葉涵回想起總是喟然——此生驚鴻一瞥,又該怎么忘呢……

引用:馬太福音七:13、14『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第11章 薛愷文并不是特別細心的人,很多時候都是大而化之、一笑而過,不過對于葉昇,他一直很上心。
起初他以為葉昇只是一時心情不好,又或許是英文課不是在早上第一節,就是下午第一節,這兩個時段昏昏欲睡純屬正常,只是持續了近一星期,薛愷文才開始感到有些怪異。
更奇怪的是,江仁馨竟然也視若無睹?就在葉昇連續喝了一星期的奶茶后,薛愷文終于忍不住出聲抱怨:「我說你是想要得到糖尿病吧?天天喝甜死人的奶茶也不嫌膩。」
葉昇沒說話,只是含著吸管繼續吸個幾口。
薛愷文有種被挑釁的錯覺,不過當這人是葉昇時,他便沒了底氣。他乾脆奪過葉昇手中的鋁箔包,搶奪過程中不慎灑出些許,葉昇再怎么混沌的思緒也不得不清醒了。
「你做什么?」葉昇瞪他,卻只見薛愷文得意洋洋地勾起唇角,大口大口地喝著,放下鋁箔包,狂妄道:「想拿回去就給我從實招來。」葉昇頓時無語,無奈道:「……你知道我喝過了嗎?」
薛愷文臉上立刻大寫兩個字:尷尬。
「我不要了,髒死了。」葉昇嫌棄睨了眼石化的薛愷文,嘆氣。這人要不是拉得一手好琴,又剛好生了一副好皮囊,不被人掐死才怪。
薛愷文裝沒事地繼續喝,葉昇默默看著他一臉同情。半晌,一道女嗓插入兩人之中,雙雙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竟然是班長。
「欸,薛愷文、葉昇,你們兩個有沒有《論孟》?樓下臨時調課來借書。」班長問,兩人隨即從一旁書柜中找出兩本論孟,葉昇往門口一看,總覺得站在門口的女生很面熟……
「謝啦,等等她們會還回來。」班長接過書道。
「沒差,今天沒有國文課。」薛愷文擺手,見葉昇的視線定格于門外,他順著一看,擰眉。
「你認識那女生?」薛愷文問。
「不,不認識,我只覺得好像在哪見過她,但是我想不起來。」葉昇收回目光,薛愷文支手托腮幫子,看著自家班長拿書給門外的女生,若他沒記錯,練琴時似乎常常見到那女生。
M中校風自由奔放,只要不是染個大金髮或是燙個大爆炸頭,基本上校方是不抓髮禁的,所以那女孩栗色的挑染髮色是在許可範圍內沒錯。
聽葉昇這么一說,他總覺得好像真的在哪見過她……交還書后,班長走回班上,見這兩個大男生滿臉糾結,一時有些無語。
「借個書有必要這么糾結嗎?」她問。
「哈哈,不是嘛,就是在想她是誰。」薛愷文抬手搔亂自己的后髮。
「她?徐凱欣啊,樓下班的班代。」班長答。聞言,葉昇與薛愷文面面相覷,極有默契地往同個地方想。
「……她是不是常常出現在琴房附近?」
薛愷文連連點頭:「對對,難怪我覺得她很眼熟,不過每次都是匆匆一瞥沒注意,若不是她挑染我對她真沒什么深刻印象。」
經薛愷文這么一提,葉昇也想起了他幾次去琴房找薛愷文,似乎都能見到這女生在附近徘徊,也許一方面是不遠處便是會議廳,班代大會偶爾會在這開會沒錯,不過葉昇想,那頻率也太頻繁了。
再者,剛剛那女生的視線似乎若有似無的停留在薛愷文身上……
「……你多注意一點。」最后,葉昇如此下結論。
「哈哈,我異性緣太好我知道。」薛愷文的大言不慚配上一張俊逸的臉蛋,還真是毫不違和啊……
「對了,葉昇,班導說你的志愿表什么要交?已經拖很久了哦。」班長提醒道。
葉昇一愣,這才想起這幾天事務繁雜加上心情低落,他壓根把這件事給忘了……聞言,薛愷文攬過他肩頭朗道:「放學陪你去交志愿表后,我們再去書局。」葉昇點頭,開始在書包與抽屜翻找那張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志愿表。
最后他在抽屜深層找出那張滿布皺痕的志愿表,葉昇有些無語,江仁馨看到會不會想揍他?
「靠,哈哈,葉昇你故意的吧?」偏偏這無良的好友特別眼尖,落井下石毫不遺余力。葉昇默默攤平志愿表,如果有寫些東西就算了,偏偏他大搖大擺地什么都沒寫啊…..華麗麗的空白不被江仁馨掐死才有鬼…..
葉昇單手摀臉,硬著頭皮上網查校系,明明只有六個格子,他寫完的那刻卻猶如釋負重,熬了整整一節課才完成。
「我說你要不要這么夸張?一張志愿表能把你搞得這樣?」瞧葉昇一臉蔫蔫,薛愷文噗哧一笑,順勢撈起他的書包再把這人拉起來,動作之俐落葉昇早已見怪不怪了。
「走了。」薛愷文推著他走出教室,直接走往三樓辦公室,因而錯過了正從樓梯走上來的兩個人。
「凱欣,妳看,那不是薛愷文嗎?」一個綁著馬尾的女生道。而站在她身旁的徐凱欣早已在上樓的那刻便見到了薛愷文的身影,不禁抱緊自己懷中的論孟。
好像這樣就能離他近一些似的。
「他跟葉昇好像要走了,我們要追上去嗎?」徐凱欣搖頭回:「不了,我們明天再還書吧。」
話已落下,然而目光仍然緊隨兩人背影不放,看著看著臉頰染上兩抹緋色,直到兩人身影消失于長廊深處后,徐凱欣這才收回視線,隨著好友一同走下樓。
這時的薛愷文站在英文科辦公室外,看著葉昇稍有躊躇后才走進內,匆匆放了志愿表后,雖仍面無表情,但薛愷文還是能輕易感覺到他的慌張。
他不知道葉昇與江仁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葉昇對這班導似乎不太滿意,成見頗多似的。
若是別人,薛愷文可能認為對方不講理、雞蛋里挑骨頭,但換作是葉昇時,薛愷文很肯定一定是江仁馨哪里惹他不快。
可是,他問不出口。
薛愷文有著一雙瞳色較淺的褐眸,即便不笑也隱含著一絲溫柔流淌其中,他不像葉昇,沉著一張臉看上去冷漠無謂,認識后才知道這人雖沉默寡言,但宅心仁厚。
這樣的葉昇能這么討厭一個人,實在不是件易事。
「走了。」葉昇帶上門,直接擦過薛愷文往前走,被拋在后面的人啐了聲,趕緊跟上。
夕照余暉落于葉昇肩上,披著淡淡的光,一時間竟看不清少年的臉,薛愷文放開他,雙手插在外套里。
「喂,阿昇。」
葉昇低應,沒停下。
薛愷文停下腳步,在后頭喊:「欸,阿昇。」這次,葉昇停下了,挑起眉,回頭一望,想看看自家好友又在耍什么花樣,卻只見薛愷文仍是那樣吊兒郎噹,目光卻意外專注有神。
「有機會的話,上同一所大學吧。」
葉昇勾起唇角。
時節已邁入暮春,兩個少年一路打鬧、扶持向前;他們約好了,三年后要在這實現此刻隨口的承諾。
說得隨意,卻往心里聽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9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