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錦鯉免單多久_最強重生女帝無彈窗

第12章 六點半過后,補習班總算清閑了些。
林佳瑀走進補習班時見到了坐在柜檯的葉涵,她隨手招呼:「聽說詠琳來找過妳?」
「是啊,她約我吃飯。」葉涵邊說邊從點名表抬起頭,林佳瑀一瞧,又問:「怎么了?那不是小工讀的工作嗎?」
「她點完名了,我只是在看明天要試聽的學生資料。對了,下次一起約吃飯吧,詠琳她在鬧疼了。」
「又來?」林佳瑀又好氣又好笑地勾起嘴角,「她忙完了?不然怎么有空?」葉涵看了下四周,確認沒有其他人后才道:「離下部新戲據說還有一個月,妳猜,這次她演什么?」
「她?她一臉反派臉不演情婦小三能演什么?」林佳瑀失笑,卻見葉涵意味深長地一笑,搖頭,「妳絕對想不到。」
「古裝劇?」
「女同志。」
「噗——」林佳瑀先是一愣,立刻噗哧一笑。總是不怒而威的她眉梢竟也透出一絲笑意,道:「她演得來嗎?她又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再怎么說她也是演員,應該是難不倒她啦。」話是這么說,葉涵還是不置可否地笑出聲。
「好啦,下次一起吃飯,不然等她開始忙后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林佳瑀一向有效率,邊說邊掏出手機傳訊給安詠琳,不待她回覆便又收起手機。
「妳傳什么?」
「雨霖、八點、下星期四。」
「…….」葉涵扶額,好吧……林佳瑀也不是第一次這樣簡潔有力了,林佳瑀不置可否地聳肩。她討厭說廢話,更討厭拐彎抹角。
談笑的二人讓正欲踏進辦公室內的小工讀收回腳步,倚墻發呆不打擾兩人歡談。聽著聽著,她便想起了好久以前的事……
有時她會想,葉老師與林主任到底是怎么走在一起的?初識葉涵時,覺得她斜長及胸口的中長髮襯得她清新脫俗,甚是賞心悅目;面試那天兩人相約在咖啡廳,坐在葉涵對面的她靜靜聽著她好聽淡雅的嗓音溫言輕語,她為人低調內斂,偶爾一笑竟和煦如春風。
林佳瑀不同。見林主任的第一眼就覺得她氣宇軒昂——用這么一詞形容女子一點也不違和,刀削過似的臉龐五官深邃迷人,唯有那涼薄的面色寒氣逼人,站在她面前都是一種壓力,一度使小工讀萌生出放棄的念頭。
直到有一次,奧客家長來補習班鬧時,她為自己挺身而出句句逼退家長、字字護她視為己出,這才讓小工讀明白這看似冷寒的雇主,實則有著一顆剛正不阿的心。
若要用花草比喻這迥異的二人,小工讀會說,初識葉涵覺得她是株暮色之后香馥芬芳的夜來香,后來才明白,她其實是株暗藏洶涌的晚香玉……
而林佳瑀,乍看下是朵冰艷滿布刺棘的薔薇,久了,才知道她是傲骨梅花,更是蒼郁松柏,庇蔭每一個她默默放在心上的人。
這么想著,又覺得這兩人感情甚篤似乎不是件令人意外的事。
「小馮,妳來一下。」不知何時,葉涵與林佳瑀各自回到崗位上,葉涵出聲喚她,小工讀趕緊走到辦公室,林佳瑀瞥她一眼,拿著化學講義走往二樓。
「替我做一份家長學費簽收表好嗎?」葉涵交代,小工讀連連點頭便走到電腦桌前準備開啟word,又聽見葉涵道:「小馮,妳母校什么時候園游會?」
「園游會?」小工讀探出腦袋,大眼眨啊眨,「葉姐怎么知道有園游會?」
葉涵瞅她,「妳說說看,我們這里是什么地方?」她滿臉鄙視意味,小工讀縮了縮,吐舌:「補習班嘛……聽我學弟說是星期六,葉姐會去?」
「會去逛逛,妳呢?」
「當然!剛畢業當然還是會想去看看,那林主任會去嗎?」
「沒意外會跟我去。」葉涵微微一笑,這時手機訊息欄跳出郵件通知,葉涵點開一看,有些心喜,拿過筆電登入信箱,仔細瀏覽安詠琳捎來的訊息。
閨蜜成為了明星藝人后,對于那圈子的事可以得知得快些、深些,葉涵總是意興闌珊,唯有這次聽聞自家好友的新戲后才稍稍上心。
郵件里有著劇本與初設,還有幾個已經定裝的演員照,葉涵匆匆瀏覽過,最后視線定格于女主角上。
這個女明星,好像是大陸的演員…….
這幾年中國經濟突飛猛進,國內無資源也無資金,演藝圈儼然形成一股出走潮,這已經是不言而喻的秘密了,所以葉涵驚訝的不是此,而是這個演員,她似乎見過。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葉涵循著那零星記憶上網搜尋曾看過的一部愛情文藝片,記得里面有個小角色正是這演員,搜尋結果躍入眼簾時,葉涵輕吁口氣。
葉涵果真見過她。
邵嵐,中國女演員,誠如安詠琳之前所說的,后勢看漲、銳不可擋的女演員,打滾演藝圈多年,因演出一部時下火紅古裝劇中搶眼的女配角,星途頓時大開。
葉涵再不關心星事,也聽過她名字。真沒想到是邵嵐啊……這一部戲劇團隊是臺灣人,但出資人與拍攝方皆屬陸方,看來大陸官方對于這題材仍然嚴打逼迫,所以才搬來臺灣拍攝吧。
收視習慣的改變也翻覆演藝圈的生態,像這一部戲劇就是IP劇,陸方這幾年瘋狂翻拍知名小說家的作品,名作家與名演員相輔相成,雙管齊下橫掃亞洲市場,能搭上這股潮流,葉涵心里是為安詠琳稍稍感到欣慰的。
既然如此的話……
叮鈴。葉涵拿起手機一看,忍俊不住:「喂?我收到郵件了。」彼端傳來嫣然笑聲,輕鬆道:「看完有什么感想?」
「能跟邵嵐搭戲是妳的幸運啊,她的評價一直很正面」
「哈哈,跟我搭戲也是她的幸運好嗎?妳覺得我跟她有沒有CP感啊?」葉涵看了眼郵件中的定裝照,再想了想…..面有難色地回:「不得不說…..我還是無法想像妳跟她演戀愛的樣子,我跟妳太熟了,實在無法想像妳喜歡女生的樣子,即便是演戲。」
「哼哼,就知道妳會這么說。」安詠琳輕哼了氣,又道:「等開播后嚇死妳!不說了,林學霸約下星期吃飯是嗎?」
「是啊,妳能來?」
「可以,我那天有空。」
「好,那下週見。」葉涵掛上電話,再次將筆電闔上,拎著錢包走出補習班。小工讀目送她的背影,見她清瘦的身影隱沒于夜色之中。
雖是含笑,可她還是讓人覺得清冷呢……

并肩走出校園時,已然暮靄之時。
葉昇說要去書局,于是薛愷文翹了小提琴練習,這讓葉昇上下鄙視他一番,不過又被這人打哈哈蒙混過去,葉昇一陣無語,會不會哪天薛愷文的音樂老師會來找他算帳?
「不怕,我肯定把你推出去擋。」薛愷文露出皓齒,招來一陣幽怨的冷光掃得他背脊發涼。
兩人走進書局時,薛愷文搭他肩將半身重量全壓在葉昇身上,若這里不是書局,葉昇肯定直接把自家好友推去撞墻,再補踹一腳。
薛愷文彷彿讀懂了他的哀怨,笑嘻嘻地捏他臉道:「阿昇啊,笑一個,不要露出這么可怕的表情。」
「……你再弄我相不相信我在你便當里加滿青椒跟紅蘿蔔?」葉昇面無表情道,話落,果真見那張俊俏的臉露出難色,悻悻然的放開他,葉昇這才勾唇一笑,繼續挑筆記本。
「我說你一個大男人常常跑來買小女生才喜歡的筆記本是為什么啊?」薛愷文白目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所以葉昇選擇無視。
「我常用到。」他簡潔有力的答。
「上課寫筆記?得了吧,你每次都是用同一本以為我不知道?」薛愷文理所當然地道。
「那你為什么知道我上課都用哪一本?」葉昇無語看他。
這下薛愷文還真尷尬了……他咳了聲,像是掩飾什么說得又急又快,「不是啊,我常常跟你借筆記來抄,每次都是那一本,我能不注意嗎?」
好吧,這話是說的合情合理、理所當然,但為什么薛愷文一臉心虛,被踩尾巴的樣子?葉昇決定忽略他。
「我有寫日記的習慣。」葉昇拿起一本淡藍色的筆記本淡淡道,薛愷文一臉不敢置信,卻又笑嘻嘻地問:「那你日記里有沒有寫我?」
葉昇眉梢一抬,忍笑平聲說:「我不寫廢話。」
「……葉昇!」薛愷文瞪他。
「好了,閉嘴,結帳。」葉昇愉悅地走向收銀臺,薛愷文還在后面抗議,他俐落地掏錢結帳,走出書局前像是想起什么而停下。
「薛愷文。」
「干嘛?」薛愷文臉色不善的瞪他,語氣早已軟了。「想跟大爺我道歉了?」
然而葉昇不過是說了一句「對了,我可以去你家烤肉。」如此言不及義,薛愷文卻仍一掃陰霾,開心點頭。
葉昇搖頭,這人還真是好懂啊…….
/
犬系與貓系的互動(不

第13章 初夏將至,暮春未盡。早晨的陽光仍是和煦宜人,推門走入英文科辦公室,江仁馨嚐了幾口手中那杯City Café后放在桌上,往桌上不經意一看,有些怔愣。
沒想到葉昇還是繳交了志愿表啊…….雖然江仁馨碎唸過,但終歸是隨口提起,本是無望不勉強,卻沒料到葉昇還是做到了。
這點倒是跟葉涵有些相仿。
葉家的人都看似不饒人、不屈服,那顆心卻甚為柔軟,最后還是選擇妥協與退讓……這大概是屬于他們的溫柔吧。
手撫過志愿表,彷彿能想像葉昇臉色難看地寫下這行字,江仁馨不惱,反倒是輕輕笑了出來。
『除了T大,什么都好。』
葉昇啊葉昇……你又何必與我這般置氣呢?江仁馨失笑,收起志愿表正欲拿出昨日的隨堂考卷批改,卻有三兩人群推門而入,促而她抬起頭一看,眉彎眼笑:「早安啊。」
「班導,妳有沒有空啊?」又是班上那群調皮鬼…..江仁馨放下紅筆,偏頭,「怎么了?」
「仁馨,我們想去薛愷文他家烤肉,老師妳要不要來?」另一個女同學這般問。眼珠子轉了轉,她問:「有誰會去?」
「我們幾個都會去啊……全班大概過半都會去吧,所以仁馨妳要不要去?」聽這群乳臭未乾的小孩子東一句老師,西一句仁馨,江仁馨有些無可奈何地輕笑:「讓我考慮一下。」
中國錦鯉免單多久_最強重生女帝無彈窗 聽見如此模稜兩可的答案,他們哀號,又補了句:「薛愷文跟葉昇他們也會去,葉昇難得答應參加班聚欸,老師,妳不會比他更難約吧?」女同學撒嬌嚷道,被身旁幾個人調侃是有多喜歡葉昇,她紅著臉氣急敗壞解釋,只更像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而已。
見他們如此,江仁馨輕輕笑答:「好啊,我去。」立刻招來一陣歡呼,他們欣然離去,看這陣仗就是要回班上大肆宣傳……
『仁馨,妳別動,我怕妳烤肉會炸了庭院,妳想吃什么我來幫妳弄。』那時的葉涵在她身邊,湊近她耳邊如此低語:『妳就讓我幫妳,好嗎?』
好嗎……
手中咖啡已涼,也許是早晨過于溫暖,又或是校園太過安靜,她竟有些失神了……又喝了口下嚥的苦澀,
那年的中秋佳節,月圓人團圓,可她跟葉涵卻是……
「江老師。」
江仁馨倏地回神,見是隔壁剛來的老師出聲喚她,趕忙搭話:「早安,黃老師,怎么了嗎?」
「妳臉色不太好看,是身體不舒服嗎?」他關切問。
「啊…..我過敏,季節交替總是不太舒服。」江仁馨笑答,意外見黃老師從抽屜拿出一條喉糖與一個綠茶包遞給她。「來,江老師給妳,這是學生塞給我的,妳也多保重啊。」
江仁馨感激地收下,接過時,思緒卻有些飄遠。
葉涵也曾送過她這些小暖物。葉涵、葉涵……那個體貼入微、窩心暖人的女孩,一開始只是覺得這學生貼心可愛,后來那些事過后…..直到葉涵畢業了,她便不再想起她了,這陣子卻一直回想過往,難道是因為葉昇嗎?
江仁馨這才知道,原來她沒有忘記。
她站起身撕開茶包紙袋,將茶包放進馬克杯中走出辦公室盛裝熱水,看著飲水機流下滾燙熱水,那些氳氤霧氣幾乎掩蓋過她若有似無的悲傷。
風一來,便散了。
茶香四溢,她小心翼翼拿起馬克杯不經意往樓下一看,今天是星期二要升旗,很快地,她在人群中找到了一年九班,那是葉昇的班級,卻只見到薛愷文,沒看到葉昇。
難道是遲到了?
「前面讓開——!小心!讓一讓!」拔高的焦急呼喊讓江仁馨來不及回神,迎面而來堆高的推車擦過她身子,來不及完全閃避的她這么一撞,杯子頓時不穩滑出手中,大半熱水燙傷了她白凝手背,霎時一片紅腫!
「啊,燙!」江仁馨迅速抽回手,腳邊是墜地而碎裂一地的馬克杯。橫沖直撞的那人一手拉著推車,不斷鞠躬道歉邊彎腰撿起各式課本,兩人皆是狼狽不已。
「對不起!對不起!推車突然失控了,妳有沒有受傷?」男人問,江仁馨搖頭,儼然驚魂未定,這時,手腕卻多了一只手。
「快沖冷水。」江仁馨尚未反應過來,那人卻直接拉過她的手帶往水龍頭,打開,拼命沖水。
這人江仁馨絕對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很熟悉…..
「……葉昇?」
穿著純白制服的少年低頭不語,面色專注凝神。江仁馨一顆撲通亂顫的心隨著嘩啦水聲漸漸平穩,她覷了眼少年剛毅的側臉,稍長的髮遮住了他那雙幽深黑眸,只見他好看的薄唇緊抿成一條線,似乎透出一絲彆扭與薄涼。
初識葉昇,是在她確定接一年九班班導之時,她隨意瀏覽往后要帶一年的班級學生,卻在資料卡上見到了葉涵的名字,心中一凜,往名字欄一看——竟是葉涵的弟弟,葉昇。
這是江仁馨對他的,第一個印象。
即便女孩已畢業多年,少女也成為了女人,也長到了那年她的歲數,可在江仁馨心理,葉涵仍一如記憶中的那般鮮明。
冷水仍嘩啦嘩啦地流下,紅腫疼痛的地方稍稍舒緩,但那被少年牢牢緊握的手腕卻渡來一抹溫熱,直往她心里鉆。
「……在這等我。」
少年放開了她,她見他關上水龍頭后,隨手撥開額前碎髮,他別開眼,又道:「就在這等我,很快回來。」便見到少年跑下樓,將她留在這。
葉昇啊葉昇……你應該恨極我了,又何必如此待我?江仁馨默想,不自覺地撫上白凝如玉的手腕——那是少年握住她的地方
她卻想起了,曾有那么一個人,也曾這樣拉著她往前走……甩開的手,有沒有機會再次緊握?江仁馨不知道。
她站在那往下看,剛好對上保健室門口,當葉昇匆忙的身影跑進后又再跑出來時,手中多了些瓶瓶罐罐,她忍不住失笑。
葉昇的面色仍然波瀾不興,可他急奔而過的身影已然出賣他的心思。
倏然間,江仁馨對上一雙熟悉的眼。
走廊上,有個綁著馬尾的女孩忽地抬起頭往她這一瞧,江仁馨有些愣住,竟下意識地別開眼。
一樓與三樓距離稍遠,她看不清那女孩是什么表情,卻想起了在哪見過她……似乎與前陣子在辦公室巧遇的是同一個人。
視線曾擦過她胸口別上的名字,徐凱欣。
女孩早已收回視線走遠了,江仁馨也聽見急急忙忙跑上樓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回頭一看,果真是那個沉默的少年。
「擦藥吧。」
江仁馨稍有遲疑,少年的耳根子卻微微泛紅,大概是不想被尷尬婉拒,竟直接拉過她的手,迅速轉開蓋子,挖了些涼藥膏往她手背涂抹。
動作雖然青澀,卻很溫柔。
江仁馨應該要收回手的,就像當年那樣對待葉涵……可不知道為什么,江仁馨僅是半垂明眸,聽著徐風而過,樹葉婆娑久久不息……
少年有著一雙,與葉涵相仿的眼眸。
那雙眼深邃如海、廣闊如天,偶爾摻些星子會像一條蜿蜒銀河那般熠熠耀眼,少年不是葉涵,卻像極了她記憶中的那段歲月。
那段已然泛黃的歲月,竟漸漸地鮮明起來。
「…..好了。」
一個OK蹦貼在手背上,少年也不看她,扭頭就走……像是想掩飾什么而加快腳步離去,留下若有所思的江仁馨處在一方陽光中,寧靜悠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9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