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90%的婚姻都是湊合_最想握住的手400字

第14章 「老闆,三份辣炒年糕外帶。」
寒冬過去,天色漸漸暗得晚,六點了仍能見到一絲光亮。葉涵站在學生堆中等待餐點,她以為她會覺得自己很格格不入,不過可能是經營補習班的關係,她竟覺得自在。
只是看著這些學生身穿制服的青澀模樣,她便覺得有些恍惚。
曾經葉涵是不敢吃辣的,只是江仁馨愛吃辣,以前常跟著她四處吃吃喝喝,久了,竟也喜歡這味道……這一嚐,便是十年忘不了。
三年歲月究竟長不長?葉涵曾覺得不過是眨眼即逝,可那余韻卻隨著歲月流逝芬芳香醇,唇齒留香,戀念不忘。
她的心也不過就那點大……什么時候才能完完全全忘掉呢?
不知為何,她竟覺得后背隱隱作疼,明明傷好了不是嗎……為什么忘不掉那時瞬間刺骨的寒意恐懼呢……
這么多年了,傷疤好了,但那疼痛卻仍清晰如昨日。
「小姐,好了。」老闆吆喝,葉涵趕緊掏出紙鈔遞給老闆邊接過塑膠袋,小心翼翼地拿好,深怕撞到誰而打翻了。
補習班位于這學術精華地帶,附近有兩間相鄰高中,不過兩百公尺又有一間高職;同區內還有一所國中緊鄰,每到上下課總是人滿為患,將道路塞得水洩不通,但附近商家可就樂了。
葉涵曾經這附近擺攤的點心舖老闆說,一天賺上三四千都不成問題,學生財最好賺了……葉涵失笑,學生,的確有其不顧一切的本事…….
因為她也曾義無反顧過。
站在十字路口處,不知道是不是剛從M市歸來的關係,她總覺得最近時常想起以前的日子,記得好些日子不再想起了,可這幾天不得不說回憶的浪潮洶涌,她有些招架不住。
綠燈了,她往Z中緩步行走,后背包里裝滿三本剛閱讀完的詩詞與小說,準備拿去Z中圖書館歸還。自從補習班開業后,她便時常往Z中走走逛逛,圖書館阿姨更是因此與她熟識。
「看這么快?不是上星期才借的嗎?」婦人笑道。
「哈哈,對啊,看完就拿來還了。」葉涵邊說邊掏出圖書證給她刷條碼,又寒暄幾句近況后走往里面書庫。
葉涵一向是雜食性動物,只要是非宗教的書籍基本上她都能讀進腦海里,徘徊于新書區,她拿了本文藝小說,才剛翻開一看,有個東西便從中滑落。
她蹲下拾起一看,竟是一張學生證。
「余梣…….?」她輕輕覆誦上面的名字,總覺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聽過…….不管了,她站起身拿了幾本欲借書籍走向柜臺,卻是空無一人。
左顧右盼了下,阿姨大概是去洗手間了……于是她放下學生證,走往自動借書機掃描條碼。
「葉涵,妳要走了啊?」
聞聲,葉涵回頭,一見到阿姨展開笑顏道:「差不多了,阿姨,妳看一下桌上那個學生證,妳認不認識。」
「學生證?」她走近柜臺,拿起一看,蹙眉:「這……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證啊。」
「不是這學校的?」葉涵微愣。
「對啊,這是K中的學生證,不是Z中的。」葉涵抱著書湊近看,還真不是Z中的學生證,難怪覺得有些陌生。
「那這個要怎么辦?」阿姨有些苦惱,葉涵想了想,道:「K中是不是在M中附近?」
「是啊,沒錯,不過那在M市,這里是A市耶。」
「那給我好了。」葉涵攤開手,緊接著道:「我弟念M中,我把學生證給他,請他拿去K中。」
「好啊,那就交給妳了。對了,星期六的園游會記得來參加啊!」阿姨自然欣喜,能有個人解決問題多好?于是葉涵小心翼翼收起學生證,點頭答應后與她道別離開圖書館。
在外這么逗留了下,走出校園時天色已暗了,看了眼手機,她加緊腳步走回補習班準備回去上班。
滿街燈火、川流不息,摻些入夜涼意的風推著她往前走;圖書館半掩的窗使風溜進,方才她隨手翻閱的書忘記歸位,任風拂過快速翻頁,直到另一張紙被吹落,風這才徐緩而止……
——那是Z中的園游會宣傳單。

林佳瑀晚上的課分兩個時段,中間空堂休息十分鐘。當她下樓準備暫時喘口氣休息時,一股韓式特有的辣香味撲鼻而來,她頓時覺得饑腸轆轆,見小工讀端著那碗年糕小心翼翼走來,她微微勾起唇角。
「林主任,這是葉老師剛剛買回來的,妳要不要先吃一點?」
「好啊,正好餓了。」林佳瑀接過,坐到位子上享用年糕時不禁想起大學回憶。大一那年她們三個分到同寢,三個來自異鄉的女孩很快地打成一片,以誠相待,四年便是如膠似漆。
大學寢室通常都是一房四人,她們也是,不過……
「林佳瑀,這個妳看一下。」葉涵的嗓音拉回她的思緒,遞到右手邊的是這次期中考后的成績登記表,稍稍瀏覽過,她寬慰一笑。
「不錯,都有進步。」
「不枉費妳天天被這群小孩騷擾解題,看來他們還是挺認真在念書的。」葉涵跟著含笑道。
林佳瑀笑而不語,微揚的眼角早已透露出她的欣喜。
「好啦,那我繼續——等等,小心!」林佳瑀來不及阻止葉涵轉身,眼睜睜地目睹小工讀閃避不及,手中的熱碗就往葉涵身上灑,即使她已經快速往旁退開,手臂大片還是被燙到了。
「葉姐!對不起、對不起,妳快去沖冷水!」小工讀急得都快哭出來了,然而葉涵不過是搖頭,給她一個寬慰的笑容:「沒事,妳清理一下,我去后面。」葉涵不怪她,畢竟嚴格說起來雙方都有錯,葉涵很清楚。而林佳瑀倏地站起身,領葉涵去洗手間拼命沖水,小空間頓時瀰漫辣香味。
「不過是小燙傷,妳不用擔心。」葉涵早已冷靜下來了,只見林佳瑀沉默不語,葉涵無奈輕笑,拉她衣襬,「林學霸,別擔心好嗎?」
「什么傷都好,就是燙傷我最擔心。」林佳瑀冷不防地抬起頭,直直地看進葉涵眼里。「我不想要妳想起不好的回憶。」
葉涵一怔。
林佳瑀眉目間總是不自覺流露出一股英氣,此刻,她微微擰起的眉,輕嘆道:「妳這次從M市回來總是心神不寧,是不是見了江仁馨?」
葉涵輕輕垂下明眸,逕自伸手關上水龍頭,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拭紅腫大片的玉臂,她不答反道:「有時候我在想,葉昇也許就是我心魔的突破口……」
林佳瑀不甚贊同地看著她。
「江仁馨是我的死結,早已隨著血肉葬于心頭揉捻成一團死結,打不開也剪不斷,我想吧,我該與自己和好——就算是為了葉昇,我必須如此。」
葉涵抬起頭,微微勾起唇角:「妳相信我,對嗎?」
初識葉涵時覺得她修養極好,是那寢室里脾氣最為溫和的那個人,后來林佳瑀才知道,她才是最偏執、執念最深的那個人。
「……葉涵,妳到底在盤算什么?」
情種深埋,便是難以鑿開取出,肯定是盤根錯節纏繞心扉,緩慢地蠶食心緒、滲入骨里。
永生難忘。

第15章 葉昇一直覺得他與薛愷文是兩個世界的人。
薛愷文無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少爺,真正的有錢人低調奢華,與那種四處高談闊論的半調子銅臭人是截然不同的,對于后者葉昇不屑一顧,卻也因為如此他不禁猜想薛家財力到底有多雄厚。
初識薛愷文是在開學典禮的臺上,結束枯燥乏味的演講后,帷幕忽然拉上,臺下一陣喧鬧,卻在一陣悠揚的小提琴聲傾瀉而下時,瞬間鴉雀無聲。
帷幕拉開,一身藍衣的少年昂揚自信、卓犖不凡,琴音蒼透有勁,彷若穿透蒼郁山巒乘風而來,深深地搖撼心緒。
他的琴聲藏了一幅鮮明美麗的風景,清澈幽泉自山澗潺潺流下,匯聚成一泓碧玉深潭,時高時低的音符似是一片碎光輕輕灑下,湖面蕩漾圈圈漣漪,水中曳著一輪金黃烈日。
這就是薛愷文的琴藝。
后來那名少年鞠躬謝幕,臺下一片歡聲雷動、掌聲四起,葉昇見少年走下樓,將小提琴遞給一旁老師,竟緩步走向他們班級;葉昇恰巧站排尾,薛愷文快速掃他一眼,竟厚顏無恥地笑著跟他說:「同學,我跟你擠一擠,擠出一個位子給我吧。」
葉昇一陣無語。
那是他跟薛愷文的初遇。那人厚著臉擠出一個空位,葉昇倒也不惱,只是對于有人能說得如此理所當然,一點也不感到心虛這件事感到無奈罷了,卻沒想到薛愷文在日后佔據的不僅是身旁一個空位這么簡單而已。
之所以薛愷文會邀全班來家里烤肉,最主要他這大少爺生日快到了,所以決定提早慶生。當薛愷文推開雕花大門時,跟在他身后的葉昇不自覺地嚥了嚥。
好漂亮的豪宅啊…….雖然不是像漫畫中那樣夸張的金碧輝煌,但也相差不遠了。葉昇相信這偌大的綠庭絕對足以容納三個班級。
全班大半都來參加了,烤肉四點開始,烤到晚上八點結束。現在是下午三點半,三三兩兩已來到這,葉昇算是早到了。
「阿昇,你來一下。」薛愷文叫住正在四處欣賞的葉昇,他回頭一看,在少年身后站了一對夫妻,想必是薛氏夫婦吧,于是葉昇收起他的淡漠,極有禮貌地和善招呼。
見此,薛愷文有些暗嘆,心里腹誹眼前好友還真是多變,不同人面前不同樣子,卻在見到自家父母對葉昇極為滿意的笑容時,尾巴跟著翹起了。
「我就說吧,我交了一個好朋友。」薛愷文忽地攬住葉昇肩膀,笑嘻嘻地半身靠在葉昇身上像是沒骨頭似的,葉昇翻個白眼,想踹他的沖動他忍了。
「你叫葉昇是吧?我兒子他就是這樣,以后還要請你多多包容他了。」薛父莞爾一笑,對于薛愷文結交志同道合的好友感到欣慰,而他對于葉昇也看得順眼,印象極好。
葉昇仔細端詳男人深邃的五官,再看看他身旁笑得和藹親切的婦人,心里大概也有底數了,于是半拖半拉好友往庭院走,回頭確定夫妻二人都進門后,這才推開薛愷文,順便補踹一腳。
「唉唷,痛啊!這是家暴,是家暴!」薛愷文擠出兩滴眼淚中國90%的婚姻都是湊合_最想握住的手400字,只惹來葉昇的白眼。「我跟你何來『家暴』關係?你公民要不要重學?」
「那你想要跟我有家暴關係嗎?」薛愷文含笑望他,那張過分好看的臉如沐春風似的宜人,淡淡的褐眸即使不笑也含著些許溫意,被這雙眼凝視總能使情竇初開的少女怦然心動,不過換作是葉昇就不一樣了。
「…..你相不相信我會把你扔進火堆里烤?」葉昇嘴角抽了抽,又隨手拿了串烤蔬菜,意有所指地笑:「薛愷文,嘴張開。」他一見是紅蘿蔔與青椒趕緊拔腿跑了,徒留葉昇在原地冷哼。
薛愷文還真是三句有兩句不能聽。
人潮陸續涌進薛家大門,但即便如此仍然寬敞舒適,反倒是多了些熱鬧生氣。葉昇四處看看,不經意見到薛家的幫傭太太從倉庫中推出烤肉架,他三步併作兩步上前幫忙,這一幕恰巧被剛踏進的江仁馨看見了。
江仁馨見到的,便是一個俐落青澀的少年捲起袖子幫忙婦人將烤肉架推到庭中央,一路上婦人頻頻向他作揖似乎聊表感激之意,葉昇僅是擺手搖頭看上去似乎有些不自在,張了口唇動了下,又安靜闔上。
來來回回總共多追加了三個烤肉架,那架子材質極好,重量肯定不輕,但少年這般來回折騰不但不露倦色,反倒神采飛揚,似是心滿意足地微微勾起唇角,眉目一片溫和。
原來少年也有這么柔軟的時候啊……江仁馨不禁回想起這近半年的日子,在葉昇尚未知曉她與葉涵的關係時,頂多將她視為路人般平靜,再多的情緒大概是敬畏疏遠;然而,這陣子不一樣了。
自從葉涵歸來M市之后,在葉昇親眼見到她與葉涵非師生又非朋友的過多牽絆時,整個人都變了。
但是江仁馨卻不一點也不感到惱怒,甚至是些許歡喜的。
在她面前的葉昇,終于有了點不一樣的情緒與波動——人非圣賢,她與他之間有個葉涵,便是天翻地覆。
這樣微妙的關係,始料未及。
江仁馨也不明白自己對著葉昇到底是怎樣的情愫?是彌補多一些,還是愧疚多一點?她釐不清。
只是看著他,總想到葉涵。
可是站在她面前的不是葉涵,是葉昇。
江仁馨啊江仁馨,妳也太狂妄……心中自嘲自己幾句,不自覺撫上貼有幾日的OK蹦,邊緣早已失去黏性稍稍鬆落,然而那新皮尚未長出,乍看下仍有些駭人,再加上某些方面她是不修邊幅的…..于是遲遲未換。
方才開始便感覺有道目光緊隨于他,待葉昇做完手邊事情后抬起頭,竟見到不遠處的江仁馨安靜凝視他,意識到視線從何而來時,他頓時渾身起雞皮疙瘩,好不自在。
他僵硬別過頭,稍稍帶些慌亂倉皇遠離江仁馨的視線——即便那眸中含的情緒也許與他無關,可他還是覺得不自在。
這時候特別覺得薛愷文愛黏他也好,至少他有個理所應當的理由轉移注意力…….葉昇輕吁口氣決定先去洗手間,向婦人詢問過后走進門尋找洗手間,恰巧掩飾了他起伏不定的心情。
只是他沒想到他會在長廊盡頭遇見剛走出洗手間的徐凱欣,與她有過幾面之緣,葉昇再不上心也注意到了。
徐凱欣一如既往地綁著長馬尾,她覷了葉昇一眼,匆匆擦肩離去不愿多作停留意或是招呼,葉昇也不惱,逕自走進洗手間。
那一刻,他余光不經意瞄到一旁墻上的小窗,他轉頭一看,這窗的位置極好且採光佳,從這看出去……恰巧收攬整座庭院的風景盡收于眼底。
毫無遺漏。
另一處的江仁馨碰巧與薛愷文碰上,她柔聲祝賀幾句生日快樂后詢問廁所位置,薛愷文比手畫腳一番,原是想親自領班導前去,但被婉拒了。
「沒關係,你好好玩,老師自己找就好了。」江仁馨輕聲道。
「那好吧,真的需要幫忙再叫我。」薛愷文習慣性地抬手摸亂自己的后頸髮邊露齒笑道。
走進屋內時,她先行與薛氏夫妻道聲招呼,這才繞到后方的洗手間。那是一間長廊,設計典雅大方,不難看出這棟豪宅主人的財力雄厚與其品味的確獨樹一幟。
花雕木門緊閉,江仁馨試探地拉了下,發現門把緊鎖便安靜地站在外等候,卻沒料到當門一開時,竟會對上一雙稍稍被長劉海遮住的雙眸。
葉昇再怎么波瀾不興也被這插曲嚇著了,不過很快地他又歛起情緒,垂頭作勢加緊腳步離去,卻再見到江仁馨乖順放在身前的那手背上的OK蹦時,停住腳步。
葉昇寡言,不代表他不會表達。
他稍有遲疑地開口:「那個……老師沒換嗎?」似乎是想起自己有過的魯莽,此時說聲『老師』似乎有點多禮……不自覺地窘迫起。江仁馨輕笑,「沒關係,就讓它這樣吧。」
葉昇抿唇,微微頷首。見他不說話了,江仁馨便走進洗手間,而葉昇輕嘆口氣,在原地躊躇是否要這樣離開…..邊想到自己身后的包包內有藥品與繃帶,在他還在猶豫時,江仁馨竟已經出來了。
她打開門見到葉昇站在她有些吃驚,笑問:「我都上完廁所了你居然還在?」葉昇輕咬下唇,一臉懊惱,卻直接拉住她的手腕再次走進洗手間內,順手鎖上。
「你……?」江仁馨錯愕地看著他,卻只見少年彆扭地卸下后背包,蹲在地上沉悶開口:「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幫妳上藥。」
難道被人看見他倆一起走出洗手間有比較好嗎?一時間江仁馨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被這少年逗得心情歡快了些。
「…..吵死了。」葉昇有些惱怒地拉過她的手,神色不善動作卻輕柔,從OK蹦邊緣輕輕一點、一點撕開,像是對待什么易碎品似的小心翼翼。江仁馨的笑意淡了幾分,少年半跪在地上,像個虔誠的教徒拉著她的手,其中渡來的微涼恰巧與她體溫揉合成一灘春水似的。
少年備得全,竟還隨身攜帶碘酒這讓江仁馨稍稍訝異,少年像是看出她的疑惑,逕自解釋:「習慣了,剛學煮菜時常受傷。」
葉昇說得簡潔有力,江仁馨卻不禁從中撥繭抽絲出一點蛛絲馬跡。
是怎樣的家庭才需要自己下廚?當然不是說自己煮飯代表了什么,只是在她見過這么多學生家庭后,通常『需要』自己下廚的大多都是雙薪或是單親。
不見葉涵也十年了,這十年發生了什么事,江仁馨自然不知道……
「好了,這幾個給妳,應該夠用了。」葉昇站起身時輕輕鬆開手,順勢在她掌心塞了幾個OK蹦,江仁馨沒法推拒,于是握緊。
她抬起頭,恰巧見到少年那雙本是黑得發亮的眼珠子被瀏海擋住了,下意識地伸出手輕輕撥開,葉昇愣住,神色凝滯。
「…..頭髮長了,剪剪吧。」江仁馨收回手,別開眼。「或是,改天我幫你剪也可以。」揮了揮手中的OK蹦與手背剛上藥的地方,「當作報答。」
「…..不用了。」
「我不想平白無故接受你的好。」
葉昇一怔。
女人清冷的嗓音滑過時,葉昇倏然清醒……他怎么會覺得,其實女人也不壞呢?他怎么能忘記葉涵的眼淚。
浮躁跌宕的心冷了幾分,是的,他也不想欠女人什么,好像自己施捨她人情似的……葉昇直視她,平聲道:「好啊,那就麻煩『老師』了。」
疏離的語氣,將兩人好不容易稍稍升溫的關係頓時冷降至冰霜。江仁馨受不了這樣急轉直下的氣氛,作勢就要推開門走出洗手間,卻傳來一陣敲門聲。
「有人在里面嗎?有人嗎?」
江仁馨與葉昇兩人雙雙驚愕對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