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日本大香蕉色_最新女強np小說

第22章 當M中的禮堂漸漸坐滿了國中學生時,站在臺上作為招待的葉昇有些恍惚,看著熟悉的制服、昔日的師長,對余梣的思念便無可遏止地涌上。
他是在國一那年結識余梣。
她是在國三那年離開葉昇。
他們的相遇是偶然,分離卻是必然;在葉昇心里,余梣的離開猝不及防,可是多年后回首想起那段日子,卻隱隱地感到預料之中……
一別兩年有余,葉昇總是不自覺地想,余梣現在過得好嗎?是不是還記得他?又或是能稍稍地懷念過去的日子,因而回來呢……不自覺撫上自己又長了幾分的瀏海,他輕吁口氣。
余梣,妳不在,又有誰能幫我修髮呢?
「好了,今天彩排就到了,下星期就是畢業典禮了,再麻煩你們提早準備。」學務主任的話在耳邊響起,一身正式套裝作為招待的葉昇微微點頭,這時薛愷文也從后方撥開帷幕走到前臺,勾著葉昇道:「欸,江仁馨找你。」
葉昇輕抬眉梢,無言瞅他。
「干嘛這么看我?又不是我說的,去找仁馨啦。」拽過他的手臂,薛愷文逕自推著他走下臺,葉昇又聽他嚷嚷:「剛剛班長替江仁馨帶話,你說她趁放學找你過去是為了什么?」
「那很重要嗎?」葉昇冷淡地回。
「我是不知道重不重要啦,我只知道要是得罪她,英文過不了。」薛愷文微露皓齒,只惹來葉昇的白眼。
「我想,那是只有你才會有的煩惱。」
薛愷文垮下臉。
兩人走到了英文辦公室前,薛愷文放開他,朝他拍了拍肩膀道:「阿昇,好好跟仁馨相處吧,我們剩不到三個月就要分班了。」
葉昇淡淡地應聲好。
當薛愷文轉身走下樓前,又往辦公室里一看,卻不由得一愣,隨即笑逐顏開。
看來阿昇也不是真的那么排斥江仁馨嘛,這人就是這樣口是心非……他手插在口袋慢悠悠地走往樓梯,才剛走下樓便與急忙跑上樓的人擦肩相撞,下意識地抓住對方,急忙問:「同學,妳還好嗎?」
當對方抬起頭時,薛愷文著實一愣。
「……是妳?」薛愷文愕然地放開她,隨即揚起笑說:「妳跟我借過《論孟》嘛對不對?」
綁著馬尾的女孩紅著臉忙不迭點頭,有些無措地低下頭,見她如此薛愷文摸摸自己的鼻子,又道:「沒被我撞傷吧?」
「沒有……」女孩聲細如蚊,雙手不自覺地擰扭一塊,薛愷文頓時覺得自己好像成了壞人,可是見她又不像是害怕自己,不然那對露出的耳根子怎么紅成這樣?
「妳……」薛愷文正欲問出口的疑惑隨著女孩的倉皇逃跑煙消云散,他呆愣在原地,默默地抬手搔亂自己的后頸,抱著滿肚子疑惑走下樓。
薛愷文記得,那個人叫做徐凱欣……他默默地輕嘆一聲,像那樣害羞內向的女生他最相處不來了,若像葉昇那樣多好啊,嘴上不饒人,心思卻比誰都細膩。
這時的葉昇確定薛愷文離開后,他左顧右盼環視英文科辦公室,只有電風扇嗡嗡運轉,偶爾吹過試卷發出唰唰聲響,這座空間靜得彷彿只剩下他。
以及,那名從畫中走出的人。
葉昇放輕腳步走近江仁馨的位子,見她趴在桌上埋首于雙臂之中睡得沉,大概能猜到她改試卷改到睡著了。他不經意往她凌亂的桌面一掃,頓時僵住。
數以百計的教科書堆中,有一個木質相框安安靜靜放在書桌一隅。最后一次來這,是他匆匆放下志愿表于此,不知是當初太匆忙還是此刻真是偶然撞見…..那泛黃的相片中,有著一個身穿M中制服的女孩,與她。
那是葉涵與江仁馨。
相片中的她們雖是笑著,卻雙雙眼眶泛淚;江仁馨的改變甚少,只是現在的她眉目多了幾分疲倦與歲月流淌而過的鐫刻,除此之外,無太大差異。
葉涵便不同了。
相片中的葉涵青澀稚嫩,笑中含淚著實令人心揪……葉昇別開眼,半垂明眸,發現相框下壓著一張紙。
定眼一看,竟是他那天繳交的志愿表。
那時的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寫了一行字交差了事,原以為江仁馨會為此找他麻煩,但她沒有;日子一天天地過他早已將此事拋到腦后,這時在見這張志愿表壓在相框下,他心念微微一動。
洋洋灑灑的潦草字跡下,多了一行雋秀紅字。
「嗯……」江仁馨輕吟一聲,睡眼惺忪地睜開眼,頓時一愣。「……葉昇?不對,現在已經放學了嗎?」
葉昇淡淡地看她一眼,別過頭。
江仁馨順手放下外套,卻不經意看見自己放在桌上來不及收起的相框頓時一怔!亡羊補牢地伸手一掃,趕緊塞回抽屜。也許是太過心慌,闔上抽屜時發出的砰然巨響就像是她撲通亂顫的心跳,她感覺得到,有道銳利的視線釘在自己背上。
江仁馨不自覺地嚥了嚥,深吸口氣,回頭看向葉昇,那雙黑眸深處隱隱地風起云涌,看得江仁馨心虛更甚。
『江仁馨,我希望……我是妳教師生涯中,最后一個悲劇。』
當初面對葉涵她選擇逃避,一別十年有余,面對葉昇難道也要如此嗎?手心微微地冒出冷汗,她輕吁口氣,垂頭。
見她如此,葉昇心中微微地泛起苦澀。
即使葉昇也不明白,為何面對江仁馨他竟感到一絲悵然與無力,到底是為了耀眼的葉涵?還是為了黯淡的自己?
他是葉昇,還是葉涵的弟弟?——在江仁馨眼里,到底是哪一個……
「跟我來吧。」最后,江仁馨還是選擇一笑而過,倏地站起身,雙手抱臂逕自走出辦公室,彷彿是知道葉昇一定會跟上似的頭也不回。
越是接近這個人,越覺得她是一座濃霧繚繞的寂靜之森,踏進后究竟是會迷失自我?還是能尋到一處桃花仙境呢……
跟著她走進會客室,江仁馨站在茶柜旁朝葉昇交代:「把門關上,不,鎖上好了。」
淡漠如葉昇也不禁一滯。
沒聽見后方傳來應該有的鎖門聲,江仁馨微微蹙眉邊抬起頭看向少年,「不然你想被人看見我幫你剪瀏海啊?那我也是……」無所謂三個字還來不及說出口,便見到葉昇微微脹紅臉,迅速關上門且鎖上。
江仁馨忍俊不住。
「沒想到妳是認真的,我以為妳說說而已……」即便葉昇說得清淡,還是清清楚楚地入了江仁馨耳里,這時她在杯中倒滿熱水,茶香頓時溢滿一室。
遞到右手邊的陶杯燙手,葉昇不敢輕易拿起。
——就像是江仁馨一樣
「葉昇,閉上眼。」她手上拿著一把小剪刀,伸出纖指,輕輕捻起少年的髮,「不然會扎眼。」
少年有著一雙沉靜的黑眸,溫柔如水、淡雅如雨,像片寂靜宇宙,又恰似寂寥星空。
當這雙眼盛滿自己身影時,江仁馨竟有種被看穿的錯覺。
少年像極了葉涵,像極了記憶中已然泛黃卻又突地鮮明的少女——
喀擦。
一綹青絲,隨即飄落。
少年閉上中文字幕日本大香蕉色_最新女強np小說眼,輕輕地。
「葉昇,我……不是一個認真的人。」又一刀剪下,她明顯見到了那眼皮不安地動了動,卻沒睜開。
髮絲如情絲,能不能就這樣一刀剪斷呢?但他們都很清楚,髮會長、思念繼續綿延不盡。
彷彿沒有盡頭。
「……我是一個很膽小的人。」
葉昇一愣。
一只手,輕輕覆在眼皮上,掌心渡來一絲涼意,滲入五臟六腑竟成了一道暖流,蔓延至四肢百骸……
「你姊姊她……是值得讓人用心對待的人。」葉昇感覺到她的手微微顫抖,然而她的話仍說得平淡、說得徐緩。
「只是那時的我,做不到。」
倏地,少年強而有力的手握住她的手腕,拉下。江仁馨錯愕地迎視少年再次風起云涌的雙眸,厲聲問:「老師,妳喜歡她嗎?」
江仁馨一怔。


第23章 『那樣離經叛道的感情,是妳,妳會接受嗎?』
江仁馨知道,有些事情不斷地在眼前重演,是一次次將她打回十年前的十字路口,逼自己不得不正視她曾選擇逃避的、無視的,更是息事寧人的……傷害。
『難道妳不以自己為恥嗎?』
她的厲聲低語,宛若那幽冥忘川呼嘯而過的冷冽疾風,徹底逼退了一個稚氣未脫的女孩、一顆滿懷熱烈的真心。
冰凍三尺之寒,也不過如此。
江仁馨輕嘆一聲,輕輕撥開少年的額前碎髮,修剪過后的瀏海長得恰到好處,卻也因此將他那雙黑眸看得更清楚些。
她的輕聲嘆息是陣冷雨,澆熄了少年的沖動。
「葉昇,你喜歡過一個人嗎?」
葉昇一滯。
「若你真喜歡過一個人……」江仁馨垂眸,放下剪刀起身收拾桌面。茶已涼,入口微澀。
葉昇想起了那天,葉涵也曾這么問過他。
葉涵說,有了真心喜歡的人,便會明白看著一個人好,自己便別無所求。那么江仁馨呢?
「……你怎么會愿意傷害那個人呢?」
她說的是愿意,不是迫于無奈。葉昇張了口沒說話,又閉上。淡淡嗯了聲,站起身作勢往外走,又聽到身后傳來甜膩的女嗓,說著大相逕庭的清冷話語。
「葉昇,很多事情不是喜不喜歡這么簡單而已……」
邁入初夏的天色暗得晚,少年打開門時頓時流光四溢,一室明媚。清俊的臉龐逆著光,使江仁馨看不清他的神情。
驀地,她聽見他冷聲道:「我收回我的話——」伴隨砰然巨響打入耳畔的,是那冷然的話語。
「——我依然很討厭妳。」
看著緊閉的門扉,江仁馨先是愕然,半晌后才輕輕吁口氣,后而揚起苦澀的笑容。
果然還是會難受。
江仁馨半垂明眸,頓時想起了那個被她匆忙收進抽屜中的相框,沒料到竟會被葉昇撞見,而且還是因為她一時的失誤。
她就只是,想看看她。
她承認,葉涵的畢業著實讓那時的她鬆了好大一口氣,頭兩年心底還沉甸甸的,但隨著失聯五、六年后,她也漸漸淡忘了。
江仁馨怎么也沒想到,命運竟用如此莽撞的方式再次朝她席捲而來,徹底將她捲入過往深海之中,幾乎使她喘不過氣。
她老了,也柔軟了……
當她走出會客室正欲走回英文科辦公室時,竟驚見葉昇倉皇跑出辦公室,手里還攥了一張紙,她根本來不及叫住少年,只是快步走回位置上,心,頓時一涼……
原本壓在相框下的紙,憑空消失了。——不,不是憑空消失,而是被葉昇拿走了……
江仁馨說不出胸口的酸澀,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回了位子上,江仁馨低頭,輕輕地再次埋首于雙臂之中……再怎么懊惱、再怎么無措,不過是枉然……
『有些人,再也不見比較好。』
葉昇,有些感情如果能歸類為『喜歡』,是不是不會這么複雜?也許套上了『喜歡』這個暴力膚淺的詞,我們都會比較好過。
然而我做不到。
真正使我難受的,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到頭來我對她終究是……只有愧疚,僅此而已。
我的自私,捏碎了一顆真心。

葉昇這一生鮮少做虧心事,國中一次,現在也許稱得上第二次……終于走下了樓梯,葉昇停下腳步,明明以他的體力連跑一千六公尺都不嫌累了,怎么這僅僅三層樓梯竟讓他感到渾身疲乏?
葉昇輕嘆口氣,手上那張紙早已被他擰皺了,拿起一看,險些沖動揉爛——他是真想這么做的,可一想到這是江仁馨的親筆,他便下不了手……
不喜歡一個人,才會冠冕堂皇地找一堆藉口塘塞!
葉昇氣不過,所以才烙下狠話,可是待他冷靜過后,卻不由得感到后悔了……這么做的他,與江仁馨又有何異?
感情從來都強求不得,他就是偏心,偏得徹底。
他有些洩氣地坐到了階梯上,輕輕闔上眼感受濕熱的風拂過臉龐,下意識地想撥開總是扎眼的劉海,卻在意識到瀏海已經剪短的當下,心微微一揪。
他想起了葉涵,好想問她們到底發生過什么事,為什么兩個人都是這樣陰陽怪氣、顧左右而言他?只是真正讓葉昇感到難受的是,她們相仿的悲傷。
葉涵不是一個話嘮的人,有時候葉昇甚至希望她可以多說一些心里話,別總是悶著……
他抬起頭,一群身穿國中制服的學弟妹從眼前走過,看著那樣的制服,他又想起了余梣。
想起余梣,便想到了江仁馨。
他這一生真正上心的人不多,余梣是一眼傾心,然而江仁馨不是;江仁馨三個字,曾經不過是姐姐口中隨意道出的名字,再后來是寫在黑板上的自我介紹,誰知道現在提起她,胸口竟會不自覺地感到煩悶。
然而真正令他感到煩躁的是什么,葉昇不敢往深處想。
深怕這一想了,有什么便會開始分崩離析,徹底崩塌……葉昇站起身,輕輕將手中的紙對折再對折,收到了口袋中。
鳳凰花開,又是一年了。
花開、花敗,沿著石子路走到校園后方停車棚,偌大的車棚中,只剩下他的車孤零零的停在那,他踢開支柱,左顧右盼了下,輕嘆口氣牽著車走向門口。
隨著他的走近,站在十字路口前的她回頭一看,是少年緩慢走近的身影,他牽著車,朝她走來。
變換的燈號從紅燈轉為綠燈,江仁馨不急,雙手抱臂安靜站在原地等著少年,她可以等,為他停留。
她知道,有什么悄悄地改變了,在他們之中流淌過了什么,正緩慢地侵蝕五臟六腑,劇毒滲骨。
少年湊到她身邊,微垂首,聽見她道:「葉昇啊,分班考的成績出來了。」他錯愕抬起頭,看向江仁馨。
她柔美的側臉、含笑的眼眸,多像院中那葳蕤一片的桃花林……
驀地,她轉頭直視少年微動幾分的神情,又笑了,「照理來說是不能先透露給學生知道的,不過我想了想,覺得先告訴你也無妨……」
風漸大,吹亂了少年的身影,隨著她輕輕落下的話在他心中掀起了圈圈漣漪,久久不息……
「之后,我便不再是你的班導師,繼續討厭我也好。」頓了頓,她又道:「只是葉昇,你汲汲營營想知道我們發生的事,但你有想過,你聽完能承受其后果嗎?」
葉昇一愣。
「若你覺得玉石俱焚也沒關係,那么……」
紅燈再次轉為綠燈,這一次,江仁馨往前走,不再停留。
「你就跟上來吧。」
天已晚,清冷街道上,是少年侷促猶豫的腳步定在原地,目送女人逐漸遠去的背影,深吸口氣。
他知道,在他眼中的江仁馨,已不再僅是班導師如此而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9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