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97超碰大香蕉_最新老板強吻撕衣床吻強吻服

第26章 少年煮得一手好菜,是無數個孤單的夜淬鍊而成的手藝。
一室寧靜,與少年坐在倆對面,從一開始的侷促不安到后來的享用美食,江仁馨也漸漸忘了自己掉漆的滑稽事實,再加上少年性子一直溫馴像只貓,他也不笑,僅是安靜地低頭吃飯,神情看上去既滿足又溫順,別于平日的冷漠疏離,此刻,江仁馨有種與少年相識多年的錯覺……
「嗯……好吃嗎?」少年吃得再緩慢,碗底也見空了。他抬起頭,有些小心翼翼地問:「合胃口?」
啊……她太顧著自己丟臉的心情,都沒注意到少年的心思,連忙點頭莞爾道:「好吃!好久沒有吃到這么好吃的義大利麵了。」不知道是不是這讚美太突兀,她只見到少年微微一笑,卻不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江仁馨放下碗,輕吁口氣,「葉昇啊,你會不會覺得我在你心中的形象破滅了?」
葉昇瞅她,平聲道:「好像本來就沒什么形象?」江仁馨捂著胸口,覺得血槽似乎默默空了大半。葉昇輕笑,順手拿走她的空碗走往廚房,儼然在這個家待了許久似的熟悉。
望著少年頎長的背影,他將空碗盤順手洗起,看著這樣的他,江仁馨忍不住笑了。
平常一個人在外租房子總覺得這空間太空蕩,現在不過是多了一個人,好像因此多了些什么。
葉昇不是這里的房客,卻在這留下了些什么。
「我泡茶吧,你想喝什么?奶茶、咖啡、紅茶哪一個?」稀哩嘩啦的水聲絲毫掩蓋不過江仁馨那柔膩好聽的嗓音,葉昇快速地瞥她一眼,低回:「我要紅茶。」
「我以為你要喝奶茶。」江仁馨踮起腳尖找出茶葉罐,對于葉昇的詫異她有些不明所以地笑:「干嘛這樣看我?你不是連喝一星期的奶茶嗎?」
少年白皙的臉龐倏地紅了。
「我也有注意到啊,你在我的麵里有加辣,自己的沒有。」不知道該不該說江仁馨眼尖,又或是有用心吧,這的確是在葉昇的意料之外,一時間他不知道該做出什么反應才好。
只能兀自地臉紅,然后別過頭,裝作什么都沒發生似的。
濃郁的奶香撲鼻而來,葉昇手邊多了一杯紅茶,葉昇覷她一眼手中那杯奶茶,張了張口沒說話,安靜接下。
窗外天色已暗,洗好的碗盤安靜放在架上,少年打開窗讓風溜進屋內,摻些入夜涼意來而,兩人安靜倚靠墻各自喝著茶飲,當順口的茶香入喉時,有些澀,很快地又回甘了。
好像與江仁馨的相處也是如此。一開始覺得這人特別冷酷無情,又一副自視甚高的樣子,怎么看怎么討厭……少年抬眼看她一眼,垂眸。與這個人相處越久,越覺得也許真正偏頗討人厭的是自己才對。
然而江仁馨從沒為自己辯解過一句,不過說了句,傷害是相對的……輕聲嘆息,清淡如煙。
「與我相處,沒有疙瘩了嗎?」
有些句子加了幾個字便成了一個過去式肯定句……例如此刻江仁馨嘆息般地問,便讓葉昇覺得有些無法招架。
他嗯了聲,不清不淡。
而江仁馨就這么當作一回事了,低頭看了眼杯中幾乎見底的奶茶,她想起了帶葉昇去那家簡餐店的那個溫暖的午后,她承認,她不是無心為之。
她是刻意鎖之、繫之。
只是她沒有想到,不過是一道車鎖,卻在日后真鎖上了什么,又牽扯了些什么,皆是始料未及的變化,徹底翻覆了她的人生。
「要喝嗎?」江仁馨抬起頭,遞給少年。「反正你愛喝,喝喝看吧,我很喜歡這家出產的茶。」葉昇遲疑了半晌,這才接過。
猶豫了下,少年這才仰頭飲盡,濃郁奶香,唇齒留芳。少年覷她一眼,飛快地轉過頭。
真正心思細膩的,又在乎多一些的人是誰,似乎顯而易見呢……少年搔頭,便向女人表示要走了,她理當盡待客之道送他至門口,見少年俐落跨上車的背影,漸漸地隱沒入夜色之中,她有些失神……
但凡凡人,皆有私心。
但凡俗人,免不了偏心。
當年沒能意識到還是少女的葉涵隱忍的心意,才會在她徹底爆發時受到不小的震撼,那時,與其說是厭惡,不如說是恐懼、害怕、無措……所以才用那樣極端的、傷人的方式對待她,對待那顆純粹的、無瑕的真心。
若是當年,她多用點心,是不是能阻止那些悲劇的發生?
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如果……江仁馨輕嘆口氣,轉身走進屋內,卻又想起了葉昇方才待的那處空屋,心情不禁一暗。
還是沒問少年,葉涵是否有去過那。
問不了口、說不出口,既然老天有意如此所為,那么,就這樣吧……只是那時的她不知道,她的消極作為,不過是對命運的推波助瀾。
時節邁入盛夏,Z中后院那盛開一片的芍藥日漸凋零,院前那片恭送畢業生離校的鳳凰花開得越漸燦爛,頂在頭上的豔陽也是如此。
臨時必須返鄉一趟的林佳瑀不克前來,于是剩下葉涵與小工讀兩人相約在附設在校內的超商中,躲過了烈日,迎面而來的冷氣簡直是種救贖,比相約時間早些到的葉涵不意外沒見到小工讀活蹦亂跳的身影,她坐在窗邊等候。
不知不覺,她離學生時代又遠了些。
閃過眼前的成群制服,一首又一首畢業歌響起,伴隨著一片祝福聲魚貫離開這……
補習班也有幾個學生畢業了,有些最后得以進入志愿,也有些拚了命仍上了第二、三志愿,偷偷在補習班廁所中偷哭的人不勝枚舉。也許站在營運者角度,葉涵不該如此安慰,但她仍拉著那些學生輕道。
「要相信妳盡力后的安排,都是上天給予妳最好的安排。」
那些學生哭得一抽一抽,分明無法理解她的話,即便如此,葉涵仍低聲輕語……
「也許妳現在會覺得很糟,甚至覺得人生就此黯淡無光……但是,相信我,若妳覺得現在過得很不好,只是因為還沒走到最后。」
「還沒走到最后……?」
「是啊……這世界上的每一件事,都是好事,如果不是,只是因為還沒走最后,僅此而已。」
等走到最后的那一天,終將苦盡甘來。
若干年后再回首,也許不全然是懊悔與不甘……你們還有這么大好的青春與光明的前程啊,別輕易說放棄……
「姐姐?」
葉涵回神,猛然回過頭,迎上的,是一雙淡褐色的眼眸含笑望她……
「又見面了。」
第一次遇見她,是她寫了她的名,在她名字旁。
第二次遇見她,是在那一片花海中,她告訴她,那是芍藥。
那么,這是第三次遇見了——
是在人海中,看見了她。
緣起,不過是一瞬。
緣滅,卻用盡了一生蹉跎……

第27章 「見到我很意外嗎?我以為小馮有告訴妳。」
余梣坐到了葉涵對面,那燙了內彎的俏麗短髮襯得女孩甜美動人,一雙靈動的大眼溢滿光采。葉涵失笑,點頭,「我知道,聽說妳要辦轉學,小馮陪妳是吧?」
「是,不過她忙,所以我先過來了。」女孩笑道。眼珠子轉了圈,又朝著葉涵道:「姐姐,妳還記得妳答應我的事嗎?」
葉涵愣了下,想了想,她似乎真答應過些什么事……余梣不待她回答,逕自道:「妳說過會等我來面試的,對吧?」
葉涵想起來了,她的確是這么答應過。
「所以,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面對女孩的直接了當,她有些怔愣,隨即啞然失笑:「難道妳都是這樣直接的嗎?」
「不,我會挑事情的。」女孩支手撐著臉頰,歪著頭笑看葉涵,像只特別鬼靈精怪的貓。葉涵凝視那雙靈動的眸子,彷彿能看穿她的心思般忍俊不住。
也許應該說,余梣沒有掩飾的打算,那么葉涵便選擇順著她了,「很可惜決定妳能不能來上班的人不是我,是另一位主任。」原以為余梣可能就此打退堂故,抑或是難掩失望說沒關係什么的,卻只見她笑意濃了幾分后答。
「我知道啊,我就想問問,如果是妳面試我,妳會不會讓我通過而已。」
別于葉昇的冷漠疏離,眼前的女孩倒有幾分屬于她這年紀該有的青春活力,也可以說是無所畏懼,不過又多了點擅長與人周旋的能言善道。
見過的十七八歲的孩子不算少,余梣倒是很特別的一個人。葉涵雙手交疊在桌面上,平聲道:「為什么想這么問?」
「嗯……這是一個好問題。」故作沉思的女孩那雙黑眸炯炯有神,這大概是自那天相見以來,兩人第一次面對面近距離接觸,葉涵這才細細打量起眼前的余梣。
「不能因為我好奇,所以問嗎?」
不知道是不是余梣天生長了一張無辜的臉,她湊近葉涵恬靜乖順的臉龐,歪頭膩道:「姐姐,妳好童顏啊……聽小馮說妳快三十歲了,妳這樣混到大學生堆中一點也不違和吧?」
面對女孩自顧自地讚嘆,葉涵覷她一眼,有些好笑地看她:「妳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
「那有人說妳長得很好看嗎?」女孩眨眼笑問。
一般而言對于這種明顯阿諛奉承的話葉涵不是無視,就是鄙視,可奇怪的是,這話由余梣說出口,好像多了幾分真誠,看她認真的神情,就好像在說什么重要的誓言似的發自內心而道。
葉涵無可奈何地看著她,看著眼前比小工讀更難搞的女孩,這才知道那孩子有多純良啊……但是,又說不上討厭。
補習班是一個太過封閉的環境,除了學生每年一次的流動外,像她與林佳瑀經營的私人補習班大多都是熟稔不過的學生家長,就連小工讀也是那第一個工讀生一直工作至今,鮮少有什么波動。
但是,對于林佳瑀,葉涵怎么說也與她相識多年了,就是這樣靈巧會做事的,只要不投機取巧,基本上是很得林佳瑀的歡心,至于會不會跟小工讀一樣『節外生枝』,覷了眼余梣似笑非笑的神情,看來是不容易,恐怕還是互相捉弄什么的——
視線下移,葉涵這才發現余梣身穿制服,卻不是Z中的,而是K中的制服,不禁問:「妳是搬家嗎?不然我記得K中不在這縣市。」
「我之前住國外。」余梣聳肩,「這一兩年剛回來,會念K中也只是因為它有數理資優班比較好進,隔壁的M中就沒有。」
提到M中,葉涵便不禁想起葉昇,既然女孩今年要升高二,那么就跟葉昇一樣大……
「那妳的學生證怎么會掉在Z中?」
「這說來話長。」余梣站起身,忽地拉過葉涵的手腕帶往自己,兩人走往飲料區,葉涵都還沒回過神,便看到余梣在自己手中塞了瓶飲料,轉到正面一看,她有些愣住。
「烏龍奶,喜歡嗎?」女孩指了指自己手中另一瓶同系列的產品道:「買一送一,要一起喝嗎?」又不等葉涵回答,逕自抽中她手中的飲料走往柜臺結帳,這一氣呵成的熟稔中文字幕97超碰大香蕉_最新老板強吻撕衣床吻強吻服,還真是對初識之人該有的禮節啊……
終歸是那句話,葉涵不討厭、生不了氣,半點嫌棄都沒有。
她站到余梣身后,趁著店員刷完條碼后,她迅速在感應機上放上悠游卡,迎上余梣盈滿驚喜的水眸,葉涵莞爾一笑。
喀啦。
從Z中進入超商有道安全門,打開時總會發出開鎖的聲音,兩人雙雙往安全門一看,頓時失笑。
「小馮!」
「小浣熊。」
小工讀變臉比翻書還快,這眉梢才剛揚起,立刻又垂下擰皺,心情像是洗個三溫暖,看得葉涵忍俊不住。
「小浣熊?誰取得啊?取得還真好,挺像小馮的。」余梣的在旁搭腔無疑是搧風點火,小工讀一臉生無可戀仰天長嘯,這大BOSS沒來,身邊的跟班威力大增啊。
「別提了……我弄好啦,余梣,我帶妳去教務處吧。」聞言,余梣點頭,冷不防地握住葉涵的手腕,展露笑顏道:「走吧,姊姊也一起來。」
「欸,等等……」
然這兩人在前一搭一唱,葉涵另一手拎著與她相彷的飲料,另一手被牽得理所當然……
教務處前,她停下。余梣沒放開她,僅是回頭朝葉涵擠眉弄眼,葉涵稍稍一滯,隨即啞然失笑。
答案早已顯而易見了。
當她問,若是她,會不會讓她面試通過?葉涵只想回她,要拒絕的話,妳會就這樣算了嗎……
站在教務處外等候余梣,葉涵注意到了一旁的花圃中,爬滿了小花蔓澤蘭。其花雖小巧可愛、毫不起眼,卻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綠色殺手』,非常強勢的外來種,它的侵占直教人沒有后路。
幾乎是要完全取代似的,那樣蠻橫。
叮鈴。
放在口袋中的手機忽然鈴聲大響,葉涵匆匆接起,才剛喂了聲,便聽到自家好友投下的震撼彈。
「跟妳說一聲,我跟余梣聊過了,也決定錄取她了……」后面林佳瑀又說了些什么,葉涵沒聽清楚,只覺得余梣的身影特別清晰。
總覺得曾相識,卻又想不起,究竟在哪見過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9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