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小黃文塞葡萄h_最有害的昆蟲有多少

第30章 下次再見面,就是正式的『上司與下屬』的關係了。
在離開前,余梣主動留了聯絡方式給葉涵,葉涵沒理由拒絕,順勢接受。小工讀與余梣兩人便手勾手離開,三人分別在那人潮洶涌的捷運站中。
「之后再見。」余梣朝葉涵舉高手揮舞,「要等我哦,我很期待。」
葉涵微笑點頭,她也很期待。
搭上往回家方向的捷運車廂時,她拿出手機看訊息,與林佳瑀、安詠琳三人共同的群組響個不停,與人相約習慣關靜音的葉涵慢了許多拍才一一瀏覽完,臉上笑意漸深。
聽說是開機了,安詠琳也踢到鐵板了。她怎么拍怎么不自然,導演出了名的嚴格,以年紀上來說安詠琳是后輩,但是單論出道年資邵嵐才是后輩,所以安詠琳才覺得特別羞愧。
「妳到底在怕什么?」熟知好友心性的葉涵很快的傳了句,在已讀二后又馬上傳:「我知道妳一旦上手就是走火入魔,拍攝期間就會完全變一個人,可我沒看過妳這么慢熟的啊。」
「妳很失常。」林佳瑀也不客氣地幫腔。
這時的安詠琳人在床上,看著這兩個好友槍口一致對她掃射,覺得血槽空了大半,卻又回不了口,因為她也知道自己很失常。
跟『同志』二字一向絕緣的她,頭一次嘗試演出喜歡同性的氛圍,對她而言的確是不小的挑戰,尤其這次接的戲劇不是那種校園愛情、兩小無猜的閨蜜,而是有許多激情且濃烈的感情必須有一定張力,不然可就可惜了這么好的劇本。
安詠琳幾乎敢保證,這劇本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挑戰,製作團隊精良又是名導,根本不敢想像是誰在背后操盤,這錢根本是用砸出來的。
擔綱女要角的她戲份不少,每一場戲都有莫大的影響,待全劇殺青后,放到網路上播映時,評論肯定如浪潮般席捲而來。
思及此,安詠琳嚥了嚥,這無疑是她至今出道后最重要的作品,之后是成是敗全看這一次了。
昨天拜完開鏡后,她與所有演員與工作人員打過一輪照面后回到休息室,當她一打開門時,徹底怔住。
鏡中是一張沉靜淡雅的面容,眉不畫而橫翠、唇不點而含丹,然而最讓安詠琳詫異的是,她手中捧著一本書,半垂明眸,手邊是一杯沁香好茶。
儼然是幅畫,特別有韻味的水墨畫。
安詠琳不知不覺放輕腳步,走到左邊空位上。她倆背對背坐下休息,明明能聽見門外盡是喧擾,可當這空間只剩下她與邵嵐兩人時,似乎靜了幾分。
安詠琳浮躁的心也漸漸緩下,她抬眼看向鏡子,能看見背對她安然處之的邵嵐低頭專心閱讀。
在這浮華吵鬧的演藝圈中,能有如此一人像是朵芳蓮靜靜的、淡淡的挺直而生,出淤泥而不染——這形容是俗了點,可安詠琳一時也想不到更好的詞彙去描述那當下心里的波瀾。
偌大的休息室里,彷彿只剩下邵嵐安靜翻書的聲音,聽著聽著安詠琳忍不住打個哈欠,昨夜才剛趕完通告的她趴在桌上,滑著手機熬不過倦意閉目養神。
寧靜的時光流逝得慢,當安詠琳再次睜開眼時,隨著她的起身肩上隨即滑下一件薄外套。
「詠琳,妳怎么還在睡啊?下下場就換妳啦,劇本讀熟了沒?」身為她經紀人的魏姊出言提醒,她不過是替這小妮子去談代言,回來竟看到她不好好準備上場,還在這睡頭都疼了。
安詠琳揉眼,經紀人嘰哩呱啦說了些什么她全沒聽進去,只是順手拿起外套,抬頭問:「魏姐,這妳的外套?」
「這尺寸看起來像我的嗎?」魏姐沒好氣地道。
「那誰的啊……」安詠琳低聲咕噥幾句邊順手摺好外套放在椅子上,正欲踏出門時,魏姐叮嚀一句下雨了天氣冷,又叫她回頭披上。
「可這不是我的啊!」
「我管妳是誰的,給我披好,妳感冒就完蛋了妳。」面對魏姐的吹鬍子瞪眼睛安詠琳不敢不從,只好走回位子披上薄外套隨著她走出休息室,前往片場。
這件外套質料極好,雖是輕薄卻相當保暖,且這設計典雅大方,非常適合輕熟女搭在身上,只是當安詠琳翻到外套內側的標籤時,不禁一怔。
這件……可沒有它看起來的低調啊。
想了想,安詠琳立刻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雖然可能性極低,但是,安詠琳不得不往邵嵐身上聯想。
怎么可能?安詠琳雖面色平靜,心底早已泛起波瀾。
然而當她踏進片場時,立刻被人從后搭聊:「詠琳,妳來啦?欸?妳身上這件,不是邵嵐的外套嗎?」
安詠琳定住,面色不改的回頭朝身后那人一笑,「嗨,妳下戲了嗎?」她扯開話題不往邵嵐身上帶,是不想給人多做聯想。
眼前的大佛簡晞也是這次參與演出的演員之一,她的名氣不怎么響亮,只是背景很硬啊。在這圈子打滾數年,哪些人可以招惹,哪些人退讓幾步,在碰過無數的灰后,安詠琳也懂了。
手搭在安詠琳肩上,她湊近她,狀似自嘲的笑笑:「哎呀,妳們感情真好,果然一起演對手戲就是不一樣啊。哪像我,只能接接這種小角色。」
「還好啦,沒什么,我運氣好些而已。」安詠琳泰然回答,對于對方投來的惡意她不是沒有感覺到,只是覺得沒必要硬碰硬。
手滑過肩頭,簡晞又讚嘆似的揚聲道:「哎,這衣服材質真好,而且……」視線下移,她笑了笑,「還是蕭大師的作品,全國沒幾件啊。」
安詠琳心中一驚,頓時覺得肩膀多了些沉甸甸的重量。
「詠琳,謝謝妳替我拿外套。」
就在這時,一道女嗓介入兩人之中,簡晞隨即放開手,朝著自遠走近的曼妙倩影勾唇一笑,「邵嵐,嚴導喊OK啦?」
邵嵐淡淡一笑,輕輕挽住安詠琳的手臂,「是啊,下場換妳了,快去準備吧。」
不知道是不是安詠琳的錯覺,總覺得簡晞的目光在她倆親暱的挽手上凝住。
「簡晞?」安詠琳試探的叫了一聲,簡晞這才匆匆別開視線,潦草微笑,快步走遠,也在此刻安詠琳才稍稍的感到不自在。
當簡晞離開后,邵嵐放開了她,對于這插曲安詠琳有些回不了神,只是在溫度抽離時趕緊脫下外套還給她,「呃,謝謝,我……很意外。」倒也說不清邵嵐是什么表情,只覺得這人溫淡如水、舉止得宜,只是被這樣看著,竟忍不住心生敬畏。
邵嵐接過,朝她淺哂,又叮囑似的輕輕道:「外面天氣熱,里面冷氣強,這樣容易感冒,所以妳還是習慣帶件外套吧。」
「啊、嗯……好。」
那些對人張牙舞爪的驕傲,好像在邵嵐面前,全是小貓撓癢似的。安詠琳眼神往旁飄,忽然覺得這半年的檔期,似乎不好過呢……
「我還是無法理解妳在想什么。」聽完這一大段的前言后,葉涵更加懵了。
安詠琳悶著一口氣,又想起邵嵐捧書淺笑的模樣,就覺得煩躁。
「演藝圈這么多虛有其表、虛張聲勢的人,我也一樣,可是邵嵐給我的感覺不同,特別、特別不像是與我同世界的人。」
與邵嵐站在一塊,安詠琳會覺得疙瘩。
而那樣的疙瘩,讓她覺得陌生,卻又熟悉——
「不過,我知道我會漸入佳境的。」安詠琳輕吐口氣,這只是一時的『適應不良』她很清楚。
作為好友的葉涵也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么忙,于是在語音通話結束前,淡淡說了句「安詠琳,妳并沒有輸她。」便掛上了電話,安詠琳微微一愣,隨即漾開笑容。
絕美容顏染上笑意,便是風華絕代。
是啊,她沒有輸。
/
明星組還記得嗎XD

第31章 闔上日記本,一片萬籟俱寂。
葉昇揉了揉眉心,讀完期末考后他疲倦地從抽屜拿出日記本寫了幾行字后,看著自己的筆跡有些出神。
『阿昇,你明明是男生,怎么字這么好看啊?這么端正,跟你一樣。』
那時葉昇便笑她『那么,作為女生的妳是不是該檢討一下了?』不意外招來余梣的中短篇小黃文塞葡萄h_最有害的昆蟲有多少嗔怪,兩人便在那間空蕩無人的教室中嬉鬧,直到天色暗下才手牽著手離開。
葉昇還記得,纖指溜進指縫中攤開又握緊時,她臉上總會揚起得意的笑容,她總說他的手好看,總愛搔著他掌心……
他輕吁口氣關上檯燈,正欲窩到床上準備睡覺時,總是沒什么動靜的班級群組忽地不斷震動作響,葉昇滑開一看,竟是一則請假條。
『班導有事請假兩天,有事請找隔壁班導,另外英文課也會由另外一個老師代課。』
當班長在群里投下這顆震撼彈后,平常幾個潛水不說話的也炸出了水面,頓時七嘴八舌好不熱鬧,真不像是準備迎接期末考的高一生啊。
葉昇不自覺地打了一句話,卻在發送前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唐突,于是默默地刪掉了,轉而點開與薛愷文的對話框,原本想問他知不知道江仁馨的帳號,卻又覺得自己問了又能做什么……
耐不住煩躁的他乾脆將手機扔到床上,再次窩進棉被中不愿面對。
算了,跟他又有什么關係?問了多唐突啊……他半瞇著眼滑手機,不禁想,葉涵會不會有江仁馨的聯絡方式呢?
不過這通訊軟體也是這幾年才迅速發展,葉涵的學生年代應該還是以MSN為主吧,那是葉昇無從參與起的過往。
現在的一切什么都快,資訊不斷爆炸的世代,有什么事能長存心底的呢……他點開與葉涵的對話窗,忽地看見了自己那天直接轉傳的烤肉相簿。
他還真沒一一看過,只是當時隨興地轉傳給葉涵看,也是讓她放心。他點開圖片一張接著一張滑過,直到滑至一張有他入鏡的相片這才停住。
目光凝滯于相片中的江仁馨,她在他身旁笑得很燦爛,葉昇還記得那天烤肉江仁馨差點把那些上好的肉給烤焦了,他看不下去所以才接手……
不知為何,這么看著看著想私訊江仁馨的念頭也越漸強烈,只是葉昇至入睡前,始終沒有這么做。
期末考結束后,高一也結束了。
時節邁入盛夏,補習班的收入來源全靠學生的學費,進入暑假后補習班也會暫時放假,待八月后才會再次開課。
這樣長達近一個月的假期,對葉涵與林佳瑀來說都是久旱逢甘霖,現在只要等學生期末考成績出來后便能知道這幾個月來教導究竟有沒有用。
在小工讀即將上指考戰場前,林佳瑀特地請朋友從外縣市送來風評極好的生乳捲,當小工讀打開禮盒頓時尖叫。
「天啊!我知道這家生乳捲,超級好吃的!」看看小工讀滿足的笑容,林佳瑀雖是面色不改,心里也頗欣慰的。
其實她跟小工讀也相處近一年了,記得面試那天這間補習班還在裝潢,連天花板都沒有,她還曾想過會不會讓小工讀見這樣的景色心生疑惑或畏懼,然而小工讀用行動證明了她的信任。
她是這里的第一個工讀生,也是林佳瑀第一個聘請的員工,感情之深不須言喻。
「妳要是沒考上第一志愿,妳就別來見我了。」
此話一出,滿嘴鮮奶油的小工讀差點沒噎死,她趕緊喝水吞下美食,轉頭含著淚哭訴:「可、可是我的第一志愿很難考啊!」
林佳瑀微微一笑,只是那笑不知為何讓小工讀頓時起雞皮疙瘩。「妳的意思是,我當妳免費的家教,然后要考上第一志愿還是很難,是嗎?」
小工讀困難地嚥了嚥,立刻堆起滿臉笑容:「不、不是!我沒考上一定是我的問題!」不過很顯然的,林佳瑀不吃這套,涼薄的面上蒙上一層冰霜。
小工讀不敢對上林佳瑀深如冰窟的雙眼,低下頭,不自覺無措地攪弄手指,「我、我不聰明,也不太會念書,若真能考上第一志愿也不過是我狗屎運而已,我不想去承諾一件會有變數的事,我覺得我一旦答應了,就要做到。」
嗯……話題是什么時候變成這樣的呢?看著眼前那顆垂得不能再低的黑色腦袋,她都忘了小工讀再怎么開朗,也不過是不到二十歲的孩子,而且已經在大考上失足過,想必心里比誰都害怕吧……林佳瑀輕嘆口氣,輕輕將手放到她頭上。
小工讀一愣,沒有動。
驀地,她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她僵著身子,順著她的擁抱靠在林佳瑀的左肩上,聽見她沉著聲清冷道:「妳已經很好了。」
小工讀頓時鼻頭一酸。
「對妳來說,這次的指考不過是要向主考官寫下妳會上榜的事實,明白嗎?」
小工讀拼命點頭,雖是稍有遲疑,但還是緊緊地回抱了林佳瑀。
她的心里,真的很不安。她是家中長女,下面還有一對弟弟妹妹,父母對她的期望很高,去年落榜已經看見父母失望的神情,雖然沒有任何責怪,但是小工讀很清楚,她要的,是想看見父母對她露出驕傲的笑容。
這一年的重考,真的很不容易。與她同年齡的朋友都已經上了大學,有時夜深人靜時,她滑著動態總會不自覺地感到悲傷。
那就好像她被全世界拋棄了。
只有她,還在這裹足不前。
她知道自己不是內心強大的人,她只是很正面、很容易滿足,但不代表她不會悲傷……所以她很珍惜,此刻有個人能告訴她,妳已經很好了。
只是、只是抱了也抱了,她覺得好羞澀啊好羞澀……當林佳瑀放開她時,她一陣無語。
「……小馮,妳干嘛臉紅?」
「我、我哪有!」
林佳瑀眉梢一抬,一臉鄙視:「不過就是抱抱……妳怎么一臉發情的樣子?」
小工讀覺得,她倆還是別說上超過三句話好了。
那點羞澀還真是比曇花短,一下就被撩撥得蕩然無存了……于是她繼續埋頭吃甜點,因為錯過了林佳瑀眼中一閃而過的笑意。
當葉涵走進補習班時,就看見這和樂融融的畫面,她忍不住笑問:「妳們兩個怎么突然感情這么好?」
林佳瑀不置可否地攤手,小工讀從甜點中抬起頭,燦笑:「葉姐!啊,妳要不要吃甜點?很好吃哦。」
「謝謝,我自己也有一盒,妳慢慢吃吧。不過,妳攬著禮盒問我想不想吃,好像沒什么說服力。」葉涵忍不住揶揄她,小工讀一張小臉頓時脹紅。
林佳瑀看了眼手錶,問:「妳沒碰到余梣?」
「余梣?」葉涵一愣。「沒有啊,妳沒說她今天會來。」兩人才剛說到她,身后的自動門便開啟了。
「我來晚了,抱歉。」
葉涵回過頭,迎上一雙似笑非笑的眉眼,特別清澈、特別水亮。吸引她的,是那頭剛染的淺棕色褐髮,這一染,余梣給人的感覺更加輕盈幾分。
她笑著走進葉涵,自然地握住她的手,傾身湊近:「好久不見啊,姊姊。」
說是好久,其實不過是幾天罷了。
「那么,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葉涵一愣,錯愕地看向林佳瑀,卻只得到聳肩回應。「交接啊,我不放心給小馮帶,所以葉涵,妳親自上陣啰。」
葉涵頓時有種被推入火坑的感覺,是錯覺嗎……
/
照顧寵物的準則之一,就是要給糖也要給鞭子(不
文中提及的生乳捲是前幾天讀者送我的禮盒,寫這章順勢寫進去了。亞OO的生乳捲真的好好吃~~感謝這位讀者的用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0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