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按摩小黃文_最污的小說短文校園

第34章 江仁馨通常不會接陌生來電,這是她的習慣,再加上現在科技日益蓬勃發展,已經很少人會打電話聯絡了,就算有打電話也是透過通訊軟體,所以當江仁馨看到這串極為陌生的數字時,她原本不打算接起。
坐在公園里的鞦韆上,正當她心情最煩悶時,來電鈴聲的鋼琴曲適時地舒緩了她的情緒,她看著來電顯示好半晌,在電話即將掛斷之際,她鬼使神差地按下接通。
湊近耳畔時,原是無心傾聽,卻在聽見對方那聲猶豫的、徐緩的低沉嗓音透過話筒傳遞而來時,徹底怔住。
「我,這……」聽得出來少年稚嫩的嗓音摻了些尷尬與無措,可僅僅說一字就足以讓江仁馨辨認這人是誰。
「……抱歉,沒事。」這樣的起手式好像要結束通話似的,搶在少年之前江仁馨急問:「葉昇?」
對方果然止住了,沒掛斷,平穩的呼吸聲清晰得彷若依在耳旁,不知為何像是一把火,燒得耳根子有些燙。
「怎么了嗎?」她問,但不期待少年會說什么,依她對這悶葫蘆的了解,事不到臨頭是不會輕易說出口的……
果然,又等了半晌還是沒聽見葉昇說什么,江仁馨一想到葉昇這時肯定手足無措,那可愛又滑稽的樣子讓江仁馨沒能忍住笑意,噗哧一聲。
葉昇有些惱,沉問:「妳笑什么?我不該打電話的……」江仁馨收起笑意,仍眉彎眼笑,可惜葉昇沒看見,正因為如此她才如此放肆。
「你是擔心我嗎?」江仁馨緩下語氣,多了幾分溫柔。「謝謝,我很意外你會打給我。」
說這話時她不自覺地看向自己的手背上那淡淡的疤痕,那是上次不小心被熱水灑到的地方,在少年細心換藥數次下已然痊癒,只是留下了淡淡的傷痕。
「……那妳,為什么請假?」少年似乎找不到一個好的措辭,問起話來斷斷續續、結結巴巴,倒是別于平常的穩重,江仁馨忍不住勾起嘴角,覺得有趣極了,原本陰暗的心情頓時一晴。
「我很好,我沒事,只是家里有點事必須趕回來處理。」
聞言,葉昇懸宕的一顆心似乎放下了,凝重的神情也緩了幾分。他口拙,鼓起勇氣撥打號碼已然將他的勇氣盡數用光,他輕輕嘆口氣,是該掛了。
只是,他還想問更深、更深的問題,又想到自己不過是學生站不住腳,多問幾句江仁馨又會怎么看待他,想著想著便有些惱羞又尷尬……
「如果你有想問的,可以問。」江仁馨的柔嗓如條潺潺溪水緩緩地流淌過心坎,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多想了,于是問出口。
「家里發生什么事了嗎?」
「嗯,我爸突然昏倒急救送醫,休克不治。啊,不過都已經辦妥了,只是有陣子不能回學校而已。」
當江仁馨說出口時,她突地感到鬆了一口氣……在病房時她沒哭、面對那些等著瓜分遺產的親戚她也忍住了,為什么卻在少年輕輕說一句時,眼淚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呢……
「妳爸……一定很為妳感到很驕傲,因為妳是很好的老師,妳很努力了。」
其實這話實在無法跟葉昇這個人搭在一起,卻在此時真實發生時,她卻又覺得唯有從少年口中說出時,特別真誠、特別認真。
……特別的溫柔
話落,葉昇才察覺到自己說了些什么,耳根子紅得一蹋糊涂,在聽到話筒傳來壓抑的哭聲時,頓時心急了。
「妳、妳別一個人哭啊。」
江仁馨笑了,又哭了。
「我能去妳那上個香嗎?」葉昇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他仍然會怕自己太過得寸進尺而被拒絕。江仁馨的沉默更加劇了他的惶恐,就在他將要替自己打個圓場時,得到了回覆。
「……嗯,等你確定哪天要來我會在火車站等你。」
葉昇的心撲通一跳。
「那就,星期六吧。」
江仁馨允諾了。
當電話掛斷后,葉昇不斷回想方才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那句『妳是很好的老師』,到底怎么會說出這種話?他隱隱地感到罪惡——那就像是對葉涵的痛苦自顧自地解套,他不該是這樣的。
葉昇覺得他的心越來越亂了……
心亂如麻的不只他一人,江仁馨掛上電話后怔怔地握在手中,與他這短暫的通話似是波瀾陣陣,打溼了她的心房。
坐在鞦韆上的她闔起眼,雙手攀上鐵鍊,用力一蹬,鞦韆向后擺蕩,隨著一次次大弧度的推升,越蕩越高……
最接近夜空的剎那,她總會不自覺想起葉涵。
在那小學里的后操場有兩個蕩鞦韆,有次她被學校分派到小學當作國語文競賽的評審老師,葉涵則是作為學生會幫忙支援,在結束一整天的賽程后,她倆肩并肩散步,一路走到了后操場。
葉涵穿著工作人員的螢光背心,江仁馨還笑她看起來特別像競選人員,她不服氣,自己跑到鞦韆上坐著。
那時的江仁馨在后,輕輕撫上她的背,一推,她往前擺蕩……隨著鞦韆越推越高,她退到一旁看著葉涵笑得好燦爛。
在最高點的地方,葉涵空出一只手在半空中抓了下,江仁馨有些愣住,待鞦韆緩下來后,她問她在抓什么,葉涵只是垂下眸低笑。
「我在抓觸不可及的愿望啊。」
她笑她小說看得太多,葉涵也不惱,僅是笑了笑不答話……
再怎么接近天空,終究是個被鐵鍊上鎖的鞦韆罷了,葉涵說得沒錯,的確是觸不可及……
雙腳踩地,她停下。江仁馨抬頭仰望夜空,不見一絲星點,只有一輪明月溫柔灑下,如同少年所給予她的,是一樣的。
忽然間,她好想見到葉昇。


第35章 期末考前最后一次上課在今天結束了,基本上葉涵已經算放假了,只是她不忍心留林佳瑀一個人在補習班收拾善后,于是留下再待幾天來幫忙。
她坐在柜檯電腦前再次確認這期上課的各項明細,經營往往沒有想像中的容易,總有沒預料的差錯從細節冒出,撐過了滿是風雨的一年,現在漸漸步上正軌了。
送走了課后纏著林佳瑀不放的幾個學生后,葉涵關上電腦,轉頭一看林佳瑀好氣又好笑的神情忍俊不住道:「我覺得妳的耐性越磨越好了。」
林佳瑀看她一眼,笑道:「我這是盡『待客之道』,幾個小祖宗惹不起的。」話是這么說,但葉涵很清楚林佳瑀不是那么容易妥協的人。
她會開補習班從來不是為了賺錢,葉涵一直都知道。
「對了,也該約教授吃飯了。」經林佳瑀這么一提葉涵這才猛然想起又到這時候了。她問:「妳通知詠琳了嗎?」
「晚上會跟她說一聲,我想她雖然忙,那天也會排除萬難參加的。」林佳瑀道,葉涵看了眼月曆,若不是林佳瑀提醒,她差點忘了這重要的日子了。
提起了許教授,便想起了大學那四年的時光,還是學生的她們在許教授的庇蔭下各自成長茁壯,她們受點滴之恩,必然涌泉相報。
若當年沒有許教授的支持相助,她們不可能在各自的領域中站得住腳,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所以畢業后無論她們再忙,絕對會在許教授生日那天排出空檔,各自帶上一道佳餚到許教授家中蹭飯,而他老人家就會在家煮上一鍋湯等她們來。
只是,若當許教授問起那個人……葉涵想,該怎么解釋才好?不自覺地看向林佳瑀,后者同樣平靜地看她,彷彿讀懂了她的心思般地開口:「若教授問關于邢宇蓁的事,直說無妨。」
咽了下,葉涵半垂明眸,點頭。
時節明明邁入盛夏,心底卻揚起一片深秋。林佳瑀也有些被她影響,想了想,轉移話題道:「是說葉昇應該也要期末考了吧?分班成績出來了?」
「嗯,分班成績出來了,他分到好班。」葉涵淺笑,提起葉昇心情頓時晴了幾分。林佳瑀不意外地點頭,「不意外,不過葉昇還真是扮豬吃老虎,看起來靜靜的,最后還是讓他沖到重點班了,而且最難能可貴的是,他沒有補習也沒有被人催促功課,卻能自動自發學習,這一點倒是勝過妳啊。」
面對林佳瑀的調侃葉涵苦笑,想了想,又道:「我想,我還是比詠琳好吧,她才是那個最愛臨時抱佛腳的人。」
林佳瑀失笑,「倒是沒錯。妳也好陣子沒見到葉昇了,不如這星期六妳就先回去吧,反正補習班也沒什么事了。」
葉涵正要婉拒時她又說:「我會叫小馮過來,順便幫她做考前猜題,所以妳就先回家吧。」
聞言,葉涵也不推辭,感激地對林佳瑀一笑,便坐回位子上繼續處理雜事,準備安心度過接下來的長假。
她一直很掛心葉昇,沒能在他最浮躁的年紀陪伴他,一直都是扎在葉涵心中的一根刺。她知道葉昇嘴上不說,心底多少會不平衡,甚至感到寂寞。
她知道葉昇會長大,成長到有一天不再需要她這個長姐的庇護,父母沒能為葉昇做到的,她會全部攬下來做。
這是葉涵愛一個人的方式。
「林主任、涵姐。」
聞聲,兩人雙雙抬起頭看向從自動門走進的女孩,她手里拿了兩個塑膠袋邀功似的微笑,朝氣蓬勃打招呼:「晚上好,我帶宵夜過來了。」
「妳怎么會來?」葉涵有些詫異,趕緊從她手上接過塑膠袋,往里頭一看,竟是辣炒年糕與車輪餅。
余梣張了口欲要回答,看了眼葉涵身旁的林佳瑀又將原話吞回,笑道:「剛跟房東簽完約,順路來探班啊。」
葉涵看她一眼,感覺她有話沒說出口,但不打算問。她們坐在位子上吃著余梣帶來的宵夜,林佳瑀吃東西一向快,葉涵才吃剛吃完一半,林佳瑀已然站起身走到后面廚房扔垃圾。
林佳瑀才剛消失于視線中,坐在葉涵對面的余梣抬起頭,拉長脖子看啊看,活像只偷腥的貓,葉涵輕笑一聲。
「笑什么?」余梣惱怒瞪她,又像是想起什么,飛快地低頭湊近葉涵清麗的臉龐,她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后縮,余梣見狀伸手攔住,笑得開懷。
「剛剛,我其實是想跟涵姐說點別的,可是我怕林主任趕我出去,所以才沒說。那妳想知道我剛剛真正想說的是什么嗎?」
「我沒有很想知道。」葉涵舔了下沾在嘴角的湯汁,見狀,余梣笑著抽幾張衛生紙朝葉涵嘴角輕輕擦,葉涵嚇得石化,倒是中短篇按摩小黃文_最污的小說短文校園忘了反抗。
等回過神時她有些惱羞地看向余梣,又見她笑得特別無辜,便沒了底氣……怎么碰到她老是有種被牽著鼻子走的錯覺?
「我想妳了,所以來看看妳啊。」
好吧……看來不是錯覺,是事實。葉涵別過頭,起身收拾沒搭理她,只是那閃躲的眼神以及不知怎么應對而生悶氣似的小彆扭,怎么看怎么可愛,深深地烙印余梣清澈的眼底,使她輕輕勾起笑。
辦公室大廳與廚房之間有條不長的走廊,葉涵才剛走下幾個階梯,便與剛從洗手間走出的林佳瑀迎面碰上,她看她一眼,不禁問:「妳臉怎么那么紅?」
葉涵一愣,「我、我哪有?」她回得有些心虛,林佳瑀挑了下眉,葉涵趕緊腳底抹油閃到一旁,躲進廚房里。
「怎么回事……」林佳瑀看到逃得有些倉皇的背影心生疑惑,走進辦公室一見到笑咪咪的余梣時,不禁將這兩人聯想在一塊。
「妳跟葉老師干嘛?」林佳瑀一向不拐彎抹角,問得直接。而余梣也不閃躲,坦蕩蕩地回:「我不知道,我只是看到涵姐嘴邊沾到湯汁,所以幫她擦一下。」
林佳瑀愣了下,隨即噗哧一笑,「呵,難怪。對妳來說這些舉止沒什么,但葉涵比較慢熟,臉皮又薄了些,妳別招惹她。」
「知道了——」余梣一雙眼眨啊眨,要乖巧還真一臉無害清純,調皮起來大概也是個麻煩的小祖宗。
林佳瑀笑嘆搖頭,又問余梣要怎么回去,一聽到她說要自己走回去眉頭便緊鎖幾分。
「葉涵。」
才剛踏進辦公室的葉涵止住腳步,看向林佳瑀,「怎么了?」林佳瑀指向余梣,交代:「妳沒事的話順路載她回家吧,她說她要自己走回去,我覺得不妥。」
葉涵微微蹙眉,這么晚了一個女孩子走在路上的確有些危險,只是她怎么覺得,讓余梣搭她的車會更危險……
然而這臉皮厚得連子彈都打不穿的余梣立刻上前抱住她的手臂,撒嬌道:「那就拜託涵姐啰!」那嗓音彷彿染了蜜,特別甜膩。
葉涵有種,這補習班請了一尊不得了的大佛的感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0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