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穿越小說推薦_最激烈辦公室震動態圖

第36章 葉涵并不習慣副駕駛座有人的感覺,但是當這個人是余梣時,好像又沒有這么突兀了。
停在紅綠燈前,那片擋風玻璃上突地滴答幾聲,漸漸地,豆大的雨水布滿整片玻璃,由上至下滑落。葉涵開了雨刷,看了眼身旁的余梣,伸手將空調關小了些。
「涵姐,妳很貼心。」雙手抱臂的女孩朗朗微笑,又說:「前面超商停一下。」葉涵沒多問,輕嗯一聲便將車靠右停。
從后照鏡中清晰反射女孩蹦蹦跳跳走進超商的身影,她刻意停在騎樓旁不讓她淋到雨,葉涵輕吁口氣,怎么跟一個小上自己十幾歲的孩子相處這么有壓力……
她又想到了葉昇,便覺得不是年齡的問題,而是人;卻又因為余梣正值的青春年華,無可遏止地想起自己曾在十七八歲時,也曾這樣纏著一個比自己大上好幾歲的人……
原來那時,江仁馨有時露出的難為她當初沒有看懂,如今葉涵好像懂了。因為太喜歡,所以才有不顧一切的勇氣;因為江仁馨在她眼里曾如此耀眼,她才有拼命努力的單純……
「給。」
葉涵回過神,臉頰一抹溫熱隨即渡來。她錯愕地轉頭看向余梣,以及貼在頰邊的紙杯,有著熱可可的香氣。
「妳怎么……」葉涵愣愣地接過,卻見余梣聳肩微笑,「買一送一,所以不要太感動啊。」葉涵失笑,其實這人說謊也不怎么打草稿,那店外分明沒有買一送一的優惠訊息,怎么看都是刻意買兩杯。
余梣摸摸鼻子縮回副駕駛座,也許是正在下雨,入夜后有些涼。手包裹住溫熱的杯身,她淺淺地笑了。
一旁鵝黃色的燈光從車窗灑進,那略顯稚嫩仍不掩柔美的側臉含著笑意,低垂明眸的乖巧模樣,雖是一瞬,卻是與平常那樣鬼靈精怪的樣子大相逕庭。
這似是錯覺般的驚鴻一瞥如同雪泥鴻爪,在葉涵的心底留下了些什么……又在那段已然泛黃的歲月中,加了幾撇。
『是你給了我一把傘,撐住傾盆撒落的孤單。』
無意間調轉的頻道摻著雨水的滴答聲柔嗓傾洩而出,在那小小的車廂中盡是女聲帶些滄桑與哀淡,兩人同時靜下,只因為同時被這悠遠的歌聲折服。
『給你我所有的溫暖,脫下唯一擋風的衣衫。思念刮過背脊打著冷顫,眼神仍舊為你而點燃……』
當余梣跟著輕輕哼唱時,葉涵有些愣住。女孩的嗓音別于平常的甜膩,唱起來反倒帶了點啞,與王菲的歌聲重疊之下竟一點也不違和。
一個十七八歲的年少能對王菲的歌如此著迷,實屬難得。葉涵直視前方車況小心翼翼地開著車,縈繞于耳畔的低低嗓音竟不知不覺中使她的心靜下。
『沒有你的地方都是他鄉,沒有你的旅行都是流浪……』
喝了口方才余梣買的熱可可,當最后一句歌詞落下時,方向盤一轉,車身往右行駛進小巷子里,葉涵鬼使神差地問:「為什么妳要從K中轉到Z中?」頓了瞬,她補說:「當然不方便不用說沒關係。」
車停在一座公寓大樓前,此時雨也停了。她關上廣播走下車,繞到另一側替她開門,一只腳才剛踏出,葉涵低頭一看,領子卻突地被拉住。
她怔了怔,沒掙扎,縴手忽地伸出,一手拉住她衣領,另一手朝她頭頂輕拍拭幾下,葉涵怔怔地看著女孩臉上專注的神情,咽了咽,順勢靠在車門上,這姿勢實在有些……曖昧。
「好了,雨水都拍掉了,這樣就不會著涼了。」余梣含笑收回手,拉了拉衣襬站起身,朝她道謝:「謝謝涵姐送我回來,那我上去了。」
葉涵啞然失笑,點頭。她關上車門,站在那目送女孩離去的身影,正欲轉身走回駕駛座時,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而來,她回頭一看,愣住。
「怎么了?有東西忘了拿?」
余梣跑到她面前搖頭,喘著氣說:「我還沒回答妳,不是嗎?」葉涵一愣,隨即莞爾一笑,「其實也不用特地為了這個跑回來……」
「涵姐,妳想知道嗎?」
余梣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眸中有片銀河似的閃閃發光,那雙眼眸彷彿會說話……說著,希望妳問我。
于是葉涵就這么鬼使神差地點頭了。
等發現自己回答了什么時已然來不及,白凝如玉的手腕上多出了一只手拉住她,往前走。
「等等,妳想帶我去哪?」葉涵看著那頭褐色短髮問道,然而余梣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走進了電梯中。
葉涵有些無奈地看著她,又看見她討好的笑容時便沒了底氣。
「余梣……」她低低喚她,走出電梯后余梣聽見她的喚聲回頭一看,手,便這么往下移,輕輕包裹住那有些微涼的手。
「妳的手好冰。」余梣說。
「那妳別握了啊……」
「偏不要。」余梣揚起笑,又握緊幾分。她熟門熟路地掏出感應卡一刷,便拉著葉涵走進她租屋處內。
「坐一下,我去泡杯茶。」話落,她就這么蹦蹦跳跳地走進了廚房里。
葉涵無可奈何地看著她,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于是坐到了沙發上輕嘆口氣,趁著余梣不在的空檔環視四周,雖然擺設簡單但應有盡有,以一個學生來說綽綽有余。
「來,喝點熱茶解膩。」余梣坐到了她身旁,遞給她,「妳應該不喜歡喝甜的吧?」
葉涵一愣,余梣逕自解釋:「剛剛看涵姐不怎么喝熱可可啊,那就代表妳不喜歡巧克力,或是不喜歡太甜的飲品,對吧?所以是哪個?」
葉涵放下茶杯,歪頭看她打趣問:「我覺得妳真的很敏銳,但妳怎么這么不會察言觀色?余無賴。」
余梣呆了呆,抗議:「我哪有?我只會對看得順眼的人這樣!涵姐要感到榮幸啊。」
「是,我很榮幸。」葉涵笑嘆別開眼,又問:「所以,妳把我拉進來就為了請我喝杯茶?」
「當然不只,而且剛剛妳不是問我為什么要轉學嗎?」
「是啊,所以這跟這有什么關係?」
「有,當然有,我想要在一個燈光美氣氛佳的地方娓娓而道。」葉涵忽然萌生出『不想知道』的念頭,這白眼差點就翻到后腦勺了……
「我呢,我會搬來這,是想找一個人……」余梣低頭從口袋中掏出一張薄薄的紙,攤在葉涵面前時,她著實一愣。
……這是一張相片
而相片中的人,葉涵絕對不陌生……她怔怔地迎上余梣清澈的雙眼,強忍翻騰的情緒問:「……妳找江仁馨?」
「涵姐,妳認識嗎?」余梣愣住。
認識嗎……怎么不認識?可又或許說,葉涵從沒真正認識過江仁馨,相識一場,又有什么值得掛齒的?
她低下眸,不語。
見她不說話,余梣追問:「涵姐?」她喊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妳找她做什么?」
余梣張口動了動,吐出八個字,足以使葉涵心中翻起滔天大浪。回憶如波濤,朝她席捲而來,又要怎么才能全身而退……
而她,便想起了車內廣播中播送的那首歌……
『我一直追尋著 你心情的足跡
被所有的人誤解 都要理解你
準備好 當擦亮你天際的浮云
你卻在終點等我 笑里有雨滴』
/
內文歌曲:王菲的《你在終點等我》
今天是小年夜,祝大家都平安

第37章 直到下車的那刻,葉昇仍有種不踏實感。隨著人群涌出的方向他被推著往前走,走出火車站時迎面而來的陽光有些刺眼,他單手遮住視線,身處異地的他面對全然陌生的環境,有些不知所措。
茫茫人海之中,又該怎么尋到江仁馨?他想了想,便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準備聯絡她,忽地,他左肩被拍了下,他錯愕地回頭,迎上一張柔美的笑臉。
「葉昇,我找到你了。」江仁馨說這話時帶些得意,葉昇胸口卻突地被扯了下。他低頭淡淡的嗯了一聲,便跟著江仁馨走出車站,走到白車旁。
當江仁馨正欲繞到駕駛座時,聽見少年輕輕問:「妳是怎么找到我的?」她不假思索地回頭,迎上那雙沉黑的雙眼。
「我也不知道,就是看見你了。」
「這么多人里?」低啞的嗓音稍稍揚高幾分。
「是。」
她的理所當然、堅信不移在少年如白紙般的時光中撇了幾筆色彩,霎時奼紫嫣紅、五彩斑斕。他轉頭靠著車窗望向一旁不斷后退的街景,不禁想起幾天前在電話中聽見她的哽咽,當時懸宕的心即便此刻見到了她似乎仍飄忽不定。
心里總覺得不踏實,卻也不知道為什么……
「葉昇。」
聞聲,葉昇抬起頭,聽見江仁馨問:「為什么……你會想來上香?」葉昇一愣,沒答話,其實,連他也很想知道為什么那當下他會鬼使神差地問能不能來上香,也沒想過江仁馨會答應,更沒預料到現在他與她能心平氣和地相處。
于是,他低聲道:「大概是,放心不下吧。」
江仁馨一愣。車停在紅燈前,她沒回應少年安靜直視前方,然而心思早已飄得有些遠。
遠到,她不禁想,她多久沒有被人放心不下了?綠燈亮起,她踩下油門筆直地開往正在辦喪事的家中,她知道答應葉昇簡單的上香善意并不是多令人難為的事,只是他的身分、他的立場,有可能讓那些煩人的親戚說嘴罷了……
此刻,她需要顧慮的事很多,但是少年方才的輕語就像是一場雨,猝不及防地打溼了她的心坎,徹底打亂了她的方寸。
在意得越多,越覺得忐忑。
「到了。」江仁馨將車停進車庫,輕輕嘆口氣,面色有些凝重。眉目間染上一片陰暗,葉昇瞧見了,張了口,話已到舌尖,又默默嚥下……
「待會你跟著我進去,然后就隨意找個地方先站著,我得先進去跟我家人交代一下。」
「好。」
當葉昇隨著江仁馨走近靈堂時,他徹底愣住了——這排場極盡稱頭,與他家中偶爾附近辦的喪事截然不同,不是搭個簡單的棚子了事,而江家占地之大,幾乎不輸薛愷文。
葉昇有些啞口無言。
他以為薛愷文就是他身邊最深藏不露的富少,然而當葉昇見到許多身穿正式西裝的達官顯貴紛沓而至時,他喊不出名字,只覺得每一個人都在閃閃發亮,極不易親近。
當葉昇見到花圈中弔喪的名字時,他默默記下了,不過很快地,他便從在場的其他人口中聽到一些關于江父的事……
「看,那是江董的小女兒吧?怎么帶著一個小孩子來?」兩個身材矮胖渾圓的中年人壓低聲音討論,但還是被葉昇聽得一清二楚。
「噓,小聲點,搞不好是哪個大官的兒子,別輕易得罪啊。」
葉昇眉頭微微一蹙,他只是想來上個香不行嗎?又聽到那兩人對他品頭論足,說他這身行頭窮酸肯定不是什么富家子弟……葉昇并不惱,只覺得莫名其妙。
忽地,他的肩膀被人從后攬住,他詫異抬頭,卻是一張極為陌生的臉印入眼簾,他正想問來人身分時,卻清楚聽到四周剛剛那些竊竊私語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他跟著靜下了。
「這是我邀請來的小兄弟,怎么了嗎?」搭著葉昇的肩膀的男人看上去已然中年,身形高挑瘦長,也許是上了些年紀身版看上去有些單薄,卻絲毫掩蓋不過他厲眼掃過時的銳利,直教人縮頸逃避。
「余立委?」江仁馨趕回來時有些詫異,出聲招呼:「您怎么親自過來了?今天不是廟里有盛事嗎?」
「再忙,江董這一趟我也必須親自上香。」被喚作余立委的男人不著痕跡地放開葉昇,余光再次往那些閑雜人士一掃,立刻鳥獸散。
葉昇一頭霧水,中短篇穿越小說推薦_最激烈辦公室震動態圖又見余立委稍稍彎腰與葉昇平視,這才真正看清了那雙眼藏著的精光……
「小兄弟,你怎么不生氣呢?」他問。
葉昇看了眼他身后的江仁馨,后者只給他一個安撫的笑容,于是放下警戒答:「沒有什么好生氣的啊……」
聞言,余立委眉頭一皺,葉昇又徐緩道:「我問心無愧,就夠了。」言簡意賅是葉昇的風格沒錯,只是即便是江仁馨也沒有預料到葉昇半點怨言也沒有,反而答得心平氣和……
見狀,余立委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讚賞,微微一笑,「是啊,我很欣賞你,很了不起啊。」他挺直身子,又拍了拍葉昇的肩膀,轉頭朝江仁馨搭聊:「這孩子是?」
「我學生,想來上香。」江仁馨低垂眼眸,視線落在葉昇身上,目光竟柔了幾分。
夾在中間的葉昇仍舊摸不著頭緒,但是他隱約感覺到,無論是眼前的余立委又或是江仁馨都是不容高攀與深不可測的人——與他,是不同的。
「好啦,那學生就還給你了,我先去上香。」
送走了余立委,江仁馨這才轉過頭對葉昇解釋:「剛剛那個人是余立委,跟我爸爸算是舊識,沒惡意的。」見他默默點頭,她又軟了幾分語氣道:「剛剛如果有人用不好聽的話中傷你,希望你……別放在心上。」
「走吧,我帶你去上個香,然后再帶你去吃好吃的。」話落,她順手拉住他的手腕,
驀然間,對街停車格內突地停了一輛車,從那車上走下了兩個人。江仁馨原是無心一瞥,卻在見到來人時徹底怔住——
「……葉涵?」
葉昇猛然回頭,同樣不敢置信,下意識地甩開了江仁馨的手,兩人皆是啞口無言。
而她,身邊多了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人……
葉昇呼吸一滯,他甚至以為自己的心跳停了。在他看見余梣時,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余梣……」葉昇愕然。
葉涵同樣愣住,在她看見原應該待在家中等她回去的葉昇居然出現在這時,她怔了怔,一時無法回神。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0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