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澳門槍戰真的嗎_最激烈的辦公室震小說

第38章 『江仁馨的爸爸死了。』
短短八個字,徹底將葉涵拉回過往之中往下墜、向下沉。她耽溺其中幾乎無可自拔,更是無法逃脫……
那個,曾給她一顆蘋果糖的慈藹先生,竟然過世了……而她,竟來不及見他最后一面,若不是余梣的誤打誤撞,恐怕連上香都將錯過……
她的一顆心揪成一團,像是有人朝她掄拳不斷往死里打,當她問,為什么知道江仁馨的父親,女孩不過是不明所以地看著她,簡單說:新聞有報導啊……
奪過手機一看,她呼吸一滯。
『商業巨擎江楚震驟逝,享年……』
扭成一團的心突地冷了……她將手機還給余梣,莫大的悲傷如浪潮她席捲而來,一時使她說不出話。
她以為余梣會問她為何有如此反應,卻沒想到余梣不過是靜靜地看著她,輕聲:「妳能帶我去給江叔叔上個香嗎?」
葉涵沒理由拒絕。
只是她也不能保證,江家所在地是否與她記憶中相同。這么多年過去了,她不再是孩子,江仁馨也不是那涉世未深的千金,一切,早已不同了……
那個待她視如己出的江叔叔,也不在了……
當年負氣與江仁馨斷聯繫,連帶著對她極好的江叔叔跟著斬斷善緣,誰知當時拂袖走得瀟灑,多年后這一回首,竟淚流滿面。
誓死不再與江仁馨往來的堅決,即便后來曾有那么一次電話響起江家的電話,葉涵沒接起,漠視以對……這轉身就忘了,忘得一乾二凈,現在想起嗆得直流淚。
若年少時多幾分雅量、少幾分狂妄,是不是就不會有這么多遺憾了……
站在江楚震遺照前,撲通一聲,葉涵跪地痛哭。她口中喃喃著對不起、對不起……沒能來得及見您最后一面……
后方的江仁馨神色黯淡,葉涵巨大的悲傷真真切切,與那些豺狼虎豹般的親戚假哭截然不同,她是真捨不得江楚震……也是真心感到懊悔。
再次抬起頭時,葉涵抬手抹去眼角的淚,也許是跪得有些急,起身時趔趄幾步,江仁馨眼明手快地上前扶她,觸碰到彼此的那刻兩人皆是一怔。
「……謝謝。」葉涵別過頭,低聲草草地道謝。江仁馨輕輕放開她,同樣尷尬地眼神往旁移,心底總覺得慌。
手臂上似乎還殘留著她余溫,葉涵有些起了雞皮疙瘩,又覺得自己太小題大作……于是走出了靈堂,東張西望尋找葉昇的身影。
提到葉昇,她便不禁好奇到底為什么葉昇會出現在這?她往后看,迎上江仁馨平靜無波的雙眼時,呼吸有些亂,再次訕訕地別開眼。
解釋,好像是欲蓋彌彰;不解釋,又像是默認了什么……江仁馨勾起有些苦澀的笑容,問:「妳怎么會帶余梣來?」
「妳問她啊。」葉涵有些無奈地應,便問:「那妳呢?寧可告訴葉昇,也不愿意告訴我江叔叔走了。」
江仁馨被問得語塞,一時答不上話。
「我想……這大概就是妳給我的懲罰吧。」葉涵看向前方遠景,如此繁華、如此寂寞……無論江仁馨回答是與否并不重要,人已逝,多說無益。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葉涵……」
與她肩并肩都讓葉涵感到近乎窒息,多年后的如今,終于身旁的女人愿意與她解釋,而不是像當年那樣沉默不語、冷漠以對。
但是,早已遲了。
「……我希望,葉昇他當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就好。」別跟我一樣,經歷那場煉獄。葉涵低下眼眸,輕聲:「我不管妳是以什么心態來讓葉昇上香,我都希望——」
她猛然抬起頭,毫無畏懼地直視江仁馨那雙清澈的雙眼,低沉道:「妳若讓葉昇受到傷害,我絕對,不會放過妳。」
江仁馨一震。
她轉身離去的身影直接了當,毫不留情……江仁馨輕咬下唇,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簡直要跳出胸口似的紊亂。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葉涵對她如此冷情。
是啊,絕對會變的,沒有人是不變的——因為沒有誰能一輩子帶著面具而不被摘下。
無論是她、葉涵、葉昇,甚至是那余梣……都是如此。有些事,究竟是重蹈覆轍?還是前車之鑒?江仁馨也不明白了。
同樣陷入混亂之中的人不只有江仁馨,葉昇也是如此——在他以這種方式與余梣重逢,除了愕然,更多的是從心底涌出的悲憤。
他拉著她走到了后院樹下,大口大口地深呼吸,想看,卻又不敢看……直到那人清清淡淡地說了聲,阿昇,好久不見……葉昇才真的感覺到,余梣回來了。
他猛然抬起頭,見余梣將髮勾至了右耳后,許久未有的激動立即涌上,淹沒了他的眼眶、他的回憶……
「……我一直,收著耳環。」她這么說。
葉昇耐不住激動,猛地抱住她,用力往懷里按,彷彿要將這個人揉捻于體內再也不分離似的……
她輕拍他的背,葉昇哽了哽,沒說話。
「過得好嗎?」她問。
「……為什么當初一聲不響地離開?」少年紊亂的氣息漸漸平穩了,撫上他的黑髮,她低下眸,淡淡道:「頭髮剪了。」纖指湊近后髮輕輕撫過,像是一陣風,拂進了心坎,頓時揚起一片春暖花開。
少年抬起頭,清逸的臉龐恢復了平靜,眉梢卻多了幾分溫柔的喜色。緊緊相握的手,是少年顫抖的溫度徐緩渡來,悄悄地蔓延……
「一直都,非常的想你。」她說。
有沒有一種情緒是強烈到幾乎使人麻痺?葉昇看著她,手忙腳亂的想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多想像眼前淡淡微笑的余梣那般清楚表達……
「妳、妳很漂亮……變得很、很漂亮……」
「噗哧,我以為我在你眼里一直都很漂亮。」她笑。
「對!對……一直都……」少年低下頭,露出的兩只耳朵紅得透徹。縴手輕輕撫上,像是安慰,又像是確認什么……
摻些濕熱的風迎來,一旁樹林沙沙作響,彷彿催促著盛夏的到來。豔陽燦爛,細碎的陽光透過樹梢的縫隙撒下,少年的神情忽地明亮了。
「余梣、余梣……」
女孩低笑:「……嗯,我在。」
無論歲月如何流逝、時光怎么飛逝,有些人的一句話、一個笑容,便足以使那段泛黃的往事再次鮮明。
于她、于他,或是她與她,都是如此……


第39章 四人同坐一桌,作東的人還是余立委,這怎么看怎么怪。葉昇與葉涵同坐一邊,對面是余梣與江仁馨,坐在中間單人座的便是余立委。
記得方才葉涵上完香后便走出靈堂找葉昇,卻見葉昇與余梣相偕而來,此時余立委恰巧從江家本宅走出,五人碰頭,第一個被拎走的人便是余梣。
「走開!放開我!」像只張牙舞爪的小貓似的,被拎著衣領的余梣被逮個正著,見余立委面色仍舊嚴肅,語氣卻多了幾分寵溺。
「臭ㄚ頭,妳怎么找到這的?」余立委低聲喝斥,但還是被葉涵聽得一清二楚,作為『始作俑者』的她有些尷尬,但也不禁好奇眼前的中年男人與余梣的關係到底是……
「真是不好意思,小女給你們見笑了。」余立委壓著余梣給他們低頭道歉,不過很快地余梣便掙脫了,跑到江仁馨身后躲著。
見狀,葉涵與葉昇皆是一愣,余梣不過哼笑道:「你不讓我來,我只好自己來了啊!」說得倒是理所當然,葉涵卻是越聽越模糊……
「江姊姊,妳也是!妳怎么能幫著我爸一起騙我?妳說妳在Z中教書的……」女孩的神情說有多哀怨就有多哀怨,江仁馨有些無奈地勾起笑應:「誰知道妳真的這樣轉來?我以為妳說說而已啊。」
江仁馨不甚贊同地目光投向余立委,又不敢太放肆,但眼尖的他早已看透。
「她想做什么,難道我攔得了嗎?」余立委幽幽地道:「只好順著啦。」說得無奈,眼神卻盡是寵溺。
眼前三人的你來我往實為震驚,但很快地葉涵便接受了這個事實,反倒是葉昇仍面有難色,陰沉沉的。
「怎么了?」葉涵湊近他耳邊低聲問,他輕輕搖頭,說了沒什么,眉目間仍一片陰暗。
再看看葉昇不尋常的反應,葉昇不是能藏得住心事的人,兩道視線定在余梣身上,實在……反常。
「這樣吧,既然大家有緣碰面,我作東請大家吃個飯。」余立委大方地說,葉涵當然趕緊婉拒,他又說:「賞我個面子,大家交交朋友、互相認識認識,好嗎?」
做為后輩的葉涵哪敢再說什么,只好乖巧應了。于是此刻才會形成這樣令人尷尬的局面。
實際上,真正感到不自在的只有葉家姊弟,余立委是政治人物,應酬交際哪樣不是如魚得水?身為作東之女的余梣更加放肆,纏著江仁馨喋喋不休,好像幾百年沒見著似的。
而江仁馨本就與余家父女熟識,自然比葉家姊弟更親近些,但也不時當個橋樑彼此搭幾句。
葉昇有些反常,悶著頭吃著飯完全不搭理別人,一開始葉涵還會好言相勸幾句,后來也覺得他太失禮了,便當著三人面前拉著葉昇出去,壓抑怒火問:「你是怎么了?你平常不會這樣失禮的啊。」
葉昇只是悶著氣安靜給葉涵教訓幾句,見他頑固得跟頭牛似的,葉涵也放棄了,嘆口氣轉身走回店里。
「還好吧?是不是菜色不合葉昇胃口?」余立委關心問。
「不不,大概是他心情不好,不是余立委的問題,這些菜都非常好吃,謝謝您的慷慨。」葉涵趕緊堆起滿臉笑容,又替葉昇好言幾句:「青春期嘛……有時會情緒不穩定,見笑了。」
余立委低笑幾聲,「是啊,我懂這種青春期的叛逆,像我家這只啊,叛逆起來也是很瘋。」他邊說邊不時往一旁正在剝蝦的余梣瞄中美澳門槍戰真的嗎_最激烈的辦公室震小說,頗有奚落的消遣。
見此,余梣也不甘示弱回:「有人發起酒瘋來也是不輸我啊。」
「欸,小孩子別亂說話。」江仁馨訓斥她幾句,余立委倒也不惱,笑著擺手說他習慣了,哪天不伶牙俐齒他才要擔心。
「那你弟弟多大了?」
「跟余梣一樣大,準備升高二。」葉涵笑答,看了余梣一眼,而她竟夾起蝦子就往葉涵碗里放,既順手又理所當然,弄得葉涵一時有些慌亂。
余立委涼涼地說了句,「人還沒過去打工,胳膊倒是先往外翻了。」余梣也不避嫌,又朝她碗里放,葉涵只好出聲阻止:「我要吃我會自己剝。」
然而,回答她的卻是一張燦爛笑臉,「哎呀,涵姐的手這么漂亮,沾上腥味就不好了……」
葉涵視線不知該往哪放,難道這人的直白完全不看場合嗎?這時她身旁的椅子被拉開,是葉昇坐回位子上,葉涵看他一眼,雖氣色不甚好,但也沒有這么孤傲冷俊了。
入口的佳餚皆如嚼蠟般索然無味,江仁馨一雙眼珠子定在葉昇身上,有些擔憂,卻又不好問。
她如坐針氈,進不得、退不了,只能這么隔空遙望著一張桌子的距離,很近,又很遠。
驀然間,她迎上一雙雪亮沉黑的眼眸,毫無生氣的眼眸漸漸融了幾分冰霜,也不知道是不是江仁馨的錯覺,總覺得葉昇看她的眼中多了幾分溫淡笑意……然而很快地,余梣又拉著她問瑣事,將彼此的注意力分散了。
餐桌上一片和樂融融,下餐桌后才是真正的開始。
余立委有要事在身,囑託江仁馨照應余梣,他當然知道開學后余梣要去葉涵那打工,本就打算登門拜託盡些禮數,沒想到今天在江家全碰頭了,也是一份難得的緣分。
送走了余立委后,葉涵鬆了口氣……總覺得這人雖總帶著淡淡笑意,然而那渾身散發的威嚴仍舊如山,總不自覺地將人網住似的,有些難受折騰。
那么,送走了大佛后,還有個小祖宗呢……她看向余梣笑吟吟的神情,一股氣全沒了。
再看看葉昇平淡的臉色,莫名的怒氣是消了,人一如往常沉默。最后是江仁馨……葉涵便不往下猜想了。
「我去洗手間。」最后葉涵決定暫時逃離這沉悶的氣氛喘口氣,誰知道余梣立刻上前挽住她的手臂,親暱說:「我也要去。」
「洗手間在那,直走就看到了。」話落,江仁馨便目送余梣拉著葉涵蹦蹦跳跳離去的身影,突地感覺到有人從后走近,夾雜一抹淡淡的憂傷……
「……妳跟余梣,是什么關係?」少年低沉稚嫩的嗓音擦過耳邊……江仁馨心一顫,轉過頭,下意識地回應。
「你想知道的,是我,還是余梣?」
這次換葉昇愣住了,然而江仁馨也是——為了她不自覺地脫口而出,感到錯愕……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0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