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田沙漠風暴4500價格_最熟悉的陌生人 小說

第42章 送三人至葉家門口時,江仁馨看著葉昇扶著葉涵走進家門,頗有護姐的架式,原以為余梣也會跟著蹦蹦跳跳地跟進去,卻沒想到她只是下車繞到駕駛座,江仁馨搖下車窗無聲看她。
「妳確定不留下來住一晚?」余梣淡淡地問。江仁馨沉默半晌,搖頭,「沒必要。」
余梣微微一笑,道:「剛剛,我并沒有睡著。」
江仁馨一怔。
她錯愕地看著余梣似笑非笑的神情,聽見她嘆息般地道:「江姊姊……我還真沒想過,妳會重蹈覆轍。」她說得惋惜,然而那神情卻毫無憐惜,平靜地找不到一絲破綻。
江仁馨啞口無言。
「希望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余梣留下這句話后便轉身走進葉家,不給江仁馨一點情面,若她多看一眼,也許就會見到江仁馨臉上的掙扎與她懊惱的神情……
方向盤一轉,她踩下油門離開了葉家,數次拿起手機又放下,最后仍撥出了號碼……
聽見引擎逐漸遠去的聲音,葉涵往窗外一看,只見到白車的車尾燈消失于街口,這時余梣也走進了屋內,她欣喜道:「涵姐,妳要洗澡了嗎?」
「……」葉涵撇過頭,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嗎?
看著色瞇瞇的余無賴接近她,葉涵一陣無語,眼看好像沒地方逃,趕緊揚聲喚葉昇下樓,這才逃過一劫。
余梣自討沒趣地窩到一旁沙發抱著靠枕鬧脾氣,葉昇見她一臉陰翳,微微一笑。
「還笑,你到底站在哪一邊?」接過葉昇遞來的溫水,葉涵沒好氣地問,卻只見那雙清眸眼中的笑意深了幾分,「她以前就是這樣的啊。」
葉涵微微一愣,這才想起葉昇與余梣是國中同學,不禁開口問:「那你知道她現在念z中嗎?要來補習班當工讀生。」
「……什么?」葉昇微愣。
「等等,這我跟阿昇說。」余梣扔下靠枕,出言阻止葉涵繼續說下去,笑得神秘:「我要親自告訴他。」
葉昇望向余梣,眼神軟了幾分。余梣笑望他,目光盡是懷念。
葉涵咽了咽,起身走進廚房放下杯子,又不禁想到葉昇的國中……是他與她最疏離的日子。
橫沖直撞的青春期、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少,在那段日子中特別清晰、特別傷人,也最無力……
葉涵很貼心,一直都窩心得讓人不捨。
葉昇就這樣安靜看著余梣,有好多問題想問,也有好多疑惑想解開,卻只發現心底對她,只有一句話。
「……回來了,就好了。」即便與他的印象稍有出入,但是……葉昇情不自禁地伸手,兩指捻起燙成內彎捲髮的褐色髮尾;記憶中是乖順的黑長髮,一別兩年她頂著一頭亮麗短髮現身,葉昇一開始有些陌生,見在她揚起與記憶中相仿的笑容時,那時喜歡她的心情便排山倒海而來。
他的初戀,又該怎么忘……
「葉昇,我好看嗎?」余梣問,葉昇用力點頭,哪里會不好看?即便還有好多話想說,一想到葉涵拖著受傷的身子忙著,便壓下心中千迴百轉的心思,看向余梣的目光盡是眷戀。
他沉默且安靜,卻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
而余梣,彷彿能讀懂他所說的話,輕輕道:「不會再一聲不響地消失了,你放心。」這才見到少年緊鎖的眉頭鬆了些。
葉涵自覺自己好像躲得太明顯,便決定悄悄走上樓休息,只是她馬上就碰到第一個難題了……
誠如余梣所說的,這個……她欲哭無淚地看著自己右手臂的石膏,今天她穿了一件蘇格蘭襯衫,單手解扣子不算什么,難在她要怎么脫下來……
「姊。」
葉昇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葉涵打開門,「怎么了?跟余梣敘完舊了?」葉昇沒回答,只是盯著她的石膏瞧。
「……妳需要幫忙嗎?」
葉昇說得又急又快,又是抓頭又是撓臉,儼然是大男孩——嚴格說起來葉昇的確還是孩子,只是身高抽得快,在葉涵眼里并沒有長大多少。
葉涵有些窘迫地看著她,才正要張口說不用了,便聽到從樓下傳來一陣騷動,葉昇與葉涵趕緊往樓下一看,雙雙愣住。
「……江仁馨?」葉涵有些詫異,與葉昇雙雙對視后趕緊下樓,見到她手上提著的兩個手提袋更加困惑。
「這是怎么了……」葉涵被她們搞得一頭霧水,見到余梣賊頭賊樣地勾住江仁馨的手臂時,總覺得心里有底了……
「……妳把江老師拖到我們家嗎?」葉涵很不想看到余梣點頭,然而見到江仁馨飛快地瞥了眼余梣時,了然于心。
「因為,我怕妳會尷尬啊。」余梣歪頭道:「比起我,我想涵姐跟江姊姊更熟一些,這樣妳比較不尷尬吧?」
葉涵有些訝異,不過卻也無法反駁。現在的她的確需要別人幫忙,雖然她有葉昇,但畢竟男女有別,真要從余梣與江仁馨中找一個,怎么看都是江仁馨要好一些……
她深吸口氣,苦笑:「那就麻煩老師了,既然妳都被余梣拖來了,我也沒法拒絕了。葉昇,你帶余梣到三樓客房整理一下。」
葉昇默默點頭,被折騰到這步田地也是累了,況且……看見江仁馨柔美的身影,他心底是有些開心的,卻不知道這份開心是從何而來,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摸不著頭緒……
余梣接過江仁馨手中其中一個提袋,看來江仁馨這一趟回去倒是把東西都備齊了,不過這樣也好……葉涵如此想。
走上二樓后,葉昇帶著余梣往三樓走,而將江仁馨則是跟著葉涵走進她的房間里,葉涵有些不自在,不斷告訴自己別多想了,而當她頭上多了一只手時,心,狠狠一緊。
「別緊張,看妳緊張我會跟著緊張,別想太多,就把我當成一個無關緊要的朋友就好了。」江仁馨故作輕鬆地說,葉涵輕輕一嘆,點頭。
小題大作的終究只有自己而已,這么多年過去,仍是如此……而且江仁馨這安慰人的習慣倒是沒有變。葉涵垂下明眸,關上門,背對江仁馨低頭解開紐子,一顆,又一顆……
當那件襯衫敞開時,葉涵微微別過頭,手舉高,江仁馨這才趕緊上前替她先將左手袖拉下,再繞到右邊解開袖扣,全程她都沒膽往下瞧,只是隱約能聞到葉涵身上的馨香,這才真正意識到,葉涵,不再是小孩了……
同為女人沒什么,有什么的是,葉涵曾非常喜歡過眼前的女人……她別過頭看也不看,沒膽看,更是不敢看江仁馨毫無動搖的神情,所以寧可什么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才將這襯衫脫下,江仁馨問:「那個……胸罩可以自己來嗎?」
葉涵的臉倏地紅了,像是顆熟透的蘋果似的,她拼命點頭,江仁馨這才摸摸鼻子蹲下身,手輕輕放到牛仔褲頭上……
葉涵輕咬下唇,全身血液快速地流淌著,每一個細胞彷彿叫囂著,胸口那顆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動,當江仁馨解開時,葉涵有種想摀臉的沖動……
「小心點,別踩到褲管摔著了。」江仁馨低聲叮嚀,細心地替她退去褲子,站起身順手折起衣物,完全不敢正眼瞧。
「我進去洗澡了……」葉涵如同經歷一場浩劫,飛快地走進浴室,耳根子紅得彷彿能滴出水似的。
被葉涵這樣嬌羞的反應一撩,江仁馨竟也有些在意起來了。她抱著葉涵的衣物輕輕嘆口氣,胸口堵得發慌……
就在江仁馨以為自己能功成身退時,浴室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她隨即一愣。
浴室的門半開,伴隨著稀哩嘩啦的水聲傳出,葉涵半顆頭探出,期期艾艾地說:「那個……可能要麻煩妳幫我一下……」
見到葉涵轉身的那刻,她清楚見到那白皙的后背映在她眼底,還有那背扣乖乖地待在那聞風不動……
「好……」


第43章 ……有傷。
那白皙柔美的背部并不是一片雪白色,而有一塊幾乎涵蓋背部四分之一的大片傷疤,江仁馨不知道怎么形容這疤痕,像是長出的新皮又像是久傷不癒的傷口……
當指腹摸上那塊傷疤時,葉涵一震,這才想起她背上有傷!而且是絕對不能被江仁馨看見的——她慌得想關上門,左手拼命往后伸想要蓋掉那塊疤痕,卻不過是欲蓋彌彰。
「葉涵!」江仁馨強硬地阻止她關上門,長腿伸進,頓時整個人擠進浴室,與她面對面,而她,清楚見到葉涵神情的慌亂與……恐懼?
「出去!」葉涵壓低聲音朝她咆嘯,「就當作什么都沒有看到——妳出去!」
葉涵雖不是游刃有余的人,但也極少失控。她非常懂得為自己留條后路,所以別人侵犯她,她可以后退,或是繞別條路,就是不會給自己被逼到死角的機會。
這樣的葉涵卻露出如此慌張的樣子,是為什么?江仁馨握住她的左手與右臂膀,揚高聲音道:「這傷是不是跟我有關係?」
葉涵一震。
江仁馨不過是想試探性地問問,這是最快讓葉涵冷靜下來的方式,卻沒想到得到意料之外的反應……倏地,葉涵猛地推開她,一個沒站穩江仁馨撞上后方的門,順勢滑下身子。
葉涵先是一怔,趕緊蹲下身湊近查看江仁馨有沒有受傷,手臂卻再次被她握住,她吃痛地抬頭,兩人的距離瞬間被拉得好近、好近……
「葉涵……」江仁馨輕聲喚她,也不知道是心疼多一些,還是無力多一點。
「當年妳跟我決裂得那么徹底,難道跟這傷有關係?」
一道傷口,徹底勾起了江仁馨的好奇心。那些她覺得會隨著歲月流逝逐漸深埋于流年中的過往,因為有了葉昇的挑起、與葉涵的重逢和解,她似乎有了往回走的動力。
即便舉步艱難,她要往回走,走回十年前的風風雨雨,她要知道,到底當年在葉涵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哈啾。」葉涵打了個噴嚏,這才發現她仍半裸著上半身,江仁馨回過神,一見到葉涵一手被她拉著,另一手拼命遮著快滑落的胸罩,腦子頓時一熱,趕緊站起身轉身走出浴室,留給葉涵一點最后的隱私
雖然她幾乎是已經將葉涵看得精光,但有些還是別太……她坐在床上,臉埋進手掌間有些懊惱又害臊。
以前她念女校班上女生不都這樣脫光光走來走去?那時她半點介意的心都沒有,怎么今天碰上葉涵怎么做都不自在。
難道是因為葉涵的反應太過羞澀了呢……江仁馨長吁口氣,站起身走向窗邊,眺望一城夜景。
平常簡單的洗澡少了一只手便多了萬分困難。葉涵小心翼翼地避開右手石膏,當熱水灑下時,她胡亂的心跳仍無法平靜下來。
明明傷口不痛了……但怎么當江仁馨輕輕一碰時,像是一片燎原之火,將她燒得體無完膚。豐田沙漠風暴4500價格_最熟悉的陌生人 小說
她知道,背上的傷有多怵目驚心,江仁馨會那么驚愕也不無道理……可是為什么葉涵還是會感到鼻酸?
她還是覺得有些難過。
葉涵曾以為她可以藏一輩子,直到入了棺材都能藏著不讓江仁馨知道、不讓那段往事重見光明,然而事與愿違,如今被她撞見了,還是自己的無心之過造成的……這要她如何釋懷?
她又該怎么瞞過江仁馨?葉涵關上水龍頭,洗盡了一身疲倦,但心似乎更累了。
手放在門把上,出去面對江仁馨又是一陣煎熬……她輕嘆口氣用浴巾將自己包住,輕輕打開門探頭一看,瞬間愣住。
「……余梣?」
葉涵詫異地看著她,下意識地往后退,不過很快地她的手腕便被拉住,就這么被帶出了浴室。
她身上除了內褲以外空無一物,就這么髮梢滴水地愣望余梣含笑的神情,當余梣轉身拿起睡衣時她才趕緊開口:「等等,妳怎么會在這?」
「江姊姊跟阿昇出去買晚餐了,所以我來啰!」余梣狡詐一笑,葉涵一時無語,攥緊身上的浴巾窘迫地說:「別鬧了,這我可以自己來。」
「妳自己來?」余梣懷疑的視線在她身上上下掃視,「好啊,如果妳可以單手穿上睡衣跟睡褲,我就不幫妳。」眼看這葉涵倔強得還真想自己來,余梣趕緊搶在她之前奪過衣物,在葉涵幽怨的視線下,笑得狡黠。
「來吧,我們來穿衣服啰!」
葉涵想一頭往墻上撞的心都有了。她含怨瞪向余梣道:「這跟剛剛說的不一樣……」
「其實是一樣的。」余梣燦爛一笑,「因為就算涵姐真的自己穿,我也會忍不住幫妳,所以結論是一樣的。」
「胡說八道。」葉涵嗔她一眼,瞧她一本正經,長得那么清秀又乾乾凈凈的,說出來的話怎么這么沒有營養?
葉涵又打了個噴嚏,見狀,余梣趕緊作勢要拉下她身上的浴巾替她穿上睡衣,卻見到她被自己這么一逗整個防備心都跑出來了,這才緩下語氣輕聲:「別怕,我不會真的對涵姐做什么的。」
「……難道妳還真想做什么嗎?」葉涵默默吐槽,不過神色倒真的隨著她的話而緩了幾分,只是真正拉開浴巾時,她還是忍不住嚥了嚥,趕緊用手遮住自己胸前。
余梣淺哂一笑,玩心又起了,「別遮啊,反正都會看到……」接收到一記冷光,她立刻閉上嘴。
畢竟余梣不是小工讀這么愛做死,她很懂得游走別人理智邊緣撩個幾下,也懂得善用自身優勢,至少葉涵還真拿她沒轍。
「而且都是女的,妳有的我也有啊,只是沒那么大……」
「余梣!閉上妳的嘴!」葉涵按捺不住幾乎滿溢出來的羞澀嗔怪,余梣憋笑趕緊拿起衣物問:「涵姐,妳睡覺要穿內衣嗎?」
葉涵嚥了嚥,平常是不穿的,但是現在回答不穿,不就讓這小鬼知道自己睡覺不穿內衣了嗎?但是她背上的傷……一想起江仁馨那錯愕的神情,她胸口就有些悶,于是道:「不了,直接幫我套上睡衣吧。」
「好,那左手舉高……」
也許是真怕葉涵會受寒感冒,余梣意外的老實,只是不知為何,她總覺得余梣的目光不是那么純潔……當扣子全數扣上后,余梣替她整了整衣領,當手掌擦過胸前時,葉涵呼吸一滯,嚥了嚥,瞄了眼余梣倒是無異色,葉涵這才心安幾分。
恐怕是她太緊張,所以敏感了些……
「涵姐。」余梣視線下移,恰巧落在寬鬆的衣擺,「妳穿這樣好像是穿男友睡衣準備勾引人一樣。」
她笑得很開心,葉涵滿臉黑線。
「我說妳這高二的小孩子腦袋到底都裝了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葉涵瞪她,耳根子卻紅得彷彿能滴出水似的。
為什么在余梣面前她老是有種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好了,腳抬起來。」余梣蹲下,仰頭,那雙大眼說有多無辜就有多無辜,葉涵無可奈何,乖乖地將兩腳伸進褲管中方便余梣拉起。
手掌順著腿部線條由下往上滑,摸至大腿根處,手繞到后方拉了拉,余梣不忘摸一把葉涵的翹臀,差點沒讓葉涵掐死她。
「妳不要吃我豆腐。」葉涵紅著臉瞪她,「妳不是說我有的妳也有嗎?摸什么摸?」而且還抓得那么順!是有多常吃人豆腐?
葉涵胸口悶著一口氣,堵得發慌。
「有一句話是『國外的月亮比較圓』,我想這是同樣道理的。」
「鬼扯!」
余梣輕笑幾聲,忽然湊近葉涵,頭靠在她肩上。葉涵怔了怔,沒推開她,便聽到耳邊傳來一句:「涵姐,妳好香哦……」便紅了臉。
「走開……」葉涵輕輕推開她,無奈這死皮賴臉的余無賴又貼上來,笑得開懷,「涵姐,妳的屁股真好摸。」
「余梣!」
「還有胸部也是。」
「……」
看著這女孩一溜煙跑出房間的背影,葉涵一時間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生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0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