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田4500老款沙漠風暴_最愛金水免費閱讀全文

第44章 天色漸暗,兩旁的商店街反倒越熱鬧。并肩走在街道上,迎面而來的夜風摻些冷意,葉昇瞥了眼身旁的江仁馨不自覺抱緊手臂看上去有些冷的樣子,不自覺地伸出手,又猛地收回。
他咽了咽,怕自己踰矩了,然后被討厭……這是葉昇不樂見的發展,所以他只是安靜地跟在江仁馨身邊。
在一片燈火中,江仁馨忽明忽暗的側臉顯得有些不真實……他不禁問:「為什么妳留下了?」
沉溺在自己世界中的江仁馨像只驚弓之鳥,怔怔地抬起頭,發現站在眼前的少年時,她跟著停下腳步。
他低聲問:「是為了我姐才留下的嗎?」
江仁馨怔了怔,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是這樣沒錯——但也不完全是因為葉涵。
半晌,她才輕描淡寫地說:「嗯……就是不放心吧。」葉昇淡淡地嗯了聲,轉身繼續往前走。
少年有一張清逸的俊容,生得越看越順眼。乍看下普通至極,隨著相處的日子一長,他的冷淡中偶爾揚起的柔和笑容似是冬日里的暖陽,也恰似山澗潺潺涓流,那樣沁人心脾。
「我跟余梣是國中同學。」
江仁馨微微一愣,「我知道啊。」然而少年不過是自顧自地繼續說:「還記得有次我在余梣的舊家里碰到妳嗎?」
江仁馨點頭。
「我想不透……」少年的身影有些落寞,語氣悵然。「余梣當年走得悄然無聲,誰也聯絡不到她,我很常去她舊家待著,一待就是整個下午……就盼哪天她回來了,就會看到我了,可是……」
他抬起頭,一雙深邃如海的眼直直地勾著江仁馨,平靜無波的臉色終于有些鬆動。
「她一直都在這座城市里沒有離開過……我卻不敢問她到底怎么了,我怕她難過。」
江仁馨默然不語,這不是她可以回答的問題,相信葉昇也很明白這是她與余梣之間的事,那又為什么要同她說這些話呢?
他輕嘆口氣,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要跟妳說這些,大概是看到余梣跟妳、我姐那么親暱,唯獨對我那么疏離吧……」少年揚起有些苦澀的笑容,低語:「我總覺得她變了,卻又說不出改變在那。她還是與我記憶中的一樣活潑開朗,也總喊我阿昇,但是——」
「葉昇。」
她柔聲打斷少年越漸急促慌亂的語調,與他站在這的十字街口川流不息,就像他們一樣,沒有誰會一直停留在這徘徊不前。
「沒有人不會變。」
葉昇一愣。
「可是『改變』并不是一件全然的壞事啊。」她垂下眼眸,低語:「我知道,你只是許久未逢故人所以不習慣,你的狂喜我還是看得出來,你的困惑與矛盾我也懂……」
她抬起頭,看向少年清澈的雙眼時,目光不禁柔了幾分。
「你只是需要時間,就像我也還沒接受父親已經過世的事實。葉昇,人是會變的,沒有誰是不變的——」
「——那感情呢?」
江仁馨噤了口,怔怔地看著他,不明白他說些什么,只聽見他又說:「如果妳喜歡一個人很久、很久,久到妳以為會一直喜歡他,可是當出現了那么一個人,讓妳在意、越來越上心……妳會覺得難受嗎?」
在未來等著少年的是一片寬闊的天空,世界這么遼闊等他去闖、去看看這世界有多大,然而這雙眼,這雙既深沉又清澈的眼盈滿自己的身影時,為何她竟有種喘不過氣的錯覺?
遠比當年的少女更加強烈的、熱烈的真摯情感,直教人招架不住……
「老師……」
一聲老師,徹底喚回她有些燥熱的思緒,她輕吁口氣,讓那摻些冷意的風將自己清醒些。
對葉涵的愧疚,不知不覺讓她將注意力轉移到葉昇身上,看著葉昇,總想起葉涵,而當這對姊弟站在一起時,江仁馨便有了時空錯置的恍惚感。
「葉昇,你想吃什么?」這句話接得太理所當然,葉昇怔怔地看著她,而眼中那點微光跟著一暗……
「我想吃夜市的。」
「那好,我們走吧。」江仁馨往前走,因而錯過了少年臉上一閃而逝的掙扎與茫然。
只是見他如此,江仁馨還是有些于心不忍,于是說:「我之前是余梣的家教。」
葉昇猛地抬起頭,見她淺笑繼續說:「如你所見,我跟余梣她爸爸是舊識,所以怎么說呢,我可以算是看著余梣長大的。」
「可是我沒見過妳。」葉昇詫異,「我國中認識余梣,從沒聽她說過她有家教啊。」
「你也不知道她爸爸是政治人物吧?」
葉昇啞口無言。
「正如你所見的,余梣啊……本就不是一個容易對人掏心掏肺什么都說的人,而且……」杏眸盈亮,似是璀璨星辰,在少年的眼前忽地明亮。
「你有你的溫柔,而你的溫柔就是不打擾、不逾矩,選擇默默待著不是嗎?這不是就是你嗎,葉昇。」
如果這一生能選擇要被誰理解,那么,葉昇多希望這個人就是眼前的江仁馨。
只是他知道,他已經被拒絕了。
不踰矩、不打擾,正是江仁馨給予的回應……她是要他不要再前進了,不要繼續試探。
夜色如墨、清輝灑落,將兩人身影拉得細長,最后重疊了。
誰也沒再提關于感情、關于過往,只是說些無關緊要的瑣碎事,那些風花雪月、那些刻骨銘心需要承擔的代價過于沉重,小心翼翼地捧著、呵護著……
她就怕摔碎了一顆真心,他也怕拉開與她好不容易才近些的關係。
只是看著江仁馨,便想起了那在他記憶中猖狂的女孩,孓然一身地回來了……
在那人聲鼎沸的夜市中,兩人差點被人潮沖散了,少年不自覺地拉緊她的手腕,那從少年掌心渡來的溫熱一下子竄進了心底,開出了一朵花。
多年以后,江仁馨才懂那朵白花,名為山楂花。

/
注:山茶花與山楂花是不一樣的哦

第45章 葉家的窗臺上擺了幾盆多肉植物與幾株仙人掌,小巧可愛卻渾身帶刺,一不留神便會被扎得滿手小刺,教人痛得皺眉。
余梣看著看著就覺得這小仙人掌像極了葉涵,看起來那么可愛,可渾身都是刺的……她玩味地伸出手輕輕撫上,有些刺疼,也有些麻癢。
「余梣。」
突然間的叫喊使得那柔身一震,手不甚扎進了刺,她立刻收回手疼得眉緊擰在一塊,葉涵不見她回,便推門走進房里看看,便見到了一張小臉皺巴巴的。
「怎么了?」她關切問。
「妳嚇到我了。」她扁起嘴,可憐兮兮地說:「妳看!刺都扎進去了。」
葉涵頓時好氣又好笑,道:「那妳為什么要去摸仙人掌?」而且還反過來怪在她頭上,這還有天理嗎?
「可愛啊。」余梣理所當然地應。
「知道有刺還摸,不怕受傷?」葉涵無奈歸無奈,還是在那客房中到處找急救箱,雖然她僅剩一只手可以自由活動,但她一向將東西歸類得井然有序,很快地她便提著急救箱坐在床沿,打開,「自己擦一擦包好,眼淚縮回去,別擠給我看。」
「這樣也被妳看出來。」余梣朝她擠眉弄眼,哪有半點委屈?她笑嘻嘻地替自己上藥包扎,只是那透氣膠帶包得實在有些歪七扭八,看得葉涵哭笑不得。
最后,她實在忍不住而出聲阻止,「停,妳怎么包成這樣?妳拆掉吧。」邊從急救箱找出OK蹦,俐落地撕開,在食指包上一圈。
余梣舉高手,臉上盡是藏不住的開心與驚喜,「哇,涵姐,妳只剩下一只手也可以包得那么好。」
「那真是託妳的福了。」葉涵闔上急救箱,正欲起身衣角卻被揪住,她回頭一看,又是這鬼靈精怪的女孩在作妖。
「涵姐,我該怎么補償妳?」一雙大眼水汪汪,看上去還真有幾分可憐兮兮,不過這招對葉涵來說已經免疫了。她擺手,「不用,妳別繼續騷擾我就行。」
葉涵順手拿起擱在桌上的馬克杯,才剛喝了一口就聽到她說:「要不,我以身相許怎么樣?」
「噗、咳咳……」葉涵立刻放下杯子,被噎到的她拼命咳嗽,見狀,余梣趕緊拍拍她的背讓她順口氣,便見到一雙盈滿幽怨的眼。
「怎么?我不好嗎?」余梣眨眨眼。
「別開這種玩笑……」葉涵撥開她的手,又深吸口氣這才緩過來。一張臉咳得滿臉通紅,看上去像顆紅通飽滿的蘋果似的,特別可口。
「好,我不說了,妳別生氣。」一雙眼笑彎成一條半弧新月,葉涵抿了下唇,無奈嘆氣。
「我沒生氣,就是覺得妳不要臉。」
「……」看著葉涵認真的神情,余梣頓時覺得胸口插滿了箭,真是疼啊……她默默摀著胸口倒回床鋪上哀號:「嗚嗚……我好餓,我覺得要死翹翹了嗚嗚……」
這人可以再浮夸一點。葉涵在心底默默翻了個大白眼,不過這葉昇與江仁馨買些食物也真的去太久了,才正想要打電話問他們人在哪時,樓下便傳來了開門聲。
「好了,別裝了,快下去吃飯吧。」葉涵拍拍余梣的頭,便逕自起身走出客房,余梣沒立刻跟上,只是在確定葉涵下樓后往床底下瞧了眼,嘴角的笑意淡了幾分。
「余梣?」葉涵的叫喊聲從樓下傳來,余梣朗朗答了下聲快步走出客房,走到二樓時往葉昇臥房看了一眼,這才走下樓。
結果葉昇與江仁馨帶了些炸物跟滷味回來,還有一點烤的,說是不知道彼此的口味所以都買了,葉涵看了眼江仁馨,逕自走進廚房,再折返回客廳時手上多了一罐辣椒醬。
「好了,大家快吃吧。」葉涵自然地坐下,刻意不去看江仁馨有些錯愕的神情,只是低頭專心吃晚餐兼宵夜,她的心不自覺地放在江仁馨身上,自然沒瞧見葉昇有些複雜的表情。
然而余梣見到了,清清楚楚。
「好香哦,你們在哪買的?」剛走下樓的余梣繃繃跳跳地蹭到葉昇身旁,順手勾住他的手臂,親暱地靠在他身側。一時間,江仁馨與葉涵同時抬起頭,有些訝異地看著他倆,只是關注的地方不同而已。
江仁馨看的是葉昇頓時紅透的耳根子,與慌張的神情;而葉涵的視線放在余梣主動挽住手臂的手,微微皺眉。
江仁馨勾起有些無奈的笑容,伸手拿了那罐辣椒醬,忽地轉頭朝著葉涵淺哂一笑,低語:「謝謝。」
葉涵怔了怔,左胸口處驀地一熱。她輕輕嗯了聲,也動手吃著宵夜。
這頓遲來的晚餐說不上愉快,但也談不上尷尬,就是四個稍稍熟悉的人聚在一起吃頓飯,總是喋喋不休的余梣竟也特別安靜,更顯得氣氛沉悶。
用完餐后葉昇主動收拾垃圾,行動不便的葉涵在葉昇冷光下乖乖坐在沙發上休息,而余梣難得也自告奮勇說要幫忙,葉涵只說一句別越幫越忙就好,便招來余梣的吐舌鬼臉。
「妳先去洗澡休息吧。」葉涵朝江仁馨一笑,「等會我也會叫余梣去休息的。」
「好,那我先去檢查一下窗戶是不是都關了。」江仁馨轉頭望向窗戶上逐漸布滿的雨滴,忍不住抱怨:「居然下起雨來了……希望這雨明早就停了。」
葉涵隨著她的視線看去,聽這雨聲漸漸大了,不禁附和:「是啊……不過不是颱風,大概下一陣子就停了。」
見雨勢越漸滂沱,江仁馨在葉涵的指示下趕緊巡視屋內幾扇窗是否有關緊,免得一早醒來積水,那可就勞費心神了。
葉涵往廚房里瞧,只見到葉昇忙進忙出收拾的身影,沒看見余梣,想了想,便起身走往二樓準備休息。
當她走上二樓時,天邊一道驚雷乍響,隨即從遠邊傳來轟隆雷聲,葉涵愣了愣,沒想到這雨勢竟如此之大。
停歇的半刻,匆忙慌張的腳步聲從下至上,聞聲,葉涵猛然回頭,便見到余梣輕喘著氣跑上樓。
「怎么了?」葉涵問,近看這才見到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她搖頭說沒事,又直往三樓奔去。
接著,一聲不算小的關門聲砰然入耳,葉涵微愣,這是怎么了?于是走往三樓,一步一步地走到客房門前,她喊:「余梣?妳還好嗎?」
她臉上的懼色是藏不住的,葉涵有些擔憂。等了半晌,這才緩緩打開門,便見到女孩戴著耳機,輕咬下唇。
「妳……」見她如此失常的樣子,葉涵不禁脫口:「妳,不會怕打雷吧?」這才見到她倔強的臉色閃過一絲驚慌,隨即又佯裝鎮定地應:「沒有啊,我就是累了想睡了,涵姐也早點睡。」便一溜煙地溜回床上,葉涵有些啞口無言。
這人倒是把這當自己家了……葉涵無奈一笑,既然余梣不愿說,那么她就不追問下去了。
她從三樓走到二樓時恰巧碰到正要進房的葉昇,便說豐田4500老款沙漠風暴_最愛金水免費閱讀全文:「你要不要去看看余梣?她好像怕打雷。」
「余梣?」葉昇皺眉,「應該不會啊……」在他印象中的余梣天不怕地不怕,連蟑螂都敢直接抓起來往男生身上丟,不過是個小小的打雷,他不認為余梣會怕,不過他還是決定去看看。
葉涵便站在那等葉昇下來,又不禁想起方才吃飯時的小插曲……看來,葉昇與余梣的關係似乎比她所想的,還要更親暱些。
可是……余梣似乎對誰都那樣,對江仁馨是這樣,對自己也是,那么葉昇呢?會是她的例外嗎?
葉涵想不透,也不打算繼續想下去。
「沒事,余梣已經睡了。」葉昇淡淡地將他上三樓的情況簡單陳述給葉涵聽,聽他如此說道便心安了。
「那就晚安啰。」
「晚安。」
走回房里躺在床上,安靜的房內更凸顯此刻那些打在玻璃窗上的雨更加清楚,這雨不只大,而且伴著風呼嘯而來,簡直要將窗震壞似的。
葉涵因為右手受傷的關係只能平躺或是左側臥,她并不是睡眠品質特別差的人,只是今晚竟有些失眠了。
那一沾上床不用片刻就能入睡的體質,此刻好像失去了作用。她就這么聽著滴滴答答的雨聲,不知過了多久,她似乎聽見了門外有些躁動。
不,似乎是來回踱步的聲音,她微微蹙眉,下了床。心底是踏實的,畢竟自己的家住了二十多年,哪里能比自家讓人心安?于是她放輕腳步,倏地打開門。
「……余梣?」
一見到門外的人是余梣時,葉涵徹底愣住,「妳干嘛在我的房門外走來走去?」她怕吵醒隔壁的葉昇于是壓低聲音,余梣也是。
「就……」一雙炯炯有神的眼視線亂飄,她咽了咽,面色看上去有些蒼白,且這吞吞吐吐的樣子,還真不像平常的余梣啊。
思及此,葉涵的笑意便深了幾分問:「我晚上睡覺時右手總覺得有些痠,妳要不要幫我按按?」
那雙眼頓時一亮!她抬起頭拼命點頭:「好啊好啊,我就是怕涵姐晚上睡得不安穩,所以想來問問,又不知道怎么開口……」
這么拙劣的謊言也說得出來,不過……葉涵忍俊不住,沒料到余梣有這出,是有點可愛。
不過當她一轉身,便想起了一些事,猛地轉過身朝著余梣說:「我先說,就只能按手,不準亂摸其他地方。」
余梣愣了愣,笑得燦爛。
「遵命!」
不過不知為何,看著余梣大大的笑容,葉涵心底卻有些發寒……她一時的心軟,是不是把自己推入火坑了……

/
我們可愛的葉涵似乎又作死了呢(?) 這算是44、45連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0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