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腴美婦雙飛小說_最愛金水免費閱讀最新章

第46章 在葉涵的印象中,這樣雷雨交加的夜晚極少,即便是颱風也常因為地勢關係鮮少親眼見過如此猖狂的雨夜,不過,她還是經歷過幾次,最深刻的那一次她仍記憶猶新,彷若昨日。
那一個晚上,清晰得彷若昨日。
在成為班聯會主席后,學校許多重大活動的擔子都落在葉涵身上,每逢活動前夕都是熬好幾個夜才能完成。記得有次是歲末感恩節,在任內期間她的野心大,想要辦得盛大精彩,超越前幾屆的規模,那勢必要付出龐大的心神,與其承受的壓力非外人能夠想像的。
她不是一個喜歡麻煩別人的人,她善于分配工作給能力合適者,但是,她總希望不要大家跟著她苦了,且主意是她的一意孤行……總之那一天,時間到了她便趕其他干部與成員回家,留下她一個人在活動中心內繼續趕工。
葉涵是一個只要專心投入便會忘記四周的人,她不過是在禮堂后方的小房間內打個小盹,當一滴冰冷的雨水滴到手上時,她才醒神。
這一醒神,才發現大事不妙。
她踉蹌地站起身拍拍衣襬沾上的灰塵,偌大的禮堂燈全熄了,隱隱約約透進的光來自于外頭的街燈,根本不足以照亮前方,她急了也慌了,趕緊奔出小房間,頹然地蹲下……
這里,只剩下她了……
她的心伴隨著滴滴答答的雨聲越漸冰冷,她吸了吸鼻子走回小房間內尋找手電筒,但不出所料,果然無果。
那時,她唯一想到的人,只有江仁馨。只是她躊躇了好半晌,才撥出了電話……
孤寂黑暗似是一張網,從四面八方而來將她壓制在地。即便是葉涵也不過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孩子,哪能受得了這般折磨?當電話接通時,她的眼淚不自覺地簌簌滑落。
「涵涵?」
當心上那人如此輕柔喊她時,葉涵一顆墜入深海之中的心跟著下沉,她吞回眼淚強顏歡笑應:「仁馨,妳回去了?」
「正準備要回去了,還沒離開學校,怎么了?」
「我……」葉涵深吸口氣,手放在禮堂門把上,不意外被鎖住了……她搖頭,「沒什么,就這樣吧。」
正要掛上電話的她,在聽見江仁馨問一句『妳發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需要我?』時,眼淚又奪出眼眶——那是唯有江仁馨所能給予的溫暖
那也是那時的葉涵,最貪戀的溫度。
「我在禮堂被關住了……」
「……待在那,等我過去。」
時間滴滴答答地流逝,葉涵蹲在門口臉埋進雙臂之中,有些冷,也有些忐忑,她盼了好久、好久,才看見門邊透出一絲光。
該怎么用詞彙描述看見一身狼狽、夾雜風雨到來的江仁馨時心中的激動呢?當她渾身濕淋淋地站在自己面前、笑得如春風似的溫暖……葉涵有些鼻酸,傾身抱住了她。
從江仁馨身上滴落的冰涼雨水與打著哆嗦的柔身,都讓葉涵忍不住緊擁,彷彿要將她揉捻體內似的加重力道,像是在那無邊無際的浩洋中抓住了浮木,便不肯放開了。
「涵涵,沒事了,妳應該嚇到了吧?下次不要留到這么晚了……」葉涵放開她,一雙眼炯炯有神,既明亮又清澈。
江仁馨伸出手,摸摸她的髮,笑說:「妳沒事就好。」那眼神彷彿說了更多,而葉涵從中讀出了那么一句話。
足以讓她記得一輩子的話……
……別怕,有我在
后來葉涵脫下自己的外套,不顧江仁馨的婉拒,披在她肩上,牢牢的拉緊。
江仁馨勾起無可奈何的微笑,眼神卻盡是寵溺。葉涵咽了咽,名為『喜歡』的心情是條潺潺暖流,流淌過四肢百骸,每一個細胞都為了江仁馨鼓譟著……
「妳的外套有妳的味道。」江仁馨笑說,卻讓葉涵徹底紅了臉。
看著江仁馨,她也好希望,能在這個人的心里留下些什么,不只是自己的味道,還有更多、更多的……
「嗯……」葉涵不適地低吟一聲,緩緩地睜開眼,滂沱雨聲清晰地打入耳畔,她怔了怔,好半晌才緩過神。
原來是作夢……她揉了揉眼,一轉頭有些愣住——在她迎上一張神采奕奕的笑臉時,她才想起是她把這無賴引入自己房間的……
「我睡著了嗎?」葉涵輕聲問。
余梣點頭,捏捏她的手,柔聲道:「是啊,涵姐一上床沒多久就睡著了,我就按按妳的右手臂。」邊舉高握著葉涵左手的右手,得瑟地笑了笑。
葉涵有些無語,意思意思地掙脫了下,不意外余梣握得更緊了些,「哎,我很乖耶,沒摸其他地方,乖乖的牽手而已。」
這叫而已?而且這語氣好像是做了什么偉大的事值得讚賞似的,葉涵嗔她一眼,「余無賴,妳真的越來越不要臉了。」余梣也不惱,笑嘻嘻地窩到葉涵的頸窩。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親暱她有些手足無措,卻在聽到余梣在耳邊低聲問一句:「妳做惡夢了嗎?」頓時怔住。
余梣抬起頭,指尖輕輕抹去葉涵眼角的淚,低語:「別怕,我在這。」
葉涵怔住。
女孩忽明忽暗的神情在她眼前,忽然與多年以前的江仁馨重疊了。她輕咬下唇,輕輕撥開余梣的手,別過臉,闔上眼。
余梣不會懂的,不會懂她心中的波濤洶涌,也不會懂她千迴百轉的思緒……
女孩也不失望,只是躺自己的位置,輕輕靠著葉涵的肩膀,一手橫過她的腰乖巧地放在那。
像是擁抱一樣。
葉涵應該要推開她的,明明不該為她的體溫感到一絲不捨與眷戀……眼皮不安地動了動,終究,她只是輕輕回握女孩的手。
彷彿是對她說:別擔心,我不會走……
余梣想,今晚……她是不會再怕打雷了。
/
覺得要蛀牙惹

第47章 大雨過后,街道一片清亮。
葉昇一向早起,尤其當葉涵放假回家時他更是風雨無阻地天天早起替葉涵做早餐,雖然葉涵曾說過沒必要這么累,不過葉昇固執起來就像一頭牛,拉也拉不動,久了她就隨他去了。
走出家門,經過昨晚一整夜的風雨摧殘后,葉家外那些他隨手栽種的植物花殘葉落,看得葉昇有些悶,他長嘆口氣,拿起塑膠袋與鐵鏟蹲下身整理。
早晨初綻的陽光輕輕落于少年純白的衣襟上,江仁馨走下樓不經意往窗外一看,視線頓時一凝。
少年窩在花花草草之中埋首其中細心專注地整理,偶爾用衣袖抹去鬢角的汗,卻絲毫不減他的認真。
在與葉昇尚未熟識前,江仁馨只覺得他有些漫不經心,似乎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勁,臉上也鮮少有滿足的笑容,不像那個總繞在他身旁的薛愷文那般亮眼。
青春期的躁動似乎在葉昇身上看不見一丁點該屬于這年紀該有的狂妄,他沒有高談闊論過自己的理想,似乎也不曾為了成績斤斤計較,那些在學生時期中占有一定分量的事,在葉昇臉上看不到一絲鬆動。
此刻,她竟見到這清俊的少年揚起淡淡的笑容,當他站起身看著重新恢復秩序的花圃植園時,滿足地點頭微笑。
那樣的神采奕奕,還是江仁馨第一次在葉昇臉上見到。她不禁想,少年平常冷淡的面無表情讓人誤以為他孤僻乖張,還真是誤會了他。
葉昇放下鐵鏟欲走回屋內時,視線不經意掠過窗邊,瞬間定格,隨即一笑。
那樣的笑容摻著陽光,讓江仁馨有些失神。
早晨的風舒爽宜人,葉昇踮起腳尖推開窗子時趁勢溜進,江仁馨笑了笑,「早安,怎么這么早起?」
手攀在窗溝上,葉昇平聲問:「肚子餓了嗎?我現在去做早餐。」正要收回身子的葉昇卻突地被一只手拉住,他怔了怔,有些訝異地看著她。
少年的手上還沾著些許泥濘,她轉頭抽了幾張濕紙巾輕輕替他擦拭,「別那么急,先把手擦乾凈,別用衣服擦。」
被一眼看穿心事的葉昇紅了臉,也不收回,就安靜站在那,低頭看著修長縴細的手在自己指縫間來回擦拭,有點癢,也有些酥。
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動著,葉昇突然有個念頭,卻又立刻強壓下心中的風起云涌,在江仁馨鬆開手時飛也似的收回,別開頭,那紅透的耳根子昭然若揭,江仁馨怔了怔,噗哧一笑。
「好像貓啊……」她瞇起眼,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輕輕摸上那對耳朵,當她碰上時,葉昇像是觸電般身子一震,下意識往旁躲,摀著耳朵,清俊的臉龐爬滿緋色。
顯然被嚇傻的葉昇不想讓她看見自己的失態,趕緊強忍住激動佯裝若無其事地走回屋內,直接無視江仁馨含笑的神情走進廚房里,熟門熟路地拿出食材準備做早餐。
江仁馨走進廚房,看著葉昇彆扭發脾氣的樣子就覺得好笑且惹人憐,不意外葉涵會這么疼他了。
只是這葉昇……是不是跟長姊相處太久,似乎對比他稍長的女人都習慣性地擔當起照顧者的角色呢?這注定是個無果的答案,因為她不會問。
當荷包蛋打進平底鍋時,江仁馨這才回神,湊近少年一看,還真有點『家庭煮夫』的樣子,視線上上下下在少年身上來回,其實不過是無心的,但葉昇就是覺得有些不自在。
那視線啊,就像一把火啊,零星火花,燒得他疼也難耐。
抽油煙機轟隆運轉著,葉昇快速地瞟了眼江仁馨,張了口說了些什么又閉上,江仁馨有些呆愣,沒聽清楚的她趕緊追問:「你說什么?」
荷包蛋翻面,中間是個漂亮的金黃色蛋黃與四周完整的蛋白,看得出來對于煮菜這件事,葉昇駕輕就熟。
他閉口不談,只是稍有異色,輕輕嘆口氣……
「葉昇。」她揚高聲音拉了拉他衣袖,「再說一次,這聲音太大,我沒聽到。」
葉昇將荷包蛋裝進盤子,放下鍋鏟,帶些幽怨地開口:「妳怎么總愛捉弄我?」
江仁馨愣了下,隨即燦爛一笑,「我哪有啊,是你自己愛鬧彆扭啊。」
葉昇冷淡地哼了聲,若有所思地看著瓦斯爐,見他遲遲沒有動作,江仁馨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小鬼簡直貼心得讓人融化。
「……我想熬個排骨湯,但家里沒食材。」他有些懊惱地繼續道:「但現在去市場太晚了,超市的又不新鮮……我想我還是去小吃店買一碗好了,晚點再去。」
「葉昇。」江仁馨忍不住笑出來,伸手揉亂那頭柔軟的黑髮,「你真可愛呀。」
一張清逸俊臉脹紅,葉昇撥開她的手繼續做四人份的早餐。與此同時,腳步聲從樓上傳下來,原來是葉涵與余梣相偕下樓。
「早安啊,怎么那么香?」看見桌上的早餐余梣眼睛都亮了,奔到桌前讚嘆地說:「阿昇,你手藝真好。」
葉昇回頭看她一眼,溫言:「國中家政課妳就看過啦,還像第一次看到似的。」
余梣吐舌一笑,「好久了嘛,我都快不記得了。對了,江姊姊,妳什么時候回去啊?」
「吃完早餐就走吧。」
聞聲,葉昇抬眸看她,抿下唇,目光有些清冷,又扭頭繼續做早餐。若是江仁馨沒有看錯,那眼中,豐腴美婦雙飛小說_最愛金水免費閱讀最新章似乎藏著不捨……
那樣捨不得的目光,江仁馨見過一次。她深吸口氣轉過頭,恰巧迎上葉涵清淡的笑容,胸口頓時被塞滿了什么。
是她太得意忘形了,是嗎?
四人坐在餐桌前安靜享用早餐,余梣那雙水靈大眼轉了圈,在葉昇與江仁馨身上來回掃視,忽地說:「你們感情真好,很少看到老師跟學生感情這么好的,涵姐,妳說對吧?」
三人同時靜下,一時間氣氛僵滯,余梣的笑臉收起不少,唯唯諾諾地說:「我說錯什么了嗎……」
葉涵微微一笑,摸摸她的頭,「沒事,繼續吃早餐吧,吃完就讓江老師送妳回去。」她看了眼江仁馨,又低下眼繼續吃早餐。
江仁馨如坐針氈,始終不敢對上葉涵深沉的目光,也不敢知道她到底以什么樣的表情在看待她。
而她身旁的葉昇,更是讓她想逃開的理由。
用完餐后,葉家門鈴忽地鈴聲大作,葉昇搶在行動不便的葉涵前起身去開門,卻在打開門的那個徹底怔住。
「早上好啊,小兄弟。」余立委拍拍葉昇的肩膀笑著打招呼。
「爸!」一見到門外的中年男子余梣立刻蹦蹦跳跳湊上,「你不是說今天忙嗎?」
「還敢說?不就妳又闖出大禍了。」余立委走進屋內,掃了眼葉涵手上的石膏,皺了皺眉。
「爸……」余梣拉著他撒嬌道,不過顯然余立委不吃這套,又彈了下她的額頭,跨步走近葉涵歉然送上禮品,「我都聽梣梣說了,所以今天特地來道歉與道謝的。」
「不,您太客氣了。」葉涵受寵若驚,趕緊推拒,「我沒做什么,真的,您太客氣了。」
「哎,看到妳這手傷成這樣,我就覺得愧疚啊。」余立委坐在沙發上歉然道:「謝謝妳對我家余梣這么好,這點心意務必請妳收下,不然我無法心安啊。」
「這……」葉涵朝江仁馨投以求救視線,后者只是給她寬慰的笑容,于是她只好硬著頭皮點頭微笑,「好吧,那就謝謝您了,但我真的覺得沒什么……」
見葉涵終于收下禮盒,余立委這才展開笑顏繼續說:「謝謝,一點心意不足掛齒,再來——」凌厲的目光掃到余梣身上,沉聲道:「臭ㄚ頭,過來坐好。」
自知理虧的余梣不敢忤逆父親大人,乖乖坐在他身旁,又聽到余立委嘆息般地說:「妳這次是碰到葉涵才沒事,下次看妳怎么辦。」
「我知道嘛……」余梣低下頭,小臉皺成一團。「所以我才老實跟你說我又做錯事了。」
余立委無奈搖頭,又朝葉涵堆起笑容說:「不管怎樣,真的很謝謝妳。其實今天過來也不是送個禮物而已。」
葉涵一愣。
「有兩件事,妳愿意聽我說嗎?」堂堂立委都如此放下身段了,葉涵哪敢耍大牌?連忙點頭。
「第一件事,我也跟余梣說過了,我們余家的人一人做事一人當,妳是因為她才受傷的,那么她有義務照顧妳,直到妳痊癒。」
「啊?」葉涵怔住,正要開口反駁時又被余立委打斷。「放暑假這小孩也無所事事,不如待在妳這就近照顧妳也好,再加上妳只有一個弟弟吧?即便是姊弟還是男女授受不親,我想過了,不妨成全我,也讓這被我寵壞的女兒盡點責任……」
葉涵太過震驚,一時間沒能回過神,只是怔怔地看著余梣,期期艾艾地回:「這……我、這不好……」
余立委放下的身段再低,終究是一個有頭有臉的政治人物,哪是葉涵攔得下來的?于是他無視葉涵的難為繼續娓娓而道:「等妳聽完第二件事再拒絕我好嗎?」
他的溫言淡語中仍藏著一絲不可拒絕的威嚴,葉涵清楚感覺到了他的強硬,只好暫且忍下,點頭。
「昨天在告別式上見到你們這對姊弟總覺得很面熟,回家想了好陣子才想起來,今天就是來跟妳確認的……」
當余立委抬起頭,直直地看進葉涵的眼里時,那一瞬間,葉涵竟有種被看穿的錯覺。
以及,被攫住的心慌。
「妳的媽媽……是不是叫做葉芝蘭?」
葉涵一震。
而葉昇也猛然抬起頭,不敢置信地看向余立委,再看看葉涵瞬間唰白的臉色……
「……您是誰?怎么認識我母親?」
聞言,余立委長嘆口氣,無奈搖頭,「你們還真是芝蘭的孩子啊……我呢,跟她是舊識,只是失聯好幾年了,昨天回去想想,總覺得妳跟妳弟弟很眼熟……」那藏著精光的視線快速地往葉昇一掃,他頓時背脊一涼,卻在見到余立委滿臉的笑容時,才感到有些赧然。
只是當他一見到葉涵凝重的臉色,心情頓時又沉了幾分。
「……妳母親最近過得好嗎?怎么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找不到?」
葉涵深吸口氣站起身,既然今天有緣碰到母親的舊友,那么……她走近余立委,當著其他人的面,兩人相偕走出葉家,徒留三人面面相覷。
尤其是葉昇,這么多年來,他無一日忘記過父母,但葉涵怎么也不肯告訴他……
/
覺得眼瞎。(遮眼
我又午夜才寫完OTZ 這篇是本週最后一更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0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