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老公玩神秘失蹤_最愛7750全文免費閱讀

第50章 夜路走多總會碰到鬼,葉涵很不想承認,但她的確此刻碰到了這情況……她上前怯怯地拉著林佳瑀,后者瞪她一眼,倒也沒有發作。
一時間,氣氛有點怪異。
不知情的另外三人面面相覷,想藏著秘密的葉涵如坐針氈,憋不住氣的林佳瑀忍著不破口大罵,只是臉色陰翳,冷冷哼了聲。
也不知道是不是江仁馨的錯覺,總覺得這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對她的敵意之深,且緣由似乎來自于葉涵……為什么?
「好啦,阿昇,來幫我提行李。」余梣笑笑地打破僵局,朝著葉昇擠眉弄眼,又把這純情的少年弄得滿臉通紅,江仁馨看了葉涵一眼,逕自嘆氣跟著提行李上樓。
見江仁馨終于消失于視線之中,林佳瑀才終于得以吐氣厲聲道:「葉涵,這怎么回事?那是江仁馨吧?妳的高中老師江仁馨吧?」
葉涵坐到對面沙發輕嘆口氣,點頭,「是,她就是江仁馨。」
林佳瑀想掐死葉涵再勒死江仁馨的心都有了,她深吸口氣,咬牙切齒地說:「葉涵,妳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嗎?不,妳的傷疤根本還沒好,又去自虐跟她聯繫上,這妳……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妳了!」
林佳瑀是氣極了,葉涵很清楚,同時也明白林佳瑀生氣的理由。她只是苦笑,帶些哀求地開口:「小聲點,別讓他們聽見了。」
「我、我!妳……葉涵!」林佳瑀氣急敗壞地說:「我知道妳這個人只要對誰上心了,就是直接往心里鉆、死里竄!可是那是江仁馨啊!妳背上的傷是她害的!不是嗎?」
葉涵輕咬下唇,無法反駁。
「妳怎么那么傻啊……」林佳瑀撥了下瀏海,深深嘆口氣,無力地覷她一眼。「妳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可能在知情的情況下眼睜睜地看著妳再次往火里跳!」
「我知道……」
「妳知道個鬼。」林佳瑀幽怨地低語:「妳把心給了她,被捏碎就算了,她還踐踏!這些都無所謂,但是妳在暗地里替她扛了這么多事,妳怎么能夠忍這么多年不讓她知道?」
林佳瑀倏地站起身,頗有不顧一切的氣勢,嚇得葉涵趕緊擋在她面前,「妳要干嘛?」
「告訴她實話。」
「不行。」葉涵沉下臉,不容妥協地說:「唯獨這件事,我不能答應妳。」
葉涵真要堅持起來,絕對是不動如山、玉石俱焚!林佳瑀悶著一口氣,往二樓一瞪,再看看葉涵堅決的眼神,她頹然一嘆。
「……好,算了。」林佳瑀擺手,葉涵這才軟了幾分,伸手拉了拉她。「佳瑀,謝謝。」
這聲『謝謝』如此沉重,林佳瑀有些五味雜陳,擔不起也受不了。與此同時,樓上那三人款步下樓,林佳瑀默默移開視線,眼不見為凈的意味濃厚,葉涵明白,這就是她最大的讓步了。
江仁馨當然看出了端倪,只是不知道該從何問起,更不知道這樣問是否太唐突?
葉昇也忍不住在意起自家姊姊的這位朋友,在他記憶中的確與她見過幾面,感情不深,只是看她如此心浮氣燥且似乎沖著江仁馨而來,葉昇便不得不在意了。
不過,他到底是在意葉涵多一些,還是江仁馨多一點?他不敢往下想。
「那么,現在大家要一起去大賣場嗎?」余梣歪頭問。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是葉涵道:「你們三個去吧,我在家等。」此時林佳瑀也插話說:「我也一起去吧。」
「啊?」葉涵錯愕地看向她,滿臉為難。「妳……」可又顧及當事者在場,葉涵只好吞下話,擠出笑容:「好吧,妳也去吧。」
林佳瑀淡淡地嗯了聲,又對葉涵別有深意地說:「就去幫忙而已。」
葉涵無奈嘆口氣,她知道林佳瑀做事有分寸,怕就怕被江仁馨推敲出什么……即便她再憂心忡忡,命運是個巨輪,誰能逃過被輾壓的命運?
「既然如此,我就在家陪涵姐吧!」見林主任也說要去,余梣又作妖了。「怕她寂寞,我來陪她。」
「不,我看到妳就頭痛,閃遠點。」葉涵瞪她,卻又無可奈何地讓她窩來沙發抱住自己左手臂。
見兩人感情好,林佳瑀竟露出欣慰的笑容,頻頻點頭:「這樣好啊,以后工作氣氛才融洽。」
「融洽個頭……」葉涵深深覺得這余梣根本已經收買林佳瑀了吧!她擺手攆人,偌大的屋子頓時清冷幾分,不過有余梣這小麻煩在,好像也清冷不起來。
「涵姐、涵姐。」
葉涵沒里她,只是逕自按下遙控器開關,華麗無視余梣。后者不甘愿,再接再厲地騷擾她,「涵姐,理我一下嘛。」
葉涵瞥她一眼,見她滿臉無辜又裝得可憐兮兮的便投降了。
「唉,干嘛?」
「妳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啊?」余梣扁起嘴。
「倒也不會,就妳一直刷我三觀而已。妳想想啊,妳跟一個認識不到兩個月的人可以這樣摟摟抱抱、整天撒嬌,不是刷三觀是什么呀?」
「……」余梣欲哭無淚。
葉涵得逞一笑,繼續將注意力放在電視上。這深受打擊的余梣默默爬到沙發另一端,用力抱著大北極熊抱枕,小臉扭成一團,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葉涵倒是樂得耳根子清靜,況且依她的無賴程度,大概沒多久就貼上來了。不過這次不知道是不是真踩到了余梣的點臨時老公玩神秘失蹤_最愛7750全文免費閱讀,這小家伙半小時過去仍無動靜,只是鼓著臉悶著不說話。
好吧,這下換葉涵還真有點愧疚了,她是不是把話說得太直白啦?可是這余梣也不至于這么玻璃心吧?要真那么脆弱,早就逃之夭夭了。
「欸,余梣。」
沒動靜。
「余梣?」
沒反應。
葉涵無奈站起身,湊到她身旁,便看見這小家伙頭撇到一旁,一臉『我不會這么輕易屈服』的臉,葉涵有些無語。
「好啦,我開玩笑的,我要真討厭妳就不會搭理妳了啊,更不會讓妳住進我家,對吧?」
見這余梣神情好像有點鬆動,葉涵繼續哄道:「所以啰,別鬧彆扭了。」
「那妳親我一下!」余梣放下枕頭,指著自己的臉頰笑吟吟地說:「妳親一下我就不生氣了。」
「……」
葉涵視線默默飄走,余梣趕緊拉她回來,「哎,不是,就親一下而已,拜託。」
「……」葉涵眼神死。
「那、那不然我親妳一下?」
妳可以不要一臉『我將就妳,妳要懂得感恩』的表情嗎?葉涵默默吐槽,不搭理她。
然而趁著她不注意時,余梣飛快地在她右臉頰一親,便飛也似的逃去廚房嚷嚷要裝水,葉涵差點沒用枕頭悶死她。
「余、梣!」
「謝謝招待!」
「……」
/
余無賴繼續點滿無賴技能。(?

第51章 走進大賣場后,江仁馨隨即囑咐一旁的葉昇先去食材區挑晚餐要用到的食材,葉昇看了林佳瑀一眼,又再看看江仁馨,抿唇不語。
「我很快就跟上了,你先去。」江仁馨又哄道,葉昇這才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離開。
他當然知道江仁馨在支開他,正因為知道所以才不愿意,但是見她如此堅持他只好從了她。
在旁目睹全程的林佳瑀心中是有些訝異的,她原以為江仁馨會裝傻到底,卻沒想到這女人打算正面迎擊啊。她勾唇一笑,視線在她身上上下掃視,其實極其普通啊……并沒有什么特別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長得清秀可愛了點。
「好了,妳想說什么?」見葉昇走遠后,她便輕道:「我猜應該跟葉涵有關係吧?」
「妳好像跟葉昇感情不錯。」林佳瑀隨著葉昇消失的方向投去視線,「有點意外。」
收回視線時,她不經意往江仁馨那一掃,卻見她的神情有些幽暗,僅此一瞥,眨眼即逝。
彷彿是她看錯了那般。
「怎么了?」感覺到林佳瑀的視線,江仁馨抬起頭,莞爾一笑,「還沒跟妳自我介紹,我叫江仁馨,不過,妳大概是認識我。」
「知道,但不認識。」林佳瑀伸出手,順道遞出名片,「林佳瑀,葉涵的大學同學兼同事。」
「哦,原來就是妳啊,我曾聽葉昇說過葉涵與朋友合開一間補習班。」江仁馨大方收下,倒也沒什么抗拒。
定眼看了看她溫和的神情,沒半點威脅性,像是陣春風也似是那冬日里的暖陽,真要說,有什么特別吸引人的,大概就是那雙彷彿會笑的眼睛……
林佳瑀覺得頭皮發麻。
兩人同時陷入沉默,最后是江仁馨輕輕一嘆:「妳若沒有什么話想跟我說,那我就先離開了。」話落,她便作勢邁步離開,不意外,卻又有點意外地聽見身后傳來她的問句。
「妳對葉涵……真的一點點感覺都沒有嗎?」
江仁馨不語。
「若是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當初又何必撩得她亂了方寸?」林佳瑀雙手抱臂,款步走近她。「我不管葉涵怎么袒護妳,但對我來說,妳罪不可赦的不是妳不接受她的感情,而是妳曖昧不明的態度將她拉進這世界,卻又棄如敝履。」
擦肩而過時,林佳瑀再次冷淡地落下一句:「玩弄別人真心的人,總有一天會得到相同報應的——有些事不是不報,只是未報。」
她的話,彷彿是只手狠狠地掐住江仁馨的心。她深吸口氣,朝著林佳瑀的背影冷聲質問:「葉涵背上的傷,真的跟我有關?」
聞言,林佳瑀猛然回頭,那張精明干練的精緻面容難得稍顯呆滯,很快地,她疾步走近她,雙手扳住她肩膀逼近,「妳知道?妳怎么知道她的傷?」
江仁馨微蹙眉,對于陌生人如此逼迫,她有些不自在。「……無意間看到的。」才正要撥開她的手,一只強而有力的手猛然握住林佳瑀,她吃痛地皺起眉,被迫鬆開。
與此同時,兩人怔怔地看著一旁的葉昇,皆是愕然。
「……別動手動腳的。」少年稚嫩青澀的臉龐蒙上一層冰霜,毫無畏懼地迎視林佳瑀又是震驚、又是錯愕的目光。「有什么話,好好說。」
一時間,林佳瑀被堵得說不出話。
「葉昇!」江仁馨拉開他,有些焦躁地質問他:「我不是要你先去別的地方嗎?」
少年有一雙漂亮的眼睛。那眼眸像兩顆精緻的黑曜石般迷人深邃,也似是一片無垠宇宙璀璨動人。
而這雙眼,此刻只乘載了江仁馨的身影。
「……我擔心。」
三個字,重擊江仁馨的心。本就并非緊閉的門扉,徹底的為少年敞開了。她別過頭,咽了咽……
一旁的林佳瑀見兩人的互動,背脊頓時一涼。
她不是沒見過葉昇,但這么護著一個人的樣子,她只見過葉昇對葉涵如此,這是……自她認識他以來的,第二次。
她有些頭暈目眩。
林佳瑀猛地轉過身,就怕自己越看越清楚——少年炙熱的、真摯的情感像把火,用自己的心熊熊燃燒,那不是零星火花,而是燎原大火!
怎么辦?是她多心了嗎?也許是她先入為主誤會了呢?看錯了吧?
林佳瑀一向井然有序,此刻心思卻亂得無法思考,但是她知道一件事——不能讓葉涵知道,一點點都不行。
她嘆口氣,這件事怎么想怎么詭異,要她怎么相信?再加上她又不是當事人,會不會太風聲鶴唳了點?最后她決定靜觀其變,深吸口氣折返回去找他們。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葉涵仍毫無危機意識,在她默默地被余梣大吃豆腐后,她便選擇無聲抗議。
眼觀鼻、鼻觀心啊,來個修身養性不動怒,而且只是被親一口沒什么啦……葉涵默默安慰自己,徹底忽略自己那紅透的耳根子。
悶在家實在太無聊了,于是葉涵決定出去散個步再回來,而那窩在沙發上睡著的余梣她沒打算叫醒她,只是放輕腳步站起身,看了眼她熟睡的樣子,倒是乖巧,哪有平常的白目無賴?
葉涵無奈地勾唇一笑,輕手輕腳地走出門,不忘鎖上。只是,若她多留心看一眼,只要一眼,也許她就能對上一雙緩緩睜開的水亮大眼,哪有半點迷糊?
迎面而來的陽光溫暖而不刺眼,葉涵左手遮住眼前陽光,走出巷口后站在斑馬線前,思忖著自己該去哪里好。
想了想,她便決定去葉昇所說的新建公園瞧瞧,上次匆匆回來過節,又趕著回M中演講,根本無暇放鬆。
趁這機會,她讓自己煩躁的心靜下些也好。
坐落在住宅區內的公園能在這都市中尋到一處幽僻也不容易,據說是當地某大財主贊助建蓋,葉涵不管這是誰的主意,只覺得能造福桑梓也是挺好的。
新建的公園果真氣派乾凈,那一大片草地與孩童的嬉鬧聲,不自覺地讓葉涵也勾起唇角。
她沿著棧道走了一圈后便坐到長椅上發起呆來,一不小心,她又想起了以前的事。
記得高中有次美術課老師帶他們走出教室寫生,那時的題目是『心中最美的校園風景』,無論是素描還是水彩都可以。
而葉涵記得當她上美術課時,江仁馨總在一年級上英文。從美術教室看出去,恰巧能看見她在臺上教書。
也許距離很遠,在葉涵眼中卻宛若近在眼前那般清楚。
后來她畫了兩張畫,一張是后院亭子,另一張她藏在抽屜深處,始終沒讓任何人發現,她心中那處真正美好的風景。
「汪!」
葉涵猛地回神,在她腳邊突然多了一張只毛茸茸的『東西』時,她差點嚇得從長椅上跌下。
她驚魂未定地看著腳邊的小家伙,怎么胖的跟北極熊一樣……又白,毛又多,她輕輕戳了下小東西,這東西竟直接趴在她腳邊拼命搖尾巴,一雙圓滾滾的大眼注視著葉涵,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天,你怎么會跑到這?」葉涵看牠乾凈得不像流浪狗便直接用單手抱起牠,東瞧西看。
「你的主人呢?」葉涵摸摸牠的頭,這只小狗狀似才幾個月大,非常小一只,活蹦亂跳的。
葉涵又將牠放到地上,問了四周正在運動的人卻是無果,沒人見過這只走失的小狗,葉涵便有些煩惱了。
「唉,你到底是哪家的狗啊?」葉涵蹲下身,摸摸牠的頭,唯一的象徵大概就是脖子上的紅項圈,可上頭也沒做任何記號。
「要不要帶牠去獸醫院掃一下?搞不好有植入晶片。」一旁的婦人好心建議,葉涵想了想確實挺有道理的,便帶著牠到鄰近獸醫院檢查。
醫生在牠身上掃了幾遍都沒掃出個結果,葉涵嘆氣,又請醫生替牠做全身檢查并幫忙留意一下,獸醫允諾了。而這頗有精神的小家伙沒半點危機意識,黏著葉涵不放,差點被人誤以為這是她養的小狗,她欲哭無淚啊!
抱著小狗走出獸醫院,葉涵看著牠這樣死皮賴臉黏著她的樣子,倒是頗像某人……
余梣打了個噴嚏,見狀,林佳瑀提著購物袋問她感冒了?余梣揉揉鼻子說沒事,大概是有人在思念她吧。
只是那時的余梣并不知道,她之所以會打噴嚏,不是有人思念她,而是預告日后她得跟一只狗爭寵就是了。
/
人狗大戰即將拉開序幕。(大誤)XDDDDDDDDD葉涵又要心累了(喂
順便宣傳一下,如果喜歡我的文可以到粉專按讚支持哦:) 差288人就2千讚啦(合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1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