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月妊婦が生産する av_最瘋狂的群交的經歷txt

第52章 林佳瑀一直都知道葉涵有個『特異功能』,這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事情,但是諸多無法想像的『湊巧』發生在葉涵身上時,林佳瑀從不敢置信的以『巧合』一笑置之,到最后默認,其中心境上的轉換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有多崩潰。
記得第一天見到葉涵這個室友時,她不只帶行李,還『拎』了另一個室友一起到宿舍時,林佳瑀與安詠琳那時還客氣地問她倆認識嗎?那時的葉涵傻呼呼地搖頭,說這是她撿到的。
……原來室友可以用撿的啊?真是她才疏學淺了呢。
雖然后話是,她們后來也把這室友弄丟就是了。
還有一次是系上辦了一連串歲末感恩祭,其中抽獎絕對是眾所矚目的高潮之一,而每個人拿到的入場券背后都有一組數字,在最后抽獎前葉涵去上了趟洗手間,等回來時恰巧準備抽最大獎——蘋果筆電一臺
林佳瑀知道自己沒有偏財運,所以心底沒抱任何一絲希望,只是在葉涵匆匆回到場內時,發現她手上多了一張入場券,她才正要問這是打哪來的,這時屏幕上便秀出了頭獎號碼——
葉涵低頭一看,最大獎就是她上廁所意外撿到的入場券……
林佳瑀一陣無語。
原來蘋果筆電也可以用撿的啊……真是她井底之蛙了,她這個學霸也有無知的時候呢。
還有各種說也說不清的事蹟,林佳瑀實在不太想再回想了……只是當她一見到葉涵一臉無語地抱著一只小狗進門時,她頓時頭皮發麻。
「……妳不要告訴我,妳又莫名其妙撿到東西了。」
「嗯……」葉涵點頭。
林佳瑀差點暈倒在地,好心累啊好心累……
「汪!」那只小狗彷彿要宣示主權似的,開心地朝大家搖尾巴汪了一聲,葉涵關上門后便放下牠,對每個人都蹭蹭腳邊,沾上自己的味道。
「怎么這么熱鬧啊?」余梣走下樓,一見到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狗時頓時心花怒放,才剛伸手將牠抱起時,眼前便晃過一道金光閃爍的液體……
「……」林佳瑀傻眼。
「……」葉涵僵住。
「……」余梣沒能回過神……
「汪!」小白狗開心搖尾巴,回頭伸長脖子舔了下葉涵的臉頰,那表情彷彿說著:妳看!我做得很好吧?求摸摸!
「噗,哈哈哈——」葉涵笑到眼淚都擠出來了,直接臥倒在沙發上大笑,林佳瑀拼命忍住笑意,憋到快內傷了,最后實在忍不住便跟著哈哈大笑。
而身為無辜事主的余梣臉默默地黑了。
「快、快去洗澡哈哈——好臭哦哈哈——」葉涵邊擦掉眼淚邊摸摸趴到她大腿上的狗狗,笑著斥責:「不可以這樣啦,這樣不乖哦!」
然而葉涵發自內心的笑容壓根讓余梣感覺不到她有責怪的意思……她瞪了眼趴在葉涵胸口拼命舔她臉的小臭狗,瞬間氣得牙咬咬地說:「你,很好。」
「去洗澡吧,妳真的好臭。」林佳瑀在旁幫腔,也摸摸小狗的頭。見這兩人徹底倒戈,余梣頓時欲哭無淚。
在上樓前,她回頭狠瞪小臭狗一眼,咬牙切齒地說:「我跟你,從此勢不兩立!」說得斬釘截鐵、說得鏗鏘有力,腳步踏得用力,葉涵徹底笑歪了。
而這時從二樓走下的兩人遠遠地就聞到尿騷味,一見到余梣身上那件白T恤上那黃漬一時沒意會到,只是在擦身而過時,似乎聞到了尿騷味來源……
葉昇與江仁馨互看一眼,心領神會的二人一看見小白狗頓時大笑,樓下幾人全笑成一團。
「這個見面禮也夠有誠意了。」林佳瑀彎腰摸摸小白狗,而葉涵見大家都到齊了,便簡單陳述自己為何會帶一只狗回來。
江仁馨是有些意外,不過林佳瑀跟葉昇倒是一點也不感到驚訝,對于葉涵某方面的天賦從沒懷疑過。
「那么,真的要養嗎?」笑夠了也該想正經事了,聽見林佳瑀的問句后,葉涵沉吟半晌,對這趴在她大腿上的小家伙其實心里喜歡得緊,而葉昇自然看出她的難為,平聲道:「我不反對養狗。」
「但這可能是別人家走失的狗……」葉涵捻玩牠的項圈,這么乾凈的小狗怎么可能是流浪狗?要是主人察覺到牠走失了,肯定心急如焚。
「既然如此,還是別取名字吧。」林佳瑀心有戚戚焉地說:「以前曾幫親戚養過一段時間,名字也取了,整天叫啊叫到最后都有感情了,親戚領回去時我還真捨不得。」
葉涵邊聽邊點頭,「我懂,我也是這樣想的……」只是她一想到自己又撿了個東西回來,她不禁感嘆:「上次去圖書館撿到小無賴的學生證,這回也撿到一只無賴的小狗狗,我是不是要去算命改運了……」
三人面面相覷,同時噗哧一笑,和樂融融的四人對樓上的可憐事主沒半點同情心,這余梣大概也是做人挺失敗的(這是葉涵逕自下的注解)。
于是最后由葉昇上網四處公告小白狗的走失消息,希望透過網路的力量盡快找到飼主,而名字問題也讓他們頭疼。
「總不能說『那只狗』或是『欸欸,過來一下』這樣吧?」葉昇說。
「嗯……葉涵妳覺得呢?」林佳瑀看向她。
「我嗎?其實我腦海中有閃過一個名字。」葉涵忍俊不住道:「叫做小無賴,怎么樣?」
「不行!」抗議的大喊從二樓急速傳來,余梣邊擦著頭髮邊跑下樓,看上去簡直面目可憎。
「無賴是我!不可以給牠!」余梣說得義正嚴詞,葉涵聽得無語。她隨即翻個白眼,沒好氣地說:「妳別這么理所當然好嗎?」
「這攸關到我的地位!妳不可以這樣!是我先被妳說無賴的!」余梣越是哇哇大叫抗議,葉涵越覺得自己當初真不該撿學生證的……
所以說,她還是去算命改運吧。
林佳瑀好氣又好笑地看著她,反問:「不然妳說取什么名字好?說來聽聽。」
余梣被問得一愣一愣的,噎了好半晌才說:「我、我哪知道?叫白白就好啦!」
「白白好菜市場名。」江仁馨在旁吐槽。
而小白狗似乎聽得懂她們在吵什么,忽地往葉涵懷里鉆,冷不防地抬頭看了眼余梣,那張嘴燦笑彷彿在笑她,余梣立刻炸毛:「你、你這是在鄙視我嗎?涵姊!你看牠啦,牠剛剛瞥我一眼欸!」
葉涵哪里相信?再加上她哪看得見小狗的表情,于是摸摸牠不理余梣。
見自己的專屬位子被一只狗霸佔著,余梣心里說有不爽就有多不爽!然而這只小狗只是翹著尾巴搖啊搖,搧得余梣胸口一把火!
「好啦,大無賴小無賴不要大眼瞪小眼了,不然這樣吧,牠叫做賴賴,如何?」
林佳瑀的提議讓葉涵眼睛一亮,忙不迭地點頭,「好啊,賴賴聽起來很可愛,對吧賴賴?」
賴賴抬起頭舔了下葉涵的臉,彷彿在說著牠也很喜歡。
「我、我……」
余梣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人不如狗……
/
寫這章我真的笑到不行XDD 余無賴完全吃鱉了哈哈哈

第53章 「賴賴,來吃飯啰。」
「賴賴,來,我教你定點尿尿。」
「賴賴,這個玩具給你玩。」
余梣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她的挫敗。在這只小臭狗闖進葉家后,她的地位徹底失守了,雖然葉涵只是吐槽她從來沒入過位,不過余梣華麗無視了。
鳩占鵲巢這就罷了,然而這小臭狗根本是乞丐趕廟公啊!連她在沙發上想蹭到葉涵那,這只不識相的小臭狗都會擋在中間,沒什么威脅性地汪汪幾聲。
……好啊,這只小狗是把葉涵當作她的所有物撒野就是了?她氣得牙癢癢的,卻無奈不能做什么,但她是余梣,自然有那一百零一個鬼點子準備來個『找回主權大作戰』。
葉涵表示無語。
第一招,聲東擊西。在大家用完晚餐后,余梣偷藏幾塊小碎肉,在葉涵坐到沙發上休息時,一見到小臭狗又要撲上去,她立刻拿著裝著碎肉的盤子誘惑。
葉涵一眼就看出余梣的企圖,一時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小狗說到底就是小狗,哪耐得住美食誘惑?就這么屁顛屁顛地被引到屋子角落,離沙發遠遠的那。在賴賴低頭吃碎肉時,余梣飛快地蹭回沙發上,卻見葉涵早已上樓。
她內心一片荒涼。
賴賴吃得心滿意足。
第二招,調虎離山。雖然葉家寵著小臭狗,但畢竟賴賴還是第一天撿來的狗,太親暱的接觸葉涵會盡量避免,例如在同一張床上睡覺這件事。
小臭狗的睡眠時間長,而且這一熟睡還真是天打雷劈也不動。于是這余梣見小臭狗窩在床旁的暫時小窩上睡得香時,便躡手躡腳地走進葉涵房里,賊頭賊腦的樣子讓葉涵哭笑不得。
「我說妳啊,不過就是一只小狗,至于嘛妳?」葉涵勾起無奈的笑容。
「噓,妳不懂!」
「我是真的不懂……」
葉涵就這么看著余梣把熟睡的賴賴偷偷抱出房『安置』,自己再雀躍地跳進房里,才正要撲上床的她,房門外立刻傳來驚天動地的『哭聲』……
葉涵臉一黑,「去給我把牠抱進來。」余梣哭喪著臉,默默走出房將賴賴再次抱進房里,這次葉涵直接伸手接過,讓牠窩在自己身旁。
見狀,余梣大聲抗議,「為什么!剛剛這只小臭狗明明睡在地上的!」一張小臉皺巴巴的,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沒辦法,誰知道下半夜妳會不會又突然潛進來把賴賴抱走?」葉涵邊說邊摸摸賴賴一身毛茸茸。
被戳中心事的余梣摸摸鼻子,佯裝理直氣壯地抗議:「難道我看起來會做那種偷雞摸狗的事嗎?」
「不,妳是會把偷雞摸狗的事做得光明正大。」葉涵義正嚴辭地淡定應。
「……」
「你說對吧?賴賴。」賴賴彷彿聽得懂葉涵的話似的,睜開眼,舔了下葉涵的手背再次呼呼大睡。
余梣心中一片悲涼。
賴賴奪得一席寶位。
不過,余梣就是越挫越勇型,好吧,那她勉為其難跟賴賴一起擠可以了吧?卻在左腳才剛踏上床前,被眼尖的葉涵見到,立刻出聲:「妳不準上床。」
「為、為什么!小臭狗都可以窩在妳旁邊了!而且我倆也不是沒一起睡過啊!」
「妳別說得我們做過什么事好嗎?」葉涵紅了紅臉,嗔她一眼,「第一,妳沒洗澡不準上床。第二,我們又不是什么特別親暱的關係,睡在一起成何體統?下去。」
不知為何從葉涵口中說出『成何體統』四個字特別有力……于是她只好垂著尾巴喪氣地走進浴室洗澡,這次葉涵也吐槽她怎么不回客房房間洗,但余梣也摸透了葉涵的個性,便大搖大擺地走進去。
當浴室傳來稀哩嘩啦的水聲時,葉涵頓時感到滿滿的無力感。
「唉,賴賴啊,你看看余梣,跟你多像啊。」她戳了下賴賴的小肥肚,又嘆:「都這樣死皮賴臉地黏著我,但我卻不討厭,你說這怎么辦呀?」
然而回應她的只是呼嚕呼嚕的打呼聲,她啞然失笑,放輕腳步走下床,往回一看,確定賴賴沒有大哭大鬧后便安心下樓倒杯水喝。
她恰巧碰到正要回去的林佳瑀,對方拎起背包說:「只有妳?余梣呢?」
「在洗澡。」
「……妳怎么知道她在洗澡?」琳佳瑀笑得狡黠,滿意地看著葉涵臉上紅橙黃綠藍靛紫全跑一遍,心情愉悅幾分。
「該死……」葉涵懊惱地摀臉,她怎么又被林佳瑀彎繞進她的陷阱里去了?
林佳瑀朗朗笑了幾聲,很快地又收起幾分笑意道:「葉涵,我想跟妳說件事……但妳別問我為什么,可以?」
葉涵一愣,點頭。
林佳瑀在心中暗自嘆口氣,雖然賴賴的『突襲』沖淡不少注意力,但她還是很在意稍早在大賣場自己看見的那幕。
她是真的希望自己只是多心了,不然這驚駭的事實,不要說葉涵了,連她自己也受不了……
「我想,妳多注意點葉昇吧,尤其是他的感情問題。」林佳瑀語帶保留,雖說得平淡,但葉涵仍往心里鉆了。
「妳是指余梣吧?我知道,這點我也一直在斟酌怎么開口問……不過我想,葉昇也長大了,我不方便介入太多。」葉涵冷靜地道,絲毫沒往江仁馨身上想,見她如此,林佳瑀更不知道怎么開口提點幾句了。
最后,她只是喟然一嘆,揚起笑摸摸她手上的石膏,叮嚀:「別擔心妳弟了,倒是妳,手好好靜養吧。」
「有余梣在我也很難靜養吧。」葉涵笑說。
那只輕撫過石膏的手,忽地往上移,摸至葉涵的右臉頰,她一怔,隨即見到林佳瑀帶些欣慰的笑容,心里不知怎么地,總覺得有些難過。
臨月妊婦が生産する av_最瘋狂的群交的經歷txt 「妳的笑容變多了,葉涵。」
她一愣。
「妳值得被人好好對待的,所以,妳別在回憶中徘徊了……」那只手輕輕拍了下葉涵的頭頂,便轉身瀟灑地揮揮手離開。
葉涵目送她的身影離開大門,揚起有些感動的笑容,又憐又惜。
當她再次折返走回二樓時,一踏進門她便止住腳步,隨即啞然失笑。
瞧,這一人一狗稍早前還針鋒相對,現在卻睡成一團……葉涵走近床邊彎腰一看,見這余梣輕輕闔眼熟睡的樣子,心里不知怎地就妥協了。
于是她輕輕地繞到另一邊床鋪悄悄拉開棉被,在不驚醒一人一狗的狀態下睡下,卻在這時余梣翻了個身,往她懷里鉆。
葉涵身子僵住,低頭一見到她嘴邊得瑟的笑容時,心里滿滿的無可奈何。
看她明天起床怎么訓她裝睡這件事!不過,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吧……
那一夜,兩個人與一只狗窩在一起睡覺,淡淡的溫馨掛滿整夜,如窗外那輪明月般溫柔。
/
覺得眼瞎。XDD 下章回到劇情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1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