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武至尊_最痛苦的釘乳虐乳小說

第54章 當安詠琳聽聞葉涵受傷一事時,恰巧剛抵達劇組。推開休息室的她忍不住驚呼大喊:「骨折?不行,我得親自去看看。」
另一頭的林佳瑀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地勸:「別鬧,我已經去看過了,沒什么大礙,況且有人顧著。」
「有人?妳說葉昇嗎?哦那我就放心了。」
林佳瑀哈哈大笑幾聲,由此可見葉昇在她們心中有多可靠了。不過那清冷的葉家這一回可不只有葉昇那悶騷的弟弟,還有一人一狗折騰著。
不過,這該怎么跟安詠琳提起呢?林佳瑀躊躇半晌,還是決定不先道破。「妳真要去看葉涵,也得妳有空啊大明星。」
「呿,我一時半刻趕不回去,我的戲分還多著。」提起工作安詠琳多年以來養成的警戒心使她在棚內說話總得顧上幾分,便語帶保留地說:「但教授那天我已經排開了。」
「妳要是沒去,我跟葉涵又不知道要受多少嘮叨了。」林佳瑀笑說。「對了,也好陣子沒聊妳的事了,繼上次妳『狀況不佳』之后,現在呢?」
經林佳瑀這么一提,這陣子在劇組的生活浮現腦海中,尤其是那蹁蹮倩影驀然浮現,那人對起戲來,可一點也不馬虎。
真要說的話,安詠琳之所以能越漸佳境的大功臣,唯邵嵐莫屬。
「很好啊……等等,好像輪到我了,我先掛了。」縱使還有滿肚子的千言萬語想傾倒給自家好友,無奈她聽見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走近,以為是經紀人要她上戲了,卻沒料到才正欲轉身,肩上便多了一件薄外套。
「又沒有帶外套啊。」
「邵嵐?」安詠琳披著薄外套詫異轉身,一對上邵嵐優雅的笑容時,跟著笑了。
「外面熱啊。」
「里面冷氣強啊。」
安詠琳笑著低下頭,頷首,「那倒是。」隨著邵嵐的笑語,那外套彷彿有了溫度,徐緩地在她肩上蔓延,直竄進心底。
真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后輩』啊。
劇中她倆飾演精神上相愛相殺的元配小三,私底下卻在一次次飆戲飆出了一點感情。記得一開始她對邵嵐真有說不出的疏離,在一次導演搖頭嘆氣時,邵嵐直接將她拉出戲場,用從未有過的冰冷語調輕道:「請妳拿出妳的專業。」
安詠琳一怔。
「要不,妳真那么看不起我,如此漫不經心!那么我辭去女要角,讓妳自己找對手如何?」
安詠琳咽了咽,怎么也沒想到平日高雅成貫的邵嵐也有如此冰冷強硬的那面——即便演員都是高級騙子,信不得的,她還是感受到了她的怒火。
她一席點到為止的話如冰水澆下,徹底打醒了安詠琳。
那天之后安詠琳徹底進入狀況,成了一個絕世妖豔的小三,使出渾身解數融入角色,勾引邵嵐這個在戲中如蒼松般的凜然元配。
對于被定位成『豔星』的安詠琳來說,要演個被女人氣得牙癢癢、被男人眾星拱月的角色并不難,實際上她接的戲常常走這套落,但這次的劇本不同。
她這次要演的,是一個甘愿為元配墮入凡間沾染上無數塵華的女人,而她并不是自己墮落,更是要領著元配引入這紙醉金迷、喧囂不止的迷幻愛情。
重點不在于兩人之中擁有的那個男人,而是無數事件迸裂出的花火——
這讓從未對同性想入非非的安詠琳怎么演出對『女人』的渴望?再加上得知對手戲是邵嵐擔綱,如此高雅的女人、如此有內涵的她,怎么也不會是安詠琳想主動靠近的人。
安詠琳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今天這位置的,而邵嵐走的道路與她大相逕庭。
不過,那天被這『后輩』狠狠削了一頓后,安詠琳便完全清醒了,心中一片清明,不再疙瘩閃躲。
在這近個月的朝夕相處下,也許是目前劇情都是溫水,還沒有什么吻戲、床戲,所以這兩人互動在安詠琳看來也是君子之交,頂多、頂多多了點邵嵐的『順手』照顧而已。
「剛剛聽妳在講電話,好像很著急的樣子。」邵嵐坐回對面位置,無心隨口問。
「哦,妳聽到啦?沒什么,就我朋友出意外骨折受傷,所以有點擔心而已。」
聞言,邵嵐的神情便高深莫測起來,優雅一笑,「這一個月下來,還真少看到妳露出如此驚慌的樣子,應該是很重要的朋友?」
提到葉涵,安詠琳忍俊不住:「是,是很好的朋友,好到內衣可以一起穿的那種。」
安詠琳沉浸往事中噗哧一笑,因而錯過了那精緻的面容暗了暗,唇角的弧度淡了幾分,很快地,她又問:「大學朋友?」
「是耶,妳怎么猜到的?」安詠琳有些驚喜。
「因為我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在大學交到的,所以才亂猜的。」怎么有人能端莊優雅成這樣?安詠琳心中暗嘆,連個交疊雙腿的翹腳都擺了一個極為高雅的身姿,那時時刻刻挺直的背脊更是透著她對自己的高度要求與氣度。
安詠琳是沒問過邵嵐的身家,不過想必是極富涵養的上流名媛吧。
有些明星藝人的氣勢是靠后天琢磨,然而邵嵐不是。在安詠琳眼里,邵嵐就是那天生從骨子里透出不容他人忽視小看的高貴。
「怎么了?怎么這么看我?」邵嵐放下書,淺哂一笑。
「沒,就覺得劇組挺會選角的,那角色就像為妳量身打造的。」安詠琳真心讚美,也許是太過直接且真誠,邵嵐的神情稍稍一凝,隨即失笑。
「妳不也是?說到這,到底為什么妳一開始會這么……不在狀況內呢?」邵嵐語帶保留地試探,當然安詠琳聽出端倪了。
「啊?那、那是因為……」
總不能說因為我覺得自己實在沒那氣魄也沒那自信能跟妳好好搭戲吧?安詠琳在心中默默吐槽起自己,四兩撥千斤地道:「那陣子事情多,有些心神不寧吧。一直沒能跟妳好好道歉呢,我——」
「別了,我提起這件事不是為了讓妳跟我道歉。」半垂明眸,她唇邊那抹笑如梨花開般溫潤。「不過,若妳真的覺得愧疚,倒是有個忙希望妳能幫。」
「幫!當然幫!」安詠琳答得快,不假思索。然而在她見到邵嵐一閃而逝的笑容時,背脊忽地一涼……
「那,今天結束后,請陪我去一個地方。」這人雖然都是用敬語,然而卻安詠琳不禁咽了咽。
她是不是答應不得了的事了……
「邵嵐、詠琳,下一場換妳們準備啰。」工作人員進場叫人,兩人簡單收拾了下,正欲踏出門時邵嵐握在手里的手機突地震動,她看了眼來電顯示連忙接起。
安詠琳也不著急,只是站在門邊等她,卻見邵嵐平靜神情頓時蒙上一層冰霜。
「……真的不見了?」
安詠琳隱約聽見這句,又見她難為地嘆口氣,掛上電話。基于同事禮貌她好像該關心一句,于是問:「還好嗎?見妳表情不是很好看。」
「嗯……還好。」邵嵐微微一笑,那是她一貫的疏離微笑,還摻了點苦澀。
既然邵嵐不愿說,那安詠琳也不打算追問下去,「好哦,那我先走了。」才剛轉身的她,手臂卻被人拽住。
她錯愕地回頭,便見到一雙掙扎的、憂心的眼眸。心里有些不忍,其實某方面來說,邵嵐也倒是挺倔強的。
「如果妳愿意說,那告訴我吧,好嗎?嗯?」
「剛剛……我朋友說,她的小狗不見了。」邵嵐低下頭,忍不住一嘆,「所以我有點擔心……」
「啊?小狗不見了?走失嗎?」安詠琳跟著著急。
「前陣子我朋友她養的狗狗生了一窩小狗,其中一只小狗走失了……」語氣中盡是藏不住的著急,安詠琳看了眼手錶,忽地抓著她的手腕往拍攝地反方向跑!
「等等,妳干嘛?」一向游刃有余的邵嵐也被她瘋狂的舉動嚇傻,安詠琳邊跑邊回丹武至尊_最痛苦的釘乳虐乳小說頭笑道:「擔心就去看看呀。」
「可、可是等等我們要上場了……」
「但我想,我們翹這一次也不影響進度對吧?Partner.」
安詠琳朝她擠眉弄眼,頓時使邵嵐哭笑不得,心底卻隱隱地涌出一絲勇氣。好像眼前的人是安詠琳,她便能無所畏懼。
當她被推進副駕駛座時,邵嵐才真正有了『翹班』的真實感。打從她出道以來從沒遲到過,也不曾早退,看來為了安詠琳的直率,她得打破她的鐵則了。
「報地址,我帶妳去吧!」
看著安詠琳爽朗的笑容,邵嵐跟著淺哂一笑。
「好。」

好久不見的明星組回來惹

第55章 林佳瑀曾說過,安詠琳是一個帥氣撐不過三秒的人,這人要耍帥,還是掉漆比較實在。
此刻安詠琳實在很想去掐死那個鐵口直斷的好友——
在她自信地跟邵嵐說報上自己地址后,瀟灑撐不過一小時,她便發現自己是個路癡,報地址這碼事簡直考驗她認路能力……
咳,也不知道是不是車上的導航系統跟著鄙視主子,突然間沒半點作用,即便邵嵐已經講很明確了,然而安詠琳仍繞到一個不知名的路口,開到這油都快見底了,見狀,邵嵐于心不忍地道:「要不先去加個油?」
面對邵嵐的憂心忡忡,安詠琳想死的沖動都有了。
當開到加油站后,她戴上墨鏡,也給邵嵐圍上圍巾遮住半臉,瞧了瞧這座加油站有自助加油也挺好的,她便開到那車道,正要下車時,邵嵐伸手勾住她。
「那個,等等我來開吧?」她語帶保留地說,安詠琳羞愧得想挖地洞鉆進去,點點頭。
等待油加滿時,安詠琳雙手抱臂低著頭,即便那張艷麗精緻的面容被墨鏡遮了大半,還是能輕易勾勒出她的美。
她的體態、她的光采皆是無人能敵的,邵嵐不懂她怎么面對自己總是若有似無地逃避疏遠,于是邵嵐只能往自己身上想。
是覺得自己輩分太低?還是入不了她的眼?百思不得其解的她輕輕嘆口氣,走下車。
安詠琳感覺到她的走近,抬起頭,赧然一笑,「加好了,妳來開吧。」便伸手打開車門,體貼地請她入座。
邵嵐勾起唇角,正欲坐進駕駛座時,余光似乎瞄見有人朝她們這方向舉起手機,對鏡頭敏感的她在安詠琳回過神前勾住她的脖子往下壓。
「噓,妳靠著我躲一下。」邵嵐輕聲說,邊將自己圍巾拉高些,視線落于近在眼前的絕世美顏時,心跳漏了幾拍。
從別人來看大概像是兩個熱戀中的情侶,在那手機主人錯愕地尚未回神前,安詠琳率先領會到,立刻低著頭躲進車內,柔荑不小心擦過她唇邊時,彷彿觸電了那般使她一滯。
「快走吧,小心被拍到。」安詠琳別過頭道。
邵嵐輕吁口氣,關上車門揚長而去,一路上兩人不自覺地同時沉默,各懷心事。
安詠琳是懊惱著要是被拍到怎么辦?豈不是害到人家了嗎?瞧,自己帶人家翹班甚至把手機都關機了,最后還掉漆地要對方開車,怎么想怎么丟人。
然而邵嵐想的卻是要是真被拍到了,被當作炒作怎么辦?絲毫不在意被人拍到,只是這時機太敏感,容易被當作炒新聞詬病。
「那個……剛剛謝謝。」安詠琳有些彆扭地說:「還好妳機警,不然我真的會被傻傻拍到的。」
「沒事,妳忙著顧車當然沒看見。」邵嵐熟練地開著車,直視前方車況道:「我也不想妳為難,妳被拍跟我在一起應該會覺得困擾。」
那時的安詠琳并沒有意會道其中的雙關,只是就事論事地說,自己當然不在意,邵嵐也就這么一笑而過。
她像是那空谷幽蘭自帶芬芳,不嬌也不豔,清麗如君子。安詠琳又怎么會在意呢?
很快地下了交流道,銀車便往那設備森嚴的高級住宅區行駛,與警衛打過照面后直接開車進入。
身為影視圈一份子的安詠琳自然聽聞這代住宅區設備極佳、價格不斐,口袋不深還住不了,有錢也不一定能住,據說還得通過層層審核才得以入住。
見這邵嵐住在這,安詠琳心里有那么一點退縮。
越是進入她的生活,安詠琳越明白兩人的地位懸殊。她不想被人說沾誰的光,也不想比較高低。
邵嵐半降下車窗,讓微涼的風透進車內。安詠琳抬起頭,邵嵐便說:「看妳精神不太好,想說可能是車內太悶……」
也許,真正如清風般的是來自邵嵐的一席話,話中的善意與呵護才是真令人感到如沐春風的。
在這奢華淫靡的演藝圈,多少人踏進去后萬劫不復?金錢流通太快,快到如塵土般根本不足為貴。
也有些人是看盡演藝圈的世態炎涼選擇裝瘋賣傻,人前搞笑、人后流淚的也不少,承受不住壓力而自殺的更是大有人在。
這就是一個大染鍋,無人倖免。
「到了,跟我來吧。」俐落乾凈的倒車入庫沒半分遲疑,如邵嵐的作事風格也是如此果決,甚至是雷厲風行的。
跟在邵嵐身后,安詠琳想,若不是這意外,還真沒機會來這高級住宅區親眼瞧瞧呢。
一開門,原本在打掃的幫傭王媽立刻出來迎接,滿臉訝異:「小暄?妳怎么會在這時候回來?不是要拍戲嗎?」
這時安詠琳在她身后探出頭,揮手笑道:「還有我,打擾了。」
錯愕的視線在邵嵐與安詠琳身上來回掃視,見狀,邵嵐趕緊上前阻止王媽繼續說下去,趕緊道:「妳不是說阿邢家的狗狗走失了嗎?」
「啊,對。」王媽恍然大悟,趕緊拉著邵嵐走到客廳,另一手不忘拉過安詠琳,這般親切的樣子倒是讓安詠琳倍感親切,簡直像極了家母。
安母也是這樣熱情可愛,身材也……圓滾滾的討人喜歡。
見兩人坐定后,王媽趕緊進廚房泡茶。安詠琳耐不住好奇心東張西望,以為會是一個極盡奢華的家,卻意外的簡樸。
沒有多余的奢侈品、收藏品,都是生活必須品,這讓她有些意外。
「小琳啊,妳要綠茶、紅茶、咖啡還是白開水?」王媽中氣十足的問句傳來,安詠琳朗聲回溫開水就好,她便笑到跟邵嵐同性子,不愛喝飲料。
「我喝飲料會胖啊。」安詠琳接過茶杯哀怨地道,那活靈活現的神情逗得王媽哈哈大笑,讓她忍不住伸手捏捏安詠琳的美顏,卻在差點碰上時一道凌厲的視線往她身上鞭笞,使她慫慫地收回手
不過這安詠琳還真沒看出貓膩,主動往王媽身上撒嬌道:「王媽,妳人好好呀,而且手藝真好,這手工餅乾真好吃。」
人真是不禁夸,一夸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是啊!王媽之前可是糕點師傅,做這點小東西哪難得倒我?」瞧那鼻子都要頂到天花板了,邵嵐作勢清嗓子咳幾聲,王媽這才想起正經事,趕緊說:「阿邢很擔心牠,妳有空去找她。」
「我知道,但是是怎么走失的?」三人趕緊坐下,聽王媽轉述:「聽阿邢說是鄰居小孩看到小狗很興奮,誤開了門,所以才讓小狗跑走。」
「有人看到嗎?」邵嵐皺眉。
「不清楚,已經在網路上發布走失消息,而且也問了附近住戶,也請里長多注意了。」
「這樣啊……」邵嵐嘆口氣,明知道無果,不過還是因禍得福啦,能在這緊迫盯人的檔期中忙里偷閑還得感謝安詠琳。
思及此,她溫溫的視線便看向安詠琳,看著她爽朗的笑容不自覺勾唇一笑,「要去看看小狗嗎?」
當安詠琳正要說好時,王媽忽地插話:「這么快就要走了?我的小蛋糕快烤好的說。」
經王媽這么一提,安詠琳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她一直聞到香氣!原來是廚房在烤蛋糕啊!
「而且低脂低糖,為了小暄王媽都做低熱量的甜點給她嘴饞,妳們明星藝人真的很辛苦。」
安詠琳拼命點頭,那垂涎欲滴的樣子讓邵嵐啼笑皆非,搶在她之前道:「不急,等吃完蛋糕再走也無妨。」
「好好好!妳們在這坐一下,不過拍戲真不要緊嗎?」她有些擔憂地問,卻見到眼前兩人極有默契地相視一笑,那笑彷彿摻了陽光,足以融了整個寒冬。
見此,她也不打擾,站起身走進廚房看看她的得意作。
「對了,妳之前說要我幫什么忙?」記得在上戲前邵嵐簡單提過,現在安詠琳想起來了便追問:「說說看啊。」
「那跟我來吧。」邵嵐站起身。
「去哪?」安詠琳傻呼呼地問。
邵嵐回頭,揚起一抹輕柔的笑,「我房間啊。」
「……啊?」
/
揪~~~竟要去房間干嘛呢,下章揭曉A_A
謝謝給予生日祝福的人~~等等七點會再加更一章當作生日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1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