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懷孕不許流出來_最美的又奶大av

第63章 用完下午茶后,兩人先是將小馮送回家,再折返回附近的五金行添購,最后回到她在A市的住處。
當她站在門前翻找鑰匙時,林佳瑀掏出放在口袋中的鑰匙遞給她,葉涵有些愣住。
歲月在那鑰匙上流淌而過,留下了斑駁黃漬,也許,兩人都說不清到底幾年了吧。
葉涵接過鑰匙,總覺得那彷彿有了溫度,燙傷了她的掌心。
推門而入時,她無可遏止地想起了那天,那個晚上……以及林佳瑀那時氣紅的雙眼,原來,葉涵從未忘記過。
這個空間多了一個人,彷彿一切都不一樣了。
「別發呆了,妳去那邊坐好,我來換燈泡。」林佳瑀拉她至沙發上按住,自己扛著剛買好的燈管與從置物間挖出來的小梯子走到玄關處,小心翼翼地踏上小梯子專心換燈管。
看著看著,葉涵便想起了大學那四年的同居日子。
記得當時的舍監效率實在慢得讓人抓狂,受不了那不斷閃爍惱人的燈光,有一天林佳瑀便風風火火地騎上檔車飛快地沖到鄰近大賣場買燈管,再沖回來換燈。
她那雷厲風行的作風可是引起女寢的軒然大波,也惹來舍監的注意,不過在林佳瑀身為辯論社重要干部的尊嚴下,舍監被她字字帶刺的明理逼退,最后才沒往上鬧。
不過林佳瑀也因為如此在新生中出了名,走路簡直有風。
后來凡是女寢有水電方面的困擾全都找上林佳瑀,附近的男寢恨得牙癢癢的,被人奪走風采的滋味可不好受。
這就算了,重點是這林大小姐連電腦都會修!幾個不想被男生藉機搭訕的系花、校花也都找上林佳瑀幫忙,這才是真正變成男生眼中的頭號公敵的因素。
不過,林佳瑀這個人可從未把那些臭男生放在眼里。
「怎么了?干嘛看著我傻笑?」林佳瑀拎著滿是灰塵燈管,又想到自己現在肯定是一身灰撲的狼狽,便瞪她,「還笑?也不想想我是因為誰。」
「不,我是笑妳現在這樣很像大學時的樣子。」葉涵也不掩飾,朗朗笑說:「就想到妳這『林大騎士』真是『寶刀未老』啊!」
聽出葉涵話中藏著的揶揄,林佳瑀優雅翻個白眼,沒好氣地說:「別鬧了,幾年前的事記到現在。」
「哪敢,妳可是實至名歸。」葉涵眉彎眼笑,像是想起什么,那雙清幽的眼落寞幾分,「當時……妳跟宇蓁兩個人多風光啊。」
許久未聞此名,林佳瑀有些凝滯,半晌,才輕輕嘆:「別提她了……徒增傷悲而已。」
「……嗯,就是有點想為了懷孕不許流出來_最美的又奶大av她。」葉涵潦草一笑。
「時間終究是改變了很多事……」林佳瑀喃喃自語,像是對自己說,又像是朝那下落不明的舊友嘆息。
當林佳瑀全數換下舊燈管后,水電工剛好也來了,順便換了熱水器,這么一折騰天色已暗,兩人才匆匆趕往葉家。
一想到葉昇肯定又煮了滿桌子的菜安靜等她回家,葉涵便有些心急。她可不想讓他癡癡地等,守著空屋……
林佳瑀當然也看出她的心急,便加快了車速,朝著獸醫院駛去。
遠遠地,還沒推開獸醫院大門,眼尖的葉涵便先看到活蹦亂跳的賴賴搖著尾巴跟一個小女生玩耍,見狀,她與林佳瑀互看一眼,相視微笑。
推開玻璃門時,那繫在門上的風鈴隨之發出清脆聲響,小女孩抬起頭,放下賴賴高喊「爸爸、媽媽,有人來了!」邊跑進后面。匆匆的腳步聲紛沓而至,身穿白袍的高大男人還來不及整好儀容,便慌張走出,朝她們歉然一笑,「抱歉,久等了。」
「不會。」葉涵莞爾一笑。賴賴一見到她便開心地搖著尾巴撲上去,牠彷彿知道主人只剩單手能行動,竟乖巧地窩到她身側,讓葉涵能輕易抱起牠。
見狀,獸醫欣慰一笑,忍不住好消息開心道:「在妳還沒把賴賴送來前,有人來問是不是有撿到一只走失的小狗。」
聞言,她倆雙雙抬起頭,聽他繼續道:「我給對方妳的聯絡方式了,這幾天應該會聯繫妳。」
「真的?」葉涵有些驚訝,卻隱隱地感到有些失落。賴賴搖了搖尾巴,舔了下她的臉頰,惹得葉涵輕笑幾聲。
站在一旁的林佳瑀全看在眼里,不禁想,若真是原主人找上門,那勢必得跟賴賴分離了……見這一人一狗相處這么融洽,實在捨不得見到葉涵落寞的神情。
「那個人長什么樣子?」葉涵問。
獸醫邊回想邊道:「那個人啊?她啊,看起來跟妳們的年紀差不多,她是說因為隔壁的鄰居小孩誤開門才讓小狗跑掉,再加上她工作忙,家里本就只有一個保母照料著……小狗走失她似乎很心急的樣子,但我也告訴她了,不一定就是賴賴,還是要妳們見過面才知道。」
謝過獸醫后,兩人各懷心事地走出獸醫院,上車后,賴賴很自動地窩在葉涵懷里喬了舒服的姿勢后便呼呼大睡,葉涵摸摸牠,喃喃:「你快要可以回家了哦。」
那語氣中盡是不捨,林佳瑀抿了下唇,開口道:「如果……我說如果啦,那個人真的是賴賴的原主人的話,怎么辦?」
「當然是還給她啊。」葉涵佯裝輕鬆地道:「畢竟我們對賴賴來說也不過是途中寄養吧,當然不能霸佔著……再加上之后就要回A市了,到時怎么養牠?」
「這倒是……」
葉涵明理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只是她總是這樣把自己的感受擺在最后面,總讓林佳瑀為她感到那么一點無奈與心疼。
「那……如果那飼主說可以給妳養呢?要不要爭取看看?」林佳瑀循循善善誘地問,不意外見到葉涵溫淡一笑,搖頭,「妳知道我個性的,我開不了口,妳也別幫我開口。」
「但是……」但妳明明很喜歡啊,為什么不爭取呢?林佳瑀有些氣惱,卻又拿她無可奈何。
手撫過柔軟的細毛,聽著賴賴沉穩的呼吸聲,以及那從牠身上渡來的溫熱,相處不過數日,卻已像一輩子。
習慣,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葉涵的手輕輕放在牠身上,轉頭望向車窗外,像是想起什么而道:「不屬于我的東西,也別留著太久;待得越久,我越捨不得。」
若終會離開,那么不如一開始就別遇見。
若注定有一天定會后悔,那么寧愿從未擁有過。
她不能控制緣分,也不能選擇要與誰相見,但是她可以選擇怎么分離。
那人披著白紗的那天,她也是這樣果斷的、不顧一切地說再見……

覺得恢復寫文節奏惹,除了隔壁棚(眼神死

第64章 踏進家門,撲鼻而來的飯菜香使葉涵忍不住勾起唇角,賴賴也從她身上跳下來,直奔進廚房。
聽見了樓下的騷動,待在二樓的余梣匆匆下樓,一見到葉涵便展開笑顏,「涵姐!妳回來了啊!」
「還有我呢。」林佳瑀答腔,對于調侃人這件事總是不遺余力。「在葉涵身旁的我簡直成了透明人了……」
葉涵嗔她一眼,往她腰上一捏,「別胡說,進去吃飯了。」不過捏是沒捏到,倒是多了一只手拉住她。
「妳才別摸人家!」余梣擋在她倆中間,空氣中彷彿瀰漫著醋酸味,使得林佳瑀掩鼻開溜,不忘扔下一句「妳們兩個繼續調情吧,我要先去吃飯了。」
「……」葉涵頓時覺得好心累。
余梣喜孜孜地握住她的手,葉涵不是沒掙扎,只是被這家伙套牢了,她乾脆不掙扎了,一臉生無可戀。
她拉她的手搖啊搖,葉涵的視線默默往旁飄,不經意往廚房轉了圈,竟沒看到葉昇。
「葉昇呢?怎么沒看見他?」她問。
余梣停下,輕輕鬆開。葉涵怔怔地看著她低垂的腦袋,心底忽然有點慌,急問:「怎么了?我們不在的時候發生什么事了?」
余梣表現得實在太明顯,讓她有點不安。
半晌,她才抬起頭,堆起笑容道:「我好像……惹他生氣了。」然而那笑意卻不達眼底,反而更顯落寞。
葉昇?那個好脾氣的葉昇嗎?葉涵追問:「到底怎么了?」余梣搖搖頭,不答反問:「涵姐,若妳心情不好時,妳會希望自己一個人靜靜,還是別人不著邊際的安慰?」
葉涵怔住,逡巡一下,搖頭……那雙明眸炯炯有神,時而狡黠、時而無辜,更多時候清澈得彷彿看穿人心那般沉靜。
晶亮亮的光在眸中流淌,葉涵咽了咽,費了好大的心神才得以別開,憂心地往那二樓一望。被余梣這么一問,便萌生了幾分退卻。
「妳們姊弟太像了……」
女孩鬆開的手,像是傾訴什么,她沒能來得及捕捉,便只見她那蹁蹮身姿離去。
她低頭看了自己的掌心,彷彿仍有余溫殘留,搔得她心有些癢。
「葉涵,呆愣在那干嘛?進來吃晚餐啦!」林佳瑀的叫喊聲從廚房傳來,葉涵回過神,趕緊應聲好邊走進廚房。
此時的葉昇正躺在床上發著呆,傷口他早已消毒清潔后包扎好了,然而每多看一眼,便會想起女孩湊近他時,身上那淡淡的馨香像根羽毛,輕輕搔著他的心。
以前……以前的余梣是不會這么做的。
記得有次家政課切水果時她不甚切到手,他也做了一樣的事,卻招來女孩紅著臉的斥責。
「葉昇,下次別這么做了,這樣很髒。」那時的余梣明明這么說過……爾后他受了什么傷都是她趕緊給他找消毒藥水與OK蹦。
所以他不懂,為什么余梣要故意勉強自己做出這樣的事。
她還給他的耳環,他收在抽屜深處與日記本一起藏著。那本畢業紀念冊仍擱置在他的書桌上,女孩看完后忘記歸位,就這么放了好幾天。
他打開書桌小燈,拿起那本畢冊翻閱,翻到女孩班級時,指尖停滯。
國三那年拍畢冊,余梣的身影彷彿被拔除了。全班合照里找不著她的身影,全班個人獨照也少了她的照片。
她唯一出現的,就是在那寥寥無幾的幾張生活照中偶爾入了鏡,僅此而已。
明明在同所學校待了近三年的時光,在這本畢冊中卻像是從未參與過他的生活似的……
好想問,當年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才會一聲不響地憑空消失……
鈴、鈴。
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忽地鈴聲大作,他不疾不徐地拿起一看,竟然是放假后許久未聯絡的薛愷文,他接起,「喂?」
「我說你啊,人死了是嗎?是不會打給我就是了?」
不知為何好友頭一句話就是劈頭大罵,葉昇覺得無辜,語帶無奈地道:「我活得好好的,就是沒聯絡你而已。」
「『而已』?這叫而已?你知不知道我——」話語戛然而止,他聽見薛愷文似乎氣急敗壞地想說些什么,卻硬生生嚥回去,轉而長嘆一聲道:「算了,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你,反正你這家伙只要我不主動,你就不會主動的人。」
葉昇不以為然地笑了幾聲,道:「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就無聊。」
聽出字句中藏著的委屈,葉昇的笑意深了幾分道:「你不會在鬧脾氣吧?是怎么?失戀了?」
「胡說,我鬧什么脾氣?」薛愷文氣急敗壞地大聲回,卻只惹來葉昇的哈哈大笑。
要不是葉昇不在面前,薛愷文肯定掐死他。他哼了聲,被葉昇這么一搞邀約的興致都沒了,但不聽還好,一聽到他熟悉的嗓音,胸口彷彿被人輕輕拉扯似的,一發不可收拾。
放假沒多久,他已經想念葉昇了。
「要不要來我家玩?」他問得看似隨意,掌心早已滲出些許冷汗。見這葉昇沉默下,心里更是慌。
薛大少爺的面子,大概也只有葉昇敢拂了。
正當他正欲開口打哈哈帶過時,竟聽到葉昇平聲應:「行啊,剛好我也有事想問你。」
能困擾葉昇的事不多,這倒是第一次,薛愷文覺得有些新奇,卻又隱隱地感到心慌。
還沒能來得及問關于什么,他便聽到有人喊著葉昇,他便匆匆扔下一句「日期與時間再傳給我。」就這么果斷地掛上電話,薛愷文有些啞口無言。
半晌,他才放下電話,有些苦澀地一笑。
看來,捨不得的、放不下的……大概只有他一個人。一想到開學后兩人就是不同班,不能再勾肩搭背一起去合作社……胸口便有些悶。
他想趁著分班前再好好跟葉昇一聚。就算在同所學校、就算兩班只隔幾步,薛愷文很清楚有沒有同班真的影響甚鉅。
短短一年,他還來不及準備好要分離。之后升上新的年級、新的一班,免不了疏遠,而他百般不想如此。
與薛愷文通話結束后,葉昇趕緊下床替門外的葉涵開門。當門一打開時,葉涵的憂心忡忡印入眼簾。
葉昇低下頭,面對長姐的安靜,他清楚知道對方的來意,卻說不出口。
「今天……晚餐很好吃,你吃飽了嗎?」葉涵問,說了一個無傷大雅的謊,卻被葉昇一眼看穿。
「應該很鹹才對,我不小心失手了。」葉昇抬起頭,抿唇。
「……是有點鹹,不過也因為如此我喝了很多水,也挺好的。」
葉昇噗哧一笑,葉涵的歪理有時候真的挺療癒的。見他笑了,葉涵這才鬆口氣,轉而道:「這幾天如果家里有人打電話來,要記得接。」
「怎么了嗎?」
葉涵繼續平聲道:「也許是賴賴的飼主來找人,若是你接的電話,就給他我的手機號碼,懂嗎?」
葉涵簡單陳述今天發生的事,過程中沒半點情緒起伏,說得倒是云淡風輕,見狀,葉昇不禁問:「妳不會捨不得嗎?」
葉涵低下眼,搖頭,「不會,能替賴賴找到牠的家,這樣很好。」
「嗯……」看著葉涵如此平靜,葉昇不禁想,面對賴賴她可以如此迅速收拾好心情,那么當年到底對江仁馨的感情有多濃烈?強烈到使她近乎崩潰……
「妳們……和好了嗎?」
葉涵略為詫異地抬起頭,怔怔地看著葉昇平淡的神情,這才驚覺自己太小題大作,便草率地笑笑,不以為意聳肩答:「也許吧,至少可以和平共處了……」
「……現在想想,這應該是在她婚后,我們第一次這么和平相處吧。」
葉昇一怔。
見到葉昇呆滯的神情,葉涵微微皺眉,道:「怎么了?你不知道嗎?」
那一瞬間,葉昇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江老師結婚啦……」
葉涵說得平靜,葉昇的心底卻猛然一聲轟然巨響,伴隨而來的,是強烈的暈眩……
幾乎使他的世界崩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1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