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一用力臉就會紅_最肉的鄉村粗魯小說全集

第67章 也許每個人在這世上終得過上那么一段煢孑無依的日子。
當兩個好友匆匆與她別離后,安詠琳轉身走回酒店的那一刻,她清楚知道接下來她要面對的風暴,她不能反擊也不能吭聲。
遠遠地,她剛走出電梯,那勃然大怒的經紀人魏姐朝她疾步走來,安詠琳心跳漏了一拍,吞嚥口水,準備接受第一波砲火攻擊。
「安、詠、琳。」魏姐咬牙切齒地擠出幾字:「妳這下真的完蛋了……妳知不知道嚴導很生氣?」
大概是顧及有其他藝人在場,魏姐說得很保留,即便那臉因氣極了而扭曲一團,仍不減她的心切。
安詠琳深吸口氣,蔫蔫點頭。
她犯了一個身為演員最不該犯的錯!作為演員可以忘詞、可以演技不好,但不能不敬業,更不能因為私人因素而中途離場!
魏姐真正頭疼的不是安詠琳的失序,而是別人的閑言閑語要是延燒到媒體上,那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安詠琳的背景不硬,真要出事了根本壓不下來。
現在的社會即便做了一百件好事也不見得被人記住,卻只要做錯了一件事便會被窮追猛打,成為過街老鼠。
這件事防不勝防,怎么杜絕悠悠之口魏姐真的心急了。
安詠琳沒想那么多,只知道這次真是她做錯了,所以當魏姐壓著她到導演休息室準備認錯時,沒意外吃了閉門羹。
看不下去的副導走出休息室,無可奈何地看著滿是愧疚的安詠琳,涼涼掃她一眼,道:「這一個星期妳都不用來了。」
兩人雙雙一怔。
「這是導演的意思,我也沒辦法。」副導攤手,「妳應該很清楚,以嚴導的個性來說,這已經是非常寬待妳了,在妳做出這種事后。」
安詠琳輕咬下唇,洩氣地道謝。
待副導離開后,安詠琳向魏姐道歉,「對不起啊……因為我把妳也拖下水了。」
魏姐無奈地看著她,氣歸氣,終究是自己帶的藝人,安詠琳是怎樣的為人她不清楚嗎?正因為清楚,她才更罵不下去。
她沒多說什么,只是拍拍安詠琳的肩膀,默然離去。
而門后怒火燒得旺的嚴導面對邵嵐的冷靜簡直快抓狂,一旁的副導只敢躲在一旁裝忙,免得被掃到颱風尾。
「妳敢再替安詠琳護航試試看。」中氣十足的低吼彷彿要打穿木門似的,然而邵嵐不為所動。
「我說了,是我做出不得體的事,所以她有那反應是我的錯。」邵嵐說得冷靜,薄面涼如水。
相較之下,嚴導的怒氣像是博迪大火似的猛烈,平日就中氣十足的他此刻更甚幾分。
「妳別仗著我寵妳,妳就——」
「嚴叔。」邵嵐輕輕喊他,溫溫道:「我相信這幾天拍攝進度之所以可以超前這么多,也是因為詠琳得到你的認可了吧?」
嚴導神色一凝,哼了聲,別過頭。邵嵐勾起有些無奈的笑容,其實這人就是面惡心善,比誰都公私分明,所以才會如此盛怒。
但同樣的,一個人之所以會對另一個人有著恨鐵不成鋼的氣憤,正因為有所期待。
因為有期望,才會有失望。
邵嵐看得透徹,所以才能輕易抓住癥結點,往別人心里鉆去,鉆到最后對方也只能舉手投降。
包括盛怒之下的嚴導也不例外。
「好啦,我也只冷凍她一個星期,又不是踢出劇組,妳替她求什么情?」見嚴導軟化幾分,邵嵐討好一笑,這次可不敢再摸逆鱗,改順順他毛,道:「嚴導,這一次,我真的很期待成品。」
「少來,妳只期待與安詠琳同框而已。」嚴導啐嘴幾句,眉梢染上幾分欣喜,卻仍嘴硬著奚落幾句沒殺傷力的調侃,邵嵐皆一一接下了。
一旁的副導終于敢喘大氣,不禁佩服這邵嵐的手腕,大概沒幾個人敢跟她真硬碰硬吧,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反正,我也是要謝謝那小妮子不是嗎?」嚴導抬起頭,陰陽怪氣地一笑,「若不是她,妳怎么會踏進演藝圈?」
邵嵐默認一笑。
「不過看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這幾年妳倒也有耐心。」
「不是我有耐心,只是需要花一點時間解決才能高枕無憂。」她說的保留,嚴導倒是直言:「妳說中國那里?不就國籍問題他們一直窮追猛打是有什么病嗎?」
邵嵐聳肩,又道:「中國與臺灣兩邊民間互撕很久了,以前社群不發達就算了,現在民眾的力量官方與投資方也得忌憚幾分,擴散力已經超乎所想了。」
邵嵐說得他都懂,但同時也不想懂。
他是導演,還是一流的大牌導演,根本不甩這些眉眉角角,哪天他大老不想拍隨時可以隱居,還要別人抱他大腿求他出來才罷休。然而邵嵐原本也可以不用顧忌的,卻為了之后的星路不得不有所準備,就為了與她朝著同方向邁進。
就這點,嚴導是佩服她的。
邵嵐笑道:「誰叫我認了誰就是認了,我這性子嚴叔你一定懂吧。」邵嵐笑道。
簡單一句話,卻長達多年。
「妳自己有分寸就行了。」嚴導擺手,對于邵嵐勸也沒用,她一旦決定肯定鐵如山,天打雷劈也動不了她。
「不過,安詠琳可以等,但是就我所知,韓仔不是一直對安詠琳那朋友汲汲營營嗎?」
邵嵐一愣,點頭,「嗯,這也是我這幾年來一直靜觀其變的原因。」她低下眼,像是想起什么而道:「還不是時候……無論是安詠琳,還是葉涵。」
「……罷了,反正妳做事我不擔心,去休息吧。」
這一處的邵嵐好不容易才幫安詠琳擋下這一禍,可心底那點委屈靠她的神通廣大也沒用。
解鈴人還需繫鈴人,她已仁至義盡了,也該換安詠琳做些什么了。她輕輕哼了聲,走回自己的休息室。
另一處的安詠琳剛走出酒店便打了個噴嚏,總覺得背脊有點涼,也不知道是為何……
在與安詠琳分別后,葉涵仍憂心忡忡,拉著林佳瑀問:「妳覺得安詠琳她……」其實葉涵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她是外行人,但從安詠琳近乎絕望的反應來看,大概真的闖禍了。
林佳瑀聳肩,「不知道,比起這個,我比較在意她異常的反應。」
葉涵附和點頭。
她知道她這個好友平常是愛玩了點,但真的要認真起來絕不輸人,尤其在工作上絲毫不怠慢,所以這次她竟犯了這樣拙劣的錯誤,老實說,林佳瑀很錯愕。
看來這個邵嵐真的不簡單……若有機會,她還真想見見邵嵐,看看是怎樣的人把安詠琳搞得七上八下的。
「不過,妳不回家陪妳弟啊?」兩人在新開的咖啡廳相偕坐下,當服務生送上飲料后,林佳瑀調侃她:「誰不知道妳每次回家等于失蹤?約都約不出來。」
葉涵略為窘迫地看著她,「那為什么一用力臉就會紅_最肉的鄉村粗魯小說全集是平常我在A市不常陪葉昇,好不容易回家了當然……」
「是是,我知道嘛。」林佳瑀挑了下眉,逗得葉涵想挖地洞鉆進去算了。
「那么,親愛的葉涵,今天怎么捨得離開姊控弟弟呢?」
「他跟同學有約啦……」葉涵瞪她一眼,低頭攪拌飲料,「他總算交到一個知心朋友了,其實我很開心,不然他那么孤僻,我還真有點擔心他的社交能力。」
「朋友與其交得多,不如交得好啊。」她說,像是想起什么,略帶保留地說:「不過……妳的確是要擔心沒錯。」
聞言,葉涵抬起頭,疑惑地看著她,「擔心什么?」
林佳瑀草率一笑,搖頭,「沒什么,等我哪天確定了再說吧。」要不,這事一鬧出來,不家庭革命才怪……
江仁馨,還真是禍水啊。
/
注:博迪(Bodie)大火:據傳曾是極為繁榮的採礦之地,后發生了一場大火將那燒得面目全非,也因此得到『鬼鎮』之名。
下章會出現好久不見的犬貓啦。安傻呆真的碰到天使了,例如邵嵐(?)

第68章 薛愷文這一生鮮少緊張過。第一次上臺表演如魚得水、第一次摸到琴鍵行云流水,他是為了音樂而生的才子,更是天之驕子。
這樣的他,卻不由得緊張了。
以往覺得那衣柜佔位大,塞幾件休閑衣褲足矣,然而當他真的要從中挑一件看得順眼的、搭得上葉昇時,竟覺得每一件都不滿意。
一大清早難得不用鬧鐘便起床的他快快地洗漱,在鏡子前東瞧西看,就是覺得不夠好。
他跟葉昇約好要先去運動用品店買籃球,再回來吃點心,所以,這還是他第一次在課外與葉昇相約出來聚聚。
意識到這是第一次,何其重要的第一次,他便苦惱了。
怎樣穿才能穿得得體又不過于正式?又要怎么搭才能吸引他的目光?唉……他左思右想,乾脆把幫傭張姨抓上來。
「張姨,妳幫我看看這樣穿好不好看啊?」薛愷文緊張兮兮地穿了一套格子衫搭卡其褲,「如何?」
張姨忍俊不住,頻點頭,「好看,我們家少爺長得那么俊,穿什么都好看啊。」
「能不能更好看啊?」薛愷文苦惱地說。
嗅出八卦的味道,張姨湊近他問:「怎么了?是不是要去跟女朋友約會啊?」
「不、不是。」薛愷文紅了臉,辯解,「就、就一個朋友。」
「哦,所以是『喜歡』的朋友啰?」張姨繼續問,惹得這情竇初開的少年抓了錢包就往外奔,張姨看著他慌亂逃跑的背影,眉梢染上一絲欣喜。
終于,薛愷文有了喜歡的人了。她從小帶到大的孩子早已視如己出,她比誰都欣慰,卻也不由得好奇薛愷文究竟喜歡哪家女孩?是怎樣的女孩這么幸運?
若是能被薛愷文全心全意對待,那是何其幸運啊。只是張姨口中所說的『幸運兒』此刻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艷陽高掛于天,大暑已至,要他一個人在這種酷暑難耐的天等一個大少爺,葉昇寧可到人擠人的菜市場挑新鮮食材,也不想在這耗時間。
在葉昇耐心即將耗盡前,遠遠地,終于看見這薛大少爺匆匆而來,見他神色慌張看來還有點臉皮,葉昇的臉色便和緩幾分。
要是這大少爺敢跟平常一樣厚臉皮,葉昇肯定掄拳揍他。
「讓你久等了啊,抱歉,沒能讓你早點見到我的帥氣。」
葉昇決定收回前言,他還是很想揍他一頓。
「喂喂,我開玩笑的啦!」薛愷文雙手擺在胸前抵擋來自葉昇的哀怨,笑著攬過他勾肩搭背。「走啦,我請客。」
「很熱,你閃遠點。」葉昇瞪他,倒也因此聞到他身上那股淡香,不禁脫口問:「你不會擦香水吧?」
「咦?聞得出來?」薛愷文放開他,往自己身上聞了聞,倒是沒聞出個所以然。他抬頭,「很重?」
「還好,但你一個大男生……」
「這我爸給我的。」
話語戛然而止,葉昇其實只是想調侃他幾句,卻沒想到他笑吟吟地說:「我爸很忙,一、兩個月才能見上一面,所以我對他的印象,其實只有這香水味。」
葉昇默然不語。
「而且,這是他送給我的第一份生日禮物,我擦好多年了,難聞嗎?」他問得認真,認真到葉昇不自覺跟著嚴肅。
「什么香水?」他問。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爸總說是什么海藍香水吧,我聽了也忘了。」他哈哈大笑,葉昇跟著笑出來。
「不過,挺好聞的。」葉昇發自內心真讚美,這味道既不甜膩也不嗆鼻,淡淡的清香倒讓他想到了上次從海邊撿回來的貝殼,那似乎是海水的味道。
這么一想,好久沒去海邊了。
「想什么?」薛愷文再次攬住他,湊近他,定眼一看,真覺得這葉昇生得水嫩——雖然用這詞形容一個男孩實在不妥,但薛愷文一時想不到更好的詞彙形容。
「突然想到海邊而已,大概是你香水作祟。」葉昇答得隨意,正欲走進體育用品店,卻猛然被拉回,踉蹌幾步。
他抬頭,瞪他一眼,「做什么?不是要去買籃球嗎?」然而,他卻見到薛愷文露齒一笑,那笑容彷彿摻了陽光般耀眼。
「走吧,我們去海邊!」
「……欸?」
話落,薛愷文便拉著他往公車站走去,葉昇在后掙扎,「不是吧?你認真的?」
「當然,我認真的。」
「有人這樣不經大腦思考的嗎?」葉昇沒好氣地說。
「我有經過大腦好不?我已經想到等等坐上公車我們就去火車站,然而再轉車往海線——」
「這不在行程內吧?」
薛愷文回頭,那雙褐眸含著些許溫意,燦亮如星辰。「你不愿意嗎?」
葉昇一愣,公車也在此刻徐緩進站。他一嘆,無可奈何地勾起笑道,「能說不愿意嗎?」
他的笑意深了幾分,朗朗回:「當然不!」
搖晃的公車上,彷彿乘載了兩名少年說走就走的沖勁,沒有目的、沒有顧慮地大步向前走,筆直地開往希望。
坐在靠窗那的葉昇轉頭看向車窗外的街景,不自覺勾起唇角。
若不是薛愷文,他也許真不會做出這種傻事吧。不考慮漲退潮、不考慮天氣、不考慮身上現金也不規畫路線,就這么跌跌撞撞往前走了。
憑什么?就憑兩人攜手向前,僅此而已。
「欸,阿昇,開學后你會來找我嗎?」薛愷文問,不禁放輕幾分語氣。葉昇沒看他,因而錯過了他眼中的忐忑。
聽著廣播聲入耳,一站停了又一站。他說,我不去找你,你也會死皮賴臉找我吧?
薛愷文燦爛一笑。
只要葉昇愿意讓他找,那么他就會去找他,無論葉昇去了哪里,或是哪天想不開躲起來,他都能找到他。
不為什么,就為了想對他好的這份心意。
如此純粹、如此簡單。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