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不救金無怠_最裸無遮掩鬧洞房視頻

第71章 計程車上,三人極有默契地同時沉默著。
葉涵坐在副駕駛座,而余梣與葉昇坐在后座,兩人之間彷彿隔了條深壑,誰也不愿打破這般尷尬的局面。車內只有廣播與跳錶的聲音,就這么一路回到了葉家。
葉涵將錢遞給司機后走下車,也不知道為什么她不過是去買飲料,等回到急診室時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那個爽朗的少年藉故離開、余梣也不再與葉昇嘻笑,而葉昇也只是安靜沉默著,不愿多說什么。
走進屋內后她給林佳瑀撥了通電話報平安,同時電話另一端的人再次囑咐她別下廚準備,她會連著她的份一同帶去教授家,葉涵應聲好。
自從那天與邵嵐匆匆相認后,葉涵好奇地上網查她的資料,維基上也只是將她的學經歷簡述一遍,沒什么特別的,除了她是陸生這點以外。
作為陸生,最后卻能成為戲劇系的系會長,這也不簡單。只是葉涵關掉網頁后,心里仍有些說不出的疙瘩。
她不懂為什么那天邵嵐對她們的反應似乎不像第一次見到面,邵嵐給她的感覺似乎對她們三人相當熟悉,久別重逢似的。
然而葉涵很清楚,那天是第一次面對面。
不過明星終究有她異于常人的地方,邵嵐的豐采與氣度非一般人能及,那是與生俱來的個人魅力,也難怪安詠琳會淪陷了。
畢竟,安詠琳一直不擅長與這樣的人相處,她能與她搭上線也是因為邢宇蓁吧……那時啊……
「涵姐。」
葉涵回頭一看,便見到笑吟吟的余梣倚在門邊,「妳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回診?」
「嗯,我是要去回診沒錯。」畢竟打石膏也好陣子了,葉涵是最清楚自身狀況的人,基本上骨裂傷已經不疼了,之后避免余梣再次『名正言順』的『騷擾』她,葉涵自己找出塑膠袋包手的絕技。
果然,人跟狗一樣,遇急是會跳墻找出路的。
「我也想跟去,我想帶賴賴去散步為什么不救金無怠_最裸無遮掩鬧洞房視頻。」
葉涵挑眉,在自己腳邊繞著打轉的賴賴不是跟余梣不對盤嗎?怎么感情好到可以一起去散步了?
「我聽阿昇說啦,這幾天可能賴賴的主人就會把牠要回去了,所以有點……捨不得。」余梣蹲坐在地,賴賴屁顛屁顛地跑過去蹭了蹭她。
不過,要離開的,何止賴賴而已?余梣也是該離開了,且當初說好的就待到她傷好回到A市前——那一天迫在眉睫,將屆分離。
「涵姐?」見葉涵安靜不語,余梣抬起頭,見到她的失神忍不住出聲喚她,「涵姐?妳在想什么?」
「啊……沒事。」葉涵搖搖頭,抹去過多不必要的情緒。她很清楚,她已經不再是十七歲的葉涵了,不會再單方面傾注過多情感,最后那些她的傾心以數倍反彈回來壓垮她。
葉涵知道,自己承受不住第二次的掏空所有。
眼珠子轉了圈,余梣手支著臉頰道:「涵姐,林主任有沒有告訴妳,為什么她會錄取我?」
葉涵一愣,思緒頓時停擺。她還真沒想過這問題,因問她從不介入補習班的營運,林佳瑀要聘用誰、淘汰誰她一向不管。
這么一提起,便勾起了葉涵的好奇心,「那么,妳要告訴我了?」余梣笑得狡黠,扔下一句「妳自己去問林主任。」后蹦蹦跳跳離開房間,徒留葉涵再那哭笑不得。
這人還真是清楚人性,長得人畜無害,有時候葉涵都會忘記她的鬼靈精怪,就這么被她哄騙。
方才在急診室也是,就那樣開了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她都還沒找她算帳,又留了一個伏筆。
一想到這些,葉涵的太陽穴隱隱作疼。
唉……怎么遇上余梣后,那些葉涵甘之如飴的平淡日子好像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每天都在收拾一人一的雞飛狗跳,整個暑假就這么追趕跑跳碰度過一半。
不過,日子好像不自覺地充實了。
每天睜開眼,總會有新的『驚喜』在等她面對處理,有時讓她哭笑不得、有時讓她手足無措,更多時候其實她是歡喜的。
被人依賴、被人需要的感覺,也許就是葉涵長久以來心底填不滿的空虛。不知不覺中,她已經習慣了有余梣給她添麻煩的日子了。
『匡啷——』
從樓下傳來的聲響驚醒了葉涵,她趕緊起身跑出房一看,同一時間葉昇也奪門而出,兩人互看一眼,雙雙跑下樓。
「余梣!妳沒事嗎?」
一走進廚房,葉涵嚇傻了。
滿地碎渣這是在葉涵意料之內,她意外的是余梣滿手鮮血,拼命把賴賴往外推的執拗,嚇得趕緊朝葉昇吩咐道:「葉昇!你先把賴賴抱出去!」
葉昇不敢不從,趕緊走近賴賴立刻抱起,不經意瞥見余梣沾滿雙手的鮮血時,心跳狠狠一顫!
忽然之間,她與他的那場噩夢,重疊了。
「葉昇,你還愣在這干嘛?」葉涵厲聲道,葉昇回神,三步併作兩步走出廚房,不忘關上門,以防賴賴再次莽撞奔進。
葉涵緊皺的眉沒鬆開,只是拉起余梣往后走,遠離那堆尖銳的陶瓷碎片。
「對不起,我只是想洗碗,不小心手滑了,又怕賴賴踩到,所以才……」余梣歉然低下頭
「妳是笨蛋嗎?碰到這情況第一件事就是把賴賴抱出去,而不是用雙手攬過碎片,不但危險,而且沒有助益。」葉涵難得板起臉嚴肅地斥責她,「盤子什么的都可以再買,妳或賴賴受傷了那怎么辦?」
見她滴著血的手,葉涵胸口堵了一口氣不上不下,沉默地打開流理臺上方的柜子拿出急救箱,已拿下支具的葉涵其實已經能靈活應付一些日常生活,所以對于消毒上藥與包扎等駕輕就熟。
葉涵握著那本應該是柔嫩的小手多了好幾處傷口,不由得嘆氣。大概是余梣也知道這次是她錯了,低頭悶不吭聲的,彷彿頭上長出兩個毛茸茸的耳朵洩氣地低垂。
「唉,我想最近要去拜拜了,家里也太多血光之災……」葉涵喃喃著。
聞言,余梣抬起頭,臉色一晴道:「好啊!那我們去拜月老!」
「……」葉涵眼神死。
「等等我就去查哪間月老廟最靈驗!這件事交給我!」余梣拍拍胸脯保證,儼然勢在必行。
「……誰要跟妳去拜月老啊!」
「欸?可是妳不想跟我修成正果嗎——」
「我不要!」
葉涵頓時覺得,余梣還是早點離開葉家好了,免得她先被她氣到腦溢血。
在門外的葉昇清楚聽見門后傳來的嘻笑聲,不知為何,他心里有點慌。不自覺地想起余梣在急診室時的回答。
她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不是嗎?
葉昇沒法反駁。
過去終究會成為過往,那么過去過得好與壞,你真的關心嗎?——她說得平靜,葉昇聽得難受。
當余梣那雙清澈的眼直視葉昇時,她輕輕判下他的死刑。
「葉昇,我不需要遲來的關心,更不需要已為枉然的心意。」

第72章 當門打開時,在廚房張羅晚餐的張姨原以為會見到興高采烈的薛愷文,卻只見到垂頭喪氣的他朝她潦草一笑,緩步走上樓。
她走出廚房擔憂往他背影一瞧,不禁想,是不是惹那個幸運的女孩不快了?
心里躊躇半晌,最后她還是選擇不多問,畢竟薛愷文也長大了,是可以自己判斷了。
只是心里擔心他、心疼他,但張姨也很清楚感情這種事是無解的,她也相信薛愷文不會因此一蹶不振,他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走進房間,他連燈也懶得開了直接躺上床,聽著海水的聲音彷彿將他拉回那大海中。
他清俊的臉龐染上憂愁,眉目間一片陰暗。
手不禁摸上自己的雙唇,少年的唇比他想像中的更軟一些,摻著海水的鹹味直讓他鼻酸。
有點苦、也有點甜。
那當下他一心想著要救回葉昇,壓根沒想到那是他倆第一次的接吻,也許,也是最后一次了……
當意識到那是接吻時,思緒彷彿炸了鍋。明明折騰了一天下身體早已使不上力,卻怎么也睡不著。
睡眠品質一向很好的他總覺得今晚將失眠整夜了。
只是讓他更難受的,原來葉昇早已有了心上人,而他卻渾然未覺——不,也不是毫無眉目,只是他壓根沒往那處想。
他一直以為他倆會這樣一直玩在一起,等哪天他可能一時腦充血就會告白什么的,卻沒想到那點可笑的妄想會在今日被人碾碎了。
腦海中又浮現那個女孩的笑容,說起來,那女孩長得真的很可愛,原來葉昇喜歡這型的嗎……
薛愷文翻過身,抱著枕頭,臉埋進其中不愿面對。
他不禁想,談起戀愛來的葉昇究竟是什么樣子呢?他見過他的喜怒哀樂也看過他的冷淡薄情,以及那些簡直讓人招架不住的柔情,總是藏在小細節簡直要他命。
說到底,到底當初怎么喜歡上葉昇的呢?薛愷文其實有點記不清了。一開始只覺得這人安靜孤僻,不怎么理人,要不是那時被人惡整,薛愷文大概也見不到屬于葉昇的溫柔。
兩人的初吻是不浪漫的,就連真正搭上線的那天也是在臭味瀰漫的情況下滋長出友情,想著想著薛愷文忍不住笑出聲。
記得剛升一年級分配掃地區域時,因為那時的教室鄰近男廁,自然被全班視為地雷。
當導師一個個抽出號碼時,最后才被抽中的薛愷文欲哭無淚,他與另外三人面面相覷,怎么看怎么尷尬。
掃廁所是沒什么,跟不熟的人一起掃這才尷尬。
掃地工作一次段考換一次,那是在薛愷文掃了兩個星期后發生的事。男廁本來就比較髒亂薛愷文也能理解,男生嘛,不對準、不沖水簡直家常便飯,就像女廁常常有掉在地上的衛生棉那樣好懂,只是……
只是不知從哪天開始,那男廁唯一的蹲廁間每天放學前明明掃得乾乾凈凈,偏偏隔天到校后不是臭味薰天,就是如蝗蟲過境橫掃。
薛愷文苦著一張臉,一開始覺得可能是誰偏偏挑放學才去解放,日子一拖長,他越覺得事有蹊蹺。
終于有天他忍無可忍決定放學后自愿留下,至于另外三人事不關己的逃之夭夭,薛愷文不意外,也不勉強。
放學后等到人都走散了,校園一片清冷。薛愷文等得耐性都快磨光了仍沒見到蹤影,才正想是不是今天會落空時,他才聽見一陣匆匆的腳步聲紛沓而至。
他躲在窗邊下壓低身形,怕就怕那群人先到教室查看后才動手。他屏氣凝神側耳傾聽,試圖從中尋獲一絲蛛絲馬跡。
「欸,還要幾天?每天都得找一堆屎很麻煩欸。」其中一個人這么說,另一個人答:「不知道,等他說停吧。」
「呿,一兩天就算了,都快半個月了天天來,他要是真想替他妹出頭,是不會自己來哦?」薛愷文能從中聽出那人的煩躁,隨即而來的是打開廁所門的砰然巨響,接著便是一股臭味撲鼻飄來。
薛愷文忍住上前干架的沖動,因為他知道他打不贏人家,而且重要比賽在即,他不能傷到,只是他不懂他惹上誰了,竟招來這般怨念。
剛開學且剛進這所學校,能樹敵無數也是不容易啦……才這么想,他便聽到水桶砸地發出的巨響,差點沒把他嚇得魂飛魄散。
「操!我就說他簡直是變態了,他妹告白不成又怎樣?反正吳孟恆也不是多好,就是不知道徐凱威耍這陰招天天潑糞有什么好?」
『吳孟恆』三個字電光石火般地竄入思緒,薛愷文瞪大眼,這人不就是原本跟他一起掃廁所,然后找到替死鬼而逃過一劫的人嗎?
現在是怎樣?仇家尋錯人嗎?
薛愷文倏地站起身,跨步走出教室,與那兩個始作俑者差點撞成一團。他急著指著他倆鼻子罵:「喂喂!你們這樣天天來搞破壞是為了吳孟恆吧?拜託!他早就不掃廁所了,你們根本找錯人了!」
那兩人同時愣住,面面相覷,下一秒,極有默契地拎起水桶往外逃,薛愷文不甘示弱捉住對他衣袖欲想解釋來龍去脈。大概是沒料到有這一出,那人情急之下便把手中的水桶往薛愷文頭上一蓋!
「干!」
從頭上澆下的濕淋淋糞水使得他全身頓時臭味難聞,薛愷文深吸口氣,默默摘下水桶,緊閉著眼深吸口氣,走到洗手槽前打開水龍頭猛沖水。
心理是越想越委屈,明明與他無關的私人恩怨卻招來一記糞水撥身,這大概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典型悲劇吧。
他揉了下鼻子,氣極的他將怒氣全發洩在沖洗的動作上,也不管身上被水潑溼了大半,此刻的他只想趕快洗去這惱人的臭味。
飛來橫禍也不過如此。
就在薛愷文自怨自艾陷入悲觀迴圈時,頭上忽地多了一件體育服。他錯愕地抬起頭,模糊的視線中,一名少年的臉龐漸漸清晰。
「喂,跟我去游泳池吧,那洗得比較乾凈。」
薛愷文錯愕地回頭,比他矮一些的葉昇平靜地看著他,在他那雙平靜無波的眼中,他找不到任何一絲恥笑奚落。
有的,不過這一切都不過是如此的淡然無畏。
「我回來拿作業,恰巧看到而已。哦,我是游泳社的,進出游泳池沒什么問題。」
他說得言簡意賅,甚至輕鬆得彷彿一切不過都是理所當然,只是他當時的橄欖枝,薛愷文怎么也沒想到日后竟延伸至他心底,隨著歲月流逝越漸茂密,盛放燦爛。
那是他倆友誼的開始,不浪漫、不歡快,可每當薛愷文回想那一個午后,若要他再經歷一次,他會義無反顧地再來一遍。
只要在那些事情之后等著他的人是葉昇,那就足夠了。
對此,他心甘情愿。

/
這章說一下犬貓當初是怎么好上的(?)人家都是什么浪漫的邂逅啊,可憐的犬犬只有糞尿而已XDDDDD
粉專在辦番外投票唷,歡迎一起來投票(?)哈哈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2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