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會腿發軟_最近好看的小說女生

第77章 「余梣,妳好了嗎?」
在車上等候的江仁馨車停在巷口,實在等得不耐煩了故走下車一探究竟。只是當她走近余舊家時,一見到葉昇的身影胸口驀然一緊。
葉昇抓住余梣皓腕的那只手,在江仁馨一走近時立刻鬆開,呆呆地看著江仁馨。
江仁馨別開眼,直視余梣道:「要不要我先走?給妳們一點空間。」她刻意忽略了葉昇掙扎的神情,他的欲言又止她不是沒見到,而是因為看得清清楚楚才更不愿意面對。
余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那雙眼乘載她的身影,彷彿笑著她的違心之論。
江仁馨輕嘆口氣,氣勢倒也不減,冷下臉,回望她那青澀稚嫩的面容清麗如舊,可不經意流露出的深沉心機又該當如何……
「對了,江姊姊,剛剛在車上妳不是跟我提到阿昇嗎?那我先去車上啰,妳跟阿昇慢慢聊。」
話落,她也不顧江仁馨錯愕的神情,擦肩而過,卻在視線交會的剎那淡淡地看她一眼,勾唇一笑。
江仁馨瞠大的雙眼擺明了壓根沒這件事!根本是她順著氣氛胡謅幾句,然,葉昇已然疑惑地、專注地看著他。
少年的目光炙熱,燙得她全身無一處不燥熱。
從一開始,她就沒把葉昇當作學生看待……她會認識他,只因為他是葉涵的弟弟……
再后來才慢慢地接受她是葉昇班導師的事實。與葉涵不同的是,江仁馨始終將她當作自己疼愛的學生,然而葉昇的基準點不是如此……
「妳要跟我說什么?」葉昇走近她,見她難為的神情心里有些難受,微微勾起苦笑道:「好吧,看來妳對我無話可說,那我先回去了。」
他落寞的神情與葉涵如出一轍。
那樣的悲傷,當年在葉涵臉上江仁馨沒瞧出端倪,只當她是青春期的躁動難耐,壓根沒往自己身上想。
『那學妹被人壓在桌上,扳開雙腿……』
悠悠之語驀然浮現,使她看著少年單薄的身影霎時心底涌出千愁萬緒,下意識地,她伸手拉住了他。
手掌碰上少年偏涼的體溫,彷彿點燃了燎原之火。當葉昇錯愕地回頭時,一見到那雙黑眸中乘載著自己的身影時,他怔怔呆站在那……
「葉昇,我……」
他回握了她、抓住了她,那一刻,他知道他的命運出現了始料未及的天翻地覆,若命運是個巨輪,那么他知道,他只能臣服于此、無處可躲。
同時,也是不想逃。
明知道會萬劫不復、明知道將萬劫沉淪,若那彼岸等著他的人是江仁馨,那么他知道,他將義無反顧……
少年痛苦掙扎的神情顯而易見,然而就在她心中萌生退縮之意時,他抬眸,一片清澈,彷彿終于一切塵埃落定。
「脫下制服后,我也是只是一個普通人……」少年壓低嗓音,雙手忽地攀上她的窄肩,又是笑、又是痛苦地看著她。
「如果我說,我喜歡妳,妳會怕我嗎?」
江仁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卻只因為他那『喜歡』二字彷彿是塊過火的烙鐵,深深的、悍然的燙在她胸口。
她低下眼,強而有力的心跳聲清楚告訴她,這喜悅的情緒如氣水泡泡般不斷從心底涌出,幾乎淹沒了她。
捏緊肩膀的力道讓她有些疼,她卻捨不得教他鬆開。不知不覺中,她的眼眶蘊滿淚水。
那般含淚的一笑,看得葉昇胸口驀然一緊。
「葉昇,無論你是否穿著制服,你都是我的學生。」也許只有江仁馨知道,她平靜的語調壓抑多少翻騰的情緒,又是用了多少氣力才能如此。
「所以,是我的錯……」
當少年那偏涼的薄唇上,一襲溫熱覆上時,他著實一驚!然而很快的那些驚愕,在那馨香柔軟上失了方寸。
思緒是一葉扁舟,她心是圈圈漣漪,他心碧波蕩漾,久久未息……
而那始終站在門口不遠處的余梣那對師生彷彿終于沖破層層迷霧赤誠相待時,搖頭笑嘆。
未來必定崎嶇,她不抱希望也不求安穩,她只希望她與葉昇的賭注,她能賭贏。
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會做出什么事。
此刻,她是真心希望她能真正的信葉昇這一回,這幾日下來的相處,少年的溫厚使她有些迷惘。
葉昇,你要真是如此,過去又為何會那樣的……
見那兩人手牽著手走出余家舊宅時,余梣回過神,雙手往后擺,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
沒料到余梣還在門口外,葉昇倏地脹紅臉,鬆開手,又依依不捨地看了江仁馨一眼,這才騎上腳踏車離去。
見少年為什么會腿發軟_最近好看的小說女生的身影隱沒于夜色中,江仁馨的側臉柔美,那微揚的眉梢透出一絲風情韻味,第一眼不覺得驚艷,多看幾眼越看越令人著迷。
她雙手抱臂,凝視遠方的目光淡然卻堅定,微抿的唇透出些許不安與緊繃,逗笑了余梣。
她走近她,站到江仁馨身旁開口:「看來,妳選擇好了。」她輕快的語氣不難聽出調侃,只是這次,江仁馨沒法輕鬆地反唇相譏幾句。
見她不語,余梣也閉上嘴不說話。一時間,兩人之中只有晚風流動,拂過臉龐時那輕柔的風,讓江仁馨想起少年的溫柔。
胸口脹滿了疼痛,好久、好久沒有承受這么龐大的情緒了。
「我會,保護他。」
簡單一句話,卻道盡了她的決心。余梣不予置評,也是不容她置喙。但是江仁馨很清楚……余梣,就是她倆之間的平衡。
半晌,她才輕輕道。
風,忽地吹得狂而亂,拂進心坎時,徹底搖撼了她才剛筑好的銅墻鐵壁,直往她心底最深處撩起她始終不敢面對的恐懼。
「妳保護不了任何人的,江姊姊。當初的葉涵是這樣,后來的蕭哥哥也是。」
后來女孩又輕如嘆息般地說了一句:「如我,也保護不了她。但我可以為她找出真相,妳呢?妳能做到什么?」
這世間的貪、嗔、癡、慢、疑,是由心生的五毒,也是終其一生浮載浮沉的苦難。
人,簡單兩撇。
我們卻用了一輩子來寫。

第78章 他踏進家門,葉涵從沙發上站起身迎接葉昇,原是笑容滿面的她一見到葉昇他眼神的閃躲,心一驚,沒能拉得住葉昇,只能呆呆地看著他匆忙上樓的背影。
……這是怎么了?葉涵不解地微微蹙眉,跟著上樓。她站在緊閉的門扉前,深吸口氣,抬手輕敲,「葉昇,你怎么了?」
無人應答。
葉涵不死心,再問:「葉昇,發生什么事了嗎?」這才聽見他懶懶地回了句「有點累了,想休息。」委婉的逐客令葉涵不是沒有聽出,只是手放在門把上,猶豫是否要打開。
驀然想起林佳瑀的那席話,好吧,也許人長越大越需要自己的空間,她也不該干涉太多……于是黯然轉身下樓。
門后的葉昇趴在書桌上,兩種情緒拉扯著他。一方面狂喜,卻在踏進家門的那刻煙消云散。另一方面感到無措,他還不知道怎么面對葉涵……又該怎么向她開口?葉涵……絕對、絕對會生氣的吧?
今日換作是她,若她與余梣在一起,自己能衷心祝福嗎?不,他不能接受。
那么葉涵又怎么能接受他跟江仁馨跨越了師生那條線呢?但是……他只感到抱歉,卻不后悔。
他從抽屜中拿出日記本與鋼筆,想到什么寫什么,毫無邏輯,只是單純想記下這混亂的思緒,只是越寫越快的手……只是更彰顯他的不安。
在余梣之后,這次的感情遠比那時來得更加兇猛迅速,也許、也許是江仁馨的身分,又或許是他原以為遙不可及的人,真的也喜歡上了他……
情不自禁地摸上自己的唇,葉昇低下眼,那濃密長睫的陰影下,藏了一雙盈滿愛意的眼眸。
那些拼命壓抑的情感、那些極力想忽視的感情,在這一刻全數噴涌而出,葉昇,再也無法欺騙自己。
這也意味著,他與葉涵之間埋下了一個未爆彈,而葉昇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引爆,也不知道倘若那一天真的來臨了,他該如何是好……
「阿昇,我能進去嗎?」
余梣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他猛地站起身踉蹌幾步,深吸口氣后才走近門,正在猶豫該用什么表情面對時,又聽到女孩說:「是跟江姊姊有關的。」他立刻繳械投降,打開門之迅速惹得余梣忍不住笑出聲。
他略為窘迫地看著她狡黠的笑容,刮刮臉頰,讓出一個通道讓女孩走進,順勢帶上門。
余梣自然地坐到他床邊,似是不經意地說:「涵姐似乎很擔心你,剛剛還抓著我問發生什么事了,我說是好事,她不信,我偏不告訴她,不過我有個附加條件,她死命不答應我也就沒辦法了。」
「什么條件?」
葉昇恐怕是還沒摸透她的性子,問得特別認真,直到余梣說要葉涵親她一下她才肯告訴她時,葉昇懵了,立刻尷尬地別開眼。
余梣也不以為意,眉彎眼笑地說:「阿昇,我會替你保守秘密。」
葉昇安靜地看著她。也許,他是應該要開心的,可不知道為什么對余梣毫不在意的祝福,心里竟有些疙瘩與不安。
他神情茫然,她見著了也不多說什么,只是拍拍床鋪旁的空位,「阿昇,坐下吧。」
葉昇頓時有些手足無措,余梣笑他腦袋凈裝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葉昇這才被激怒,一屁股坐下。
余梣含笑望他清俊的側臉還有些年少的青澀,但想必未來是迷倒眾生的風雅書生什么的……葉昇被她盯得不自在,輕咳幾聲,余梣這才道:「阿昇,剛剛進門前我說什么你還記得嗎?」
「你說,跟江……老師有關的事嗎?」
葉昇仍有顧慮,她知道。說是脫下制服他也不過是個普通人……可他終究是她的學生,決定牽起手的那刻,注定有些東西無法抹滅,只會越來越清晰。
不過這都不是余梣的重點。她點點頭,手,忽地放到他手背上……葉昇詫異地看著她,頰上染上兩抹淡淡的緋紅色,下一秒,一陣天旋地轉使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人,已被壓制在床上。
「余、余梣?」
葉昇回過神后意識到是誰跨坐在他平坦的小腹上,脹紅滿臉急欲起身掙扎,卻被女孩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氣雙手壓回去。
「妳不要鬧了!」葉昇朝她大吼,起伏不定的胸口顯示他有多激動與徬徨。「妳、妳到底……」
「噓,聽我說。」
食指抵在少年有些乾澀的薄唇上,那張清麗的面容藏在髮絲垂落的陰影中。逆光的雙眼幽暗不清,葉昇睜大眼,一時間說不出話……
單薄的T恤清楚感覺到女孩嬌柔的身軀貼在小腹上,那渡來的體溫像把火,幾乎將他燃燒殆盡。
「你聽好,我只說一次。」余梣抬手將髮勾至右耳后,目不轉睛地看著身下的少年,纖指湊近自己的領口,向下……
一顆、又一顆解開……直到胸口裸露大半,那隱約露出的胸罩徹底紅了少年的耳根子。他的思緒已經炸了鍋,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思考。
他的呼吸急促,開口時,聲音沙啞得連他差點沒聽出那是自己的聲音。
「余……梣,別這樣……」
「這里。」她置若罔聞,拉開自己的領口,指著自己的左胸口處,「有個秘密,是關于江姐姐的。」
葉昇一怔。
指尖在胸口處畫個圓,她徐徐地說:「你們總會發展到這一步,那么到時你不妨問她——左胸口處的刺青,是怎么回事。」
看著少年呆滯的神情,她勾唇一笑,低下身,貼近他耳邊,聽著他越漸粗重的呼吸聲只想笑。
「同樣的,我既然告訴你江姊姊的秘密,那跟你換一個不為過吧?」不安分的手指湊近他領口,她邊說邊捏上襯衫的第一顆扣子,輕鬆解開。
少年立刻抓住她頑皮的手,加重力道包裹住她的小手,而她被他捏得有些生疼,微微蹙眉,嘆口氣收回手。
她挺起身子,也不在意衣衫凌亂的自己倒映于少年清澈的眼眸中,究竟是怎樣的風景。
低下臉,她與少年平視,莞爾一笑,問:「涵姐背后的傷,是怎么來的?」
那一笑,既傾城也傾國。
葉昇呆呆地看著她,半晌,搖頭愣答:「……什么傷?」
余梣的笑容消失了。
指尖刮刮他的臉頰,她再次鄭重重申一次:「別說笑了,涵姐背后的傷你肯定不會不知道——」
葉昇捧住她的臉,認真又著急地問:「我姐受傷了?是嗎?什么時候?嚴重嗎?」
余梣被他的反問弄得一愣一愣,像是被人打了幾記悶拳,神情暗了暗,自嘲似的勾起唇角,終于愿意從他身上下來。
葉昇對她莫名其妙的舉動摸不著頭緒,又聽她調侃喃喃:「也不是第一次嘛……真容易害羞啊阿昇。」
聞言,葉昇緊皺眉,猛地坐起身,朝著女孩慵懶整衣的背影冷道:「……余梣,這是第一次。」
她扣回鈕扣的手一頓。
「我跟妳并沒有做過,妳不是最清楚的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葉昇的錯覺,他彷彿在她纖瘦的背影上看見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寒氣將人步步逼退……
然而他不顧她的冷寒,伸出手正要抓住她時,余梣立刻甩開他的手,也不看他立刻大步往外走。
「余梣!余梣!」葉昇追了上去,在她正要打開門走出房間的剎那抓住她的肩膀,將她翻過身壓在門板上,這才看清楚了她的表情。
……那是全然的陌生。
葉昇看過很多不一樣的余梣。在過去那段相偎的日子,他見過她的喜上眉梢、怒髮沖冠、哀傷惆悵、樂不可支,也看過她的迷糊天真、狡黠聰慧……諸如此類,唯獨沒有在她臉上見過這般的……冷漠。
她看他的眼神,彷彿要將他碎尸萬段那般冷酷,下意識地,葉昇怔怔地鬆開手……
在見到葉昇錯愕震驚的神情時,余梣這才回過神,愣愣地看著他的面容爬滿了恐懼,攥緊的拳才悄悄鬆開。
「我……」
「余梣。」這是第一次,葉昇打斷了她,也是第一次他對她感到絕望。
「我想,我不認識妳了,余梣……」
徘迴于他夢中那個爽朗的女孩、那個他曾愛到深處的初戀,這一刻,全被打碎了。
他真的,失去了她。

昨天達成千珠了!謝謝大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2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