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女人的內褲中間有縫_月子里的寶寶手腳冰涼

第95章 「涵涵,被意想不到的人告白該怎么辦啊?」
埋首于練習卷中的葉涵聽到提示音而抬頭,伸手拿起手機一看,竟是安詠琳捎來訊息,她滑開一看,先是一愣,隨即失笑,「安大明星,妳哪天沒被告白呢?」
看看網路上那些應援粉絲天天刷安詠琳,她哪天不被告白才奇怪吧?于是她將手機放到一旁起身裝水,任著安詠琳在那心急如焚而她渾然未覺,待重新做回位置上后,對話框已被刷滿。
「不是,我認真的,對方是女生。而且……妳認識的啊,還是一起共事的人!大寫尷尬啊我……妳告訴我怎么應對吧,我現在好亂啊。」
葉涵快速掃一眼,回:「妳現在能講電話?」訊息送出沒一會手機便一陣震動,她接起,立刻聽到安詠琳又是著急又是慌亂地說:「涵涵,人家覺得快死掉了,怎么辦?」
「……哦,這樣啊。」葉涵將手機放在左肩窩夾著,繼續手邊的事,絲毫不把她放在心上。
對于講求效率的葉涵來說,面對作妖的安詠琳最好的辦法就是放置,而葉涵也真這么做了,悠悠道:「妳冷靜點,事情原委好好說,不然我聽得一頭霧水。」
「就、就是……」其實不難從她期期艾艾地語句中聽出難言之隱,不過她倆是什么關係難道還要葉涵重申嗎?于是她沒好氣地說:「我們之間還需要顧慮嗎?直說無妨。」
沉默半晌,安詠琳才壓低聲音道:「那個……卲嵐她……」
「跟妳告白了?」葉涵不假思索地替她接話,若不是正在通話看不見安詠琳大驚小怪的表情,不然葉涵還真想看看她憋屈的小表情。
「……難道這很稀鬆平常嗎!」安詠琳略崩潰,難道只有她對邵嵐的告白感到震驚嗎?
「對哦,妳只有很驚訝而已。」
「……妳還是離學霸遠一點,這語氣根本就她附身。」安詠琳才剛抱怨,下一秒另端便傳來熟悉的嗓音……
「怎么了?有什么意見嗎?像我不行?」
安詠琳嚇得手機差點摔出去,趕緊穩住,諂媚地說:「沒有不行!好得很!多學學妳才好啊!」
林佳瑀按下擴音放在桌上,想起方才走進補習班便看到葉涵向她招手,結果是安詠琳又再鬧疼,簡直沒完沒了啊她。
不過,這次對于安詠琳來說還真的棘手,平心而論,林佳瑀也不會想遇上這種事就是了。
「所以,邵嵐是怎么跟妳告白的?」葉涵還是想先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再說,畢竟上次聚餐頂多看出邵嵐在意安詠琳——雖然原因不明,但是不過幾日竟直接告白了,而且是讓安詠琳有危機意識的那種心意,到底是發生什么事?
「呃……我其實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告白,只是聽起來很像啊!她說,要我從今天開始接受她的追求……」
話落,林佳瑀與葉涵兩人面面相覷,略崩潰地大喊:「那就是告白啊!笨蛋!」
叫她乾脆重讀國中健康課是不是比較快?葉涵扶額,「那妳就乖乖接受就好了,而且……」
「而且妳的閨蜜中有一個就是同志,妳應該比一般人更了解同性戀啊。」林佳瑀沒好氣地接話。
「可是……就是因為有涵涵,我才更覺得自己跟同志無緣啊……」安詠琳懊惱,這已經不是她了不了解同性戀的問題了,而是正因為了解,才更覺得沖擊。
正因為有葉涵相伴左右,才更覺得自己不會是同志,也從沒想過與同性發展更進一步,說她絕緣體也好,她就是壓根沒往自己身上想!
林佳瑀不是不能了解,而是一時間在電話中也難以說清楚,畢竟她的智商輾壓安詠琳,簡直甩了好幾條街,要她『紆尊降貴』用安詠琳能懂的語言解釋也是難。
思忖片刻,她答:「總之,妳現在被動的接受就行了,妳要是對邵嵐沒那意思,就別給她希望。」
「哦……好哦。」
林佳瑀太清楚她這好友的求好親切與心軟了,別人強勢一點她就沒輒,也枉她生了一張冷豔面容,簡直中看不中用啊!
「妳這花瓶幸好還有裝飾功能,不然我都不知道妳還能干嘛了。」
「……」安詠琳特別想哭。
「噗哧。」葉涵忍俊不住,對于林佳瑀的花瓶論嘴角險些失守。她又對著電話說:「我覺得邵嵐應該是自制力很強的一個人,妳到底把她逼到怎樣的絕境使她這么沖動告白?」
「呃……我覺得我也沒說什么啊……」
葉涵不是特別了解邵嵐,但這幾次短暫相處下,總覺得邵嵐真要出手拿下一個人,應該是在十拿九穩的情況下才會做出告白這件事,然而她沒有。她在安詠琳幾乎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沖動告白,感覺……不太像她的作風。
那么,安詠琳這個始作俑者到底干出什么好事了?
「我先說,我是真心話!不是隨口胡謅!我就是……說她跟另一個人是一對的……我真的這樣認為嘛!」
安詠琳說得特別委屈,然而葉涵與林佳瑀只是無言地相互看一眼,頓時覺得一陣無名冷風拂過二人,背脊特別涼。
「……然后我就被強吻了。」安詠琳掩面。
「妳活該。」林佳瑀說。
「妳自找的。」葉涵淡淡道。
「……」
后來安詠琳就掛上電話忙拍戲去了,留下特別心累的兩人默默互看,同時嘆氣。
林佳瑀走回位置上,打開她帶來補習班的禮盒袋子道:「不聊安傻呆了,來吃些甜點吧。」她邊說邊拿出上次與友人團購的網路美食,葉涵湊近一看,有些驚喜。
「我知道這家!連珍就是基隆那家嘛,它家的芋頭產品都很好吃。」葉涵欣喜接過,不過最近林佳瑀買甜食的頻率有些高,不禁問:「妳不是不愛吃甜食嗎?上次買生乳捲,這次買芋泥球,妳是轉性了?」
林佳瑀瞪她一眼,「什么轉性?就是想到某只胖浣熊愛吃,我朋友又特愛團購,所以稍微跟一下團,順手買而已。」
聞言,葉涵意味深長看著她,揚起有些古怪的笑容說:「哦,這樣啊,那我真要感謝小馮的愛吃,不然我們認識這么多年還沒看妳主動買給我這些……」
「閉嘴。」林佳瑀優雅地翻個白眼,「好啊,現在我每週買,妳最好全部吃光光。」
「哈哈哈,不過說真的這家真好吃,學霸最厲害了,最會找吃的!」葉涵喜孜孜地吃著手中的芋頭西米露,能調侃這個高傲的學霸實屬難得,特別愉悅。
林佳瑀垮下臉,「我還真聽不出這是讚美……不過還說曹操,曹操到。」順著林佳瑀的視線一瞧,便見為什么女人的內褲中間有縫_月子里的寶寶手腳冰涼到小馮與余梣兩人笑嘻嘻地走進補習班。
「葉老師、林主任下午好啊。」小馮蹦蹦跳跳地走近兩人,一見到桌上的甜食眼睛一亮,「咦?那是好吃的東西嗎?」邊說邊抬起頭,身后彷彿長了毛絨絨的尾巴拼命搖。
「怎么這么好?我也要吃!」余梣窩在葉涵旁邊,噘起嘴,「餵我,人家手痠。」
「痠妳大頭,自己拿。」葉涵無視她,才正要繼續吃,湯匙竟被一個小無賴拿走,而這無賴挖了一大口過去,一臉得瑟。
葉涵無語,又聽到余梣說這是間接接吻,她直接翻白眼。
余梣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又賣乖的無賴,葉涵選擇無視,直接拿新的湯匙來吃,也不管余梣怎樣撒嬌,就是不搭理。
「哼哼,我這次提早來是有事要說的。」余梣邊說邊蹭到一旁,一邊吃一邊說:「涵姊,這跟妳有關係哦。」
葉涵對她的話一直不以為意,隨口道:「嗯哼,什么事?」
「就是——」
余梣話未完,補習班門口突地多了一抹陌生的身影,她們往門口一瞧,當那人走進補習班時,雙雙一怔。
「……余立委?」
/
文中提及的連珍甜點是上次讀者送我的哈哈哈,對于我這個芋頭愛好者來說真的很喜歡~恨不得住在隔壁每週買哈哈哈,所以就順手寫進去了XD

第96章 任誰也沒想到,第一個回過神的竟是毛茸茸的賴賴,牠窩在葉涵腳邊,一向親人又溫順的賴賴也不知為何朝著余立委猛叫,葉涵回過神,趕緊抱起賴賴哄道:「噓,不要叫了,他不是壞人,安靜下來。」在她的半哄半要脅下,賴賴停止吠叫,改為低吼。
葉涵有些尷尬地向余立委歉然一笑,他擺擺手不以為意,瞧著她懷中的小狗狗,像是想起什么而說:「小梣跟我提起好幾次了,比她形容的還可愛,難怪妳會為了一只狗搬家。」
葉涵一愣,林佳瑀伸手接過她懷中的賴賴走進后方廚房替他們倒水,小馮隨即跟上,探頭探腦地不知想些什么,見狀,她吩咐:「去把往外面辦公室的門關上,別讓賴賴跑出去了。」
「哦,好。」小馮趕緊去關門,又偷瞄了眼外頭正在談話的葉老師與余父,真想知道他們說些什么,然而她的領子卻先被拎起。
「看什么看?沒聽過好奇心殺死一只貓嗎?」林佳瑀拎著她到后面餐桌坐下,小馮這人很簡單,有食物就安分。
不過小馮吃得津津有味是一回事,外頭正在談些什么又是另一回事……活到這年紀也許不到閱人無數,但也能從那身形近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上嗅出一點八卦。
這人來頭不簡單,且身上那背心實在眼熟,像是政壇人士才對……又想到方才葉涵的脫口而出,難道,余梣的父親是政治人物?
倘若是,那么余梣遠比她所想的,還要不簡單……一開始只覺得這小女生大方有禮,活潑但不恣意妄為、笑容滿面卻不傻氣,怎么說呢,她看上去青春活力,卻又隱隱透出一絲她這年紀不該有的冷涼。
相較之下比她大上幾歲的小馮反而更像高中生……不,余梣是例外,一個不能相提并論的例外。
只是,余梣是什么家世對她而言頂多是茶余飯后的話題,但是若牽扯到葉涵——余梣不明朗的『喜歡』,林佳瑀原是偏于靜觀其變,然而看來不能這么消極了。
畢竟,對方父親都找上門了。
處在外面的葉涵不懂林佳瑀千迴百轉的思緒,只覺得這次余立委『辱臨』這小小補習班大概是有余梣這尊大佛在這,但是很顯然的,余立委不是為了余梣而來。
因為他一進門后只是朝余梣淺淺一笑,便坐到自己對面,尤其在賴賴被林佳瑀抱走后更是不掩來意,直言:「繼上次見過面之后,也是好久不見了,妳的手還好嗎?」
葉涵穩了心神,平靜回:「很好,拆下石膏后就沒什么問題了。」
余立委有些歉然地低下頭,淺哂答:「教子無方連累妳,我真過意不去。」
見狀,葉涵趕緊擺手澄清:「沒事!我早就不介意了,而且嚴格說起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旁人沒有負責的義務。」
聞言,余立委抬起頭,直直地看進葉涵清澈的明眸中,而在她眼中倒映了一雙凝含些許深意的眼眸,其中她看不清的情緒眨眼即逝,恍若錯覺。
余立委又溫和一笑,繼續說:「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我聽小梣說,妳正在找房子……」他邊說邊從皮夾中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葉涵。「這房東是我朋友,我都談妥了,妳直接搬進去就可以了。至于位置是在……」
「等等!這太麻煩您了!我……」葉涵為難地看著他,又看看余梣滿臉的笑容,頓時有些無奈卻又不好表現出來,「……您對我太好了,老實說,我壓力很大。」
余立委也不惱,只是輕笑幾聲,道:「于情,是因為妳是葉芝蘭的女兒,我多照顧妳是應該的;于理,是我想要我這任性在外的女兒有個伴。」
葉涵面有難色,平白無故接受別人的好意不是她會做的事……而且還是欠了自己員工父母的恩情,這怎么想怎么尷尬啊!
當然,余立委早就猜到了,他也不是毫無準備魯莽到來,于是繼續說服她:「這幾天妳若很認真找租屋的話,想必是處處碰壁吧——畢竟能接受寵物的公寓套房,不多。」
葉涵無法反駁,這是事實。
「再來,妳要不要先看看租金再拒絕我呢?」余立委不疾不徐地說。雙手交疊于桌面上,溫溫地盯著她瞧。
當那優渥的租屋優惠放在葉涵面前時,她承認,她不是圣人,她的確有所動搖……她是家里的經濟支柱,雖然不知何方的父母定期有寄錢回家,但學費與在外工作開銷大,光靠葉涵的收入其實是有些吃緊的,只是她從不告訴葉昇,也不讓林佳瑀知道。
但是,即便如此,她還是無法接受余立委的好意。
葉涵輕嘆口氣,搖搖頭,「很謝謝您愿意給我這個機會,只是……」拒絕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更何況是堂堂大立委呢?
余立委莞爾一笑,「那該怎么辦呢,我跟房東談的時候已經先預繳半年的訂金了,而且我真的毀約也只能拿回三分之二……」果不其然,他見到葉涵臉上的動搖,繼續說:「原以為妳會答應的,畢竟對我來說,芝蘭的女兒就是我的女兒……看來是我太擅自主張了,那我也只好摸摸鼻子去拒絕人家了。」
葉涵心理陷入掙扎,余立委若有似無的一笑,將名片塞進她手中,「不急,下週再給我答覆,不如讓小梣帶妳去看看,妳再好好想想吧。」
話落,余立委站起身,摸摸余梣的頭后便轉身走出補習班,離開前不忘再次殷切地說:「希望妳不要有壓力,我并沒有惡意,對我而言這只是舉手之勞,也不要有欠我人情的想法,畢竟,小女之后還要麻煩妳多照顧了。」
葉涵輕咬下唇,嘆口氣,目送他離開補習班。總覺得手中的名片特別扎人,她是不是……真的惹上什么不得了的人了?思及此,她便往余梣那一看,又默默別開眼。
余梣湊上前挽她的手臂,討饒道:「涵姊姊,妳別生氣,我就是看妳找房子找得心煩,所以才……」
葉涵巧妙地抽走手,看她一眼,轉身走上二樓,這次余梣也不敢跟上,吐吐舌。
見狀,在旁始終沉默的林佳瑀這才出聲道:「我知道妳是好心沒有惡意,只是這次是妳不對。」
余梣垮下臉,可憐兮兮地看著林佳瑀。
林佳瑀往二樓一看,嘆道:「葉涵沒有她外表那樣柔弱,論自尊心與固執她根本不輸我,那么妳想想看,這樣的葉涵要她用這種方式接受妳的好意,她會開心嗎?」
余梣的狐貍尾巴垂下,趴在桌上,看上去特別失落。林佳瑀摸摸她的頭,道:「笨蛋,要說服葉涵跟妳同居不能用這種方式的。」
余梣猛地抬起頭一臉訝異,林佳瑀挑眉一笑,「怎么?妳認為妳那點小心思我看不出來嗎?妳八成是覺得自己怎么盧葉涵她都不會答應,乾脆叫自己的立委爸爸兼葉涵爸媽舊友的身分出來談,殊不知造成反效果。」
林佳瑀真是一針見血啊,余梣無法反駁。
「我可以幫妳,但是在這之前,妳必須先回答我一個問題。」聽見事情有轉機,聰明如余梣當然趕緊抱她大腿,抱好抱滿。
「好!妳問,我什么都答!」
見余梣狐貍尾巴搖得這么勤,林佳瑀勾起唇角,彎腰與她平視,那眼里竟毫無笑意,而是近乎威脅的寒氣四溢,逼人勸退。
「妳的汲汲營營,不只是喜歡葉涵、想追求她這么簡單吧?妳還藏著什么目的?」
余梣沉默,隨即揚起笑容,輕道:「對哦,我別有目的。所以,妳想知道?」
林佳瑀愣住。
/
本週更新就以同居前奏(?)結束啦~~我到底能不能在100章開葷呢(遠目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5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