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女的越做水越多_月月和健健閱讀全文

第97章 自上次與邢宇蓁見過面后,葉涵便有些心神不寧。仍未從與江仁馨的重逢緩過神,隨即而來的是失聯多年的好友出現于自己面前,且身邊有一個更親暱的人了。
的確是好友,僅此而已。畢竟……當年的她們,只差一步,卻沒能來得及跨過便戛然而止……這般諷刺的結尾,大概,是給自己的懲罰吧,葉涵這么想。
發起呆的她沒察覺到那小心翼翼的腳步聲由下而上,步步走近她。半掩的門她輕輕推開,便見到站在白板前那縴柔的身影,不知為何看上去有些窅然。
其實葉涵一直都是這樣的,這樣安靜、這樣淡然,蕙質蘭心的她不似外表那般柔弱,只是她習慣以退為進,既不像林佳瑀那樣硬碰硬,但也不至于像安詠琳一向粗神經;若發生了不得不使她親自處理的事,那雷厲風行的作風也讓林佳瑀敬畏三分。
很多事她不是不敢,只是不愿意這么做。
女孩垂下眼,鼓足勇氣,輕手輕腳地走進教室,繞過那些桌椅,走向背對她的葉涵,微微仰起頭,從后抱住。
喀噠。
白板筆從手中滑落碰撞到版溝的聲音格外刺耳,葉涵身子一僵,從后包裹她的香氣帶些淡淡的檸檬味,女孩的體溫偏高——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來自于她的,清楚感覺到貼在背上的柔軟嬌身,繞過她腰側扣住的手規規矩矩地搭在小腹上,下巴抵著她的肩膀,幾綹青絲搔著她的脖頸,有些癢、也有些刺。
葉涵輕咬下唇,許久未與他人這般親密難免感到渾身不自在,手放上那小手上,輕斥:「余梣,別鬧了,放開。」
「我沒有鬧。」余梣加緊力道,不愿意放開。臉埋進她的背中,聲音聽起來有些悶,讓葉涵錯以為聽見了哭腔。
「……對不起。」
她一愣。
「妳別不開心……是我不好,妳別生氣,不要討厭我……」也不知道是因為余梣說得太快,才讓她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哽咽,還是因為葉涵想起了那個晚上,她泫然欲泣的面容。
鬼使神差下,她輕輕回握了她。
葉涵低下頭,看著小腹上那小手平常明明無所畏懼,什么都敢伸手抓取的小手,此刻,卻像是不安那般緊抓著她不放。
單薄的衣衫透著掌心的溫熱,那熱度緩緩延燒至胸口,葉涵說不出胸口的疼痛是為什么,只是依稀想起了自己的年少。
在那段懵懂的青春之中,江仁馨所在的地方,是她即便步履蹣跚也走不到的幸福。
葉涵也曾想過,縱使舉步艱難,也要朝著江仁馨走。只是她再有背水一戰的決心,遇上江仁馨的轉身,也只有潰不成軍的狼狽。
終于,十年過后,她也走到了當年江仁馨的年紀,碰上了一個與她當初年紀相仿的女孩,口口聲聲說喜歡她、眼里從不掩飾對她的愛意。
余梣,終究與十七歲的葉涵是不同的;同樣的,她也不是那時的江仁馨,這一點葉涵很清楚。
所以,她不會做出讓自己遺憾的選擇。
葉涵鬆開她的手,轉過身,看了眼余梣茫然不安的神情,那閃躲的眼神與那委屈的小表情深深地印入她的眼中,逐漸撫平的心跳、逐漸平穩的呼吸,在見到余梣低垂的腦袋時,一切都有了答案。
「……余梣,抱歉。」
余梣震驚抬起頭,就在她聽見葉涵不明所以的道歉時。
四目相迎的片刻,余梣,忽然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預感……
「記得上次告訴妳,『我不喜歡妳,但也不會喜歡上別人。』——這句話,我必須修正。」
平時總是伶牙俐齒的她,在見到葉涵沉靜的表情時,頓時煙消云散……她的張揚底下藏著一顆擔心受挫的心、她的驕傲是為了掩飾性格上的自卑,此時,在面前葉涵,她覺得難受。
她的眼神彷彿貫穿了她的靈魂,在她面前,余梣覺得赤裸裸的,難受得想哭。
葉涵伸出手,忽地將她擁入懷。余梣像是一只受驚的兔子身子一震,葉涵的下巴抵在她頭頂上,輕聲嘆息。
「……妳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以后妳會碰到形形色色的人。也許現在妳的世界里只有我,所以妳才會因此動心。」她低語:「我看得比妳透徹、比妳清楚,同時,我也知道自己的心情是騙不了人的。」
葉涵第一次同她說這么多……余梣闔上眼,不讓自己在她面前掉淚。
「我想,我不會喜歡妳。妳沒有辦法讓我愛上,也沒有辦法動搖我的心,我知道妳很努力了……謝謝。」
那一刻,葉涵只有鬆口氣的感覺,尤其是在余梣推開她時,她沒有任何一絲波動,只在見到余梣倉皇轉身離開時,胸口微微一扯,隨即泛起一絲酸澀。
當年江仁馨再殘忍,多年后,葉涵仍是感激她的。那時,曾有那么一刻、那么一刻她真的以為也許……也許江仁馨對她真有情意,只是在她真正脫口而出時,她被自己旖旎的幻想狠狠搧了一巴掌。
也許就是當初江仁馨這么狠絕,所以她才能立刻斬斷情絲,不讓自己的情意有再茂生的可能。
即便是后來遇上的邢宇蓁,曾有那么一刻,她真的以為自己真的放下了、可以再去愛了,然而就在情愛正濃郁之時,她想鼓起勇氣與對方告白的前夕,邢宇蓁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大概是沒有資格被人所愛、或是用盡氣力去愛一個人吧。
所以遇上了余梣,看見了她眼中的喜歡,葉涵只覺得毛骨悚然。
真有那么一刻,與余梣相偎的夜晚,看著對方毫無防備的睡顏,心念微微一動,然而很快地這樣的想法便被自己捻熄了。
與其讓這樣的自己傷害一顆純真的心,不如……從未開始。她的人生有許多的后悔,余梣想必是其中一個。
以后還能不能遇到一個這么喜歡自己的人呢?葉涵不知道……她只知道,此時的自己不想談戀愛、也不想再為誰牽動心神。
現在的她,只想成為葉昇的支柱、只想為他撐起一片無憂無慮的天,其余的,她沒有資格妄想。
即便會后悔,也沒關係。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葉昇正逐漸走向毀滅她的道路——牽起了一雙名為『禁忌』的手、親吻一對名為『師生』的雙唇。
那個人,甚至是自己曾窮盡一生想擁有的人,如今……
命運的齒輪無一日停止運轉,朝他們無情而來,輾壓、為什么女的越做水越多_月月和健健閱讀全文蹂躪、踐踏、摧殘……
然而她還是竭盡氣力,為她種下一朵傲然于塵世間的花、挺立于弱水的花。那花有個似花非花的名字,名為芍藥。
待我容顏遲暮那天,妳是否會為我摘下?贈予我,是定情,抑或是離別?倘若有哪天,請妳親自告訴我吧……
若有那天的話。
/
粉專正在舉辦1500珠的番外投票唷,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XD

第98章 見到倉皇逃離的余梣,林佳瑀心中遲疑了那么一下,隨即低垂下眼,嘆口氣。
她是不知道二樓究竟是發生什么事,她只知道能讓余梣這么狼狽,恐怕與葉涵脫不了干係。
而葉涵究竟說了些什么,林佳瑀也能猜到八九分。余梣躲到后方廚房作勢裝水,正享用完美食的小馮見到余梣慌張的身影,原本想起身叫她,卻先被林佳瑀攔下。
林佳瑀倚在廚房門口懶洋洋地說:「小馮,妳去二樓整理一下B、C教室,順便看看葉涵有沒有需要幫忙的。」于是小馮晃頭晃腦地應聲好,蹦蹦跳跳地走上二樓,對于林佳瑀刻意支開她這件事渾然未覺,可是余梣就不同了。
當這空間只剩下她與余梣兩人時,看著她倔強不肯認輸的側臉時,林佳瑀不禁想起了方才的『對峙』。用這詞似乎太犀利,但林佳瑀找不到更好的詞彙來形容。
當她不過隨口問,余梣的熱切有沒有什么其余目的時——她不過是想逗她玩,卻沒想到余梣真順著她的話,笑問她想知道嗎?
那一刻,林佳瑀不自覺起了雞皮疙瘩,卻很快地,余梣又笑說:「我不知道林主任妳明不明白『追求一個人表明喜歡』與『要求一個人喜歡上我』這兩者之間的差異?」
她沉默。
「妳說得沒錯,我是想追求她,但不只是為了表明我的喜歡,更是要她也喜歡我——」她的唇角勾起大大的弧度,眉彎眼笑地說:「這,就是我的別有目的。」
林佳瑀有種被唬弄的感覺,可偏偏余梣坦然得讓她挑不出毛病,且以她對余梣的了解,她一點也不意外。于是她啞然失笑,攤手表示甘拜下風,畢竟沒多少人能厚顏無恥到這種地步。
不過,讓她比較意外的是,到底葉涵說了些什么竟能讓余梣露出這么挫敗的神情?這點她有點難以想像,于是開口道:「妳是被葉涵拒絕了?」
裝水的手一頓,很快地她繼續神色自若地撕開包裝朝碗里倒粉,再按下熱水鍵。隨著熱水流下,廚房頓時瀰漫一股濃郁的奶茶香。
「林主任,妳可以不用回答我,但我很想知道,所以還是決定不拐彎抹角直接問妳好了。」
「嗯哼,妳問。」她也漸漸跟得上余梣的腦袋迴路了,所以對于她不答反問的態度,一點也不意外。
余梣愜意地坐到一旁餐桌前,一邊攪動杯中的奶茶,一邊伸手拿取盒中的甜點,看似再悠閑不過,然而眼中凝含的情緒林佳瑀可沒錯過。
這眼神,倒是像極了方才一面之緣的余立委啊。
不過,余立委是讓人心生畏懼、下意識想躲避的人,也許是因為他敏感的職業,又或是過于老練的氣勢,而余梣的明顯單純許多。
而下一秒,林佳瑀便懂她這小表情從何而來了……
「明明,她也是喜歡我的啊,不然她不會露出那種表情……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林佳瑀一直掛在唇邊的笑容消失了,又像是想起什么失笑幾聲,就地坐下,坐在門檻上微仰起頭,凝視她,道:「難道,妳的江老師沒有告訴過妳,葉涵曾喜歡過她嗎?先解釋一下,我從葉涵那聽說妳們的關係了,所以不用太意外。」
余梣安靜注視她半晌,隨即搖頭。而林佳瑀也這么信了,嘲諷似的低笑幾聲,嘆道:「也許,不知者應當無罪,但我實在無法原諒她對葉涵的傷害——江仁馨……帶給葉涵的不只慘痛的初戀,更是烙印于身上永久的傷疤。」
余梣一愣,
「別看葉涵這樣,她……曾經過得很不好。」林佳瑀微微垂下頭,即便語氣平淡,但字句中摻雜的不捨仍顯而易見。
「記得,葉涵曾對我說過一句話,她說,『因為曾經悲傷,才懂得溫柔。』——這是她走出憂郁癥后,告訴我的話。」
她抬起頭,見到余梣的訝異并不意外,直直地看進她幽暗不清的眼眸中,道:「沒有人天生善解人意,至少,葉涵不是。」
「葉涵已經傷痕累累了,所以,妳若真喜歡她,請務必深愛。要不,妳只要讓她流一滴淚,我呢,絕對會挖掉妳的兩顆眼睛,懂嗎?」
林佳瑀說得平淡,卻是不怒而威。她毫不掩飾眉宇間的肅殺之氣,直勾著眼前甚至還未至成年的女孩,畢竟在感情面前,歲數不是犯錯的藉口,更不是冠冕堂皇的保護。
至少林佳瑀不會因為如此輕易原諒傷害葉涵的人,過去沒能拯救葉涵,這一次在她眼皮下的人,她必定會護她周全、守她平安。
她不是沒有感覺到葉涵的心意,正因為感覺到了,所以才放任余梣接近她,只是若她看走眼、抑或是信錯人,林佳瑀絕對會后悔莫及。
「妳知道我為什么喜歡她嗎?」余梣單手撐頭,目光清澈,無一絲退卻。「我知道這說法很老套,但,第一眼我就認了這個人。」
「……第一眼?」
「嗯,但我想我的第一眼與林主任認知中的第一眼應該是不同的。」余梣勾唇微笑,「那么,林主任相信『命定』這件事嗎?」
林佳瑀看著她認真的神情,若這話是別人說出口的,她只想笑,但當這個人是余梣時,不知為何,她信了。
「難道……早在小馮介紹妳之前,妳就認識葉涵了嗎?」從余梣的語帶保留中,林佳瑀大膽猜測、合理推斷,最后得出這么一個結果,卻沒想到余梣搖搖頭,不多說什么。
「比起這個,我比較好奇涵姐的傷。」余梣話鋒一轉,轉到了她差點按捺不住沖動問個清楚的話題。對于尚未對她放下戒心的林主任,任何問句都得小心翼翼才行。
而當她見到林佳瑀的遲疑時,心中掂量幾分后開口繼續道:「因為,其實江姊姊她也不知道,我想,她們之間是不是有過什么誤會?也許這就是一個突破口呀。」
果不其然,林佳瑀的神情有些鬆動,其實,林佳瑀也沒說錯什么,年齡,的確就是余梣最大的保護色。
在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大人面前更是如此,而她,當然懂得善用自己的優勢去達成自己的目的。
半晌,林佳瑀才答:「這件事情要從我們大學開始說起……」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5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