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屁用力放出來_月球上的三眼女尸真相

載著流星的人(5)
「哈啰,親愛的小唯唯,最近過得怎樣呀?」
聽到電話那一頭的聲音,紀唯先是頓住,接著訝異道:「筱玫阿姨?妳在哪里啊?」
「我在洛杉磯啊。」
「妳的手機怎么都打不通?這一個月完全連絡不到妳,老媽一直唸個不停耶。」
「Sorry~前陣子手機剛好壞了,抱歉讓妳們擔心啦。我們的筱琴小姐咧?她在嗎?」
「她出去約會了。」
「唷,還是這么甜蜜啊?看樣子我們唯唯將有新爸爸的日子不遠啰。」
聞言,紀唯抓抓頭,拿著話筒坐在地板上,嘆息:「阿姨,妳什么時候才能回臺灣啊?」
「怎么啦?聲音聽起來無精打采的,聽到有新爸爸不開心嗎?我記得妳不是挺喜歡這一任的?」
「喜歡是喜歡……」她玩著電話線,一想到白癡王子的臉,又忍不住煩躁的抓抓頭,「總之,一言難盡,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阿姨妳趕快回來啦,我想找妳出去玩,也想跟妳聊天!」
「唯唯乖,阿姨也想啊,不過這陣子比較忙,可能還不會這么快回去。」任筱玫笑笑:「這么愛我,乾脆搬來跟我住吧,我們一起四處趴趴走!」
「怎么可能?老媽才不會放人咧,她沒有我不行的。」紀唯倚著墻,看看墻上時鐘,懶懶地說︰「老媽應該快要回來了,阿姨妳就先去忙吧,記得要照顧好身體,我會跟媽說妳有打來。」
「OK,那就幫我跟她說一下,過幾天我再聯絡她。」任筱玫說︰「我姊姊就拜託妳啰,若有回臺灣,我再跟妳說,阿姨會帶一堆『禮物』回去給妳!」
「我不要怪物或是野獸的面具喔。」紀唯一說完,對方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在國外工作的任筱玫,是任母的妹妹,也是一名優秀的化妝師及服裝設計師。
五年前拿到國際特效化妝師的證書后,她就開始參與許多國際知名電影的拍攝工作,無論是老人、外星人,還是妖怪,各式各樣的妝容全都難不倒她,在跟著劇組跑來跑去的時候,常忙到有一段時間都聯繫不到人。
才華洋溢的任筱玫,從學生時期就展現出過人的天分,有次她製作一副幾可亂真的怪物面具,既畸形又駭人,然后把面具戴上,直接跑去找姊姊跟外甥女,當場把她們母女倆嚇得半死,那時才唸小二的紀唯,也因為驚嚇過度,立刻放聲大哭,甚至連續三天都還會作惡夢跟尿床,氣得任母整整一個禮拜都不跟妹妹說話。
三十五歲的她,至今還是單身,成熟的外表下,仍保有一顆調皮可愛的心,是紀唯非常喜歡的阿姨,兩人相處起來就像是好朋友,什么都可以說,什么都可以聊,只可惜對方現在在國外發展,能夠相聚的機會少之又少,距離上次見面,也已經是十個月前的事。
當紀唯掛上電話,一分鐘后,就聽到大門開啟的聲音。見到母親走進客廳,她上前說︰「媽,剛剛筱玫阿姨打電話來啰。」
「終于打來啦?她現在還在忙嗎?有沒有問她手機為什么打不通?」任母將外套掛好,坐在沙發上。
「有,她說她的手機壞了,這陣子還是很忙,過幾天會再打給妳。」發現她揉著肩膀,紀唯不禁問︰「怎么了?很累嗎?」
「還好,只是肩膀又開始痠痛了。」
「那我拿塊金絲膏給妳貼,我剛好弄了一壺麥茶,要喝嗎?」
「好,謝謝。」一聽到麥茶,任母原本疲憊的臉上,立刻漾起少女般的微笑。
紀唯將一盒金絲膏跟一杯麥茶拿出來,坐在她旁邊,直接幫她貼藥。
她望著母親嬌小的背影一會兒,開口:「媽,我問妳一件事喔。」
「嗯?什么事?」
「假如……我是說假如啦,假如妳最后真的跟沈叔叔結婚了,但他要妳辭掉工作,直接在家里當個家庭主婦,妳會愿意嗎?」
面對女兒的疑問,任母先是笑了一下,然后放下水杯,轉身面對她。
「唯唯。」她語氣平淡:「妳知道媽媽跟之前的交往對象,為什么在一起的時間都不長久嗎?」
紀唯對上母親的眼睛。
「在那些人當中,有很多都已經闖出一番事業,所以反而希望能有個可以專心照顧家里,照顧孩子的妻子。只要有人嘴上說愿意支持我的事業,實際上表現出來的態度卻又不是那么一回事,我就絕對不會留戀;媽媽要的,是一個可以支持我、尊重我想要的男人,并且愿意包容跟接受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孩子。」
她輕撫女兒的臉,「不管對方條件有多么好,我有多么喜歡他,但只要他不愿意接受我的事業,或是接受我的孩子,那這樣的人就不值得媽媽去喜歡,也絕不會是適合媽媽的為什么屁用力放出來_月球上的三眼女尸真相人。如果妳沈叔叔真有那種想法,要我放棄工作,在那之前,媽媽就會先放棄他。」
紀唯沉默,最后道:「所以,沈叔叔一直都是支持妳的?」
「他明白這份工作對我的意義,也明白妳對我的意義,兩個人要能夠長久走下去,除了尊重,對彼此的信任也是很重要。在這方面,妳沈叔叔給我相當大的安全感和力量。」她捏捏女兒的臉,淺笑:「怎么了?擔心媽媽受委屈啊?」
「不是,突然想問一下而已。」紀唯搖頭。
其實她心里比誰都清楚,母親從來就不是一個會讓自己受委屈的女人,當然更不可能為任何人放棄自己熱愛的工作。
只是,看著母親這些年來獨自一人含辛茹苦地拉拔她長大,自然會希望母親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愛的事,但也不希望她再這樣辛苦,希望她能夠過著放下責任,放下重擔,享清福的日子。紀唯始終認為,若有個能夠讓母親放心依靠,為彼此分擔解勞的對象在她身邊,對這個獨自奮斗多年的女人而言,總是好的。
畢竟無論是誰,走了多久,走了多遠,最終還是會渴望走到幸福的那一站。
輕吁一口氣,紀唯伸出手,輕輕按摩母親的肩膀,吐出一句:「這樣,很好。」
「什么?」
「媽遇到沈叔叔,我覺得很好。」
聞言,任母先是一愣,回頭瞧瞧女兒,眸里映著喜悅:「那,若能有像沈叔叔這樣的『爸爸』,妳覺得怎樣呢?」
紀唯靜默半晌,聳聳肩,「我考慮看看。」
「還要考慮呀?那媽媽得要努力賄賂妳了。」任母笑得甜美,「說吧,要怎樣妳才愿意點頭?有什么要求儘管說,我跟沈叔叔一定會答應妳。」
「真的假的?」
「當然。」
語畢,紀唯果真仰起頭,開始認真思考,十秒鐘后,她應:「……我還沒想到,到時再說,約定先保留。」
任母輕哂,伸手捏捏女兒的鼻頭。
到了現在,紀唯幾乎沒再想過母親跟對方分手的可能性,聽到母親這晚說的話,她也認定沈父就是母親在找的那個人。
她喜歡沈父,也希望他跟母親可以一直幸福下去,但若這兩人真的結婚了,就等于她最后勢必得跟那個白癡王子打交道。
這些日子以來,不管是在學校,或是其他地方,只要一有機會跟沈佑嘉正面接觸,甚至是對方主動想要跟她說話,紀唯也是假裝看不見,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也因此,每當沈父要他們「四個人」一起吃飯,紀唯都是想盡辦法找藉口推辭,她可以和沈父自在相處,但就是沒辦法跟沈佑嘉坐在同一個餐桌上,光是看到那顆獅子頭,就足以讓她胃痛一整個晚上。
「希望母親幸福」、「不想跟白癡王子有所牽扯」,這兩種心情時時讓紀唯陷入掙扎跟拉扯。只是通常煩惱不到一分鐘,腦袋瓜里的警鈴就大作,發出求救訊號,上億顆腦細胞瞬間兵敗如山倒,最后當機,因此她決定先放棄,把這些惱人的問題暫時拋到腦后,放自己一馬。
選擇順其自然,靜觀其變,聽天由命。


載著流星的人(6)
「任紀唯!」
練完社團,滿頭大汗的紀唯尋聲一望,一名短髮女生朝她走來。
這名同樣剛跑完步的女孩,一臉紅潤,胸口明顯起伏,神色怡然,「我剛剛在老師那里看到這幾天的紀錄表,他說妳最近的狀況不太好。」她好奇問︰「生理期來了嗎?」
「嗯。」紀唯低應,臉上沒什么表情。
「果然,我就想妳怎么退步了,成績跟上週差這么多。」女孩雙眼微瞇,嘴角一勾︰「下週要段考,沒有社團練習,妳就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吧,不然要是太勉強身體,影響到下個月的運動會,拿不到好成績,害老師生氣。那可就糟糕啰。」
對方一說完,楊心璦正好背著書包走到紀唯身邊,對著女孩不滿道︰「紀唯又不是故意的,她就是身體不舒服啊,為什么要對她說這種話?」
女孩瞧瞧楊心璦,仍是一派輕鬆地笑,悠然應︰「我又沒說什么。」
語畢,她拎起外套,甩頭離開操場。
楊心璦擰起雙眉,望著她的身影忍不住說︰「何詩詩真的很奇怪耶,干么跑來跟妳講這些,好像要是下個月的比賽真的不順利,就全是妳害的一樣!」
「她愛酸我又不是這一兩天的事,不用理她啦。」紀唯一把拿起水瓶,仰頭就灌。
「我看她根本就是怕妳贏過她吧,妳們跑步的成績一直都是不相上下,而且老師也很看好妳,何詩詩一定是見不得妳好,不想輸給妳,所以才老愛故意講這些冷嘲熱諷的話。」
「唉,算了算了,用不著為這種人生氣。」紀唯拍拍她的肩,「蔡頭那家伙人咧?」
「喔,他已經先去麥當勞了。」一改上一秒的不悅,楊心璦笑嘻嘻地說︰「我們快走吧,等吃完東西再搭車到小巨蛋,演唱會應該來得及喔!」
社團活動結束后,這三個死黨便直接在麥當勞解決晚餐。
當楊心璦將剛才的事告訴蔡以鈞,他搖搖頭,嘴里咬著漢堡,毫無憐憫地對紀唯說︰「唉,何詩詩果然把妳當作她的競爭對手了,妳要多多保重啊,兄弟,當心遭到暗算,我記得偶像劇都是這樣演的。」
「多謝你的叮嚀啊。」紀唯白他一眼,低頭啜起可樂。
「不過,何詩詩剛才提到一件事,讓我忽然想起來了。」楊心璦眨眨雙眼,「你們兩個下禮拜的段考沒問題吧?」
那兩人聞言先是一僵,整個人一動也不動,沒多久蔡以鈞就一副胃痛的表情,「喂,今天先不要講這個好不好?今天有演唱會,演唱會耶,這兩個字會害我消化不良啦!」只是當他說完,卻也忍不住跟著問問坐在對面的紀唯︰「喂,兄弟,妳有沒有沒問題啊?」
「這個嘛……我剛才已經想好對策了。」紀唯放下可樂,伸手攬住身旁的楊心璦,嘿嘿一笑︰「我打算從明天晚上開始,就把小璦直接擄到家里去,而且在段考結束前都不放人,連睡覺都要在一起。」
「哇靠,任紀唯,妳也太不夠義氣了,不是說好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蔡以鈞驚慌,連忙抗議。
「歹勢啦,兄弟,為了段考,我不得不跟你分道揚鑣。誰叫我們三個里頭就小璦的功課最好,我當然得趕快逮人才行,哈哈哈!」紀唯得意大笑,順勢將人摟得更緊;楊心璦嘆氣,一副「就知道會這樣」的無奈表情。
「啊,對了,我差點忘了!」紀唯放開楊心璦,開始在書包里東翻西找,最后拿出一盒東西,「小璦,這保養霜是我媽要給阿姨的,麻煩幫我拿給她啰,我媽說這適合給皮膚乾燥的人使用,冬天的時候,妳也可以擦擦看。」
楊心璦接過看了看包裝,立刻一陣吃驚︰「啊,我知道這個牌子,它的保養霜很有名耶,而且價格也不便宜,我媽一直說想要好久了!」
「有個在化妝品公司上班的媽媽還真好,隨時都有好康可以拿。」蔡以鈞把剩下的漢堡一口吞下,接著突然專注盯著紀唯看,納悶,「奇怪,筱琴阿姨明明長得那么漂亮,為什么女兒卻完全沒有遺傳到她的美貌啊?」
「真是不好意思喔,我沒有像我媽那樣美,讓你失望了!」紀唯怒目一瞪。
蔡以鈞仍不怕死的繼續說︰「阿姨不但看起來年輕漂亮,身材好,說起話來又輕聲細語,超有氣質。任紀唯,妳真應該要跟阿姨多學學,除了皮膚白這點像之外,沒有其他地方一樣,未免也太悽慘了。」
「你很賤耶!」任紀唯在桌子下猛力踢他一腳。楊心璦馬上笑笑說︰「哪有這么夸張啦?紀唯還是很有魅力的,不然關旭彥怎么會被她吸引呢?對吧?」
這句話,讓原本還在喝可樂的紀唯頓時不知道要回什么,只能咬著吸管不發一語。這時蔡以鈞又嘆了聲,卻是不以為然的口氣︰「那就代表關旭彥那家伙的眼光獨特,跟一般人不太一樣。不過就我看來,關旭彥也沒有長得特別帥,為什么一堆女生都哈他哈得要死啊?」
「唷,干么這么酸葡萄?就直接坦白說你嫉妒人家嘛!」紀唯哼哼嗤笑。
兩人繼續吵嘴時,楊心璦不經意往身旁一瞧,沒多久卻怔住,趕緊伸手拉人︰「紀唯,紀唯!」
「怎么了?」
「是沈佑嘉。」楊心璦訝異道︰「他也來麥當勞了!」
紀唯跟蔡以鈞立刻停止斗嘴,同時往另一頭望去,果真沒多久就發現那顆獅子頭。
沈佑嘉跟幾個男同學嘻嘻哈哈地走到其中一桌座位,在拉開椅子準備坐下的時,眸忽然抬起,而且就這么不偏不倚與紀唯對上視線。紀唯心一驚,猛然將頭轉回,用力緊閉雙眼!
她不斷在心里拼命祈禱,希望白癡王子沒有注意到她,不會注意到她,然而耳邊卻一直傳來蔡以鈞在叫她的聲音,吵得她不耐煩,焦躁地喊︰「干么啦?」
「沈佑嘉……」蔡以鈞愣愣望著她后方,「朝這里走過來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5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