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很多女生喜歡去夜店_月球上的詭異城市

載著流星的人(7)
紀唯整個人差點跳起來!
沒多久,她就感覺到有人逐漸靠近,最后停在她的身后。
腦袋早就一團亂的她,開始冒冷汗,還沒想到該怎么辦,就聽見一聲輕喚:「……任紀唯?」
紀唯再次僵住。
沈佑嘉連書包都還沒放下,就這么站在她的斜后方,看不見對方的臉,反而讓他的視線更專注。
「上次……我聽筱琴阿姨說,妳的身體不太舒服。」沈佑嘉微微俯身,緩慢地問︰「現在有好一點了嗎?」
由于楊心璦跟蔡以鈞完全沒想到沈佑嘉會直接過來跟紀唯說話,當下都不禁呆住,并且屏息不動,安靜地望著這兩人。
面對沈佑嘉的關心,紀唯沒有馬上回應,更沒有回頭看他,始終握著紙杯不動。
十秒鐘后,她才緩緩吸一口氣︰「嗯。」
聽見紀唯的回答,沈佑嘉露出放心的笑,還來不及再開口,紀唯就忽然對眼前的死黨說︰「欸,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不然會來不及聽演唱會吧?」
楊心璦和蔡以鈞又愣,瞄了沈佑嘉一眼,一邊點頭一邊支晤道︰「嗯……喔。」
當三人背起書包,準備下樓時,紀唯的目光依舊沒有在沈佑嘉臉上停留過一秒,她拉著死黨快速逃離麥當勞,最后整個人靠在電線桿上,一臉虛脫!
蔡以鈞忍不住問︰「喂,任紀唯,妳還好吧?」
「嚇死我了……」腦袋空白的紀唯,登時只能瞪大眼睛,木然吐出這一句。
「我也嚇一大跳,沒想到沈佑嘉這次會直接跑來找紀唯。」楊心璦說︰「看到剛才的氣氛,連我都覺得好緊張。」
「不過他好像挺關心妳的耶,還來問妳的狀況。」蔡以鈞拍拍她的肩,「我看哪,妳就乾脆面對現實,試著跟他相處看看吧。雖然他常做出一些丟臉的蠢事,但人看起來還不壞啊。」
「唉,再說吧,我的頭好痛。」紀唯無力,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我們趕快去小巨蛋吧。」
那天和沈佑嘉在麥當勞不期而遇,讓紀唯之后只要在學校看到他,就是閃得更遠。
她沒有想到,上個月騙母親說身體不舒服,所以不去跟他們吃飯,竟會讓他一直記到現在,雖然看得出對方并不曉得實情,然而那天他當著同學以及楊心璦他們的面直接跑來跟她交談,卻是她怎樣都料想不到的!
難不成那家伙是故意的?
但想起他那張傻里傻氣的笑臉,她又覺得不太可能。
這幾天沒有從任母那聽到什么,就表示沈佑嘉沒有把碰到她的事告訴他老爸,要是他告訴沈叔叔他們在麥當勞碰到面,她卻躲著不理人,最后傳到母親耳里,肯定會被念好幾天。
總之,只要知道自己現在還是安全的就好了。
「紀唯。」
一聲輕喚,讓陷入沉思的她回過神來。
楊心璦眨眨眼,好奇問:「妳怎么啦?在想什么?」
「嗯?沒有啊,沒什么。」紀唯搖頭,放下筆伸伸懶腰。
段考的第四天晚上,楊心璦在紀唯家里過夜,也一起念書,參考書上的一堆歷史人物、年代、事件,讓紀唯還讀不到三十分鐘就昏昏欲睡,忍不住發起呆來。
「紀唯,這個給妳。」幾分鐘后,楊心璦放下螢光筆,將手上的東西交給她:「要全部看完喔。」
「這是什么?」
「是我幫妳準備的講義,總共十張,因為這次老師考的範圍比較多,不是很好讀,所以我就把我平時的筆記整理起來,重點再用螢光筆劃,讀完這些的話,明天的歷史應該就不會有什么問題了。」
講義上頭的字跡秀氣整齊,每一處的重點都細心地被標示出來。紀唯一愣:「所以小璦妳剛才一直拿著螢光筆劃來劃去,就是在幫我劃重點?」
「對呀,我想這樣妳會看得比較快,像這些有一堆東西要背的科目,本來就是紀唯妳最討厭的嘛,所以我就……」楊心璦還沒說完,紀唯就已經離開座位沖去擁抱她,飛快地在她臉頰上啾了一下:「謝謝妳,小璦,我就知道妳最好了,我愛妳,愛死妳了!」
雖然早知道紀唯會有這種反應,但面對她如此熱情的舉動,楊心璦還是不免一陣害羞,「好啦,我知道,我知道,紀唯妳冷靜一點。」
「冷靜不下來啦,小璦妳太可愛了,不行,我一定要再親妳一下!」當她再度嘟嘴朝對方逼近,楊心璦立刻伸手擋住,兩人就這么又尖叫又大笑,玩鬧一會兒才停止。
「唉,身為兄弟,果然還是不該這么不講義氣,到時也拿給蔡頭看一下好了。」紀唯翻翻講義,叼著筆開始閱讀。
楊心璦偏頭道:「可是,現在已經十點多了,妳要什么時候把講義給他?」
「明天,考試前五分鐘,哈哈哈。」
「紀唯妳好壞!」楊心璦噗嗤一聲,隨即抬眸望望房門,「這么晚了,筱琴阿姨還沒回來嗎?」
「嗯,要加班,這個月她們公司比較忙。」她兩眼仍專注在講義上。
「好辛苦喔。」
「對啊,不過幸好有沈叔叔在我媽身邊,我根本不必操心,現在多一個人幫忙照顧那位大公主,兩人忙著談戀愛,我媽就不會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這樣我就可以輕鬆一些,也能少聽到一些嘮叨啦!」
「就是啊。」楊心璦莞爾,注視她片刻,輕吐︰「紀唯,妳真的很了不起耶。」
「嗯?為什么忽然這么說?」
「因為……」她稍微扭動身子,忖度著該如何表達,「從以前到現在,妳都不會輕易把事情往壞處想,就算碰到什么麻煩事,妳也都能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就連面對筱琴阿姨的事,妳也還能夠一直保持這樣開朗的心情。」
發現紀唯投來的目光,她又趕緊解釋︰「不是對阿姨的行為有意見喔,我也很喜歡筱琴阿姨!只是我想到……若是我的話,看到媽媽和父親以外的人在一起,而且還不只交過一個;雖然筱琴阿姨很漂亮,很多人追是一定的,但是碰到這種情況,我就未必有像妳一樣的胸襟,就算可以理解,卻不一定可以完全接受跟釋懷。所以,當我看到紀唯妳是真的站在希望阿姨好,希望她幸福的角度去祝福他們,我就覺得很了不起,也很感動。跟妳比起來,我的心胸真的太狹窄了。」
「想這么多干么?那又不是妳的問題,是我自己本身就是個怪胎!」紀唯哈哈笑︰「我是因為習慣了,才可以這么豁達啦。我愛我老媽,也相信我老媽,要是她一直這樣孤家寡人下去,我也會很捨不得的,幸福可遇不可求,能把握的話當然要努力把握住啰,而且就算現在不能接受,也未必等于將來不能接受啊。我相信只要努力去了解的話,就沒有什么心情是過不去的啦!」
「嗯,是啊。」楊心璦輕語,若有所思地,「我也好希望能像紀唯妳一樣,永遠都是這么充滿自信和樂觀,就算碰到什么挫折,或是難過的事,也不會輕易掉淚,很快就能站起來,也能像這樣一直激勵自己、鼓勵自己。」
「妳真的這么覺得?」紀唯挑眉。
「當然啦。」她頜首,笑得甜美,「在妳所有的優點里頭,我最喜歡的就是這一點呢。」
「看來某人又想被我親了。」紀唯放下講義,再度離開座位,嚇得楊心璦趕緊往一旁躲,求饒笑道︰「哇,不要!對不起,我不說了,紀唯妳趕快念書啦!」
然而求饒無效,她們開始妳追我跑,笑鬧聲不絕于耳,整個房間熱鬧洋溢,兩人繼續玩到任母回來才結束。
隔天的最后一科考完,段考也宣告結束。
當他們三人準備要去唱歌慶祝,紀唯卻收到關旭彥傳來的訊息。
楊心璦頭一探,「是關旭彥嗎?他說什么?」
「他問我……現在有沒有空?想要跟我見個面。」紀唯搔搔臉,楊心璦一聽,立刻點頭喊︰「有空,當然有空!紀唯,妳趕快去見關旭彥,快點!」
「喂,那唱歌怎么辦啊?今天人超多,我好不容易才訂到包廂的耶!」蔡以鈞詫異。
「沒關係啦,這禮拜忙著段考,又沒練社團,他們兩個根本沒時間見面。紀唯,不用管我們,快去找關旭彥吧!」
「可……」紀唯兩難,尤其看到蔡以鈞雙手交叉環在胸前,朝她投去「見色忘友」的目光,心想要是就這樣放鴿子,之后鐵定會被他酸到沒完,于是只好應︰「不、不然這樣吧,我先去找關旭彥,看他有什么事,結束后,我再趕去包廂找你們,好不好?」
蔡以鈞瞇起眼,一副「這還差不多」的表情︰「那就這樣啦,我跟楊心璦先過去,妳可不要拖到三個小時后才來喔,不然這次唱歌費用就妳請!」
楊心璦立刻白他一眼,「沒關係,紀唯,慢慢來不用急,我們會等妳的,妳趕快去吧,不要讓關旭彥等太久。」說完,她就拉著蔡以鈞往校門口走,嘴里還忍不住念了句︰「你很幼稚欸!」
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紀唯不好意思地再度搔搔臉,接著就往操場快步奔去。


載著流星的人(8)
由于已經放學,而且剛考完段考,還沒有社團活動,因此操場上幾乎沒什么人,唯有余暉籠罩,將整座校園撒上溫暖的顏色。
操場旁有一座司令臺,關旭彥就背著書包坐在上頭,看見紀唯跑來,便露出笑容,離開司令臺朝她走過去。
紀唯跑到他面前,微喘︰「嗨,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關旭彥問︰「考得怎樣?」
「還可以啦,我已經盡力了。」她撥撥瀏海,吁一口氣︰「你呢?」
「跟妳一樣,也盡力了,應該沒什么問題。」
「對唷,我都忘記眼前這個人是誰了,我們學校的超級資優生耶,當然不會有什么問題的啦!」她哈哈笑,指著對面大樓下的自動販賣機,「要不要散個步?我請你喝飲料。」
「嗯,好啊。」他眸里含著喜悅。
寬廣的操場上,只有兩道被夕陽照出的影子。此刻的寧靜,連他們踩在小石子上的聲音,都十分清晰。
兩人喝著麥香紅茶,走在通往校門口的樹蔭小道時,關旭彥問︰「對了,這次段考結束,運動會就要來了,時間有點緊迫,妳可以應付得來嗎?」
「那還用說?太小看我了吧?這幾天我都只能坐在書桌前K書K個不停,都快悶死了,老早就等不及要換上運動褲狂奔操場一圈啦,我現在可是蓄勢待發,準備好在運動上大顯身手呢!」紀唯哼哼一笑,轉轉手臂又摩拳擦掌的,眼里盡是期待的光芒。
關旭彥深深凝視這樣的她,嘴角笑意也變得更深,絲毫不意外她的回答,「那這次運動會,妳媽媽有沒有可能會來?」
「我媽?」紀唯偏頭,不解,「為什么突然提到我媽?」
他無奈一嘆︰「我是替我那幾個同學問的啦,上個月妳不是放了一張妳跟妳媽媽的照片在臉書上?我那些同學看到了,都很驚訝妳有一個這么漂亮的媽媽,就想說今年的運動會,妳媽媽會不會來學校幫妳加油?希望有機會見她一面,畢竟我們學校的運動會一向大型,很多家長都會來。」
「哼,居心不良。」紀唯斜睨他一眼,「所以你也很想見我媽啰?就為了這種事找我啊?」
「當然不是啦,我是因為想見妳,所以才跟妳聯絡的,我怎么可能會跟他們瞎起鬨?」他笑起來。
紀唯不自覺沉默,思緒一時還停留在那句「我是因為想見妳」,沒有立即回神,沒多久關旭彥又說︰「不過,若可以見到她,我覺得也不錯。畢竟我第一次打電話到妳家找妳的時候,就是阿姨接的電話,那時跟她說話還挺愉快的,所以我就想,若有機會可以見面,親自跟阿姨打聲招呼的話,那就好了。」
紀唯一手叉腰,用懷疑的笑容打量他,「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啦,我保證,絕不是因為有什么企圖。」他還做出宣示的手勢,「我是因為妳,才有這種想法,但為什么會這樣,我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她再度語塞,停頓片刻,忍不住開口︰「你……不在意嗎?」
「嗯?在意什么?」
「我是指,這段時間,你也大致聽過我說一些家里的事,像是我媽和他男朋友等等之類的,這些不會讓你覺得很難理解……很複雜嗎?」
聞言,關旭彥先是眨眨眼,隨即露齒一笑,「怎么會?我不這么覺得啊。妳媽媽漂亮,而且人溫柔又善良,就算受歡迎,有交過幾個男朋友,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啊。」語落,他又道︰「不過,若我是在跟妳還不熟,甚至認識妳之前,從別人口中聽到這些事,可能就會這種想法,可是當我聽妳告訴我,再看到妳和妳母親的感情這么好,一點都不被這些事影響,一直都是這么樂觀、開朗,我就覺得妳很不簡單,也很欣賞妳對一些事情的想法跟態度。而且現在,就算有人對妳說什么不好聽的話,妳也絕不會放在心上。這樣的妳,讓我覺得真的很棒,很吸引人。」
「是喔?」紀唯繼續飲著飲料,喉嚨忽然一陣乾澀。「你就這么確信我會這樣?不會氣到罵人,或是直接揍對方兩拳?」
「當然。」他噗嗤一聲,笑得溫柔︰「又不是不了解妳。」
紀唯再也沒辦法直視他,臉越來越熱,忍不住多啜了幾口茶,卻因為喝太急,差點嗆到。
「欸,我們……」關旭彥說︰「運動會結束后,一塊去哪里玩吧?」
「啊?」紀唯愣住,仍不小心咳了一聲。
「這幾天都在忙,之后又要忙運動會,很少有時間玩樂。所以,我想等運動會結束后,再約妳一起出去玩。」他說得靦腆,卻也認真,「可以嗎?」
紀唯抿脣,心跳開始加速。
她看著地上的落葉,最為什么很多女生喜歡去夜店_月球上的詭異城市后點頭,「……好啊。」
有一對知心好友在身邊,加入自己最喜歡的田徑社,以及逐漸萌芽的戀情,都將紀唯的生活,添上鮮豔豐富的色彩。
對她來說,現在的每一天都是充滿快樂、充滿喜悅的,這些多采多姿,都讓她無時無刻都在開懷大笑,享受并且珍惜著在身邊的小小幸福。那段屬于青春的美好時光,都讓她的心感到無比充實,無比璀璨。
只是這樣的歡快心情,卻在她即將升上二年級的那年暑假,任母正式宣布再婚的消息之后,暫時劃下了休止符。
當時母女倆在房間里,任母坐在女兒的床上,對她說出「媽媽要和沈叔叔結婚了」的那一刻,紀唯先是盯著母親半晌,最后抱著熊娃娃緩緩往后一傾,整個人「咚」的一聲倒在床上,動也不動。
任母摸摸她的頭,不禁笑︰「怎么了?覺得打擊很大嗎?」
「沒有啊。」雖然她早就知道這天終究會來,也早就抱有心理準備,但在聽見母親親口宣布的這瞬間,腦袋還是不小心空白幾秒。
「是沈叔叔跟妳求婚的嗎?」
「嗯,是啊。」
聞言,紀唯馬上又爬了起來,認真盯著母親。
「媽,我問妳。」她語氣慎重︰「沈叔叔知道妳的那些過往情史嗎?」
「嗯,知道啊。」
「也知道妳不太喜歡做家事?」
「嗯。」
「知道妳不擅長煮菜?」
「嗯。」
「知道妳很愛哭,光是看一部韓劇,就可以哭個三天三夜?」
「嗯。」
「也知道妳在家里跟在外面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嗯……」
「知道妳一生起氣來,就可以好幾天翻臉不認人,脾氣其實差到不行?」
「喂,妳這孩子,胡說八道什么?怎么可以這樣說妳媽!」任母立刻捏了女兒大腿一下,痛得她不禁「唉唷」一聲,摸摸被捏的地方無辜道︰「我是為妳跟沈叔叔好才這么問的嘛,要是你們之后結婚住在一起,最后露出真面目,發現你們其實跟之前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結果傷到彼此感情,那不就完蛋了?」
「喔,所以妳是為沈叔叔著想?怕他被妳媽嚇跑?」任母挑眉。
「也不全然是這個意思啊,我是真的為你們兩個好。真是的,一點都不了解我的苦心!」紀唯咕噥,再度倒回床上。
任母莞爾凝視女兒一會兒,沒多久俯下身,在她耳邊說︰「如果妳擔心的話,后天晚上,就跟媽媽還有沈叔叔一起吃飯,有什么問題,妳可以儘管問他。」她又補道︰「那天佑嘉也會來,這一次,妳可不準再用任何藉口推掉啰!」
紀唯用力閉上眼睛,發出痛苦的哀鳴。
果然,母親老早就將她的心思看進眼底,知道她每次逃避四人飯局的真正主因,就是為了躲沈佑嘉。
事已至此,任母都開口警告了,她也不得不面對現實,只是一想到未來就要跟那個白癡王子一起生活,同住在一個屋檐下,最恐怖的悲劇終究即將降臨,她就崩潰到想狂抓頭髮,放聲尖叫!
「妳跟佑嘉同校,卻沒什么機會說話,一定會生疏。這一次,你們就好好地見個面,打聲招呼,說個話。那孩子其實很可愛,也很純真,媽媽很喜歡他呢。」
「啊,是喔?」紀唯心不在焉,兩眼空洞。
「當然啦,妳只要跟他聊過天,相處一段時間就會知道了,那孩子人真的不壞,可以有這樣的手足,媽媽覺得很棒啊。」任母笑吟吟,拍了她的屁股一下,便起身離開房間。
紀唯繼續躺在床上不動,想到最后,也只能無奈地長嘆一聲,然后拿起手機,向死黨們報告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順便訴個苦,結果兩人很快就回應。楊心璦回︰「真的嗎?阿姨確定要結婚了?幫我恭喜阿姨。既然都這樣了,紀唯妳就試著和沈佑嘉相處看看吧,我相信妳一定可以的,加油!」
蔡以鈞則回︰「該來的果然還是躲不掉啊。那位獅子王終于要變成妳哥哥了,獅子妹要多多忍耐,可別因為他太白癡,結果一不小心就失手把他給做掉了,哈哈哈~」
「死蔡頭!」紀唯咒罵一聲,把手機丟一旁,拿起枕頭用力蓋在臉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5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