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很多已婚男人喜歡我_月球上能看到的建筑物

載著流星的人(9)
兩天后,未來的沈家四口,終于在這一晚正式首次相聚。
很少吃大餐廳的紀唯,看到桌上的一些高級海鮮,并沒有什么食慾,但其他三人就沒這種困擾,一邊談笑風聲,一邊吃得津津有味,氣氛歡樂無比。
「紀唯,多吃一點,這家餐廳的烏魚子很有名喔。」沈父說。
「喔,好。」她頷首,勉強自己吃了幾口,不經意抬頭時,卻又剛好接觸到坐在她正對面,那頭金毛獅王的視線。
從一進餐廳,四人坐下,到開始用餐的這段過程中,紀唯始終感覺得到沈佑嘉不斷投來的目光,像是在觀察什么,看得她渾身僵硬,坐立難安,額上也漸漸冒出青筋跟三條線,恨不得用食指跟中指直接毒啞那雙眼睛,叫他不要再看了!
「一想到以后,我們能像現在這樣『一家人』一起吃飯,就覺得好高興。」沈叔父莞爾,望望身旁的兒子,「對吧?佑嘉。」
「嗯,對啊。」他也跟著揚起笑臉,而這一答,卻讓紀唯忍不住抬起目光。
這樣近距離一聽,紀唯忽然注意到,沈佑嘉有一副很獨特的嗓音,比一般同年男生的聲調來得高,還參雜著些許沙啞,乍聽之下,甚至還有點像女孩子,與他父親低沉平穩的聲調明顯不一樣。
她其實有點懷疑沈佑嘉的那句「對啊」,到底是不是真心話?若是一般人,在面對這種場合跟狀況,甚至面對她的時候,應該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尷尬跟疙瘩存在,但就不曉得這家伙是真的打從心底贊成,還是只是做做樣子?對于自己家庭即將有的轉變,他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似乎比她還無所謂。
「紀唯,對于我們以后即將一起生活,妳愿意嗎?」沈父凝視她,眼里含笑,「我和妳媽,都希望可以得到妳的祝福。」
紀唯沒想到話題會突然轉到她身上,拿著餐具的手頓時停住,餐桌上三人的視線也紛紛轉向她,讓她一時語塞,答不出話,幾秒鐘后才結巴道︰「我、我一直都是贊成的啊,我也很高興看到你們有好結果,真的!」
語落,她卻又盯著沈父,認真建議︰「不過,沈叔叔,你真的已經想清楚,決定要選擇我媽了嗎?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下一秒,紀唯就被任母用手肘使力一推,害她叉子上的肉塊瞬間掉回餐盤里。沈父一聽,不自禁捂脣笑了出來,眼角因微瞇而浮出的細紋,反而讓他看起來更增添不少魅力及男人味,與身旁那因為放聲大笑,而被食物噎到并且咳了幾聲,還不小心噴出幾滴口水的兒子相比,這對父子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大到會讓人想把他們抓去做親子鑒定的程度。
而且重點是,她明明就在跟叔叔說話,這頭蠢獅是在跟著狂笑什么?
「紀唯,叔叔是經過深思熟慮,才選擇妳母親作為我這一生的伴侶。所以不管發生什么事,叔叔都絕不會后悔,妳放心好了。」語畢,他伸出左手,輕輕握住任母放在餐桌的右手,然后彼此相視一笑,讓紀唯和沈佑嘉兩人頓時都呆住了。
「喂,老爸,拜託不要在這里放閃光啦,我都起雞皮疙瘩了!」沈佑嘉別過頭,啞然失笑。
紀唯默然,看到眼前這一幕,登時竟說不出半句話,連笑容也擠不出來,甚至有一股奇怪的情緒突然卡在胸口。
她不曉得那股情緒是什么?也不曉得自己怎么會有這種感覺?這兩人相親相愛,她本來就是知道的,會這么做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啊。
為什么很多已婚男人喜歡我_月球上能看到的建筑物 對于這種陡然竄出的感覺,她一時不解,卻也沒多想,隨即拿起湯匙低頭喝起湯,讓他們繼續你濃我濃,閃到她和白癡王子再也受不了,發出抗議為止。
四人吃完飯后,紀唯和沈佑嘉兩人,依舊沒有說到半句話。
當他們在餐廳門口,準備要坐車回去,沈父卻想到什么似的,對兒子說︰「佑嘉,我跟筱琴阿姨現在要去別的地方買個東西,你可以先幫爸爸送紀唯回家嗎?」
由于完全沒料到沈父會這樣提議,紀唯一時慌了,「叔叔,沒關係,我自己回去就好,而且我們兩家不順路,這樣太麻煩了啦!」
「怎么會麻煩?就讓佑嘉送妳,這樣媽媽也比較放心啊,一個女孩子晚上單獨走回家多危險啊。」任母接腔,微笑地瞧瞧他,「佑嘉,可以嗎?」
「好,可以,當然沒問題,阿姨放心,儘管交給我吧!」沈佑嘉不知道哪來的朝氣,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奕奕,笑容也燦爛萬分,卻讓紀唯幾乎就要抱頭尖叫,完全瀕臨崩潰邊緣!
沈父和任母離開后,他們兩人先是站在街上不動,直到紀唯雙手放入上衣口袋,轉身離去,沈佑嘉才趕緊跟上。
車子在馬路上呼嘯而過的聲音,以及路人們的喧鬧聲跟腳步聲,凸顯了兩人之間的寂靜。
他們一前一后地走,沒有交談,直到一絲冰冷飄落至紀唯的鼻頭上,她仰頭一瞧,發現下毛毛雨了,便將衣服上的帽子戴上,卻也跟著憶起,沈佑嘉今天只穿一件單薄T恤,身上并沒有可以遮雨的東西。
想到這,她的步伐就漸漸緩慢下來,最后轉過身,與他面對面。


載著流星的人(10)
沈佑嘉沒想到她會突然回頭,馬上停下腳步,十分驚訝的樣子。
「不用送我了,你先回去吧,已經下雨了。」紀唯打破沉默。
「沒關係啦,小雨而已,對我沒什么影響的!」他搖搖頭,甚至因為搖得用力,頭髮上的幾滴雨珠也順勢被甩了下來。
這一幕立刻讓紀唯的腦海浮現出一頭濕漉漉的獅子,正在把身上的毛給抖乾的畫面。
「現在才八點,不會有什么危險。而且我們家不順路,等你回到家感冒怎么辦?」
「可是我答應筱琴阿姨要把妳送到家。妳放心啦,這點雨對我來說真的完全不算什么。」
「我會跟我媽說你有送我,我現在直接回家,沒有去其它地方,所以不用擔心會被拆穿。」
「這樣不就等于騙他們嗎?我還是送妳回去比較好啦!」他堅持。
「我不……」紀唯忍住就快罵人的沖動,擰眉望了他幾秒,決定隨便他,再度掉頭就走。
當她的腳步加快,沈佑嘉繼續緊跟在后,直到他們走進一條巷子,視線便暗下不少。
在第三盞路燈下,紀唯終于停下來,從口袋里抽出鑰匙,打開鐵門準備進屋。
沈佑嘉站在一旁,四周的安靜,讓他可以清楚聽見自己微喘的呼吸聲,也因此,他忍不住將視線轉回紀唯身上,正好看見她被帽子遮住一半的側臉。
平常自認體力還不錯的沈佑嘉,在這個時候,也無法與身為學校田徑隊員的紀唯相比,走這么長的路,就算不流汗,多少還是會呼吸急促,她卻能始終面不改色,連喘一口氣都沒有,根本不像剛剛快走了二十分鐘。
此刻雨已經停,卻變得比方才更熱,沒多久一滴汗就從他額際滑下。他看著紀唯打開鐵門,并對他說聲謝謝跟再見后就要進屋,頓時一慌,趕緊喊道:「任紀唯!」
見她回眸,他又焦急地說:「可以……跟妳聊一下嗎?我有事情想要問妳。」
原本已要關門的紀唯,聽到他這一問,眉頭再度一蹙。她走出門外,回到他面前,「什么事?」
「那個,就是……我一直想要問妳。」他吶吶道:「為什么之前在學校的時候,妳都不肯理我啊?」
沈佑嘉的直接讓紀唯一愣,面對那雙滿是困惑的眼神,她忍不住低下頭,一陣無力。
總不能直接回答說「因為你實在太白癡了,所以不想跟你有所牽扯」吧?
「有嗎?」她決定裝傻。
「呃……我好幾次都想找妳說話,可是每次要開口的時候,妳就突然走掉了。」他緊接著說:「喔,對,還有,我聽我爸說……大概九月的時候,他跟筱琴阿姨就會去公證了。所以我想,妳們也應該差不多快要搬到我家來了吧?」一接觸到紀唯的眼睛,沈佑嘉登時愣住,結巴:「我……我說錯什么了嗎?」
紀唯深吸一口氣,立即收起不小心流露出來的情緒。
就算知道他說的是事實,但從他口中聽到她最不愿意面對的事,還是讓她很難控制好心情。「我知道。」
「妳還沒有來過我家吧?我家很不錯唷,挺漂亮的。因為只有我跟我爸兩個人住,所以特別空曠,但妳跟筱琴阿姨搬進來的話,就剛剛好了。」他揚起笑容,「如果到時搬家的時候需要幫忙,可以找我,我會來幫忙的!」
「我們會請搬家公司直接過來搬,不用麻煩你。」
「啊,對喔。」他又不好意思地哈哈幾聲。紀唯盯著他的笑臉,那一刻不自覺陷入思緒之中。
放在心里許久的疑問,終讓她忍不住問出口:「你……好像很高興?」
「啊?」他微怔,馬上點頭,「對啊,我很高興!」
「我跟你幾乎沒說過什么話,就要搬進你家里,從此一起生活,你一點都不覺得尷尬?覺得奇怪?」
沈佑嘉又停頓幾秒,然后露出一副在思考的表情。「我想……或許是因為,我爸跟筱琴阿姨在一起很久,而我也早就知道妳的存在,所以當我看到他們感情穩定,甚至發現他們很可能會結婚,那個時候,我就已經試著要把阿姨當作我的家人。」他吐出這個答案︰「從那之后,只要在學校看到妳,我也會這么做。」
他的回答完全出乎她預料,也讓她不禁一愕,發現眼前這人的思想簡直不可思議!
「但我跟你頂多就只在學校見過幾次面,從沒有說過話,嚴格來講根本就只能算是陌生人,你卻已經把我當作家人?」紀唯滿臉懷疑,「難道你從不覺得有半點不妥?一個不認識的人突然要變成你的家人,你心里都不會有半點介意?」
「不會啊。」他搖頭,眼里閃著單純的光芒,讓紀唯的額頭又出現三條線。
對了,她都忘記這家伙是個傻蛋,但可以粗線條到這種地步,也算是個奇葩。
「好吧,既然誰都可以當你家人,這樣也好,至少不會有什么煩惱。」紀唯甩甩手,不想再跟他多談,轉身要離開卻又被沈佑嘉叫住︰「不是,妳誤會我的意思了啦,我不是說誰當我的家人都可以。」他趕緊解釋︰「因為是筱琴阿姨跟妳,我才會這么想的!」
紀唯納悶回頭,他神情慌張,十分誠懇的說︰「筱琴阿姨可以跟我爸結婚……我覺得很好,是因為他們已經在一起很久,而且也真的很相配。再加上因為阿姨的女兒是妳,所以我才一點都不介意!」
「因為阿姨的女兒是我……」紀唯眉頭皺得更深,「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他抓抓頭,眼珠子忽左忽右,「因為會成為我家人的人……是『妳』,所以我并不覺得介意,反而……很高興。」
沈佑嘉的話,讓紀唯傻住了。
一時之間,兩人都沒再開口,只是沉默站在原地,望著對方動也不動……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6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