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掀開衣服胎兒就不動了_月球尖塔

載著流星的人(23)
回到房間的紀唯,整個人挫敗地倒在書桌上。當兩位死黨正好在網路上敲她,想要關心目前進度,紀唯也只能欲哭無淚,將剛才的狀況報告給他們。
她苦著一張臉,兩眼無神,就這么開始瀏覽起網頁。
已經無計可施的她,乾脆直接在搜尋器上打入「方佑霆」這三個字,也在臉書上搜尋,甚至用英文拼音去找,卻沒有任何進展,再度絕望的倒回桌上。「這樣找得到才有鬼啦……」
繞了一大圈的結論,就是只能再找沈父問問。雖然對他萬分愧疚,但現在紀唯能夠依靠的人,就只有他了。
只可惜這陣子,沈父的工作相當忙碌,經常加班到很晚才回來,有時看到他疲倦的笑臉,她就什么話都問不出來,于是決定不在這種節骨眼去麻煩對方,讓他更加操煩。
母親的事,讓紀唯感到無比失落、沮喪。
當這段日子的煎熬,讓她最后也不禁開始思考:是否應該要放棄了?某個晚上,蔡以鈞就捎來一通電話。
那時她正在準備隔天的考試,卻唸不太下去,趴倒在參考書上接起手機:「喂?干么?」
「欸,兄弟,我今天突然有一種很深的感觸。人生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耶,處處皆有意想不到的巧合跟驚喜,而且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還會發生什么事。我現在的心情就如同『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般,澎湃到簡直難以言語啊!」
紀唯拿著手機,先是一陣無言,最后問:「蔡先生,可不可以說中文?你講的話我沒有一句聽得懂,是唸書唸到起肖了嗎?」
「哎唷,真的啦,妳聽完就知道了。我跟妳講,今天我媽要拿我爸的外套去洗的時候,突然發現一樣東西,那東西就是……」
「一個口紅印?」她開玩笑。
「屁啦,怎么可能?是名片,一張名片!」
「名片?那又怎樣?」她打了個哈欠。
「重點就是名片上的東西啊!」蔡以鈞語氣急促,「上頭有印某個人的名字,而那名字就是『方?佑?霆』!」
紀唯的腦袋霎時空白,當下完全傻住。蔡以鈞繼續在另一頭喊:「夠巧吧?跟你大哥的名字一模一樣,一字不差。這是我爸今天拿到的,我一看到,馬上就跟他要來為什么掀開衣服胎兒就不動了_月球尖塔了!」
由于太過驚訝,紀唯頓時一陣恍神,也結巴起來:「那……那那名片上面除了名字,還有沒有寫其它東西?你爸是在哪里拿到的?既然有名片,一定還有印地址吧?」
「喔,有啊。」他說:「是一間修車廠。」
「修車廠?」她愣住。
「對啊,我老爸今天開車的時候突然爆胎,把車子送到修車廠的時候,正好就是這個『方佑霆』幫他修車的,名片也是在那時候拿到的。」
紀唯啞口,心跳急速加快。
完全想不到會這么巧,在她正想要放棄的時候,竟然就有一個「方佑霆」出現了!
「明天我把名片給妳,修車廠的名字、地址、電話都在上面,妳就碰碰運氣賭一賭,當作是最后希望啰,搞不好這個人真的就是妳大哥也說不定咧。」
「感激不盡!蔡頭你真是我的好兄弟。你明天想吃什么,我全請你!」紀唯開心不已,切掉通話后,她又馬上將這個消息報告給關旭彥及楊心璦知道。
雖然她心里其實很明白,這個機會并不大,也很渺茫,但至少已經有一個方向,告訴她下一步該怎么做,也能夠從連日來的煩悶中,暫時找到出口。
隔天,她從蔡以鈞手中拿到名片,發現那間修車廠離家很遠,還得另外轉車,但若直接從學校坐公車過去,約莫二十分鐘就到,因此在拿到名片的那一刻,紀唯就決定當天練完社團后,就直接到修車廠去看看。
她想先去偷偷觀察一下,看那個人長什么樣子?年紀看起來相不相符?等確定之后再想后續。
剛開始,她也想過打電話到修車廠問問看,但她又怕這樣會太唐突,結果嚇到對方,若那人并不是「大哥」,一個弄不好,可能還會不小心被當成神經病。
要去修車廠的事,她沒有告訴關旭彥,也沒有找兩個死黨,不好意思勞煩他們陪同一起過去,而且還是去偷窺,這種蠢事,還是她一個人做就好了。
于是,社團活動一結束,紀唯換下運動服,就揹著書包到校門口搭公車,帶著那張名片,關于那個人的線索,她的最后希望,前往目的地。
二十分鐘后,紀唯下了車。
雖然離學校不遠,不過這一帶她并不熟,因此才走沒多久就困惑了,直接跑去跟附近店家問路。
天色越漸暗下,四周只剩下些許余暉籠罩,以及車子在大馬路呼嘯而過的聲音。
走了十分鐘的紀唯,最后在前方的一小片空地隔壁,發現一個藍白相間的長方形招牌。
她看著招牌上的名字,再低頭瞧瞧名片上的,確定就是那一間時,鬆口氣地露出笑容。
眼看目的地越來越近,紀唯的心也跟著起伏不定,當接近側門口,她放慢腳步,然后仰起頭,開始往店里頭張望。
四名穿著同款黑色短袖上衣的男子,正在修繕停在店內的兩臺汽車。
其中一臺銀色的,被千斤頂抬到半空中,兩名男子就站在車底下修理底盤;最靠近側門的男子,蹲在另一臺紅色的左后方檢查輪胎;最后一位,則站在柜檯前使用筆電及接電話。
紀唯在原地張望好一會兒,卻始終無法看清楚他們的臉,于是忍不住再向前幾步,專注且仔細地繼續觀察,絲毫沒發現身后有人逐漸靠近。
「小姐,有事嗎?」
一陣陌生男聲傳來,嚇得紀唯心臟漏跳一拍,迅速轉身,瞠目瞪著站在她背后的人!
同樣的黑色上衣,右胸口還有用白線繡上的字樣,是修車廠的名字,紀唯這才明白是這里員工穿的制服。
眼前這名男子有比一般男生稍長的微捲頭髮,臉上帶著些許鬍渣,乍看之下,還有點藝術家的味道,至于年紀,從外觀來看,紀唯猜測應該有三十五歲以上。
男子手里夾著菸,瞧瞧紀唯身上的制服,改口又問一次︰「『小妹妹』,有事嗎?」
她完全沒料到還有第五個店員,一時慌張,竟不小心就說出了來意︰「抱、抱歉,我只是想來……看個人。」
「看人?看誰?」
「呃,就是……」她腦袋混亂,又一次脫口而出︰「在這里上班的……一個叫方佑霆的人。」
他眉頭一挑,悠然問︰「妳是他什么人?」
「什么人……」拜託,她根本就還不確定這里的方佑霆是不是大哥,現在就問她這個,萬一結果在他面前發現根本搞錯了,豈不是會尷尬到死?
男子見她一臉失措,欲言又止的模樣,嘴角忽而上揚一下,隨即走進店里頭喊道︰「喂,阿霆,出來一下,外頭有個『高中美眉』說要找妳!」
紀唯當場嚇到快休克,她臉色發白,萬萬沒想到那個鬍子男居然直接跑去叫人了!
而當鬍子男喊完,店里頭的四人瞬間全停下動作,同時往門口的紀唯一望。
沒多久,其中三人又將視線轉向另一邊,站在銀色汽車底下的其中一人身上。
紀唯一時陷入慌亂,還不曉得要怎么辦,就遠遠看見那個人離開車底,朝她探頭一瞧,神情似乎有些納悶,接著脫下白色工作手套,朝她走來。
這完全不是紀唯一開始所計畫的!
她只是想來偷看一下,觀察哪一個看起來跟「大哥」的年紀最相近,再從中調查「方佑霆」是否就是里頭的其中一個,就只是這樣而已!
當背脊一陣發涼,她焦急地緊閉眼睛,腦袋瓜里也開始思考等等要怎么跟對方說她搞錯人?要怎么解釋才不會奇怪?只是還沒想出半個方案,她就聽到那個人已經走到身邊的聲音。
紀唯在心里哀號,決定乾脆豁出去,直接老實說認錯人了就好!
她咬牙,深呼吸,終于鼓起勇氣睜開眼睛,直迎站在面前的人,然而當她緩緩將視線一抬,最后落在對方臉上時,目光卻就此定住,再也沒移開過,整個人當場僵在原地!
「請問,妳找我嗎?」男子禮貌下的微沉嗓音,與某個人有著明顯神似。
紀唯微張著口,連眨了好幾次眼睛,想確認自己是不是眼花?還是出現幻覺了?但她腦袋里的迴路竟在這時突然卡住,無法運轉,也無法思考。
這張臉,這雙眼睛,這個眼神,就連說話時的聲音、語氣……都和那個人如出一轍,幾乎一模一樣。
眼前這個人,根本就是年輕版的沈叔叔!
「同學?」看到紀唯呆掉的臉,他又喚。
紀唯木然,不敢相信竟有這種事,甚至因為太過震驚,忍不住喃了一聲:「大哥……」
「大哥?」男子聽見,先是困惑,隨即莞爾,「對不起,妳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沒有妹妹。」
老天,連笑起來都那么像!
「那個……」雖然紀唯當下已經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確定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但為求謹慎,她還是跟對方做了確認:「請問,你的父親是沈昱彰先生,沒錯吧?」
聞言,對方沒回應,卻怔住了。
賓果!
紀唯嚥嚥口水,抓緊書包,吶吶道:「如果……我說對了,那么,你就是我大哥,沒有錯。」
方佑霆的眼神變得比剛才更困惑,眉頭微擰,望著紀唯不動。
「呃……不好意思,突然就這樣跑來。」紀唯尷尬地搔搔臉,正式對他介紹:「其實,我是你父親再婚對象的女兒……我叫任紀唯,你好。」
語畢,方佑霆原本微怔的臉上,又多了份詫異和愕然。而這反應也讓紀唯不禁納悶,難道他并不曉得自己父親再婚的事?
那一刻,兩人一時都沒再出聲。
只是靜靜站在原地,各懷所思的望著彼此……


載著流星的人(24)
「來,請妳喝。」
方佑霆走到她面前,遞一罐飲料給她,「麥香紅茶,可以嗎?」
「可、可以,謝謝你。」紀唯馬上點頭,看著他在自己旁邊坐下。
他們到修車廠隔壁的小空地,坐在被丟棄至那里的一排舊輪胎上。
幾顆星星出現在遠方穹蒼,在夕陽下微微閃爍,讓這片寧靜天空,看起來變得更加美麗了些。
在低頭啜紅茶的同時,紀唯忍不住又悄悄瞄起對方。
雖然方佑霆面色平靜,卻還是若有所思的樣子,因此紀唯猜測,他不是在想沈父再婚的事,就是在想她的事。
果不其然,沒多久,他就轉頭望著她,「妳是怎么知道我的?」
「喔,是……沈叔叔告訴我的。」她照實說。
「包括我在這里上班?」
「不是,這是湊巧,我從朋友的父親那里看到你的名片,所以才找到這里來的。」
聞言,他點點頭,終于提出最重要,也是最關鍵的問題:「那妳今天來找我有什么事?」
「呃……」紀唯躊躇,卻沒有回答,只是吶吶問:「那個,我想先請問大哥……我聽說,你高中畢業后,就從家里搬出來一個人住了,對不對?」
「嗯。」
「是因為到外地念書的關係嗎?」
他搖頭,「畢業后我就直接出來工作,沒有唸大學,一直都待在臺北。」
這個答案讓紀唯意外,「那為什么……沒有繼續和你母親一起住呢?」
方佑霆望她一會兒,嘴角微勾,淡淡應:「因為想讓自己獨立,所以就搬出來了。」
「這樣不是很辛苦嗎?沒有想過回去再和家人一起住嗎?」
當對方又瞄她一眼,紀唯便知道自己問得有些深入了,但他仍用不變的平靜語氣說︰「我已經習慣了,所以并不覺得辛苦,而且,我母親幾年前也已經再婚,有了新家庭,就算我不在,應該也不至于寂寞。」
「這樣啊……」她將視線轉回紅茶上,深吸一口氣,忍不住試探,「那,假如說,我是說假如啦,若有一天,大哥的家人,希望你能夠回去跟他們一起住,你……愿意嗎?」
「回去?」
「嗯,比方說……你的父親。」
聽到這,方佑霆沒有回應,反而動也不動的盯著紀唯,最后笑︰「妳今天來找我的原因,就跟這個『假設』有關嗎?」
紀唯咬著脣,在這一雙眼睛面前,突然不想再拐彎抹角,于是坦承點頭,「因為大哥的答案……對我來說,很重要。」
「能先告訴我為什么嗎?」
紀唯微微一顫,沒有抬頭,「因為……我沒有辦法。」閉上眼睛,艱澀地說︰「我沒辦法跟叔叔……還有沈佑嘉住在一起。」
當她說出口,發現對方沒有馬上追問原因,于是繼續道︰「叔叔知道后,他就對我開出一個條件,說只要我做得到,他就愿意讓我暫時搬出去住一段時間……而那個條件,就是讓大哥你重新回到家里,與叔叔他們團聚。」
語畢,她慢慢抬起頭,發現方佑霆一臉愣住,似乎對沈父所提的條件感到相當意外。
他沒有問沈父為何要這么做,只是收起訝異的表情,好奇問︰「為什么妳沒辦法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對妳不好嗎?還是妳不喜歡他們?」
「沒有,叔叔他非常疼我,我很喜歡他。至于沈佑嘉,雖然剛開始對他有些頭痛,但也沒有到非常討厭的地步。是我自己的心態……一直沒辦法調整過來。在婚前,我是非常支持叔叔和我媽在一起的,但是等到我們『四個人』正式住在一起之后,問題卻一個接著一個來……」
她握緊手中的鋁箔罐,聲音壓低︰「最后,我發現自己無法再接受叔叔的好意,他越對我好,我就越覺得愧疚,壓力也跟著越來越大,甚至嚴重到……沒辦法再像從前那樣面對他,更沒辦法裝什么都不在乎,然后繼續待在那個家里,我怕再這樣下去,自己有一天會受不了,結果把叔叔、我媽,還有沈佑嘉傷得更重。雖然……我已經傷害到他們了,但我還是希望,能在完全接受跟釋懷之前,給自己一點時間跟空間,這樣,我才有把握可以再次面對他們,然后真正地,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
紀唯說完,四周頓時陷入一陣寧靜。
方佑霆吁一口氣,眼眸一歛,低應︰「嗯,其實我……」
「等一下!」紀唯打斷,趕緊伸手阻止,「沒關係,你不用現在就回覆。我……我知道突然對你提出這個要求,你一定會覺得莫名其妙,也很困擾,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先考慮一下,然后再回答我,可以嗎?」
方佑霆看著她,沒有再開口。
紀唯站起來,然后拿出手機,一臉歉然與尷尬的表情,「雖然這很厚臉皮……但我可以要大哥的電話嗎?因為我希望之后還能再跟你聯繫。」
面對紀唯的要求,方佑霆沒有考慮太久,很乾脆的就把號碼給她,而紀唯也現場打了一次,聽到鈴聲從他褲子口袋里響起,立刻停止撥話,她揚起笑臉︰「我把我的號碼給你了,這樣大哥想好的話也能打給我,什么時候都可以喔!」
「嗯,好。」
「那……我就先回去了,真的很對不起,佔用到大哥的上班時間。」
「不會,沒關係。我送妳去坐車,等我一下。」方佑霆回店內與同事說一聲后,很快就走出來,對她一笑︰「走吧。」
紀唯覺得好不可思議。
一直到昨天,她都還想不到,自己現在居然就站在大哥面前,跟他說話。
方佑霆眺望遠方街頭,雙手放入牛仔褲口袋里,用散步的步調緩慢地走。
他的頭髮不時被微風輕輕吹拂至額際,夕陽余暉將他喉間至鎖骨的線條照得清晰可見,而那件合身的黑色上衣,更讓他的身形顯得修長好看,與沈佑嘉那夸張突兀,像是刻意要引人注目的造型比起來,方佑霆的就相當簡單輕便,普通的上衣跟牛仔褲,沒有其它裝飾,但身上所散發的隨性跟清爽感,反而更吸引紀唯的目光。
「妳說……妳叫紀唯,對嗎?」走到一半,他開口。
「嗯,對呀。紀念的紀,唯一的唯。」她答道,胸口忽然一陣微麻。
她發現自己居然有點喜歡他叫她名字時的語調,很好聽。
「今年幾年級了?」
「高二。」
「高二,那應該是十七歲啰?」見她點頭,方佑霆勾起脣角,「真沒想到,我居然多了個小自己整整十歲的妹妹。」
「我也是耶,當我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哥哥,真的很驚訝。」她搔搔臉,抬起頭來,「不過,大哥你看起來不像已經二十七歲,如果你現在背一個包包,手里再拿本書,跟我說你是大學生,我一定會相信。」
「真的嗎?」
「真的啊,我可不是為了拍馬屁才這么說的喔。」
他的喉嚨滾出陣陣笑聲,「那我就謝謝妳的讚美了。」停頓一下,他又問︰「佑嘉現在好嗎?」
「喔,很好啊,超好的,每天都生龍活虎的到處跑來跑去,永遠都有說不完的話,耗不完的體力,跟他住在一起后也天天被他纏,快要累死了。」
「那代表他很喜歡妳。」他緩緩道︰「很久以前,他也是這樣一天到晚纏著我,我走到哪他跟到哪,就連上個廁所,他也要跟來。」
「原來這毛病是從小就養成了。」她無力。
方佑霆又笑,眼神忽然間變得深沉,「不過,想不到轉眼間,他也已經十八歲,成年了。」他望著遠方,淡淡說︰「這十年……過得很快。」
紀唯不禁再度朝他一望。
他們到達公車站牌,兩人一同往馬路盡頭的那端望,沒發現半臺公車開來。方佑霆問︰「妳等等應該還要轉車吧?我記得這里沒有公車直達到家里。」
「嗯,我要先回到學校,然后再轉一班。」不知為何,從他口中聽到「家里」這兩個字,紀唯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
沒有多久,她要搭的那班車來了。
公車緩緩駛來,在兩人面前停下時,紅燈正好亮起。
紀唯揮揮手與方佑霆道別,轉身準備上車,卻聽見他喚︰「紀唯。」
「嗯?」她停下,回頭,「怎么了?大哥。」
方佑霆凝視她,沉沉地說︰「對不起。」
紀唯一愣。
「我……不會回去。」他嘴角的笑意,在這片落日之下,看起來竟有些凄然,「沒辦法幫上妳的忙,我很抱歉,還讓妳白跑這一趟,不好意思。」
紀唯當下一陣愕然,腦袋也跟著空白。
她望著對方的眼睛許久,脣一抿,艱澀地問︰「真的……無論如何,都不行嗎?」
「對不起。」
對方的誠摯語氣,讓紀唯完全啞口了。
她深呼吸,吶吶道︰「好、好吧,我知道了。沒關係,如果真的不行,那我就不再繼續勉強大哥了。是我不好,突然跑來對你提出這種要求,對不起。」她低聲︰「那……我走啰,謝謝你來送我。」
說完,紀唯就轉身上了車。
當車門關起,她直接在靠窗處坐下,發現方佑霆還沒離去,視線仍在她這里,然后稍稍舉起手,與她道別。
剛才那個笑容里的落寞……是她看錯了嗎?
紀唯凝視他一會兒,在公車即將行駛,對方也離開站牌準備回去,她突然打開車窗探出頭去,「大哥!」當那人停下腳步并且回頭,紀唯一手貼在嘴邊,大喊︰「我很高興可以見到你喔!」
語畢,她就朝他大力揮手,露出燦爛的笑容。
方佑霆站在原地,一時就這么怔怔望著她的笑臉不動,直到公車遠離,他才回過神來。
回到修車廠后,那些正在吃晚餐的同事,立刻放下便當沖到他的身邊,其中一名身材胖胖的男子口齒不清的問︰「喂,阿霆,結果那個小女生到底是誰?跟你有什么關係?還不快點給我從實招來!」
「大熊,你不要邊吃東西邊說話,飯都噴過來了!」方佑霆趕緊擋住他的臉,阻止他繼續逼近。
「好樣的,阿霆你這家伙,有好康的居然沒找我!」另一位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男子語氣憤恨地說,卻馬上被對方吐槽︰「周一銘你少無聊,什么好康?誰像你連未成年少女的歪腦筋都敢動。」
「已經很久沒看到你跟別的女生在一起了。」第三位,兩只手臂都紋有刺青的男子,忽然揪起眉頭,慎重其事地說︰「我說阿霆,人家美眉都直接找過來了,你該不會是闖了什么禍吧?聽龍哥一句勸,年輕人不要沖動,不然要是不小心出事,將來后悔的就會是自……」
「等等,龍哥,你放心,事情絕不是你想的那樣,真的!」方佑霆連忙阻止他接下來的長篇大論,而之前幫紀唯去叫人的鬍子男,這時拿著啤酒走來,悠悠問︰「是你妹妹嗎?剛才你們說話的時候,我好像有聽到那女孩叫你大哥。」
「『大哥?』」大熊訝異,「阿霆,你有個這么小的妹妹喔?」
面對那幾雙好奇的目光,方佑霆一嘆,無奈應︰「她是我爸再婚對象的女兒,因為有事要找我談,所以今天才會突然過來。」
「喔喔?是什么事啊?」周一銘眼睛一亮。
「反正不干你的事,周公你只要專心睡你的覺就好,我要吃飯,快餓死了。」他拿起袋子里的便當,不再回應。
他們一群人坐在一起一邊吃便當,一邊盯著電視臺轉播的棒球賽,不時發出激動的吆喝和歡呼聲。
方佑霆不發一語,靜靜吞了口飯,看似專注在看電視,卻是陷進一片深深的思緒里。
『叔叔知道后,他就對我開出一個條件,說只要我做得到,他就愿意讓我暫時搬出去住一段時間……』
『而那個條件,就是讓大哥你重新回到家里,與叔叔他們團聚。』
他用筷子挾著盒里的青菜,挾一會兒,卻始終沒挾起半片。
『雖然……我已經傷害到他們了,但我還是希望,能在完全接受跟釋懷之前,給自己一點時間跟空間,這樣,我才有把握可以再次面對他們,然后真正地,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
『真的……無論如何,都不行嗎?』
想起那時她的失落表情,方佑霆凝視便當不動,只有嘴巴繼續緩慢無聲地咀嚼著。
『大哥,我很高興可以見到你喔!』
橙光下的那道笑容與身影,和她眸里的明亮一同閃著耀眼的光,竟讓他一時之間無法移開視線。
良久,他放下筷子,把未吃完的便當放到一旁,再度把注意力放回電視螢幕上。
只是那些思緒,還是讓他不禁輕輕嘆息了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6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