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晚上一睡覺就鼻子塞_月球的秘密

討厭王子07 SAVE,安全上壘。
章域尋在快被發現的最后幾秒,順利地翻過青竹圍籬。
就當他以為自己已經脫離險時,下一秒,一截深藍色百褶裙擺隨即出現在他眼前。
章域尋一看到那件裙子,他的背脊立即漫起一陣惡寒,腦中甚至浮現他被眾女以各種方式凌虐的恐怖畫面。
今天難道就是他的末日了嗎?
就當他絕望地等待著眼前這名女孩呼朋引伴時,頭頂突然受到一記不算痛的敲擊。
「喂!章雜碎,你翻我家墻做什么?」
這樣不客氣的說話語調聽起來好熟悉喔!
章域尋好奇地仰頭望去──是孟意棠。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到啊?」孟意棠用手中的曬衣籃又敲了下章域尋的頭問道。
「妳說這里是妳家?」章域尋驚魂未定地問道。
「難道你要我把我家的土地權狀拿出來給你看,你才相信嗎?」
孟意棠的回應讓章域尋鬆了口氣,緊繃的背也隨之癱軟地靠在青竹圍籬上。
「喂!你翻我家墻做什么?」孟意棠這次換腳踢章域尋,要他正視她的問題。
章域尋沒有回應,反而將孟意棠用力拉下,讓她跌趴在自己的胸膛上。
「你做什么啦?放開我!」
這曖昧的姿勢讓孟意棠不自在的想起身,不過她的腰卻被章域尋強硬地壓制著。
「妳忍一下,不要動。」
「章域尋,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放開我!」自身行動被牽制,讓孟意棠惱怒的吼了起來。
孟意棠這一吼,讓章域尋緊張的忙捂住她的嘴。
「噓,小聲點,外面有群女人正在追殺我,妳那么大聲會讓她們找到我的。」
孟意棠聞言,用力掰開緊貼在她嘴上的大掌。
「那是你家的事,放開我喔!不然我就叫得更大聲,把那些追殺你的人通通引過來。」
「小意,妳不會這么狠吧!我們好歹也是同學。」
「誰跟你是同學了?少跟我攀親帶故了!還有不準再叫我小意!」
「不準叫小意,那叫棠棠怎么樣?棠棠也很可愛,聽起來甜蜜蜜的。」
「不──準──」孟意棠咬牙回道。
「那叫孟孟、小孟或是小意意?」章域尋沒正經地逗鬧起孟意棠來,完全忘了自己還未脫離險境中。
「通通不準──你這個死雜碎,馬上把你的髒手給我拿開!不然我真的要叫了。」孟意棠邊打緊抱著她的腰的大手,邊朝章域尋低吼道。
這個死男人,是真的被追殺?還是唬人的啊?不然他怎么還有閑情逸致卡她的油?
「放、開、我──」
章域尋有趣地望著不停掙扎,極力想脫離他懷抱的孟意棠。
這女人還真奇怪,一般女人只要被他抱在胸前,不消五分鐘,便會自動變成繞指柔,就只有她,反應這么激烈,激烈到讓他不禁懷疑她是不是名讓人不容侵犯的修女。
不容侵犯的修女?難道她……
「小意意,我該不會是第一個擁抱妳的男人吧?」
章域尋直接了當的問話,讓孟意棠的耳根子瞬間發燙發紅。
「要、要、要你管啊!」
「耳朵都紅了,看樣子是被我說中啰!需不需要我負責啊?只要妳說好,我一定負責到底。」
孟意棠這樣的反應讓章域尋有種捷足先登的快感,甚至半認真地對她提出這可能會綁住他自由的建議。
「誰要你負責啊!神經病!放手啦!」
孟意棠用力推推章域尋,企圖鬆懈他的禁錮,不過似乎沒什么用處,因為章域尋的雙手還是牢牢的嵌在她的腰上。
「怎么辦?妳愈不讓我負責,我愈想負責咧!」章域尋戲弄著。

討厭王子08 「章域尋,你別鬧喔!我要生氣啰!」
孟意棠氣炸地瞪著不斷捉弄她的章域尋。
「妳不是已經在生氣了。」
嘴巴還真夠賤啊!
「章域尋你……」孟意棠氣得猛發抖,連話都接不下去。
「叫章域尋多生份啊!來,請這么叫,親親的小狄狄,或是域域好老公。」章域尋邊說還邊用夸張的嘴型兜近孟意棠。
孟意棠看著那只愈來愈靠近的蠕動油嘴,掌管理智的左腦突然啪地一聲停止了運轉。
只見孟意棠伸出雙手,捧住章域尋的俊臉,張口便咬住他半面俊臉,狠狠的咬,使勁的咬,咬得章域尋鬆手掙扎、大聲呼救。
呃……等等,仔細看清楚章域尋的表情,他的表情里怎么帶著一絲痛快?難道他……有SM傾向?
就在孟意棠快意地懲戒著章域尋時,一名綁著一條小馬尾面容與孟意棠有三分神似的小女孩,突然出現走到他們身畔,不解地望著交疊的兩人。
咦?這個男生不是她『鼻膜破裂、血脈賁張帥哥備忘錄』里,排行未來最有潛力成為絕世美男子第一名的章域尋學長嗎?他怎么會跟她二姊『滾』在一起啊?
難道他們……
孟圣詠為了了解原因,不動聲色地站在原地觀察他們兩人的『動物生態』。
「章域尋,今天我非咬爛你的臉不可,看你敢不敢再吃我的豆腐——」孟意棠咬著章域尋的臉頰,含糊不清地吼道。
豆腐?難道二姊被章域尋學長給那個了?
「好痛、好痛,下次不敢了,小意意妳可不可以口下留情啊!」章域尋佯裝畏懼地求饒著。
下次不敢了?難道他們除了這次外?還有上次?上上次?
「就叫你不要再叫我小意意了,你還叫,你是真的想讓你的臉毀容啊!」
小意意?連這么親暱的稱呼都出爐了,看來他們的關係的確匪淺。
「可是這樣叫比較親切啊!」章域尋不怕死的回道。
「誰要跟你親切了,以后不準再這叫我了,也不準再出現在我面前,不然我現在就咬爛你的臉。」
哎啊!他們小倆口該不會是鬧翻了?
「嘻嘻!小意意妳知道嗎?妳這樣好像是強暴犯正在威脅無辜女孩就範的感覺喔!」
強暴犯?難道是她的猜測錯誤,其實真正施暴的兇手是……
為了更加證實自己心中的猜測,孟圣詠努力觀察起他們兩人此刻的姿勢。
孟意棠雙腳大跨的趴在章域尋身上,重點是,孟意棠的裙子隨著他們兩人的動作,步步掀上來,掀到一雙不常見光的白皙大腿都露出來探頭了,甚至有一部分較短的裙擺,還可以看到棉白小內褲的一角。
天哪!
二、二姊妳……實在干得太好了!妳終于開竅了,還以為妳這輩子注定背負著老處女的名號在地球各個角落游走,沒想到……此情此景要是被正在非洲做人道救援的爸媽看到的話,一定會倍感欣慰的。
對厚!乾脆把它拍下來,寄去給爸媽看。
念頭一動,孟圣詠立即將隨身攜帶的相機抓起,又左又右、又上又下、又前又后地轉著孟意棠和章域尋拍起照來。
這時,本想進一步懲戒章域尋的孟意棠,在聽到一陣喀嚓喀嚓的清脆聲后,疑惑地放開嘴邊的肉,尋向響聲處。
「圣詠!妳在干嘛?」孟意棠雙眼猛然睜大地望著她家老么,并有『獵帥魔人』之稱的孟圣詠吼道。
「沒啊!我在留下二姊為什么晚上一睡覺就鼻子塞_月球的秘密妳春情蕩漾的實錄,不,或許該說是野性的覺醒。」
說明完畢,孟圣詠抓起相機又開始喀嚓喀嚓地拍起還糾纏在一起的兩人。
「孟圣詠,妳在胡說八道些什么!不要再拍了,把相機給我。」
孟意棠撐起身子,脫離一直被她壓著的章域尋,沖上去搶相機。
「才不要給妳咧!相機給了妳,妳一定會把底片給抽走的,我才沒那么笨咧!而且這可是二姊妳轉大人的證據,我要寄去給在非洲的爸媽看,讓他們知道,他們的二千金終于開竅了。」
「孟圣詠妳敢寄就給我試試看,把相機給我。」
孟意棠撲上去抓住準備逃往馬路去的妹妹,緊抓著可能會讓她身敗名裂的相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7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