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月球有金字塔_月球的100個未解之謎

討厭王子11 「太太不好、不好了!」
一名女傭打扮的少女,神色慌張地奔向正在小涼亭內喝茶看雜誌的韓嵐芬。
「發生什么事了?莽莽撞撞的。」韓嵐芬微斥少女的不得體。
「太、太太,小少爺被兩名小姐帶回家來,其中一位小姐,表情看起來十分的憤怒,兩只眼睛兇巴巴的瞪著小少爺,看樣子,小少爺應該又在外面惹事了,惹到對方又找上門了。」
韓嵐芬聞言,用力將雜誌砸向石桌,咆哮一聲。
「那個死小孩,竟然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寶貝,這、次、你、死、定、了——」吼完,韓嵐芬撩起裙擺,以每步可以踩死一頭大象的重步,邁向大廳。
一到大廳,韓嵐芬一反先前的殺氣騰騰,擺出富家夫人該有的端莊形象,踩著優雅且輕巧的腳步來到三人面前。
「寶貝,有客人來怎么沒通知我一聲呢?」韓嵐芬揚著裝扮出來的和善笑地問道。
「剛剛不是有個跑得比光速還快的報馬仔去通報了嗎?不然親愛的媽咪您也不會在這里出現了。」章域尋不知死活地應道。
韓嵐芬聽到章域尋這樣沒大沒小的回話,和善的微笑隨即扭曲了一邊。
「我說寶貝啊!你知道以前愛頂嘴的小孩現在都怎么樣了嗎?」
「能怎么樣,不是被天性兇暴的父母打得皮開肉綻厭厭一息,不然就是被軟弱無能的父母控訴我們不孝,如此而已。」
這小子……討、皮、痛!
韓嵐芬手一揚,他的左耳隨即感受到一陣驚天動地的撕裂。
「那你的意思是說,你老娘我天性兇暴啰!」語畢,馬上贈與他的左耳,一記一百八十度的急速旋轉,讓章域尋本來高人一等的身高,瞬間短少了五十公分。
「媽咪、媽咪,您可是上流階層,人人無不推崇、無不效法的高雅貴婦,我豈敢將母老虎跟您這位高雅貴婦拿來相提并論呢!」
為了拯救他那只就要離他而去的左耳,趕緊拍起母親的馬屁來。
不過他的馬屁似乎沒發生什么效果,因為施展在他左耳上的力道依然強勁有力,而韓嵐芬的神情也依然滿是火氣。
「我說寶貝啊!你還記得我們一個星期前的約定嗎?」
「媽咪大人的吩咐,兒子我有五百個狗膽也不敢忘記。」
「既然沒忘,那這兩位小姐是怎么一回事?」韓嵐芬拉下章域尋的耳朵,在他耳畔咬牙咆哮著。
「媽咪,您冷靜點,這次事情不是您想像中的那樣。」
「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如果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人家為什么會押著你回來啊?」
「媽咪媽咪,事情是這樣的,您聽我解釋……」
章域尋連忙將事情的前因后果給解釋清楚,避免韓嵐芬又對他的左耳施以酷刑。
「你的意思是說,你為了避開那些你沾惹過的女孩們的追殺,于是逃到這兩位小姐家的庭院藏匿行蹤,后來你的行蹤被追殺你的某位女孩發現,你為了避開她,便靈機一動,編說那位一副很想將你給生吞活剝的妹妹——『強暴你』,好藉此引起她姊姊的注意,好讓你進入她家避難?這樣沒錯吧?」
韓嵐芬將事件簡訴一遍,好核對自己是否有聽漏的地方。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媽咪,這樣您應該相信我是清白了吧?」

討厭王子12 「相信,當然相信,你可是我兒子耶!我說寶貝啊!謝謝你今天讓我徹底了解你潛藏的真實人格。」
韓嵐芬話說到愈后面,那話的感覺就愈顯冰寒。
「媽咪,是不是我耳誤?不然我怎么感覺您語中帶刺?」
章域尋敏銳地感到一股風雨欲來的不祥預兆。
「你沒有耳誤,我的確語中帶刺,而且這支刺,恨不得現在就把你給刺成馬蜂窩——」
話一落,章域尋左耳隨即感受到驚天動地的撕扯,讓他痛到眼淚都飆出來。
「媽咪,痛痛痛痛痛啊!」
「痛死你活該,混帳小子,以前以為你只是去沾沾那些小女孩,騙騙她們的感情就算了。沒想到,你現在竟然連強暴這種傷天害理為什么月球有金字塔_月球的100個未解之謎的事都干得出來!我今天要是不把你給宰了!怎么對得起那位被你給傷害的妹妹!」
左手一伸,便掐住章域尋尚未受創的右耳,一使勁,兩股讓人生不如死的痛苦隨即傳遍雙耳,使章域尋痛得哀哀大叫。
「媽咪,住手啊!我的耳朵真的要掉下來了!」
「掉下來最好,看能不能減輕一些你的罪過!」加強手中的力道。
一旁的孟琪惠,見事態不妙,連忙上前道歉并替章域尋求情。
「不好意思,事實上,一切都是我妹不好,不關域尋弟弟的事,請嵐姨不要再懲罰他了。」
孟琪惠抓著韓嵐芬施暴的手,希望她能手下留情。
「琪惠……我可以這樣叫妳嗎?」
孟琪惠快速的點頭,深怕點慢了,章域尋的耳朵就不保了。
「琪惠,妳放心,我不會因為他是我兒子,就故意偏袒他,妳放心,今天我一定會還給妳妹一個公道的。」韓嵐芬鬆開緊掐著章域尋耳朵的手,拍拍孟琪惠白皙的手背,要她信任她。
「嵐姨,應該是我們該還域尋弟弟一個公道才是,畢竟是我們教養不當,讓我妹做出這樣有辱門風的事,在此跟你們深深道歉。」話落,壓著孟意棠的背,要求她給予章家母子一記鞠躬,表示歉意。
但卻被始終臭著臉不愿多發一語的孟意棠給格開,因為她氣憤這一路上來,她用盡辦法解釋一切,她姊竟然一點也聽不進去,甚至還說對她的表現感到失望。
哼!失望!真正該感到失望的人是她才是,十數年的相處與了解,竟然抵不過對方一句誣告!這算什么!這算什么啊!
「意棠!」孟琪惠有些微怒地喊道。
「我又沒錯!為什么要道歉!」
「妳還說妳沒錯!妳都把、把域尋弟弟給、給……給……」
「給強暴啊!」孟琪惠講不出來,她來講,「我強暴他?哼!也不看看我們兩人的身材差異,我這么瘦,怎么強暴一個比我高一顆頭的巨無霸啊!姊,妳可以用點腦嗎!」
「人證物證俱在,要我怎么相信妳的清白啊?」孟琪惠皺緊秀眉為難的表示道。
「妳可以叫圣詠來對質啊!證明我剛才說的到底對不對,而且姊,妳有看過強暴現場兩個人的儀容都是整齊俱全的嗎?姊,妳好歹大我八歲,這點判斷力妳應該有才是!」
孟琪惠對于孟意棠的控訴沒有立即理會,反而轉頭詢問正撫著還在麻痛的雙耳的章域尋。
「域尋弟弟,意棠真的沒對你怎么樣嗎?」
章域尋才想開口證實孟意棠的言詞時,一旁觀察孟意棠神態許久的韓嵐芬突然插話道:「琪惠,我相信妳妹妹所說的話,畢竟這樣的事,女孩子怎么可能有能力去做,就算有能力,也不可能做得如此明目張膽,這一定是受到脅迫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7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