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男人喜歡女坐腿上_有一個人去夜總會嗎

討厭王子33 算算這陣令人渾身不對勁的寂靜,已經維持了三十七分又二十七秒,徹底突破了章域尋忍受冷場的最高限度——三十分鐘。
這讓章域尋擔憂地不斷轉頭看向坐于后座的孟意棠的動靜。
她是睡著了?哭累了?還是正在為下一波的大哭養精蓄銳中?
真煩咧!過去如果有女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他絕對馬上變臉轉身揚長而去,因為他痛恨透了女人的眼淚,但是這次他卻不能這么做,因為這次的事件完全是他所害的,如果他就這樣丟下人家,不單顯得過分,更顯得該死。
但她如果再這樣沉默下去,他真的會被這股寂靜的凝重給搞瘋的。
于是章域尋決定要打破這陣沉默。
「哈啰!小意,心情好一點沒?如果好一點的話,想不想到附近的公園走走?」章域尋將腳踏車停在路邊,問著孟意棠。
但得到的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沒關係!國父都失敗了十次之后才成功,他才失敗一次算什么,再來。
「那個……市區的百貨公司里面的兒童館聽說有設置一個很可愛的玩偶區,收集了世界各地的特色玩偶,想不想去看看啊?聽說有一對破了金氏世界紀錄的無敵大泰迪熊喔!」
恐怖的沉默并沒有因為他的努力而有所改變,依然持續著。
「小意……不然這樣好了,妳想要什么東西?我買給妳,當作剛才的賠罪好嗎?不過預算要在三千塊以內,因為那是我這個月僅剩的零用錢。」
沉默……沉默到底……
國父顯然不是每個人可以當的,因為章域尋受不了了,他無法再忍受這股沉默了。
章域尋決定不管孟意棠的感受與意見了,腳踏車用力一踩,往百貨公司直沖而去。
十六分鐘后,章域尋上氣不接下氣地將停在百貨公司地下附設的停車場,將腳踏車交給熟識的警衛保管,然后拉著終于愿意理他的孟意棠,進入位于地下室的VIP電梯。
「放手!你要帶來我去哪里啊?」
孟意棠用力甩著手,企圖將緊握著她手腕的大掌甩掉,但男女之間的氣力之爭,身為女性總是吃虧的那一方,使得孟意棠不得不放棄掙扎。
「你到底想干什么?」孟意棠滿心的困惑,讓她忍不住地提高音量問著章域尋。
但她卻不曉得自己的音量,讓心情逐漸往惡劣發展的章域尋,解讀成為是厭惡的嘶吼。
這讓他不想再忍了,將滿腔的怒火爆發出來。
「我想干什么?這是妳對載著妳從市區騎到郊外,載了妳一個多小時車的人,該有的態度嗎?」
章域尋的怒斥讓始終一頭霧水的孟意棠,忍不住發飆了。
「你兇什么啊?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馬上離開這里!章、域、尋、先、生!」按下距離他們最近的樓層,打算離開。
孟意棠的表現,無疑是火上加油,讓章域尋怒不可遏地關掉電梯的電源,讓電梯停在孟意棠按下的那個樓層的半途。
「孟意棠,我知道當妳認識我的那一刻開始,就災難不斷,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偷車,當妳的司機,帶妳到有損我男子氣概的兒童區來,甚至想貢獻上我僅剩的零用錢讓妳開心,結果妳對待我的方式竟是冷淡的沉沒!妳曉不曉得,一個人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車是你要偷的!我有阻止你!而且我并沒有要求你當我的司機帶我到這里來,更沒有叫你把零用錢貢獻出來!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的,怨我做什么?」
孟意棠對于章域尋孩子氣的行徑,非常厭惡,因為那本來就不是她的錯。
但章域尋可不這么認為。
「妳……好!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自己不要臉,是我自己一廂情愿,自以為是這世上最可憐的悲、慘、女、孩!」
「悲慘女孩?你這是什么意思?」孟意棠被『悲慘女孩』這四個字給徹底激怒了。
「別以為妳是這世上最悲慘的人,世上比妳悲慘上百倍的人多得滿街跑。」章域尋氣到口不擇言。
「哪里啊?哪里啊?別跟我說在第三世界!有辦法就找個我現在看得到、摸得到的悲慘人物給我,找不到的話,就閉上你的嘴,從小養尊處優的『王子殿下』!」孟意棠也禮尚往來的口不擇言。
對于孟意棠『王子殿下』這四字的尊稱,章域尋冷哼一聲,「我?養尊處優的王子殿下?一個四歲大就被香菸燙到皮膚潰爛,雙腳被衣架打到差點無法走路,最后還因為失去利用價值,在颱風夜被人丟棄在垃圾桶里,差點凍死的人,還真夠養尊處優啊!」
「你……」孟意棠不解地看著表情變得沉重且憤怒的章域尋。
章域尋沒有回答她,只是自顧自地將原本被他關掉的電梯重新啟動,從原本孟意棠要離去的樓層離開,留下一肚子費解的孟意棠在電梯內發愣。
他剛剛那話是什么意思?

討厭王子34 章域尋快速的穿過馬路,來到百貨公司前的公園。
一路上他環抱著自己,企圖控制隨著記憶的涌現,而不停顫抖的身體。
可惡!怎么會突然想起那個女人,明明控制的很好,都是孟意棠那該打的女人害的,讓他將那段深惡痛絕的過去,從記憶深處中喚醒。
他不該受到影響的!
到底要用什么辦法,才能將這段令他近乎失控的記憶,徹底從他腦海中消除?每每想起那個女人,他就有股不管怎么遏止,也遏止不了的殺人沖動!
想當初他要遺忘掉那個該死的女人,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漸漸忘了那個該死的女人,現在卻……
呼——終于找到了。
追著章域尋出來,四處找他的孟意棠,站在距離章域尋五公尺的花圃處,上氣不接下氣地看著他。
這家伙的腿是加了噴射器啊?怎么會走這么快?害她追他追得要命。
他干嘛一臉想找人干架的兇狠樣,他沒發覺自己把這附近散步的爺爺奶奶,給嚇得不敢在這附近散步嗎?
就為了剛剛的爭吵氣成這樣,會不會太小氣、太沒量了點?
等等,他剛才生氣的點在哪哩?好像是在她罵他是為什么男人喜歡女坐腿上_有一個人去夜總會嗎個養尊處優的王子殿下時,接著他整個人突然像是吃了五噸炸彈般地對她吼……
回想到這里,孟意棠突然一個倒抽氣,一切都清楚明了了。
孟意棠難以置信地看向渾身散發著自然貴族氣息的章域尋,難以相信自己的認為。
有可能嗎?不可能吧!看他一副就像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王子殿下,怎么可能是『棄兒』!
可是……他剛才的反應都像是深受其害般。
她坐在公園長椅上的章域尋,并往他身旁的空位坐下。
「喂!你剛才在電梯內說那些話……是真的嗎?」孟意棠小心地問。
回答她的是一雙兇狠的眼神。
孟意棠并沒有因為他的眼神而感到害怕,而是證實和滿心的愧疚。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的過去竟然是……」
章域尋打斷孟意棠的話,接著道:「這么可悲可憐嗎?我不需要妳的同情!更不需要妳的憐憫!因為我現在過得好到不能再好,所以停止妳那氾濫的同情跟憐憫!」
「如果過得好,你為什么要吼我?」孟意棠小心且不解地問道。
「因為我本來就是個愛生氣的人,可以嗎?」章域尋隨便找個理由搪塞她。
「想不想跟我談談……」
「不想,一點也不想——」
孟意棠看著包裹在黑色長統襪下的傷痕,然后緩緩說出自己過去悲慘的回憶。
「你知道我這輩子最恨的人是誰嗎?是我媽,我恨死她了,雖然她在最后一刻救了我跟我妹,卻忘了救自己,留下我們在這世上受盡親戚的互踢、欺凌,甚至丟棄,這段悲慘,我還不能跟我妹說,害怕我妹知道實情后,會毀了她心中親生母親的完美。有時夜深,我都會忍不住自問,明明這么恨她,為什么還會時不時地想起她對我的好,就像是在對我說……」
本想將自己的感受與章域尋分享的,好安撫他的怒火,卻沒想到,反而激怒他更大的怒火。
「夠了!那個女人跟妳母親是完全不一樣的人,至少她曾經愛過妳跟妳妹,但那女人卻只想靠我賺錢,她對我一點愛也沒有,只有有價跟沒價值的差別!」
「天底下沒有父母是不愛自己的小孩的。」孟意棠不相信地說道。
「哼!這句話用在我身上真是本世紀最大的諷刺,因為一點也沒應驗過,我生父是外國大企業的公子哥,一天到晚只知道泡妞找刺激,而我母親則一心想攀個有錢人,從此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富足生活,十九年前某個鬼使神差的夜晚,讓他們兩人碰在一起,激起了充滿慾望與算計的開端……」
章域尋的生母一勾搭上章域尋的生父,想盡辦法讓自己懷孕,想來個母憑子貴,她機關算盡,終于讓她如愿懷孕。
當她開口跟章域尋的生父告知自己懷孕時,本以為的歡欣鼓舞全變了調,章域尋的生父從此將章域尋的生母視為致命病毒般,嚇得找盡理由避不見面,甚至想逃回國外。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章域尋的生母早料到章域尋的生父會這么做,為了富貴什么手段都敢用,在章域尋生父出國的前一天,將自己與章域尋生父的性愛照片,與自己懷孕并遭到遺棄的訊息發布給媒體知道,要媒體替他們母子討回公道。
這招果然見效,隔天章域尋生父便找上了門。
為了壓下這丑聞,章域尋生父允諾每個月給他們母子一筆鉅款過生活,但章域尋生母卻不滿足,她想要的是少奶奶的位置,于是不斷地以還在腹中的章域尋為籌碼,想盡辦法要踏進章域尋生父的家族,但她這么做卻換來章域尋生父的狠心返國與惡意遺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8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