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男女接吻下面會癢_有一種愛叫做犯賤dj版

討厭王子37 如果眼前的她,真的是小灰兔的話,絕對不能再讓她從他眼前消失了。
「你在想什么?感覺有點出神了。」孟意棠右手對他揮一揮。
「我只是在想,我已經搞不清楚,誰才是痛苦的一方,誰才是安慰的一方了。」隨便找了個藉口。
「同病相憐的人,有差別嗎?不過實在看不出來你的身世這么悲慘。」
「那是因為我怕別人知道后,會因此瘋狂的愛上我,渲染上悲情的王子,總是能挑起女性的母性本能。」
一會兒捧心、一會兒學花輪撥著根本就不存在的瀏海,演出史上最差勁的悲劇男主角。
「現在我知道了,但我并沒有因此而瘋狂的愛上你。」
「那是因為妳還沒覺醒,時間久了,妳就會忍不住的愛上我。」
「想得美喔!像你這么花的男人,送我都不要。」
「那太好了,我對猛流鼻涕的女人一點興趣也沒有。」
「噁心?難道你哭都不會流鼻水的啊!」孟意棠用力吸了下鼻涕,吼著章域尋。
「不會,因為我六歲的時候就知道在流鼻水前,要記得先準備好面紙,因為這樣才可以塞住鼻孔,避免自己變成鼻——涕——精——」
章域尋一說完,孟意棠充滿憤怒的鞋子馬上朝他飛射過來,但被他一個閃身給躲過。
「有膽笑我是鼻涕精,就有膽不要跑啊!」
章域尋撿起運動鞋,上癮似的繼續逗鬧著她玩。
「哇!這只鞋真是不得了,大到可以當船,而且還……」章域尋湊近聞了下,「還臭到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紀錄,香港腳挺嚴重的喔!」
「章域尋——你才有香港腳咧!這雙鞋我上禮拜才洗過,最好有那么臭啦!」孟意棠紅著臉地吼道。
「明明就有。」章域尋又聞了一下,啪地一聲,便見他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吐著舌頭佯裝自己被臭死了。
章域尋的夸張演出,換得孟意棠另一只運動鞋的襲肚攻擊。
「噢……謀殺啊!」
「謀殺個頭啦!別為什么男女接吻下面會癢_有一種愛叫做犯賤dj版玩了,旁邊的人都在看了,快起來啦!」
孟意棠受不了路人帶著曖昧的笑容看著他們兩個,感覺就像是在看一對正在鬧彆扭的小情侶般,讓她不自在的臉熱。
孟意棠的窘態,章域尋才注意到四周來去的人們的表情。
不過他并沒有孟意棠的不自在,反而習慣這樣的注視,但這并不代表他想繼續耍猴戲給眾人看。
他先是對天空行了個舉手禮,恭敬地對她說:「遵命,公主殿下。」
雙手一撐,一躍,便穩穩地站起身,最后對著看戲的人們,行了個西洋式的鞠躬,示意他們,鬧劇結束,請移動尊駕。
待看戲的人群離開,他才拎著鞋,走向孟意棠。
孟意棠伸手本想接過章域尋手中的鞋,但他卻沒給,反而單膝跪地,做勢要幫她穿鞋,此舉可把孟意棠給嚇得將雙腳縮上長椅。
「干嘛?」
「沒干嘛,只是想為公主殿下穿鞋,祈求妳能原諒在下我剛才的無禮。」
孟意棠一雙兇巴巴的眼,狠瞪向章域尋,要他停止這噁心的劇碼,卻反被他那雙含笑的灰藍眼眸給盯得渾身不對勁。
最讓她受不了的是,她心跳竟因這雙眼而失控亂跳。
別開那雙讓她渾身彆扭的眼,快速搶回鞋,自行穿回。
「你以為這樣做我就會原諒你嗎?」她故意耍潑,來掩飾依然詭異震動的心慌。
「不然要怎么樣,公主殿下才愿意原諒無禮的我?」
「我要兩球最大球的冰淇淋,一球香草,一球薄荷。」
「沒問題,還有呢?」
孟意棠吸了下又流下來的鼻水,對章域尋宣示道:「我要面紙,還有要去看列入金氏世界紀錄的泰迪熊有多大,最后……還要把你的零用錢榨光!」

討厭王子38 「拿來。」
孟意棠停下舔冰淇淋的動作,左手一翻,向章域尋攤手。
「什么?」章域尋雙眼睜得大大地不停眨眼裝可愛,企圖混淆孟意棠,讓她忘了『賠罪金』的事。
但孟意棠腳一墊,用力往他的帥頭一推,毀了他的裝可愛計謀。
「這招對我沒用,快拿出來,不然我就要用搶的啰!」
「小意意,不要這樣啦!妳也知道我那個媽咪,對我的用錢十分的苛刻,如果我全給了妳,我未來二個禮拜的餐費、車費,還有精神滋養費該怎么辦?」
「等等,餐費跟車費我能理解,但什么是精神滋養費?」
「精神滋養費啊!」章域尋一雙灰藍眼左右瞄了瞄,然后對孟意棠招了招手,要她靠近一點。
「直接講就好。」孟意棠沒有依令靠過去,反而倒退一步,因為她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不該靠太近,有危險。
「就是不能直接講,才要妳過來的,過來啦!」
章域尋等不到孟意棠過來,只好硬將她拉過來,附耳小聲對她說:「精神滋養費就是買愛情動作片的錢啦!」
但孟意棠的注意完全不在他傳達的訊息上,而是他不斷吹撫過來的熱氣,和專屬于男人的汗味。
「這樣妳應該知道我有多么需要這些零用錢了吧!」
孟意棠呆愣了會兒,才發現章域尋的臉跟自己的臉貼得無比近,近到只要她一個伸脖就可以碰到章域尋的唇。
「啊!」孟意棠大叫一聲,用力將章域尋的臉推開,「你講完就離開,干嘛靠這么近啊!」
「不近一點的話,妳……」
章域尋說到這里,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了一件讓他感到好玩的事。
「妳的臉好紅喔!妳臉紅該不會是因為我吧?」章域尋馬上將臉,又貼向她。
「亂講,我哪有臉紅,走開啦!」孟意棠用力推著跟她做著推擠比賽的章域尋。
「明明就有,要不要我拿鏡子給妳照啊?」他用力貼。
「不——用——你不是說要把你的零用錢拿來當作我的賠罪金嗎?快拿出來!你這個賴皮鬼!」她使勁推。
「那是我這個月最后的希望,絕對不給,妳這個鼻涕精加臉紅鬼。」他使出男人的爆發力,貼貼貼,用力貼,使勁的貼。
眼看自己就要跟章域尋那張讓她焦躁不已的帥臉貼在一起時,孟意棠看到了章域尋放在西裝褲后口袋內的皮夾。
她順勢往下一蹲,趁章域尋重心不穩跌倒前,快手一伸,將皮夾拿到手。
至于皮夾的主人,則趴跪在光可鑒人的大理石地上,一臉苦樣地看著飛走的『最后希望』。
孟意棠拍拍他的頭,「謝謝啦!你、的、賠、罪、金。」
「親愛的小意意,讓我留一點啦!」
「免——談——」
「大姊。」
「不——要——」
「大美女。」
「休——想——」
「美麗又慈悲的女神。」
「辦——不——到——」
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后,一求一拒的進入百貨公司,他們卻不知,他們逃學的事,已經驚動了雙方家長,正十萬火急地找著他們,更不知,他們兩人的雙雙離去,惹得那些早先吃了虧的人,正惱著恨著計算著他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88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