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人服務的感想作文450_有什么好看的小說推薦女生

討厭王子63 「看到妳的兔子,就會讓我想起我小時候的事。」
「別講給我聽,我沒興趣!」
她無法在忍受他帶來的強大壓迫感,讓她快喘不過氣來,尤其是那鍛鍊結實的身材,他繼續晃下去,難保自己會一時忍受不住,而貼上去抓一把,畢竟食色性也。
轉開門把,左腳才踏進房內,右耳便聽到令她懷念的名字——『小灰兔。』讓她停下腳步,瞪大眼地看著章域尋。
「小灰兔?你剛剛是不是講了小灰兔?」
「嗯啊!我以前幫幼稚園的朋友取了個外號,就叫小灰兔,我當時送了一只跟那天我們在百貨公司看到的一樣的兔子布偶給她,不過我送的那只兔子的眼睛是湛藍色的,百貨公司那只是棕色的。」
聽到這里,孟意棠的腿軟了一半,必須倚靠著門框,她才有辦法不讓自己軟下去。
天哪!不會是他吧!
「我記得妳有個朋友不是怕妳睡不好,也送了妳一只,好巧喔!我也是因為我那朋友睡不著才把那只小兔子送出去的,她說她很喜歡它的觸感,說摸著它,比較容易睡。」
孟意棠連忙避開他審視的眼神,氣虛地應道:「是、是嗎?真、真的好巧喔!」
「我們當時每天玩在一起,午睡也睡在一起,她被人家欺負的時候,也是我去幫她出頭的,對了,我記得她跟妳一樣,很愛穿長襪,我記得她的第一雙長襪就是我送她的,因為她腳踝上有很嚴重的燒傷痕跡,常被同學給欺負,為了不讓她遭受歧視,我隔天就買了一雙長襪給她,從那天開始,她便天天穿著長襪,這點她跟妳好像喔!」雙眼一瞇,瞄向那雙腿。
孟意棠馬上把腳縮到門后,「我會穿長襪,是因為我小腿比較發達,為了遮丑才穿的。」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她請她爸媽找了大半個地球的人,竟然就在這么近的地方,而且還演化成她最厭惡的人種,并且以最令她痛恨的方式相遇,老天爺禰還真作弄人!
「也是,妳的小腿的確發達了點,是該遮一下。」
聽到這里,只能咬牙將滿腔的氣往肚里吞,一點也不能發作,誰叫她把自己的鳥仔腳,硬是污衊成大象腿,這只能說——『自作自受』。
「雖然我們兩人真正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只有短短的半年,但她卻是第一個擁有我的承諾的人,還記得她要轉學的前一天,我用蠟筆回寫了一張結婚證書給她,要她帶到國外去,我還跟她說,等我們到了可以結婚的年紀,我就會用灰姑娘的南瓜馬車去接她,她則會穿上我們合力設計的結婚禮服等我,然后去城堡結婚。」
孟意棠一想到當時的承諾就覺得幼稚又好笑,甚至帶著讓人抬不起頭的愚蠢,但她卻為了這個承諾,等了十多年,結果等來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他。
他肥短的手,現在變得厚實有力。以前矮她半顆頭的身高,現在已經高到她必須壂腳才有辦法碰到他的額頭。圓滾滾的身材也練得結實令人臉紅。過去總是老成易怒的他,現在雖然易怒還在,但卻變得愛笑懂得什么是幽默,甚至有些可靠。
時間真的在他身上留下了許多,也改變許多,至于她……似乎沒什么變,一樣膽小,一樣怕事,一樣等待著別人呵護。
抬眼看向他,卻發現他的視線始終停留在她身上,那種試探的眼神讓她心慌的緊。
「你、你干嘛這樣看我?」難道她露出破綻,讓他發現自己就是小灰兔了?
「妳不是也寫了一張結婚協議書給那個送妳兔子布偶的人,妳跟他之間有什么樣的約定?」
他是在試探她嗎?如果她照實說,不就漏破綻了!
「我跟他之間的約定已經不算數了。」
「不算數!怎么會不算數?你們不是感情好到互簽結婚協議書了!怎么會不算數了?」這讓章域尋難掩緊張地提高聲調。
「他太花心了,見一個愛一個,早就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孟意棠暗諷著。
「會跟妳這么約定的人,不會做出這種事才對。」暗暗地為自己說話。
「現在光靠一張嘴的男人那么多,何況是五歲孩子,定性不夠,連承諾是什么都還不清楚,沒幾天就交到新的小女朋友,一下子就把我忘了,每天都很愉快的留連花叢。」
孟意棠愈講愈憤怒,氣憤章域尋忘了當時的約定,就是不管怎么樣也不能招惹其他女人,結果他招惹的女人一車又一車,源源不絕,而且還不拒絕!

討厭王子64 「妳有沒有想過,他這么做,說不定另有原因的。」看來她對他誤會真的很深。
也難怪,看過他那浪蕩的表現后,晾誰也會這么想,就連跟他朝夕相處的媽咪也這么認為,更何況是她。
「男人都一個樣,喜新厭舊是他們的本性,另有的原因,恐怕是我不再新鮮了!」語氣中的火氣愈來愈明顯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怎么感覺整個空間充滿了酸味。
「妳該不會是在吃醋吧?」
章域尋的試探,讓孟意棠心頭一驚,「我為什么要吃醋!而且還吃那種用情不專的人的醋,我是唾棄他好嘛!別忘了,我這輩子最恨這種移情別戀的負心漢、花心鬼!」企圖利用高昂的嗓音,來掩飾自己的心虛。
果然在吃醋,為什么就不能誠實點,說自己不希望他繼續跟其他的女人牽扯不清,離她們遠一點,不過……這就是她。
以前她看到他跟其他的小女生講話,她總是會說:『這么喜歡跟她講話,那你就一直跟她講好了,反正我可以找別人講。』
她真的一點也沒變,還是這么愛說反話。
「不是有人說,愛的愈多,恨就愈多,妳該不會……」
他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孟意棠的高嗓門給打斷,「我沒有愛他——我討厭他!討厭他!討厭他!」吼完,腳往門內一縮,啪地把門關上,將總是讓她心神不寧的章域尋隔絕在外。
章域尋看了眼關上的門,才轉頭看向一直躲在樓梯口偷看他們兩人的孟琪惠。
「琪惠姊出來吧!」
被發現的孟琪惠,沒有任何偷窺被抓包的不好意思或是緊張,反而落落大方地跟著章域尋到客房去。
關上門,章域尋從旅行袋中拿出件T恤套上,因為色誘的人不在這里,白白給人看就虧了,即使孟琪惠從頭到尾都沒偷瞄過。
「琪惠姊,我一直認為妳是個很正派的人,沒想到妳也會偷聽這一招!」
「我不是在偷聽,而是在捍衛我妹的貞潔,我怕你會一時情不自禁撲向意棠。」
「對我有點信心可以嗎?」
「很難!剛剛觀察你那一直緊握的拳頭,我發現,意棠站得愈久,你的拳頭就握愈緊,腳還偷偷一點一點的走向她,要不是你知道我在旁邊監視,你可能已經跳上去,把意棠給吃了。」
這個年紀的孩子果然血氣方剛,不盯緊點不行。
「琪惠姊,妳有沒有考慮不要當裁縫師,直接到徵信社工作,真的不得不佩服妳的觀察力。」因為他真的差點撲上去吻孟意棠,尤其是她吃醋的時候,可愛到讓他快要無法招架。
「那就不了,我還是比較習慣也喜愛現在的工作,你最好記得你要我幫你時的約定——『在意棠答應前,絕對不會亂來』,你要是違反這個約定,我就把我們今天的一切告訴意棠,看她會怎么看待你。」
「真是一脈相傳,一個比一個會威脅人。」低聲嘟喃著。
但還是躲不過孟琪惠的耳朵,「你這孩子要是不時時提醒,在施點壓力,你的沖動,會造成很多人的困擾的。不講這個了,你剛為什么不直接把自己的身分講出來?我看意棠的表情跟語調,她一定已經猜出你的身分了,剛剛講不是正好的時機。」
「看她那明明認出來,卻又不想認的樣子,讓我有點不爽,所以想這樣吊著她,讓她一直擔心著,擔心我會不會突然跟她表明我的身分,擔心我會不會跟別的女人跑了,擔心我會不會又一次消失在她面前。」
「這樣有比較好玩嗎?」孟琪惠皺著眉,無法茍同他的做法。
「當然有,而且還是非常。」
「你都滿十八了,還玩這種小孩子游戲,不嫌幼稚啊!」
「琪惠姊,妳一定沒有談過戀愛吧!談戀愛的人,基本上都很幼稚。」
「我的確沒談過,因為我沒興趣,所以不了解為什么一談戀愛,人就變得疑神疑鬼、患得患失,變得什么都不坦誠。」
「等妳經歷過就知道了。」
「少一副戀愛專家的樣子,我不吃你這套。」食指戳了一下章域尋的頭。
章域尋捂著剛被戳過的部分,一臉驚恐地看著她,「琪惠姊,妳聽過一句話沒?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后少跟我媽咪走那么近,妳看看,茶壺的個性都跑出來了。」
這次孟琪惠連戳都懶得戳,直接一掌推過去,「你什么都好,就是壞在那張嘴。」
「這是我為人誠實,不想講些謊話來取悅人。」
他的回答,讓孟琪惠無力一嘆,眼神也從無可奈何突然轉換成不可思議。
「我到現在還感到難以置信,你竟然是意棠找了好幾年,也等了好幾年的挖豬屎王子,最最讓我訝異的是,你竟然還是意棠最崇拜的婚紗設計師——Otis,所有的巧合跟奇蹟都發生在你們兩個身上,彷彿你們注定就是要在一起似的。」
從一開始的慘痛相遇,經歷夸張的誤解、冰釋、了解,走到現在的察覺。
整個過程快速且令人驚奇,最最讓她無法消化的是,兩人即使相隔這么久,之間的契合還是這么緊密,這一切讓她徹底相信什么叫做命中注定。
「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章域尋的自信與確信,讓她相信不久后,就會有個小蘿蔔頭流著口水、抱著她的大腿,一聲又一聲地喊她叫阿姨。
「圣詠真的打算到美國去嗎?」話鋒一轉,轉到另一個讓她頭疼的人。
「晚上最后一班飛機。琪惠姊妳放心,我媽咪會陪著去的,不會讓她亂來的。」
「要我怎么放心!那孩子為什么要把事情弄得那么複雜,用我的辦法來做不好嗎?這樣勞別人的民,傷別人的財,她不覺得不好意思,我可是快抬不起頭了。」
「不會啦!我媽咪不在乎的,況且她也是因為看不過去才會答應圣詠的,用不著不好意思啦!只是……琪惠姊妳那不勞別人的民,傷別人的財的辦法是什么?」他挺好奇的。
孟琪惠雙眼飄移了下,充滿了心虛,「那個……反正這辦法效果很快就是了,只是圣詠覺得這辦法無法斷根,所以就沒有採用,不採用的辦法,講了也多余,你還是想辦法怎么套住意棠的心比較要緊。」
「可是我想知道啊!」
孟琪惠慌張地看了眼墻上的時鐘,「已經這么晚啦!該準備晚餐了,我去準備晚餐,別亂來耶!我會一直盯著你的。」說完,人便像逃難一樣的逃掉。
為他人服務的感想作文450_有什么好看的小說推薦女生域尋看著開了又合上的門,這讓他有個結論,即使基因不同,但環境果然會影響一個人,也會同化一個人,兩姊妹的脫身方式一模一樣,看她們『躲避』的方式就知道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0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