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體罰仆人喝水憋尿小說_有關快穿的h

討厭王子77 「卑鄙!」林明盈對著孟意棠大叫。
「要談卑鄙,怎么樣也比不上妳的渾然天成,為了能與妳匹敵,我可是下了不少苦工。」
「賤人!」
林明盈揮動手中的名牌包,企圖給孟意棠一頓痛擊,她揮得奮力,卻一下也沒擊中她,只換來累到無法停止的喘息。
成為兇器的名牌包,更是被孟意棠以學習多年的擒拿術給奪過,往蓮霧樹丟去。
「我的名牌包——妳知不知道它是我排了一年隊才買到的限量手工包,那一個的價格,都可以換到一臺車了!妳竟然這樣丟它——」瞪著一臉無所謂的孟意棠。
「如果它真的那么貴,妳應該放在家里供起來三餐拜,而不是拿來打我這個賤貨,那個包對學生來說的確是貴,但那價錢……少說被妳灌水了五十倍有,我家不富裕,但不代表我訊息不靈通,想靠這招讓我害怕,那妳就太小看我了!為了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我每個月都很努力充實自己在時尚圈的知識,這樣就想框我,還是回去練練在說。」
「就憑妳?服裝設計師?我呸!妳也不去照泡尿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這個能耐!」林明盈從頭到尾徹底的看扁她,「況且妳曉不曉得要當服裝設計師前的培育有多花錢嗎?妳爸媽拿得出來嗎?」
「我都有辦法挖這么大的坑讓妳跳了,妳認為我還有什么沒辦法的!」孟意棠自信滿滿的回道。
說到這里,「以妳現在依附的貧窮家庭,是不可能幫妳完成這么大的陰謀,是誰幫妳的!」
就不要讓她知道是誰幫了她,不然她一定要叫她媽毀了他一家!
「我記得舅舅說妳的成績,隨便都能申請到美國前十大大學,這么聰明的腦袋怎么會想不到誰幫我完成整個計畫呢?」
她緩緩踱步向一直坐在荔枝樹下的鞦韆上的外國女孩。
『茱蒂,顯然有人忘了妳。』孟意棠以英文對她說著。
被叫茱蒂的外國女孩,撥了下燙成大波浪的金色捲髮,一身黑色的合身勁裝,從樹影下走向林明盈。
林明盈一看到她,整個臉都變了,臉色明顯的發白,神情中隱藏著濃厚的恐懼。
『妳怎么會在這里?』
『我為什么不能在這里?那妳認為我應該在哪里?療養院?還是監獄?謝謝妳二年前的照顧,要不是妳那么『親切』的照顧我,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什么叫做崩潰邊緣,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更不會有后來的荒唐人生。』
這名叫茱蒂的女孩子,就是那個被林明盈騙到廁所,脫光衣服任人觀看的千金小姐,也是章域尋所說的秘密武器。
當時茱蒂會被林明盈如此對待,說穿了,還是為了男人,她們兩人為了個男人爭奇斗艷、針鋒相對,到最后彼此交惡。
林明盈為了讓茱蒂知難而退,就靠這個辦法毀了她,讓她精神差點崩潰,為此她還差點被送去療養院,甚至讓她為了遺忘那段羞辱的過去,開始留連夜店,甚至因此誤交損友,酗酒、鬧事、吸毒、一夜情通通來。
而林明盈則順理成章地接收那個男人,不過那個男人現在已經被林明盈給踢掉了,因為他家的企業倒了,為了撈張長期飯票,她順從母親的安排跟愛德華訂婚,但沒多久,她為了更大的利益,踢掉愛德華,跑來勾引章域尋,只能說,她是個逐名利而居的拜金女。
至于林明盈為什么會怕茱蒂,是因為茱蒂的母親去年嫁給加拿大赫赫有名的黑道大佬,他非常疼愛茱蒂這個繼女,甚至非常心疼她曾經差點被欺負到精神崩潰的經歷,為此放話說要滅掉欺負茱蒂的人。
她害怕自己會在不知不覺間被除掉,為了自己的小命,只要她去參加的宴會,她都會避開,甚至逃來臺灣避難,沒想到這次卻避不開了。

討厭王子78 『是妳援助她整我?』
茱蒂嘴角一扯,『當初妳整我,我現在不過是回敬妳當初的對待而已。』
話一落,孟家的大門陸續走進四名高大的黑西裝男,站到茱蒂身后,個個一副張牙舞主人體罰仆人喝水憋尿小說_有關快穿的h爪的兇殘樣,林明盈為此倒退兩步與茱蒂保持距離,卻倒退不掉心中的不斷升高的恐懼。
『怕啦?比陰我或許比不上妳,但比狠我這幾年跟我繼父可學了不少,雖然沒有學到十成,但三成就夠讓一個人生不如死了,林明盈,我們是不是該算清我們之間的帳了。』
她對身后的黑西裝男勾了下食指,示意他們上前抓人。
林明盈見狀,馬上退到綠竹籬邊,不讓他們碰觸。
『妳以為這里是加拿大嗎?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妳繼父的勢力範圍還沒這么大!綁架個人想順利離開臺灣,沒這么容易,臺灣是法治的國家,請妳搞清楚這點!』
『我當然知道臺灣是法治的國家,放心我不會綁架妳,我只是要他們請妳移個駕而已。』
『做什么?』她戒備著。
『看看妳自己自導自演的經典大戲。』
『我自導自演的經典大戲?什么?』滿臉的疑惑。
『上個小時才做過的事,現在就忘了,記性還真差,看來需要人來提醒妳了。』她轉身示意身后右側的黑西裝男去帶人來。
沒多久窩在竹籬外的孟圣詠、孟琪惠、章域尋、韓嵐芬、程璜語、趙軍毫、愛德華、馬歇爾等人,緩緩走了進來。
孟琪惠手中拿著高聲放著錄有林明盈剛剛在章府高談闊論的錄音筆。
林明盈一聽到錄音筆里面的內容,她知道,她被陰大了,她不可能有機會復仇了。
「林小姐,這只是錄音而已,我還有影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妳正面赤裸的樣子,我必須說,妳那些錢,花得很值得,身材挺不錯的。」
林明盈受不了孟圣詠的明讚暗諷,沖上去就要打人,但馬上被黑西裝男給擋下來。
「這樣看妳還敢不敢招惹我們孟家姊妹!」孟琪惠將錄音筆跟光碟交給茱蒂,『她就交給妳好好照顧,只要不要讓她再出現在我們面前就好。』
『沒問題。』
茱蒂以眼神再次交代黑西裝男們,沒一會兒,林明盈就被架了出去,塞進外面的休旅車內,茱蒂則趁林明盈上車的時間,上前抱住孟琪惠。
『謝謝妳讓我走出陰霾,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還沉溺在痛苦的回憶里,謝謝!』
『妳不會對她怎么樣吧?』孟琪惠雖然不喜歡林明盈,但不代表她就要眼睜睜看著她受傷害,尤其是間接藉由自己的手。
『我不會傷害她的,只是修正她的思想與行為而已。』讓她這輩子再也不法傷害別人。
話落,人便往外走去,上車離開,留下共謀整件事的人們。
「原來那個秘密武器,是以前林明盈傷害過的人,這孩子是怎么了?思想怎么會這么糟糕。」韓嵐芬難以置信世上怎么有思想這么歪斜的孩子,在她眼中,孩子都該天真無邪的。
「嵐姨,這只能說,上樑不正下樑歪。」
林明盈的媽媽,也就是她的舅媽也是這種人,當初會嫁給她舅舅,也是看在她舅舅是獨子,可以獲得大部分的財產,不然她絕對不會教養出林明盈這樣扭曲的孩子來。
「不談那個孩子了,妳打算怎么處理妳跟愛德華之間的事?消息都發布出去了。」韓嵐芬興奮地問道,她最近籌辦婚禮,籌辦到發生興趣來了。
「我跟他啊!哎喲!那只是為了氣林明盈的一個計策罷了,我跟他是哥兒們,不可能的啦!」說完,踮腳搭上他的肩,顯示兩人之間的清白。
一旁的馬歇爾一聽到孟圣詠的話,馬上看向他主子,雖然他的表情沒什么變化,但以他對他的了解,他知道……他現在有點不爽,因為他感覺得出來,他主子對那個發育不良的小矮子,感覺很不錯。
他主子沒有反應,是因為他為自己身上的缺陷自卑著,認為自己配不上孟圣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0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