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向晴柯翰的小說_有關梵高的電影與紀錄片

討厭王子79 「可是消息都發布出去了!如果我們不履行的話,妳叫愛德華未來怎么做人?妳不可以害人啊!」孟琪惠神經質的個性又發作了。
「哎喲!大姊,妳又來了,我還有四年才會二十,四年后誰會記得這個新聞啊!」
「但是愛德華……」
孟琪惠心疼地看著未來可能會成為她未來么妹婿的愛德華,合謀林明盈的這段期間,她明顯的感覺出來,他真的很欣賞她的小么妹,而且是屬于男女間的欣賞,要不然他就不會那么乾脆的答應假訂婚的要求了。
「琪惠姊,這只是個計謀罷了,不要緊的。」愛德華說得輕鬆,但還是可以從話中,隱約感覺到話中的失落。
一旁的其他人聽到,莫不瞪向孟圣詠,瞪她的害人不淺,可惜這位大小姐在這方面遲鈍的很。
但現場遲鈍的人不止她一個,還有被抓來當義工的程璜語。
「花小鬼,你不是說,今天來幫你的忙,你就愿意實現之前答應我的承諾?該兌現了吧?」
「小畜生你答應了璜語什么?」韓嵐芬問道。
「他說要幫我找個又帥又專情又有錢的老公。」
「你這孩子在搞什么啊!」韓嵐芬被章域尋的不正經行徑給氣到了。
「媽咪,您放心啦!我不是隨便說說的,而是真的幫她找到了。」
「誰啊?」程璜語與韓嵐芬異口同聲道。
他先是把程璜語拉過來,然后將她的面轉向某一處,接著將她推過去,結果來到趙軍毫的面前。
「他?」程璜語不敢置信地大叫一聲,「我才不要咧!他是個Gay耶!」
「我Gay?妳還拉拉咧!況且要我娶妳!我又不是眼睛瞎了!娶妳這個快到更年期的老女人!」
「快到更年期的老女人?我今年才三十一老在哪了?況且你自己也沒多年輕!少五十步笑百步了!」
「妳沒聽過男人的價值是愈陳愈香,女人是愈放愈沒價值。」
「價值不是你們男人來判斷的,少自以為是了!況且看你這樣細皮白肉,還把自己打扮的一副就是來吸引男人的樣子,這輩子想娶老婆?我看你直接娶男人會比較快!」
「妳才直接嫁女人比較快咧!」
韓嵐芬看著眼前兩人吵得快把對方拆的模樣,轉頭才要找引發這場男女之戰的章域尋時,卻發現他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人咧?」她問著孟琪惠。
「跟意棠從后門出去了,看來他們之間還有些問題還沒解決跟問清楚的。」
這時隨著章域尋來到附近公園繞的孟意棠,看著他的背,不知道為什么,他還沒開口問,她就已經知道他想問的所有問題。
「章域尋,別再走了,我知道你想問我什么。」
章域尋停下腳步,轉身以十分嚴肅的表情看著她,「這么神,我還沒問妳,就知道我想問妳什么,那說出來聽聽看,是不是我想問的那個問題?」
「你想問哪個我才是真正的我,是對林明盈工于心計的我?還是在你面前畏縮膽小的我?對吧?」
「猜對一個,那哪個才是真正的妳?」
擔心章域尋就這樣走掉,她只能將最真實的自己全盤托出。
「都是,自從與你失去聯絡后,我就曉得,再也沒有人可以保護我了,為了保護自己進而保護圣詠,我跟軍毫哥學了幾年的擒拿術,更為了避免自己變成同學的攻擊目標,我努力的融入團體生活,開始學著對抗欺負我的人,久而久之,我就形成這種兩面人。為了避免麻煩,我是個和善好相處的同學,但若是有人欺負我,我就變成會吃人的老虎,但不管哪一面的我,內心深處還是那個畏縮膽小的小灰兔。」
「那下一個我想問的問題是什么?」這時章域尋臉上的表情好多了,因為他至少知道,有部分的她是真實的。
「你想問,這些年我對你的感情是不是還是跟當時一樣?你所知的等待,是不是只是我用來對付林明盈所做的陰謀罷了?」
「又答對了,那妳是不是根本就沒有等過我,對我的感情早就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消失了?」
孟意棠輕嘆了口氣,「如果我跟你說,我直到你借宿我家那天,我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你信不信?而且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拉你下水的意思,因為我不希望你看到這樣陰險狡詐的我。」
聽到孟意棠這么說,讓章域尋暗爽在心里,因為他知道孟意棠的想法,在在顯示她對他的在乎。
隱下心中的愉悅,繼續板著他快撐不住的嚴肅表情問道:「那為什么還讓我幫這個忙?還讓我看到妳的另一面?」
「找你幫忙全是圣詠擅自作主的,她根本就沒有跟我商量過,況且我根本不曉得圣詠會帶一票人來,我一直以為只有她一個人送影碟來,我剛剛看到你時,整顆心都涼了一半,我真的不想讓你看到那樣的我。」
「妳就那么在乎我看到那個樣子的妳?」
「當然!沒有人會希望自己原形盡露,尤其是在自己喜歡的……」說到這里,她馬上停下言語,臉紅得嚇人。
「妳剛說喜歡的什么?」他湊近她問道。
孟意棠則轉過身,換她往前疾行,「我不知道,我忘了。」
「真的嗎?才剛剛講的話怎么馬上就忘了?妳一定還記得的,喜歡的什么?也說來聽聽。」他窮追不捨,因為他知道只要挖出來最后那個關鍵字,他跟孟意棠之間的距離就會有很大的躍進。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說著說著,她便跑給章域尋追。
接著便可以在公園內,看到一對男女在公園內一個跑一個追的吶喊尖叫,那其中隱藏的情愫藏都藏不住,甜得讓人不忍打擾,所有經過他們身旁的路人,見狀都識相的紛紛走避,只是專心于彼此的兩人,根本沒注意到這個現象,繼續一個跑一個追,樂不思蜀的很。

討厭王子80 「二姊,妳跟未來二姊夫都交往這么久了,難道沒想過讓關係進一步嗎?」孟圣詠隨在孟意棠身后,準備到禮堂進行歡送三年級的儀式——畢業典禮。
「我們交往久?從我答應跟他在一起到現在,也不過剛過一個月,叫什么久啊!」
說到這里,孟意棠突然停下腳步,戒慎地看著孟圣主人公向晴柯翰的小說_有關梵高的電影與紀錄片詠。
「他說服了妳什么?」
自從她答應跟他在一起的一個禮拜后,他就像是被求婚魔附身一樣,無所不用其極地跟她求婚,先是在咖啡里放鉆戒害她差點吞下去。接著在蛋糕上請人寫下請嫁給我的字句。再來是在她的房間放他設計的結婚禮服。還有去他家看DVD時,切開看到的不是電影內容,而是他拿著嫁給我的紙板的自拍影片。
兩人親吻時,他每親一下就講一句嫁給我,讓本來享受吻中甜蜜的她,瞬間冷卻失去興趣。最近一次是他全身赤裸,脖子繫著個大紅彩帶,躺在她的床上,一看到她就對她說:『不想嫁給我,那娶我好嗎?』讓她哭笑不得,當然那次的求婚還是出師不利,以失敗落場。
他不懂那家伙到底為什么那么急著結婚,雖然兩人都到了法定適婚的年齡,但以現在晚婚的標準,談結婚,絕對是過早。
她現在唯一想的只有上大學,然后享受當大學生的自由、瘋狂、憂慮還有自我實現,至于結婚,絕對不在她的計畫當中。
「二姊,妳還記得妳對未來二姊夫的承諾嗎?就是生跟七矮人一樣多的小孩嗎?」
「當然記得,有個人幾乎每天都在提醒我,但結不結婚跟那個承諾有什么關係?」
「未來二姊夫跟我說,妳未來要生七個小孩,如果不早點生,愈晚生愈不容易恢復身材,而且孩子容易出問題,所以我覺得未來二姊夫說的話不無道理,妳不覺得……」
「不覺得什么?我就應該跟著那家伙聞雞起舞嗎?況且生七個小孩咧!現在生小孩容易養孩子難,如果我真的有七個孩子,別說當設計師了,可能連讀書都有問題,再說,如果結婚只是為了合法生孩子的話,那不如不要結婚,我希望因愛而結婚,而不是為了孩子而結婚,那感覺很糟。」
「但未來二姊夫已經等不及了,他希望每天早上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妳。」
「如果他真的愛我,結婚這件事,十年他都會等。」
「是這么說沒錯啦!但是未來二姊夫他……」
「既然我說的沒錯,就別當他的說客,這段期間就當是測試他對我的感情,走吧!教官在吹哨子,去晚了,小心被罵。」
說完,人便自顧自地往禮堂走去,依然站在原地的孟圣詠,轉頭看向始終跟在她們后頭的章域尋。
章域尋沒有上前跟她說任何話,只是對她笑了笑,便轉身走下剛剛他藏身的樓梯。
孟圣詠見他下樓去,擔憂地一嘆,因為她知道,他去為下一個求婚計畫做準備了,希望她姊招架得住。
至于她……必須要避一下風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0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