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辦公室里調教我_有關美少女戰士的昵稱

討厭王子81(倒數完結中) 孟意棠看著坐在她前面的班級,一直尋找著章域尋的身影,結果應該坐個他的位子,除了坐了一罐礦泉水外,連個人影也沒看到。
奇怪了,那家伙是去哪了?典禮都進行快半小時了,人卻還沒出現,虧他昨天還死皮賴臉地往她家住。
說什么怕睡過頭,錯過畢業典禮,前一晚還叫她要叫他起床,叫是叫了,只是她出門前沒看到他下樓吃飯,他該不會……又躺回去了!
不會吧!今天是這么重要的日子,他還敢曠!嵐姨跟章叔還為了今天的典禮,把跟客戶簽約的時間延后到下午,難道他真的打算做外耳重建手術啊!
右手摸向裙袋,握著章域尋買給她的手機,猶豫著該不該冒著被老師罵的風險,給章域尋打電話,但最后她還是放開手機,選擇不打,因為韓嵐芬打了,看她坐在家長席上,橫眉豎眼地講著電話,只差沒打手機給拆了,看樣子八成是在罵章域尋。
你耳朵掉了可別怪她,她可是有叫的。
在校長落落長的演講后,接著司儀以制式化的聲調唱下一個節目:「畢業生代表致詞。」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了,都快過一分鐘了,根本不見畢業生代表出場,臺上空蕩蕩,這讓司儀又請一次,但依然沒人出來,直到第三次,人才出來,只是本來應該只有畢業生代表一人,卻出來了四個人,里頭包括了畢業生代表。
但他不是來致詞的,而是搬一臺幻燈機出來,其他三人則一個搬桌,一個插插頭,一個將收起來的投影布慕給放下來,然后退場,包括畢業生代表。
全校師生無不為這情形感到奇怪,因為這橋段是預演里所沒有的。
當全校師生沸沸揚揚地討論這古怪時,被孟意棠認定在捲棉被的章域尋突然出來了,表情還充滿了愁傷、委屈與悲痛,近點看,眼眶紅通通,睫毛還沾著瑩瑩水光,一看就知道,分明剛剛大哭過一場。
只見他如小媳婦般地緩緩走向講臺,邊調整麥克風的高度,邊看向一臉莫名地看著他的孟意棠。
他在那邊干嘛啊?還一副飽受委屈的苦瓜樣,該不會是剛吃了一頓嵐姨的云霄飛車,被逼著上臺道歉他的遲到?
她頭才轉向韓嵐芬,想確定自己的猜測時,章域尋開口了。
「大家一定很好奇我怎么會在這里,還取代了畢業生代表,畢業生代表沒有換,我更不是來代表致詞的,只是我太痛苦了,如果不把滿腹的痛苦講出來,我怕自己會承受不住那痛苦,而做出傻是來,希望大家能原諒我佔用了大家的寶貴時間。」
痛苦?痛苦什么?這幾天看他又蹦又跳的、又嘻又鬧的,痛苦什么?難道是因為嵐姨的云霄飛車又更上一層,讓他再也忍受不了嵐姨的特殊關愛方式,想藉由這個方式來抗議?
的確有這可能,他之前跟她說,如果嵐姨再轉他的耳朵的話,他不但要打電話給113,還要開記者會,讓全臺灣的人民,知道嵐姨的暴行。
若真的是這樣,他也太幼稚了,也不想想嵐姨轉他耳朵的用意是什么,就是怕他走歪了,難道他不曉得嗎!
「我一直都曉得,自己在你們眼中是個不學無術,只懂泡妞的花花公子,但你們知道嗎?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壓抑心中的不平與渴望。」
聽到這里,孟意棠不知道為什么,背脊突然一陣發涼,讓她渾身不對勁,感覺章域尋接下來講的話,會讓她倒大楣似的。
「你們一定覺得,我有什么痛好痛的,父母有錢,人長得英俊又瀟灑,女人緣更是不間斷……」
章域尋后面那兩句話一出,馬上獲得全場雄性生物的噓聲,但他不為所動,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擁有這些條件的我,應該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才是,但擁有這些條件,卻填滿不了我渴愛的心。」
這家伙葫蘆里到底賣什么藥?渴愛的心?他該不會要把自己的身世講出來吧!
「我五歲的時候,遇到了個撩起我心中漣漪的最愛,很多人都認為,人在那么小的時候哪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愛,不過是小孩間為了滿足彼此的佔有慾的胡言罷了,但當時的我,卻明明白白的懂,而且還愛她,愛了十三年,愛到撕心裂肺,非她不可。」
這些話,怎么跟她的記憶軌跡這么相近,他該不會是想把他們之間的關係講出來?可能嗎?有可能嗎?
孟意棠不安地猛揉著裙子,感覺一秒都快坐不住了。
因為如果他們兩人的關係一曝光,別說畢業證書拿不到了,她可能還會被抬著出去,原因在于……全校的女生,有三成都喜歡他,這還是顯性的,隱性的還不確定,光是想到被現場三成的女性痛扁,她就感覺天堂不遠了。
為了保住自己的命,她拼命地以眼神求他不要亂來,但他卻只是憂憂地看了她一眼,便繼續他的演講。

討厭王子82(倒數完結中) 「這十三年來,她不管說什么,我就做什么,要我在學校將她視為陌生人,我認了,放學必須個走個的路,不能同行,我也認了,唯一的聯絡方式只有打電話,但是卻只有她可以打給我,我不能打給她,她說,在我們還沒畢業前,必須低調點,不然讓師長和同學要是知道我們的關係,會影響學業的,因為她有個很遠大的夢想,必須比別人拼才能實現。」
他到底在胡說八道些什么!她的確要他在學校將她視為陌生人,那也是最近的事,而且她會這么要求,也是怕自己被那些依戀他的女人給碎尸萬段,況且前面那十三年是怎么來的?回家不能同行,除了上面的原因之外,還有就主人在辦公室里調教我_有關美少女戰士的昵稱是,他們兩人回家的方向本來就不一樣,當然不可能走同一個出口,還有還有,她什么時候把自己的夢想,建筑在他們的情感上了?他到底想干嘛啊!
「為了成全她,我除了順從,還能怎么辦,我不希望成為她筑夢的絆腳石。」
說到這里章域尋竟故意嗚咽一聲,讓臺下的人,開始討論那個讓他這個大男孩這么委屈的人是誰,女孩子則輕聲的安慰他,要他不要為了那么自私的人傷心,不值得。
孟意棠快忍不下去了,想沖上去抓人,把他的嘴撕爛,但她這一出去,不就明擺著,她就是章域尋口中那個讓他飽嚐痛苦的自私人嗎,她不能笨到自投羅網,忍著,忍著,見機行事,反正她坐的位置,離門那么近,一感覺不對,沖就是了。
站在臺上的章域尋,一邊假哭一邊觀察著孟意棠。
小意,壞習慣又冒出來了,想逃啊!放心,接下來,保證讓妳逃都逃不了。
「你們一定會覺得很奇怪,我明明都已經接受她的為所欲為,為什么我卻受不了地佔用畢業生代表的時間,來跟你們哭訴,那是因為……她佔有了我,她前陣子因為準備考大學的壓力很大,她就找我『疏壓』,誰知道她指的疏壓是那個,我不在乎她佔有了我,甚至很開心,因為這表示我們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近得無法化開了,但是她在數次佔有我后,漸漸忘記當初對我的承諾,她說,我們這么做只是提前履行夫妻的義務而已,反正未來我們都是要結婚的,可是事后我跟她求婚說,等畢業后我們馬上就結婚,她竟然回答我說,兩人只是睡一下就要馬上結婚,又不是在古代,要我……要我……不要拿那件事來逼婚!」
說完,章域尋馬上擺出被主人遺棄,并在寒冷街道流浪的無助小狗狗的可憐樣,看著已經快把他撕爛生啃的孟意棠,接著……
「小意,我不是要逼婚,而是妳的肚子已經快藏不住了,難道妳想讓孩子在沒有正式身分之下出世嗎?」
章域尋話一出,全校師生無不倒抽一氣,所有人馬上順著他的視線看向孟意棠。
被陷害的孟意棠,則雙手緊握,氣到渾身顫抖,因為她沒想到,章域尋竟然會用這種下三濫的辦法逼她結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0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