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按壓的膀胱調教_有只海豚想撩我

第一章 緋色的驟變 (5) 原來,管精明生病已經很久了,只是他因為怕大家擔心…尤其是怕自己遠在國外唸書的獨生女管路路擔心,孩子的媽很早就過世了,要是再讓她知道自己生病,管路路一定會垮掉…所以他一直瞞著。
他也以為自己能夠很快就痊癒,很快就能夠跟以前一樣健康,但這只是自己欺騙自己而已…
兩天前,他在一場會議中吐血暈倒,到醫院時才發現已經晚了,身體多處器官都不行了,現在的他…只是在用機器維持著生命而已。
聽粘宗成解釋這些,管路路從頭到尾都沒有哭,冷靜是很冷靜,但這不是粘宗成樂見的情況。
「我爸,有留下什么東西嗎?」
「有,似乎是在他倒下前就寫好的。」粘宗成點點頭,旁邊的陳美儀馬上會議,拿出了兩封信放在桌上,「妳爸說要看妳的決定。」
管路路朝桌上一看,一張信上面寫著『給管總』,而另一封則是寫『給路路』。
稱謂…不一樣呢!她閉上眼睛,腦里浮現的…是她與管精明的曾經…
管路路的爸爸管精明是臺灣最大企業精明集團的創辦人,說到精明集團可能沒人知道,但它其下的品牌Lulu…全世界幾乎沒有人『沒聽過』這名字。
從臺灣棉業發跡,拓展到成衣設計,創辦人管精明招攬的華人設計師,又陸陸續續得到國際級服裝設計得肯定,轉眼就躍上國際舞臺,并創立現在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服飾精品品牌Lulu,品牌命名那年,剛好是管路路出生,愛女的管精明也就用女兒的名字命名。
精明集團底下囊括所有服飾、配件、包包…等,無一不是大家搶購的目標,這幾年甚至開拓了線上成衣設計,搶攻素人設計師市場,成績也一樣亮眼!
她爸爸的身價,據報導說超過兩千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在這樣的家庭長大,管路路卻沒有像世人所了解的成為一個驕縱的千金小姐。
從小,管精明與妻子齊芯婭一直都對管路路非常嚴格,尤其是在用錢上面,完全不因為家里有錢就讓管路路花費無度,就算齊芯婭在管路路十七歲時車禍去世,管精明依然非常關心女兒的管教。
所以管路路跟管精明的感情非常好,比一般家庭的父女都還要好。他不僅是管路路的父親,更是母親、朋友、師長…更是管路路的憧憬。
管精明對管路路主人按壓的膀胱調教_有只海豚想撩我…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神的存在,他白手起家,帶領集團闖蕩競爭激烈的世界,手段既剛且柔,無一不讓管路路佩服,也讓她立下未來接管精明集團的夢想。
「長大后,我也要跟爸爸一樣!」
「呵呵,那會很辛苦喔!路路。」
「我不怕辛苦,爸爸做到的事,路路我也做得到!」
「我們家路路…真是厲害!那么爸爸會對妳很嚴格喔!沒問題嗎?」
「沒問題!儘管嚴格吧!」
十五歲與管精明約定之后,管路路就開始接受了所謂的『接班訓練』,除了自己原本的課業之外,管精明每天都會給她不同的功課,全部都是跟自家公司有關的。
高中畢業后,她一邊攻讀經濟系,一邊到精明集團的財務部打工。財務部的經理剛好就是粘宗成,這樣的安排也是管精明對年紀小的女兒一點照顧。
大學念了三年半,畢業后她在父親的建議下去考了國外的大學,沒想到她的經歷受到劍橋大學的老師青睞,于是就去英國繼續攻讀經濟碩士。留學期間,為了論文必要,她接觸了幾個資訊系的老師,后來發現自己對資訊也有興趣,在老師的建議之下,挑戰了經濟、資訊雙主修。
原本打算劍橋畢業后,立刻到精明集團的資訊部接管資訊副經里的職務,但一通電話似乎把這一切計劃好的東西,全都打破了…
回憶到這里就終止了,管路路張開眼睛,臉上表情依然沒有什么變化。
看著桌上放著的兩張信封,她稍微皺了皺眉頭…
「路路妳不需要急著選擇,還有時間的…」粘宗成看她似乎很猶豫,馬上給她建議。
但管路路只是搖搖頭,然后伸出手,拿了右邊那封寫著『給路路』的信。
她手伸出去的同時,陳美儀就笑了…
「路路還是當普通人比較好,我就說你跟精明那家伙都太逼路路了,一個女孩子家…」
嘶!
陳美儀還未說完,管路路拿起那封『給路路』的信,就把它撕成兩半,然后再各自撕成碎片。
撕完后,她也沒去看『給管總』那封信,只是站了起來就要往外走。
離開前,她沒有回頭地跟粘宗成說:「粘經理,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說完,她就開門走了出去,門碰地一聲關了起來,留下房間內震驚的粘氏夫婦…
粘宗成愣了好幾分鐘,才拿起那封『給管總』的信,緩緩拆開來看,不看還好,看了他更驚訝…信很簡短,上面只有一行字短短的字,是管精明親筆的字──
『自己的公司如果還要過問別人,那我就看錯妳了。路路,我不會把公司交給連這種事情都不能決定的人。』

第一章 緋色的驟變 (6) 接下來,管路路覺得那幾天簡直是她人生最難熬的日子,比母親齊芯婭過世時還要難熬…
管精明在她回國后三天拔管了,管路路強撐著淚水,從頭到尾都沒有哭,就只是安安靜靜地送走管精明,照著規劃好的流程,簡單又莊重地替管精明辦了喪禮,前后只花了一個禮拜。
這段期間,精明集團由副總裁賴方勤掌管一切,集團內的所有人也都認為接下來或許就是副總會接下整家公司,不然就是由哪個經理替代上,直到那場高階主管會議為止,所有人都這樣想,當然也包括媒體。
「精明集團董座管精明在三日下午病逝于臺大醫院,喪禮全程低調進行,管家千金管路路未對此發表聲明。另外,精明集團到底由誰接班?各界都非常關注,根據記者了解,百分之九十由副總裁賴方勤接掌大位,但賴副總對于此猜測并未給予正面回復…」
啪!
管路路將電視給關掉,起身順了順略皺的套裝裙子。
她走到門口,換上高約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然站到玄關的全身鏡前,對著鏡子整理儀容…
高馬尾加上全身黑色的套裝與透膚褲襪,最后搭上黑色高跟鞋,顯得非常莊重有氣直。
這就是自己的戰斗服了呢!管路路深深吸一口氣,接著拿起去年生日,管精明送她的女用公事包,打開門,跨了步伐出了門。
在粘宗成的護送下,管路路抵達位于臺北東區的精明大樓,她踏著穩健的步伐,一路走到位在大樓十六樓的大會議室。
公司所有高階主管都已經入座了,在場所有人都以為這場主管會議,繼承所有股份的管路路,會宣布賴方勤擔任最高領導的總裁,但情況卻完全出乎大家意料之外…
管路路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踩著高跟鞋入場了,那十公分高跟鞋撞擊地板的聲音,也宣告了她的戰爭即將開始。
「各位早,我是管路路。今天非常感謝大家抽空參與這場會議,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首先我想先問…關于總裁一職,各位有沒有什么意見?」
她平穩的聲音散步在整個會議事,帶著一點高傲的感覺,但會場沒有人聽出來這聲音的背后代表著什么。
聽見問話后,大伙都認為是不懂事的小姑娘徵求大家的意見,于是皆開始發表自己的想法…
「我認為直接由賴副總接任總裁一職,他原本就是管總的左右手,在草創期就對公司貢獻良多…」首先說話的是行政人事部的李經理,他一說完,在場的某些人也都跟著點頭附和。
「沒錯,管總也一直很信任賴副總,這樣決定絕對沒錯。」這是設計部的方經理。
「嗯,他對公司真的貢獻良多,相信總裁由他來當是最適任的。」這是營運部的陳經理。
此起彼落的討論聲慢慢傳了出來,當事人賴方勤聽了一會兒大家恭維的話,終于笑著站了起來,舉手示意大家安靜,最后將視線轉到臺上的管路路身上。
「李經理跟大家都言過其實了。」他頓了頓,然后非常謙虛地對著她說:「這一切還都得由董事小姐決定…」
他嘴巴上雖然這樣說,但這幾天他一直認為沒什么意外的話,他百分之一百即將接下總裁的職務,連慶祝酒席都訂好了,家人朋友們也都替他開心。
能接下市值上千億的公司,他怎能不開心?
以后他要干麻就干麻,量這個三十歲不到…完全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連個屁都不敢放,沒跟媒體表示是因為他想表現他的謙虛與大度而已。
管路路環視了在座的所有人,默默將剛剛那些點頭恭維的人記了下來,然后對著也坐在下面的粘宗成招招手,「粘經理,跟大家說吧!」
粘宗成聽完馬上站了起來,拿出一份資料并走到臺上,將資料利用攝影設備放到大螢幕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1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