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給賤奴穿乳環_有哪些好看的肉寵文

第二章 黛色的轉機 (4) 意識到隔壁的男人是于卿后,管路路更加心不在焉,結束表演后,打發掉粘芷妍,管路路搭了計程車回到住處。
她踏進家門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書房里翻找以前的相簿。
管精明是個非常愛照相的人,雖然單眼大砲買了一堆,最后卻因為沒有時間使用,放了幾年就全數捐了出去。
但管路路記得,她小時候的確留下非常多照片,家里應該會擺一堆才對。
從管精明去世之后,管路路就沒有動過家里的一分一毫,深怕某一天腦中父親的影像會消失不見,所以就算她現在急著找相簿,她也是小心翼翼地慢慢來。
「找到了…」終于,她在書房的一個柜子里發現了數量龐大的相簿。
每一頁小心地翻,每一本相簿都記錄著她與這個家的一切,管精明的、齊芯婭的、她的…
鼻頭有些酸,管路路強忍著淚水,快速翻過那些會令她鼻酸的照片,最后終于找到她想看的,她小心翼翼抽出來,再將用不到的相簿好好收回去。
接著,她來到書桌前,將手上的照片放在桌上那張人事資料旁邊,照片里的男孩雖然非常稚嫩,但臉上的輪廓還是看得出來,他就是人事資料上貼的大頭照本人,于卿。
「幾年沒見了…變超多…」
記憶中的于卿,是個年長她五歲的和藹大哥哥。
于帆有四個小孩,兩男兩女非常平均,小時候因為自己是獨生女的關係,于家兄妹常常會帶著她到處跑,把她當自己妹妹看,她也把他們當自己的親人。
當時雖然于家最小的女兒還沒出生,但加上管路路還有粘芷妍…五個小孩也夠多了!當中最年長的就是于卿,常常必須擔任弟妹保護者的角色。
于帆每次到他們家,最常說得話就是:「阿卿,要好好照顧弟弟妹妹喔!」
「沒問題。」于卿總是笑著回答,唇邊漾起淡淡酒窩。
其實于卿雖然年紀較長,但也只比管路路大五歲而已,依然是個孩子,但每次他們幾個打架、吵架或者互罵的時候,于卿都用他的酒窩笑容,笑笑地來勸架。
記憶中的溫柔大哥哥,現在居然變成了超級業務員,還握有精明集團最重要的客戶,同時也威脅著她的地位與公司的存亡…這是管路路怎么也無法相信的地方。
不過,連管精明的好同學于帆都能叛變了,于卿成為反對派也不需要太驚訝就是。
「但,今天在Live House的那個人…也是于卿嗎?」
管路路回想起今天在包廂看見的于卿,那個跟男人摟摟抱抱的于卿…與記憶中的于卿也主人給賤奴穿乳環_有哪些好看的肉寵文是背道而馳。
想到這里,她才發覺…自己根本不了解他。
過去那個溫柔的大哥哥也好,超級業務員也好,出柜的GAY也好…不論是哪一個于卿,她都不了解。
將桌上那張小時候的合照拿起來,照片邊緣已經泛黃了,但畫面依然還是很清晰,于卿露著標準的酒窩笑,手搭在年幼的她肩上,而她…臉上也掛著許多年沒出現過的燦爛笑容。
管路路閉上眼睛,幾分鐘過后…她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那么,她就到業務部去會會她的敵人吧!
她走到書桌坐了下來,打開電腦連上公司的資料庫。幾分鐘后,她在電腦前淺淺笑了…
「很好,于經理故意連請的年假還沒放完!」這樣她就不用擔心會被認出來,那些公司小職員,哪會真的知道總裁長怎樣?何況還是上任不到一個月的總裁!
管路路敲打著鍵盤,繼續從資料庫里迅速撈出了一份文件,花了一些時間填好資料后,她緊接著打開E-mail信箱,寄件者上填了人事部主任的信箱地址。
雖然行政人事部的李經理是反對派,但他主要是行政管理部出身,底下另一個單位『人事室』可就是純支持派的,這也是管路路為什么能快速調到詳細人事資料的關係。
反正現在她待在總裁室也沒啥用處,不如…就去敵營看看吧!
送出去的那封信件的內容很簡單,就只有幾行字──
Dear楊主任:附件是我的假資料,明天開始,我要臥底到業務部去實習一星期,請幫我安排。

第二章 黛色的轉機 (5) #
「副經理,蘇小姐已經來啰!」人事室的小姐領了管路路走進位在精明大樓三樓的業務部,她向管路路指了指坐在位置最深處旁的男人,示意那就是副經理,接著就轉頭走人了。
業務部的辦公室不大,因為養的業務也不多,只是那幾個少數的業務倒是扛了很大的業績壓力在身上就是了,但相對只要熬出頭,大概這輩子就不愁吃穿了。
籌碼大…價碼也好談嘛!精明集團內加薪加最夸張的…就是這個業務部了。
嗯,等她真正掌權之后,一定要好好重整業務部這個惱人的各人獨大問題。
每個人業績都很好沒錯,但要對老闆拿翹的時候…也特別給力。
管路路吞了吞口水,收回總裁思緒,推了推掩飾用的黑色粗框眼鏡,緩緩踩著比平常還要低跟一點的素色高跟鞋,走向副經理的坐位。
「副理好,我是今天新進來的員工,我叫…」她介紹詞還沒說完,面前的男人就大力將手上的資料夾蓋起來,力道大到整個辦公室都聽見了。
「我操他媽的,再這么搞下去,全業務部都走路好了!」男人罵完,抬頭終于看向管路路,「新人站著干什么?去干活啊!現在的年輕人也真是的,就只會愣愣站著裝傻,事情要主動去做,站在那工作就會來嗎?我操…」
管路路整個傻眼,愣在當場不知道該怎么辦。她一個第一天上班的員工,是會知道自己要干麻嗎?
無奈副經理莫名其妙地發怒之后就不理她了,見她站在那邊不動,沒說話就只是對她揮揮手,那動作似乎是在叫她滾蛋…
這個副經理她以前曾見過,但在她面前的他明明就是個好好先生,怎么現在變這樣?
她正想離開這里去別的地方打探情報時,有個人從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眸一看,來人居然是于卿。
心跳似乎快了幾秒,管路路很擔心自己的變裝會被看出來,但她今日特別化了極淡的妝,還將平常綁成馬尾的頭髮放了下來,簡單綁著兩辮麻花垂在自己胸前,臉上還有粗框眼鏡…這樣應該、應該是認不出來才對!
于卿拍了她之后沒有說話,只是對她招招手,好像要她跟著自己走的樣子。
管路路點點頭,順從地跟在于卿后面…反正她現在沒別的選擇。
于卿帶著她走進業務部專用的會議室,待兩人都走進去后,他探頭出去不知道喚了誰說倒杯水來,然后轉身就把門關了起來。
礙于新人身分,管路路安靜坐在會議室里,裝出一臉非常緊張的樣子。于卿回頭瞧見她這么緊張,嘴角微微上揚,然后露出標準的八顆牙齒…笑了。
「別緊張,副理最近有些脾氣暴躁,看到誰誰都罵,所以不是妳的錯。」于卿安慰著管路路,等茶水送了進來,他朝她遞了過去,同時也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
管路路看著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他一身鼻挺的黑色條紋西裝,白色襯衫搭配藍色領帶,短短的頭髮稍微用髮膠整理乾凈,顯得穩重又看起來非常年輕。
而他的笑,與她記憶中的一樣,嘴角好看的弧度旁掛著像是有吸力般的酒窩,笑起來格外甜美…雖然用甜美兩個字去形容男人有點詭異,但這就是于卿,渾身剛烈的男人氣息,卻又帶著甜美的酒窩笑容。
「怎么了?被嚇傻啦?」他見管路路一直沒說話,關心地問。
「沒、沒有…」她不知道自己臉上現在到底是什么樣子的表情?
昨天在包廂里非常灰暗,根本看不清楚于卿的長相,現在這個會議室里燈光通明,于卿一臉燦爛的笑容,好像讓她覺得胸口似乎有點發熱。
「沒有就好。」他又露出酒窩地笑了,「對了,我是亞洲區區長,于卿。」
聽見長官介紹了,管路路馬上站了起來表示尊重,「區長好,我叫蘇璐。」當然是假名。
「雖然我頭銜是區長,但其實就是亞洲區打雜的啦!不用這樣稱呼我。」這次,于卿笑出聲音了。
「是…」管路路又坐了下來,「那么區長,請問我今天…」
「都說不要這樣稱呼了,在公司里叫我于卿或阿卿就好,之前幾個新人也都這樣叫。」
「是…」
「今天妳就熟悉一下環境,我等會兒先給妳幾份客戶資料,妳今天之內全部看過一遍,下班前我會挑幾個問妳。妳進公司的時機雖然不太好,但也可以說是天賜的機會啦!總之,有問題就來問我…我現在是整個部門最閑的了,呵。」說完,于卿就笑了。
他并沒有解釋為什么他最閑,以管路路新人的身分也不好問,所以她就只是安靜聆聽今日的工作事項,并沒有多嘴問問題。
接下來,于卿又交待幾個工作要點,然后帶著管路路去她的坐位,也跟她介紹幾個同事后,他就離開要她自己努力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2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