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 跪下 狗奴_有多少人看過混世小農民

Chapter 5. 教室里鬧哄哄的,林婕妤獨自坐在離講臺最遠的靠窗角落,靜靜的看著灰濛濛的天空發呆。
她的教室是學校里有鋼琴的教室之一,採光良好,右側有一大片的落地窗,半透明的淺綠色窗簾半掩住窗外的景色,隨著微風輕輕擺蕩。如果是平常,一定會十分有味道。
然而現在的天色卻是陰沉沉的。云朵活動得很快速,空氣中雨水的氣息彷彿是訴說著一場即將到來的大雨。
因為四年級要畢業了,所以今天她系上要分二年級的班。其實說是分班……除非是選一樣的樂器,要不也就是一些基礎一點的樂理課程而已。甚至來說,好像有點分等級的意味。
林婕妤的音樂一直都算不錯,或許是遺傳,就那些敎過她的老師所說,她有天賦,甚至是一半的絕對音感。
只是這樣的天賦卻因為她的懶惰和粗心大意而大打折扣。
不知道教室是什么時候安靜下來的,課已經開始了,只是林婕妤還是依照往例的發呆著,偶爾瞥一瞥窗外……啊,她今天沒帶傘來著。
一直到她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這個地方……那個何……何育清同學你上來示範一下。」女教授推推眼鏡,望了望點名簿,隨意找了個順眼的名字便將人叫了上來。
林婕妤還在想著傘要怎么辦,聽到那個名字,不由得從恍惚中驚醒了一半。
咦咦?剛剛教授說了什么?
瞪大眼睛,她不敢置信的往前望去。她剛剛沒聽錯吧?是幻聽?還是……剛好一樣名字的?
而事實證明她不是幻聽。修長的身影映入她的眼簾,何育清和林婕妤坐在同一排,身著白襯衫。聽到自己的名字時他只溫文的笑了笑,然后從容的走向講臺。
于是林婕妤也囧了。
她終于體會到大媽的囧臉境界了!
這是在搞什么?作者妳匡我啊?這相遇機率未免也太高了吧,想拉拔人家當男主角也不是這樣子的啊喂!
大概是林婕妤驚囧的目光太強烈,何育清在回座時終于看到了最角落那個小小的身影。
溫和的眼眸中帶了一點驚訝,何育清也驚奇了。他們同班?
在「看」何育清的同時,林婕妤發現他那張臉居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俘虜了好多女同學的目光。
其實何育清長得并不是特別帥氣。只是五官秀氣清秀些、皮膚白些、身高高些、鼻子挺些。但或許是氣質的關係吧,他似乎天生就有種吸引人的魅力。
果然引人注目啊……林婕妤驚嘆的望著那些目光想著,覺得有點羨慕。
不過令她更為疑惑的是,這里是鋼琴的課,他不是修小提琴嗎?
難道說何育清修了鋼琴?
不過看他剛剛上臺時彈琴的熟捻模樣……嗯嗯,下次請他彈琴給她聽好啦,嘿嘿。
☆ ☆ ☆
下課的時候,林婕妤收拾好東西,順路去和何育清打招呼。
「真巧啊,和你同班。」抱著袋子,林婕妤燦爛的對著他笑,「你換修鋼琴啰?」上次在書店里遇到時,她記得他說他是修小提琴的。
不過……彈鋼琴的何育清或是拉小提琴的何育清,感覺好像都很帥氣呢。
「只是換了副修的樂器而已,」邊收拾著桌上的書本文具,何育清邊笑著回答她,「大一的時候我選的是吉他,想說大二就換個鋼琴吧。」把最后一樣物品也放進袋子里,他轉頭看著她笑。不知道會不會有點惹人嫌疑?不過他沒料到他們連教授也選同一個啊。
不過他在選樂器的時候……其實還真有想過這個可能性。
「這樣啊。」林婕妤了然的點點頭,然后帶著期待的目光望向他,「你會彈嗎?」眨眨眼,她看著他笑問。
「呃,會一點,但是很久沒有練習了。」何育清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那時候鈺芯吵著要學琴,所以他也就跟著學了幾年……國中的時候因為叛逆期而停頓下來,不過高中又有繼續學。
──也是那時候,他遇見了「她」。
「可以……彈給我聽嗎?」小心翼翼的抬眼覷他,林婕妤的聲音帶了一點期望,「我琴練得不是很好,所以很喜歡聽別人彈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解釋地說,「可以嗎?」
不知道這樣會不會有點突兀?不過她是真的很喜歡聽別人彈琴啊。
「……可以啊。」何育清愣了一愣,有些驚訝,「但我彈得不是很好。」說著,他有些靦腆的搔了搔頭。這算是第一次有人直接的說想聽他彈琴吧?聽來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啊。
聞言,林婕妤忙不迭地搖了搖頭,「沒關係沒關係,而且你一定彈得比我好啦。」她也不過就是音感比別人好了些,基本一點實力也沒有,就連音樂系也是推甄上來的。
「那也不見得啊。」何育清微微偏頭,依舊笑得和煦。
教室里很安靜。
學生們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已經全數退場了,獨剩他們兩個。
午后的陽光從落地窗透過綠色的窗簾透析進來,薄薄的灑在黑色的三角鋼琴上。
林婕妤往窗外望去,這才發現天已經放晴了。
何育清緩步走到鋼琴前,將袋子隨手放在一旁,然后坐定,動作輕柔的掀起琴蓋。
林婕妤跟著他移動到第一排的座位,想離何育清近些,心里有些興奮、有些期待。
閉上眼,何育清輕輕吸了一口氣,白皙修長的手指緩緩附上潔白的琴鍵,緩緩落下第一個樂音──
優美清澈的旋律從他指間流洩環繞,像是被賦予了生命,每個落下的音符都那么自然而柔和,那樣的渾然天成……
林婕妤呆呆的凝望著他。
這是凱文柯恩的《綠鋼琴》啊。她有些驚嘆,這首曲子她一直練不起來呢!
何育清專注彈琴的模樣讓林婕妤想到了她很喜歡的一個男歌手。
那位男歌手也很會彈琴,在演唱會或是表演上總會來個自彈自唱,唱的也都是自己寫的曲子。雖然只是從電視看,但是他那種斯文儒雅的氣質和溫柔的味道,她還是能從螢幕上感受得到。
不過何育清給她的感覺又不太一樣了。
他只是輕閉著眼,眼角眉梢好像都帶著笑,連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也那么安祥溫暖,陽光薄薄的灑在他身上,像是鍍了一層金似的……他的身旁流淌著一股溫煦柔和的氛圍,隨著那些音符一個個敲進心里,像是能治癒人心。
原來療傷的旋律是這樣的。林婕妤閉著眼靜靜聆聽,忽然覺得江瑋恩不在這里很可惜,那家伙在的話,一定會興奮的一直拍照、然后再回家畫出來吧。
江瑋恩是個插畫家,筆名叫做野翼……常常拍帥哥照找靈感。
不過,她好像忽然可以理解何育清為什么會被這么多女孩子愛慕了。
因為不單單是長相,他的氣質、修養、才華也都十分優秀,就好像那種……童話里的白馬王子似的。
她想,這么優秀的人所傾心的女孩子,一定也是漂亮又有氣質,而且優秀的吧。
如果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或許會喜歡上他也說不定……有些恍惚的,林婕妤胡亂想著。自己一直很喜歡的男孩類型不就是像這樣的嗎?
指間落下最后一個樂音,何育清慢慢睜開眼,然后聽到一陣響亮的鼓掌聲。
「我彈得不是很好,獻丑了。」見林婕妤這么捧場,何育清的臉頰有些不自在的浮起了兩抹紅。
「怎么會?如果你那樣算是彈得不好,那我豈不是要去跳樓了?」起身,林婕妤笑著走向何育清,「你的琴聲能療傷呢。」笑著站到他面前,她笑著稱讚道。
何育清也站了起來。起身,他覆上琴蓋,「我彈得并不算好。十歲那年去學琴,我認識一個和我同年的女孩,她彈得比我好上太多了。」笑得很靦腆,他說。
「哦哦?」林婕妤很好奇,「你們還有聯絡嗎?」鋼琴能彈得比何育清好的女孩啊……她總覺得那女孩一定很漂亮、優秀、有氣質。
「嗯,她算是我的青梅竹馬吧。只是因為父親工作關係,常常轉學。」何育清笑著提起袋子,「改天有機會再介紹給你們認識吧。」笑著,他打算要和她一起離開,卻想起什么似的看向林婕妤,「對了,妳不是也會彈琴嗎?」溫潤的眼中帶了一點期待,他問。
「啊,那個……」林婕妤乾笑,很是心虛的模樣,「我還沒有能彈得很順的曲子,下回練熟了再來獻丑吧……」說著,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她其實從三歲就開始學琴了,只是因為一些原因學得斷斷續續的,再加上她懶惰,所以學的不是很好,「那你有機會也拉小提琴給我聽啊。」她笑說。
「好。」何育清也笑,「走吧。」向前走了幾步,他回頭看她,示意讓她跟上。
再不快走,怕是又要轉陰了。
「嗯。」林婕妤點點頭,笑著跟上何育清的腳步。
☆ ☆ ☆
越靠近校門口,林婕妤越發現不對勁。
她怎么好像聽到雨聲?不是放晴了嗎?
校門口離她停車的地方有段距離耶!她把雨衣放在機車上……
于是林婕妤很悲劇的發現──外面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居然下起了太陽雨。
而且還是罕見的大雨。
何育清撐起傘,疑惑的看向把袋子掩在頭上,一臉抱著必死決心的林婕妤,「婕妤,妳沒帶傘嗎?」這樣出去會淋溼的……而且袋子里的東西也會濕啊。
「啊哈哈……我忘在車上了。」一臉苦瓜,林婕妤悲慘的發現雨勢越來越大,天空又慢慢轉陰,不遠處的烏云慢慢飄來,天色越加陰郁,短時間內似乎沒有要放晴的打算,「我還得去打工啊,也只能這樣了。」嘆氣望著天空,她道。
何育清望了望天空,頓了頓,然后轉頭對林婕妤笑,「妳的車停在哪?我陪妳去吧。」言下之意是要一起撐傘。他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這樣讓她去淋雨不太好,會感冒的。
林婕妤呆呆的眨眨眼,然后連忙搖搖手,有點受寵若驚,「不、不用了啦,我跑快一點就好,雨衣應該不會穿很慢,這樣太麻煩你了啦。」她笑著想婉拒,雖然是朋友,可是……她總覺得,自從相遇以來,何育清就一直在幫她啊。
「沒關係。」何育清依舊是笑,「妳是主唱啊。」
于是林婕妤馬上妥協。上次她感冒,被團長罵了好久啊……
而且夏天感冒很丟臉的!
傘下的空間不大,很安靜,因為是大傘,她個子又小,還算是可以塞下兩個人的空間。
傘是透明的,雨點滴滴答答打在傘上,外面的雨聲是嘩啦啦的。
沒有人說話。林婕妤低頭看著鞋子發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那里嗎?」何育清指向巷口的騎樓。
「唔,嗯嗯。」聽到有人叫喚她,林婕妤抬頭,愣了愣,然后點點頭,「啊!」就在那恍神的瞬間,她腳下踉蹌,居然就在平地立定跌倒。
啊啊……好丟臉啊!
「妳還好嗎?」何育清看她有些狼狽的模樣,關心的詢問。
「啊哈哈,沒事沒事……」頂多就是有點瘀青啦,她都習慣了。
拍拍身上的髒污,她對何育清笑一笑,表示自己很好。
何育清還是有點不放心。
她停車的地方算是個小騎樓,可以擋住一點風雨。不過空間太小了,那里停滿了車,雨滴從屋檐下、從外面吹落,她的坐墊也溼了。
而何育清就這么一直替她撐著傘。
看著林婕妤手忙腳亂的樣子,他有些無奈。「穿反了。」伸手拉拉位在她前面的帽子,他嘆氣。還說能穿得很快呢。
「啊?呵呵、呵……真的耶。」尷尬的笑笑,她只好再次深入雨衣內,換邊。
怎么搞的,為什么她在他面前一直拚命出糗啊!
這次換找不著帽子了。
「在這里。」再次伸手,何育清替她把頭塞進帽子里。
林婕妤有些尷尬的臉紅了。天啊,她怎么這么丟臉啊?「謝謝……」大概是因為她最近老是放空吧?她默默想著。可是、可是……怎么在他面前,她就好像變成了小孩子一樣,需要人家照顧了?
「不會。」何育清微笑看著林婕妤把機車牽出來,「路上小心。」說著,他頓了頓,「到家的時候,可以的話,就傳封簡訊給我吧。」看了一眼愈加陰郁的天,他有些不放心的道。
總覺得很危險啊。像她那樣迷迷糊糊的,就怕她一個恍神就摔車了。
林婕妤愣愣的點頭答應,好像也習慣了。常常也有很多人會擔心她出事所以要她報平安的……「六月一日我們會在情人碼頭表演,你會來嗎?」忽然想起這件她一直想說的事,她連忙叫住了轉身欲走的何育清。
何育清笑著點了點頭,「好。」
發動機車,林婕妤轉頭對何育清大力的揮了揮手,「再見!」
「再見。」何育清靜靜的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揮揮手,然后走離了騎樓。
機車上都有后照鏡──他知道她看得到他向她揮手道別的動作。

Chapter 6. 或許是因為同班的關係,林婕妤和何育清的交集慢慢多了起來。
有時候是Battle,有時候是Facebook的聊天視窗,有時候是簡訊的關心問候,有時候是下雨天一把透明傘下的笑容。
何育清常常會去看他們團練,大概是因為同班的關係所以順便跟去的。
而林婕妤卻沒有發現,她已經快要習慣不帶傘了。
而關于同班的事她已經欣然接受了。被匡就被匡吧,反正每天養眼也不錯啊!
不過方巧欣等人倒是樂于調侃林婕妤。嘿,一個帥哥和林婕妤這么密切交集,她才不相信會永遠的純友誼咧!
不過林婕妤很想說,才認識不到一個月是可以曖昧到哪去啊?
然后──六月一日到了。
「林婕妤,妳歌都練好了吧?」陳靖宏盯著她,表情依舊嚴肅。
林婕妤點點頭。然后看向一臉愁苦狀的江瑋恩──
因為團長把知足改成搖滾版的了。
中午十一點,他們要求完美的團長再次把眾人叫到社辦團練。
于是便是一陣叫苦連天。
「小宏宏,你家暴啊!」繼林婕妤、江瑋恩、方巧欣之后進來的周丞央也是苦著一張臉,眉間透露了深深的睡意。
他好想睡啊!連這唯一美好的午休時光都要被霸佔,實在是太可惡了嗚嗚……
林婕妤懶洋洋的轉頭望向周丞央,孩子,我也很想睡啊。
不過吉他手一號方巧欣倒是很大膽的直接趴在桌上睡著了。
陳靖宏默默抽了抽嘴角。家暴……雖然無言,但還是連理都不想理。
而后面進來的葉雅琪也是苦著一張臉。
「小琪琪!」江瑋恩眼光一閃,照舊撲了上去。
「喵──!」驚嚇的向后退開,葉雅琪發出了貓的慘叫聲。啊啊,江瑋恩又撲主人 跪下 狗奴_有多少人看過混世小農民來了!
「喵──」江瑋恩興致來潮,把葉雅琪壓在墻上,跟著叫了起來。
「喵!喵!」快快快放開我啊!葉雅琪僵著身,以貓叫聲代替慘烈的心情。
她只要一緊張就會出現這種情形。
「喵嗚──」才不要勒。江瑋恩發出慵懶的貓叫聲,持續湊近中。
「喵喵──!」
「喵……」
……
「妳們有完沒完!」陳靖宏忍無可忍的向著正糾纏著的兩人大吼了一聲。這里是什么?流浪貓之家嗎?到底是在搞什么啊!
于是眾人噤聲。
葉雅琪睜著眼睛,無限可憐的表情。
于是陳靖宏懊惱了。他嚇到她了嗎?他剛剛只是下意識……啊啊、他怎么就不能溫柔一點啊──
「小靜靜!」江瑋恩眼尖的發現了們口抱著漫畫的身影,眼睛一亮,撲了上去。
任婉靜神態自若的笑了笑,也不反抗,「唉呀呀,江瑋恩,這樣人家會以為我們是GL喔。」她語調很輕看起來很正經,但是嘴角淺淺的弧度還是洩露了憋笑的意圖。
她中午吃飽飯睡不著覺,聽說他們今天要加練,于是就跑來啃漫畫了。
「誰跟妳GL啊!」江瑋恩一把推開任婉靜,動手和她打鬧了起來。
她的性向很正常,喜歡女生是很正確的好嗎!
嬉鬧間,蘇毅欣一臉疲憊的從門口走了進來。大中午的叫他來團練……雖然早已習慣了團長的作風,但他還是不能習慣這種自虐的作息啊……「哦,都到齊了啊……」瞥了一眼正熟睡著的方巧欣,他默默哀嘆了一聲。應該早點來補眠的唉。
而見人都到齊,林婕妤下意識的環顧起四周。
「喲,小妤啊,懷念妳家美男了哦?」看見林婕妤四顧張望的模樣,江瑋恩一臉曖昧的擠了擠林婕妤的肩膀。呵,那家伙最近常常提到何育清嘛。
「誰我家的啦?」林婕妤白了她一眼,「我想妳家大媽的囧臉,行不?」想起每次遇到江瑋恩總不免一陣囧然的范佑軒,她忍住笑意開口道。
蘇毅欣幾不可見的輕輕皺了皺眉。嗯,最近那兩個人很常來。
「妳想念大媽的囧臉?」江瑋恩佯裝著驚訝的表情,語氣抑揚頓挫,很是夸張的模樣,「No problem,等一下就讓妳看到!」保證似的拍拍胸脯,她一臉胸有成竹。
說人人到。兩個人還聊著天,門外何育清和范佑軒已經緩緩走了進來。
「喲,帥哥大媽!」江瑋恩揮揮手,活力十足,一臉熟稔的模樣。
范佑軒頓了頓,抬頭看她一眼,「嗯。」來這里兩個禮拜,他對這個稱呼免疫了。
哪知道江瑋恩接下來語出驚人:
「帥哥大媽,你的細肩帶露出來了!」
此話一出,現場八人同時「噗!」的噴了,連睡著的方巧欣也醒了。
江瑋恩一愣。哇哦──好壯觀!
于是范佑軒囧了。
「哇哇、江恩恩妳好強,兩句話就讓大媽囧了!」見那邊范佑軒滿臉的無言,林婕妤一臉崇拜的看向了江瑋恩──強人啊!她也好想要有這種能力!
「Nothing──這就是技術的問題啦!」江瑋恩則一臉臭屁的撥了撥短短的馬尾。
拜託,她是誰啊?她可是江瑋恩耶!
范佑軒的臉更囧了。兩句話?他有這么好耍嗎?
「欸?帥哥大媽我沒有在耍你啊。」她只是在玩他而已。沒有把后半句說出來,江瑋恩看向范佑軒,揚唇笑得一臉天真燦爛。
范佑軒默默無語。
「剛剛有點事,所以晚來了。」望著林婕妤,何育起有些抱歉的笑笑。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們也還沒開始練習嘛。」而且他其實也沒有義務要來的,用不著和她道歉呀。林婕妤看著他默默地想,覺得被他道歉她都不好意思了起來。
「好了,還在摸魚什么,人都到了,準備一下,要開始了!」拍拍手,陳靖宏大聲宣示道。一群人在這里打混摸魚的,午睡時間不就白白被浪費掉了嗎?
「是……」六人無精打采的回應,同時默默走到崗位上。
這種每三個月一次的酷刑,他們加入這個樂團到底是不是在自虐啊?六人心里如是想。
☆ ☆ ☆
陳靖宏家里是大公司,算是十分有錢,再加上已經有了駕照,因此以往都是由他負責去借箱型車把六個人「運」過去的。
何育清和范佑軒表示要自己騎摩托車去,稍晚會到。后車廂放的是樂器,三排加起來可以載八個人,剛好可以讓偶爾跟去的任婉靜搭便車。
不過每次大家總會很有默契的讓葉雅琪坐在副駕駛座,周丞央則是自己擠去和任婉靜、蘇毅欣坐,最后一排再坐她們三個女生。
「小妤啊,今晚妳家美男要來看妳喔,開不開心啊?」江瑋恩曖昧的推了推林婕妤,笑得十分之不懷好意。
「就跟妳說不是『我家』的了……認識才不到一個月,妳們到底在曖昧個什么勁啦!」撇了撇嘴,林婕妤受不了的白了江瑋恩一眼。要傳緋聞也要等認識久一點再說吧?當她跟那些花癡一樣嗎……
「搞不好你們一見鍾情,二見傾心喔。」煞有其事的摸了摸下巴,方巧欣點點頭作沉思貌,一臉的認真。
「妳是芭樂言情小說看太多。」側頭再次翻了個白眼,林婕妤看向方巧欣。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歡誰!
也該換換目標了吧?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呀。方巧欣眨眨眼。
林婕妤徹底無言。
她喜歡過一個男生……或者該說是「還喜歡」。
其實也沒有什么,就像青梅竹馬那樣,打打鬧鬧了三年,像好哥兒們。
但是那男生并不喜歡她,甚至把她歸類在那些花癡群中。
所以她才會這樣受傷。
其實告白失敗并不是什么奇怪或是丟臉的事。林婕妤自己也明白,但是她放不下,說不清是因為受了傷還是為什么,她就那樣躲在自己的殼里,執著、害怕。
──她害怕再去喜歡上誰,所以很乾脆的把那個男孩放在心里當作佔個位置,好讓自己不再動心。
因為她害怕再受傷。
想著想著,林婕妤望著窗外,出了神。
其實她對何育清當然是有好感的。和他相處很輕鬆,沒有壓力,再加上他聰明、音樂又好,待人也好……她對音樂好、又聰明的男生一向都很有好感的。
只是怎么可能那么快……
那個男孩曾經那樣支持過她、陪在受傷的她的身邊,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放下,傷口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癒合……
所以說──一切,還是順其自然吧。
林婕妤還在發呆的時候,車已經到情人碼頭了。
「到了!」陳靖宏轉頭對后面大聲吆喝。
林婕妤被陳靖宏吆喝回了神,愣愣的下了車,然后安靜的跟著大家走到定點。
她看到何育清和范佑軒坐在最前面。前者溫和的對她微笑,后者則是以眼神意思意思的打了招呼。
于是她也有禮的回給了他們一個笑。
任婉靜也在下面喝著咖啡,不過似乎不怎么想理會一臉興奮的揮著手的周丞央……江瑋恩默默看著,看來這兩個人想修成正果,比團長和雅琪還要難啊。
一切就緒后,陳靖宏彈起了王心凌《當你》的鋼琴前奏。
「如果有一天,我回到從前,回到最原始的我,你是否會覺得我不錯?
如果有一天,我離你遙遠,不能再和你相約,你是否會發現我已經說再見
當你的眼睛瞇著笑,當你喝可樂當你吵
我想對你好,你從來不知道,想你想你,也能成為嗜好
當你說今天的煩惱,當你說夜深你睡不著
我想對你說,卻害怕都說錯,好喜歡你,知不知道?……
(王心凌《當你》,詞/張思爾,曲/林俊杰)」
林婕妤笑著唱,想盡力表達戀愛的甜蜜感,心里有點緊張。
這首歌的歌詞給她一種曖昧時候模糊不清的感覺……她算是明白的,卻是酸的成分居多。
林婕妤的聲音清徹嘹亮,和蘇毅欣帶著點磁性的聲音組合起來恰巧的契合。
換到蘇毅欣唱的時候,林婕妤便下場休息。
「你們常常來這里表演嗎?」何育清好奇地問。看起來這里有些人似乎都知道他們,而且好像頗受歡迎呢。
「也還好啦,三個月來駐唱一次,算是一筆小小的收入啦。」林婕妤笑笑,「不過,你居然還記得我愛喝奶茶啊。」一邊喝著何育清幫她點的冰奶茶,她笑說。他還真細心啊,她都還不知道他愛喝什么呢?
但是從上次在咖啡店他細細品茗曼巴咖啡的樣子還真像極了她那愛咖啡的老媽。料想他大概也是個愛咖啡人士吧?
「也是無意間記下的。」聽她那樣說,何育清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
「那你喜歡喝什么?」眨眨眼,林婕妤有些興奮地追問。
「……咖啡。」何育清還是笑。咖啡的味道馥郁香醇,他喜歡輕輕聞著咖啡香,然后細細品嚐。
「真的?」林婕妤開心的笑了起來,被她猜中了!「我媽很會煮咖啡喔,下次大家一起去吃飯,她又有人可以捧場了。」笑得燦爛,她說。
「聽妳這樣說,伯母似乎很厲害啊。」笑著開口,何育清目光溫潤依舊,「有那個機會的話,還真想去嚐嚐伯母的手藝。」想起上回在咖啡廳她的提議,他笑笑道。
每次提到母親,她的眼里總是會閃動著不一樣的光采呢。
「上次就邀過你啦。」林婕妤嘿嘿地笑,「等圣誕節,咱們十個人再去把她累死好啦,嘿嘿。」笑得狡狤,她想起上回圣誕節她帶了八個人回去把老媽嚇了一大跳的畫面,眼底有一點溫馨。
老媽是她在這世上最親最親的人,她是單親家庭,從小就和媽媽相依為命。在她成長過程中老媽總是給任性的她很多的支持和鼓勵,讓她疲憊了、受傷了,還可以回到家休息……
她和媽媽其實不像母女,相處起來倒還比較像好姐妹。她的所有心事都會告訴媽媽,因為她會了解。
所以她知道,她帶一票人回去,其實老媽是很開心的。
畢竟她以前曾經被那樣對待過。
「那么,我會期待的。」何育清嘴角揚起一抹淺淺的笑意。看起來她們母女感情很好啊。
「……」坐在另一邊的范佑軒依舊冷臉,沉默。十個人?他也被算進去了嗎?
「林婕妤!」上頭的蘇毅欣走了下來,「該妳了。」點了點她的肩頭,他道。
「啊?哦!」有些反應不過,林婕妤呆了一下,這才急急忙忙跑上臺去,「抱歉,等一下再聊吧?」回頭,她忙對何育清笑了笑問。
「好。」何育清也依舊是笑。
蘇毅欣的目光自始自終都在何育清和林婕妤身上。
他心中的那股不安感,似乎越擴越大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2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