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從昨晚下線的傳送區走出,環顧四周,今天她是隊伍中第一個上線”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五 08.頻繁聯絡

刑歌登入靈魂之刃online。

她睜開雙眼,頓時視線所及之處白光乍現,等到光線弱下來,她已身在游戲中。

熟悉的游戲場景,映入眼簾。

9038

刑歌從昨晚下線的傳送區走出,環顧四周,今天她是隊伍中第一個上線,因此身旁并無其他玩家。

刑歌隨處找個一石柱而坐,在等待隊友上線期間,她打開個人介面察看訊息。

叮咚!系統提醒,您有一封信件未讀。

刑歌瞥了一眼寄件人姓名,微勾起嘴角,毫不猶豫的按下讀取。

刑歌,近日可好?

寄件者來自德里克,時空旅途的現任會長。

德里克隔兩三天就會給她發一封訊息,內容除了詢問她最近過的可好,還一併附上時空旅途發展規模、未來對策方針,一些極為機密的事情。

第一、二次寄信來,德里克使用「他剛當上會長,新手上路,需要指導」這個理由,說明需要她這個前會長建議。

刑歌起初不愿意,但想想,自己當初離開時空旅途時過于匆忙,并沒有把自身的責任義務處理好,責任心催使,再加上德里克溫溫和和的勸說之下,她回應前幾次訊息。

她小心翼翼的保持好距離,不過度干涉時空旅途公會內部,同時提點一些策略漏洞。

刑歌肯配合,一次兩次通信成功后,信件不知不覺來回不間斷寄了十多次。

他們私下通信,竟長達四、五個月之久。

刑歌曾問德里克,是不是故意的。

這位昔日的好伙伴德里克,輕笑著:「我這是預謀,希望我們能保持聯繫。」

刑歌嘴角微抽。

德里克搖了搖頭,換了語氣說道:「妳這幾個月來,除了談正事,一次也沒有聯繫過我,所以我只好找個方式主動寄信給妳……造成妳的困擾,對不起。」

刑歌頓時語塞,沒有說話。

德里克說:「我明白妳目前身在血霧傭兵團,不理睬是為了避嫌,避免在兩個領域間游移尷尬,我完全知道妳的想法,可是……可是,沒必要次次避著不見吧?偶爾傳一個封信,一句話慰問,也比不聞不問的情況還要好,我是抱持著這個想法,想辦法與妳取得聯繫。」

「我這么說,不是想綁著妳,要妳分擔不屬于妳的義務,只是身為一個朋友,想維持住彼此之間的情誼罷了。」

「分我一點時間好嗎,三天回我一封訊息,那就可以了,當我們還是朋友,刑歌,答應我好嗎?」

刑歌聽完后,沉默了很久很久,百般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認識三年的朋友,打拼三年的公會,建立起的深厚情誼豈能輕易抹去,她何嘗不是這樣認為呢?

就算彼此之間有過誤會,導致感情產生破裂,那也是過去的事,她早就釋懷,原諒對方了。

但是,目前的情況不是那么簡單,迫使她無法表態,她已加入血霧傭兵團,屬于另一個領域,以刑歌的性格,一定會堅定立場,不會做出模稜兩可的事。

早已釋懷的她,才會特意與前公會保持距離,不曾聯繫過。

德里克此次這番發言,讓她的內心深處有些鬆動了。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