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跨坐在他身上起伏_有奶水孕婦和上司辦公室

Chapter 13. 林婕妤是被清晨的寒冷和微光給叫醒的。
好冷喔……縮了縮身子,她緩緩睜開眼,不適的揉了揉眼,覺得身體有點僵硬。
啊,她昨天好像和何育清在守夜對吧。
然后她似乎睡著了?
嗯……脖子有點僵,頭上好像有東西靠著──
不對!她昨天怎么睡著的?
于是林婕妤終于發現自己靠在別人的肩膀上。
不、不會吧……眼珠子一轉,她困難地瞥見一旁的白色外套,真正傻眼了。
啊啊啊啊啊!她她她她她居然靠在何育清肩膀上睡著了!
而而而、而且、而且──何何何育清也靠在她的頭上睡著了!
林婕妤此時臉蛋的色彩已經可以媲美猴子屁股了。
「育、育清……」乾澀的開口,林婕妤緩緩抬起有些僵硬的手,輕輕點了點何育清的肩頭。
何育清很淺眠,感受到有人的觸碰便馬上睜開了雙眼。
有些不適的眨了眨眼,他微微抬起頭,余光瞥見身旁的林婕妤,耳根子隨即迅速竄紅的起來。
他昨天居然也睡著了……
「抱、抱歉,我昨天睡著了。」連忙撇過頭去,何育清有些尷尬地開口,難得的結巴了。
「啊哈哈,是我先睡著的,應該是我道歉啦。」抓抓頭,林婕妤有些刻意地避開眼神,不好意思的笑笑,「啊,已經五點了!」抬手看手錶,她驚訝的開口,連忙起身。
「嗯……他們可能要醒了,我們先回去吧。」何育清起身笑道。
「唔,嗯。」有些睡意的打了個哈欠,林婕妤揉揉眼,愣愣的回答。
回去的路上都沒有人再說話。
兩顆心紊亂著,兩個人的臉,還紅著。
☆ ☆ ☆
第二天的活動對于領隊來說比較不耗體力,因此對某些人來說就顯得特別無聊了起來。
例如……江瑋恩。
「我們真的真的只能當評分的嗎?」江瑋恩鍥而不捨的再度問了一次,目光望著那邊玩得開心的國中生們,滿臉的渴望。
「……如果妳要去跟他們一起玩,這里也不會有人阻止妳的。」洪心茹看著已經進入歇斯底里狀態并且快要發瘋的江瑋恩,默默開口道。
「真的?我真的可以去?」聽到洪心茹的話,江瑋恩雙眼閃亮亮地望向群眾,「真的不會有人阻止我喔?」不放心的掃視眾人,她又強調的重覆了一次。
「哇靠,江瑋恩妳還真的要去喔?」周丞央傻眼地看著她。在訓練的時候不是有說不能下去跟他們玩嗎?
第二天的活動不外乎就是一些培養團隊默契什么的活動……只不過江瑋恩這邊的幾個領隊不是在納涼不然就是流口水,幾乎沒幾個在評分的。
「難道小央央你不想去嗎?」江瑋恩盤手,反問剛剛也是一臉無聊的搧著扇子哀嚎著好熱好無聊,而且還和她屬性相似的周丞央。
「……是還蠻想的啦。」周丞央默默的老實招供。
一直站在旁邊看很無聊耶!她才不相信沒有人跟她一樣蠢蠢欲動!
「我就說嘛──」江瑋恩仰起鼻子神氣的哼了哼,然后興奮的看向周丞央,「既然如此,小央央,我們走吧──」開心的邁開步伐,她拉著周丞央跳步前往她最感興趣的關卡。
「好──」周丞央也順著江瑋恩的前進方向邁進。
然而正當兩人要出聲去打招呼時,后面一個聲音卻嚇阻了他們兩人──
「忘了你們兩個是領隊了嗎?在干什么!給我回來!」為了維持黑臉形象,戴著墨鏡的蘇毅欣不顧死活的威嚇。
嗯,他這是學陳靖宏在團里發飆時候的樣子。
江瑋恩可憐兮兮的癟了癟嘴,和周丞央默默退回原地。
范佑軒發誓,他剛剛絕對有聽到江瑋恩小聲嘀咕著「反正明天你就知道了」之類的話。
「呃……那個阻止妳的不算在我說的範圍內。」洪心茹默默袖手旁觀。
江瑋恩無謂聳聳肩,臉上全無剛才的可憐之色,「沒差。反正他明天就會知道為什么團長堅持不來了。」說著,她挑挑眉,語意不明。
范佑軒一點也不想知道她明天要做什么。
林婕妤默默的幫她們那一組打著分數,直接無視了那里的鬧劇,心里還在懊惱著。她截至目前為止都不敢和何育清對上視線,因為一看到他就會想到昨天……嗚!超丟臉的!
她是不是該向他賠個罪呀?林婕妤默默糾結。
「要喝水嗎?」何育清從販賣機買了一瓶冰水,走到她面前,并且在她眼前晃了晃,「婕妤?」
他當然不是不覺得緊張,只是想藉著什么事都沒發生的樣子來掩飾……其實他甚至還覺得自己臉上的笑容有點僵。
不過我們以遲鈍聞名的女主角林婕妤當然不會發現這種小事情。
人家看起來根本一點也不在乎啊!她她她到底還在糾結什么?她在糾結什么啊!
「呃……好啊。」林婕妤嘴角僵硬的拉起一個弧度,并且機械地伸手接過何育清手上的冰水。
何育清在她身旁坐下。
兩人登時陷入一陣冗長的沉默。
然后兩個女生從他們面前經過。
「欸欸,我跟妳說喔,昨天我半夜爬起來去上廁所──妳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什么?」
「第三小隊的副領隊和第五小隊的領隊頭靠頭在睡覺!」
「真的假的?第五小隊的領隊不是說沒有喜歡的女人嗎?」
「誰知道啊。搞不好只是唬我們的。」
……
如果現在給林婕妤一個鏟子,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往地上挖個洞鉆進去。
「呃……哈、哈哈哈,現在的小孩就是這樣……」她乾笑著看向何育清打哈哈。
天天天天哪──八卦也未免傳太快了吧?這種糗事可不可以不要傳那么快啊?林婕妤在心里哭喊。
「是、是啊。」何育清也回給她一個尷尬的笑臉。
然后兩人各自撇過頭,接下一陣沉默。
林婕妤咬咬唇。總不能這樣僵持一輩子吧?「那個……」深吸一口氣,她終于鼓起勇氣開口,「昨天的事,很抱歉害你被誤會了。」低著頭,她說。
「……哪里,是我自己也睡著了。」何育清抓抓頭,不好意思的笑。
「那你會……生氣嗎?」
其實林婕妤也不曉得自己想問什么。她當然知道何育清沒生氣,但她又說不明白自己想問什么……
懊惱的抓抓頭,她有些困惑,釐不清紛亂的頭緒。
「不會啊。」何育清有些詫異。生氣?他看起來像生氣嗎?
他只是有點在意……在意有點奇怪的自己。
因為他好像,從來沒有這么在乎過一個人。
「嗯嗯。」得到答案,林婕妤總算綻開了笑容,「那我先去江瑋恩那邊了,掰掰!」說著,起身,并笑著揮了揮手。
「嗯。」何育清也起身,卻沒有跟著走過去,只是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離他遠去,看著她和江瑋恩打鬧的樣子,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
大概又是被調侃了吧?何育清無奈的笑笑,目光柔和了幾分。
蘇毅欣站在不遠的那一方靜靜地看著他們,稚氣而略顯成熟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他昨天必須很晚睡。原本他是想在巡過之后去和林婕妤打招呼的,卻沒想到……
卻沒想到,她的身邊,已經多了一個和她有說有笑的何育清。
為什么陪伴她的可以是何育清,而不能是他蘇毅欣?
握了握拳頭,他眼中的怨憤又加深了一點……
☆ ☆ ☆
國中生們的晚餐是自給自足的野炊活動,五人一組,一共四十組。
領隊們則負責在場中巡邏,晚餐則是在晚會后才能領便當吃。
「那個……借過一下。」范佑軒默默在場中巡邏,眼角不經意瞥見某個內容物看來快要變成一團不明物體的鍋子。也顧不得是不是自己的組員,當下馬上接手,迅速接過鍋鏟快炒,大火旺盛之間,鍋子里的菜餚已經神奇而完整的出現在盤子里了。
眾人默默拍手叫好,女孩們的雙眼更是冒出了一顆顆愛心。
江瑋恩默默看著范佑軒,小佑佑的大媽職業病啊……
而帶有雞婆屬性的何育清也在各組幫忙。
「……這樣就可以了……這道菜不能放鹽巴……」何育清在學生身后做小小指導,雖不如范佑軒厲害,倒也還算是有模有樣。
「咦咦,育清你也會做菜?」林婕妤看著何育清熟稔的模樣,有些驚訝地問道。
「嗯……我只會一點家常菜,沒有佑軒那么厲害。」何育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沒辦法,十五歲那年他母親病倒,父親要在外工作又不會做菜,妹妹又是個天生的廚藝白癡,家中剩他一個有空,當然得學會做菜。
也是在那之后,他才改變的。
林婕妤了然的點點頭,忽然覺得何育清的手似乎越發越萬能了起來。
「小恩姐、小恩姐──這里要怎么辦啊?」第三小隊的某組女生看見江瑋恩經過,于是連忙出聲留人。他們的小恩姐這么厲害,一定會幫他們的!
「哎呀呀,我什么都不會耶──大媽大媽,快去幫人家啦!」江瑋恩十分欠扁的扭頭找范佑軒去,一副什么都不會的樣子──天曉得她從小就常常需要自理晚餐,廚藝其實好得很,單純惰性發作,不想幫忙罷了。
而不知道實情的范佑軒當然只好默默接手幫忙。
話說回來,她那個回頭找他的動作也未免太自然了吧?范佑軒默默腹誹。
☆ ☆ ☆
咳咳,由于篇幅不夠了,于是我們長話短說唄。
緊接在晚餐后的,便是眾所期待的營火晚會。
而營火晚會的節目則是由江瑋恩所策劃。
想當然爾,讓江瑋恩策劃這種活動,內容是絕對不可能會正常到哪里去的。
于是我們看到穿著比基尼,還戴上了女性假髮的周丞央。
「大家好──我是沉香姊姊喲!」
穿上戲服前還一臉糾結的周丞央以非常樂在其中的態度上臺,還附贈香吻一枚。
接著是無奈之下穿上精靈服的何育清。
當然,那個精靈服是……特大號女裝。
「……」何育清苦笑著微微低頭,感覺非常難為情。
角色扮演還有扮女生這種事,他可是頭一次啊……
最后──我們看到了穿著貓耳女僕裝的……范佑軒。
當然,我們不能否認,江瑋恩是一定有私心的。
「……」被迫穿上整套戲服(包括假髮)的范佑軒沉默的低著頭,白皙的臉龐早已染成了熟透的蘋果色。
他們為什么要穿成這樣?江瑋恩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于是范佑軒無限怨念。
「好的──在我們幾位美女豋場之后,接下來就是投票時間啦!」第三小隊的江瑋恩因為主持關係,因此心痛的放棄了Cosplay的參賽資格。不過看到幾位男士被她逼迫穿上戲服,心里似乎很是開心,語氣里大有興奮之情,「來來來──大家覺得哪位美女最漂亮啊?」
那個夜晚,抱著不同的心情,三個男人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夜。
☆ ☆ ☆
夜晚的宿舍。
十七個大學生分成兩個小團體,十七張臉都掛著愁苦的臉,情緒愁苦地吞著便當。
「江恩恩……」林婕妤皺著一張臉,覺得嘴巴里的飯菜像是石頭一樣味如嚼蠟。「這個便當好難吃哦。」皺眉、苦臉、癟嘴,她所有不滿的情緒全寫在臉上,滿面的哀怨。
江瑋恩無奈,「沒辦法啊,他們有野炊,我們只有便當啊。」她萬分感慨地搖搖頭,嘆氣。要不然她可是很懷念大媽那舉世無雙的神之手所做出來的飯菜的……跟神廚大媽比起來,這便當根本連餿水都不如啊!
江瑋恩在心里如此萬分激動的吶喊著。
「唉喲,別吃啦──我們去吃泡麵!」眼睛驀地一亮,方巧欣丟下竹筷,眼底的情緒由沮喪轉為歡快,彷彿是絕處逢生的遇難者。真是的,她怎么就忘了呢?她可是帶了三天份的泡麵來這里啊!
「好耶──我帶了一大包的統一!」林婕妤也歡快的丟下竹筷開始歡呼。泡麵!泡麵!她最親愛的香噴噴的美味泡麵!那種口感、那種滋味──光想她就開始流口水了啊!
「一包算什么?我帶了一箱來一客!」江瑋恩抬起下巴,盤手,一臉高傲的做俯視眾生貌,滿臉臭屁的哼了哼。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江恩恩,我們快去拿!」林婕妤閃亮亮地看著江瑋恩,滿面春光。
那邊幾個人在歡快的歡呼,這邊何育清和范佑軒的便當已經空了。
余光中,江瑋恩終于注意到范佑軒那張越來越黑的臉。
糟糕!江瑋恩心里不禁暗罵一聲,「呃、呃,大大大……大媽──你、你剛剛什、什么都沒聽到、什么都沒聽到喔!」她連忙拙劣地擺擺首撇清,想裝做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過。完了完了,她都忘了大媽還在這里了啊!她、她不要再聽到大媽那可怖的碎碎念攻擊了啊!
身為射手座的江瑋恩,在討厭被念這一點非常有射手星座特質。
是的,由于綽號是大媽,于是我們的大媽范佑軒也非常有大媽特質──講究健康。每次遇到樓上的江瑋恩沒吃早午晚餐或是又吃泡麵,總不免又要碎碎念一番。
于是在這方面,范佑軒難得的成為了江瑋恩的剋星。
「江恩恩──走,咱去拿泡麵來吃!」林婕妤和方巧欣已經歡樂的起身準備拿宵夜去了,全然不知現在江瑋恩所面臨的窘境,「育清要一起嗎?」側頭望向安靜坐在一旁的何育清,她微笑問。反正她帶了很多,送幾個給別人也不會怎樣。
不過她在看到何育清面前那個空空的紙盒時還是小小驚嘆了一下──那種食物他居然吃得完,好強!
「嗯……我都可以。」何育清溫和笑笑。雖然他也覺得泡麵不是健康食物,不過像這樣的狀況……其實偶爾吃吃也是沒關係的。
于是江瑋恩看見范佑軒的臉色越來越沉。
「呃,大大大大媽……」江瑋恩越加慌張了起來。該死的林婕妤啊!
然后林婕妤等人終于看到了氣氛奇怪的江瑋恩和范佑軒。
然后現場突然一片寂靜。
范佑軒沉著臉掃視了一圈周圍的眾人,沉默半晌,終于還是重重的嘆了口氣,「泡麵拿給我,我煮吧。」雖然他真的不喜歡這種食物,不過今天的晚餐確實不好吃,而且偶爾吃一次應該還好,經過他處理他也比較安心……
「欸?」江瑋恩愣。她剛剛是不是幻聽了?大媽說他要煮泡麵?天要下紅雨了嗎?還是太陽明天要打西邊起了?
不過管他是哪一種,反正既然大媽要煮,那是再好不過的!
于是林婕妤雙眼瞬間發亮。大媽要煮泡麵!
「噢耶──大媽是好人!」
宿舍內,幾個人如此歡呼。

Chapter 14. 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
而最后一天的活動──漆彈戰,也就是吸引了一大群學生前來報名的原因。
漆彈戰的戰場是附近一處廣大的專用場地,遮蔽物很多,若不仔細注意手上標明組別的綁帶便會不小心打到同組隊員。
而想當然爾,評審自然是值星官蘇毅欣。
而為了方便,于是咱將一、二、三、五和四、六、七、八分成兩隊。
然后──依照慣例,讓我們先把鏡頭轉到江瑋恩這里──
「砰砰砰砰砰──」
一聲聲急促而精準的發射聲從某人的漆彈槍中傳出,還伴隨著遍地的哀號聲。
江瑋恩滿意的放下漆彈槍,雙手環胸,神氣地看著一大群成群結隊的綠色綁帶滿身五顏六色,垂樓喪氣的走出場地,神情得意的很。
正想臭屁的仰頭哼笑兩聲,她發現了角落處的假樹叢后透出一抹迷彩。
欸?還有人?江瑋恩困惑了。剛剛她掃射的範圍這么廣,應該都被打到了才對。除非是領隊……不行,如果這個領隊向她報仇怎么辦?必須先示威才行。如此想著,她再次舉起了漆彈槍。此時的江瑋恩已經完全將對方敵化了。
而正當她要扣下板機時,那抹迷彩的身影終于現出了全身。
──清秀乾凈的臉龐依舊沒有任何表清,一貫淡漠的眼睛里帶了明顯的無言。他的左手被綁著紅巾,胸膛上一點鮮豔的黃。
沒錯,此人正是大媽,范佑軒是也。
「小佑佑!」漆彈槍直勾勾地指著他,江瑋恩驚呼,「為什么你沒有躲開?」槍指向衣服上那抹明黃,她瞠大雙目,抬顎作扈斗狀。
「……」范佑軒默默了。他才想問為什么他躺著也重槍吧?
……還有她那是什么表情啊!
「等等!小佑佑我們同組喔?」江瑋恩雙眼瞠得更大了些,漆彈槍又指向他手上的紅布,臉上夸張的表情表示自己非常驚訝。
「……」
范佑軒突然很慶幸自己是獨自在這哩,而不是帶隊過來。
「好啦好啦──抱歉咩主動跨坐在他身上起伏_有奶水孕婦和上司辦公室,我忘記了嘛。」江瑋恩笑著揮了揮手,總算是記得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槍。「嗯……黃色不錯啦,和胸部很搭。」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她看著那抹明黃,臉上的表情竟帶了些滿意的味道。
「……」范佑軒的臉又更囧了些。哪有人打到同隊是這種反應的……那個滿意的感覺是怎么回事?……跟胸部很搭是什么意思啊!
于是范佑軒又開始了充滿怨念的腹誹。
由于大媽的腹誹怨念太重,于是我們將鏡頭轉向本部主角──
在與江、范等人相反的另一邊,何育清同樣一身帥氣的迷彩裝,神情看來有些懊惱地四處觀望著。
他和他的小隊走散了。
唯一能確定的是──剛才那一陣慌亂之中,他的隊伍似乎損失了不少人。
緩慢地向前邁進,何育清雙眼不停地東張西望,然后他在一個像是廢棄水塔的遮蔽物后方看到了一小抹迷彩的衣角。
在后面的是誰?沒有多想,他好奇的走上前去──
「婕妤?」「呯!」
在何育清看清楚那人的樣貌的同時,熟悉的對話框出現,他的肚子瞬間多了一抹紅。
「對、對不起!」發現來人是何育清,林婕妤一下子慌了,手足無措地看著那抹紅色。她真的是太緊張了,連綁帶和聲音也忘了要認一下……幸好過來的不是同隊的隊員啊,不過也可憐了無辜的育清了……
「沒關係。」何育清溫和地笑笑,感覺到被打中的地方有些微的刺痛感,「江瑋恩呢?妳怎么躲在這里?」有些擔心她看起來孤零零的樣子,他關心地開口問道。
「我和江恩恩走散了……」林婕妤乾笑著搔了搔頭,覺得此時的自己真的是蠢得可以,「躲在這里是因為……我會……怕痛。」有些窘迫地微紅了臉,她低下頭,道。
怕痛?何育清微愣。這理由聽上去實在是……有點……可愛啊。「一直躲在這里也不是辦法……我們一起走吧?」微笑著伸手示意要拉林婕妤,他不著痕跡地偷偷笑了一聲,覺得眼前的女孩果然很有趣。
而且她躲在這里很明顯啊,要是被不同組的看到了,免不了還是要遭殃的吧。反正他也不怎么在乎被擊中什么的,帶著她走也比較安全……
不知怎地,何育清居然就這樣興起了想要保護她的念頭。
「欸?」林婕妤呆愣地抬頭望他,不太明白的樣子,「可是……就這樣大剌剌的走出去,應該更容易被擊中吧?」有些不安地望了望四周,她問。
「沒關係,我們是領隊,應該比較不會被攻擊。」何育清依舊笑得溫和,「而且……我不太怕痛的。」嘴角的弧度帶了一點淘氣,他聳了聳肩,語氣是玩笑的味道。
被這么一說,林婕妤又不好意思地紅了臉。迷彩服上鮮艷的紅色看得她心虛萬分。「唔……嗯。」不知道該做何回應,于是她總算還是伸手握住了眼前白皙修長的手。
何育清的手因為長年拉琴的關係手指上被覆了一層薄薄的繭,雖然只是藉由他的手來支撐自己因為蹲了太久而有些發麻的腳,不過她還是有些尷尬地紅了臉頰。
兩個人一路并肩走著,四周安靜得彷彿連一根針掉落的聲音也能聽得見。
林婕妤警戒地四顧著,這種安靜過度的感覺就好像馬上就會冒出什么人似地……
「果然有姦情!」
于是下一秒,她的烏鴉預感果然實現了。
從兩人的前面不知從哪冒出了兩個小女生,以「被我抓包了」的神情氣勢洶洶的站了出來,彷彿看到了什么偷情現場似的。
她們的手臂上綁著綠巾。
她們手中的漆彈槍指著他們倆(其實是對準林婕妤)。
然而即使是在這樣較危急的時刻,林婕妤還是不禁默默的想……何育清的名氣居然已經紅到別隊去了啊……
何育清還來不及回應她們什么,見她們似乎打算攻擊,于是連忙側身擋住了林婕妤,「小心!」低聲對身后的她說,他擋下了兩枚漆彈并舉槍攻擊兩人。
兩個小女生灰頭土臉的走出了場外。林婕妤還愣著眼看著眼前的修長身影,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他居然真的在幫她嗎?
從來沒有人這樣擋在她的前面。或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慢慢將自己的信任交給了他。
從何育清的身上,林婕妤第一次從家人以外的人身上感受到了安心。
☆ ☆ ☆
「嗶嗶──」
二十分鐘的哨聲響起,紅、綠兩小隊剩余的人員紛紛從場地內走出,集合到剛才的地點。
敵方的人數已經被江瑋恩、周丞央等人消滅得差不多了,誰輸誰贏,情況已經非常明顯。而江瑋恩是和范佑軒一同到達集合場地的,兩個人的身上并沒有什么被漆彈擊中過的鮮明色彩,唯有范佑軒胸膛上那一點明黃最引人注目。
想當然爾,江瑋恩早就已經歡快的到處宣傳去了。
而從另外一邊一同到達集合場地的則是何育清和林婕妤。
林婕妤走在何育清身后,身上基本沒有任何漆彈的痕跡;后者的身上則是布滿了許許多多鮮艷的色彩,看起來倒毫不在意。
于是兩人又不免遭到了眾人的揶揄。
「紅隊獲勝!」細數了兩方剩余的人數后,蘇毅欣大聲宣布道。
紅隊的學生們聽到結果后各個開始歡欣鼓舞,而蘇毅欣眼見時間差不多了,心下鬆了一口氣,拿下墨鏡,心想自己終于不用再學陳靖宏了。
「那個,這段日子辛苦大家了。對大家這么兇實在不是我的本意……實在是無可奈何才這樣做的。」蘇毅欣搔搔頭,嘴角尷尬地笑出一個靦腆的弧度,「可以的話,大家叫我毅欣就好了。」露出和平時一般陽光燦爛的笑容,他語調活潑地道。
眾學生各個一愣一愣的看著剛才還威武萬分的值星官蘇毅欣變成鄰家大哥哥的模樣,一下子所有人都愣了,完全反應不過來,只能呆呆的看著眾領隊們。
江瑋恩見狀,連忙向一旁的周丞央使了個眼色。
一旁都周丞央收到江瑋恩的眼神后悄悄地伸出手比了個「OK」,然后偷偷從后面跑到了不遠處堆放了許多水桶的地方,并召集了一旁的幾個領隊們一同將其搬到學生周圍。
蘇毅欣見周丞央跑走,正要開口問,這邊江瑋恩居然直接拖下了蘇毅欣的褲子!
蘇毅欣這下愣了。臉一紅正想拉起褲子,江瑋恩居然拉著他的褲子大喊了起來:「各位同學──這幾天有沒有被值星官欺負得很慘啊?」
「有──」剛才還發愣著的學生各個被江瑋恩的叫喊聲拉回了神,于是全部異口同聲地大喊。
「有沒有很想揍他──?」眼見情勢不錯,于是江瑋恩又喊。
「有──」
「噢──那么就請各位慢用吧!」
與此同時,周丞央等人已經把所有的水桶搬到各對面前了。
那些水桶原本是用來裝水球的,而現在里面所裝的──正是已用許多塑膠盤裝好的刮鬍泡!
周丞央馬上拿起一盤刮鬍泡直接往蘇毅欣的臉砸了下去,眾人見狀,也從手邊的水桶里拿起盤子加入了戰局。
「等、等一下,我、我不是故意的──」蘇毅欣一手還拉著褲子,一手抵擋著眾人的侵襲,全身上下早已狼狽不堪,只能在空隙中勉強說話。當初可是他們推他去當值星官的啊!而且他這幾天可是幾乎沒有參與到什么活動耶?他、他這么犧牲還要學團長為什么──
「唉呦,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從你當上值星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會有今天啦!」林婕妤笑嘻嘻地回,說著還順手拿著盤子在蘇毅欣頭上抹了又抹。
這些刮鬍泡可是他們這十六個人晚上偷偷做的,很是辛苦哩!
戰況越演越烈,有人甚至開始互丟,更別去提蘇毅欣的慘況了。甚至就連何育清和范佑軒也加入了戰局。
營隊的最后一天,蘇毅欣終于明白了團長死也不參加的原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6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