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奴責罰鞭臀縫疼得慘叫_有好看的黃文小說在線閱讀

Chapter 15. 離別的時刻總算還是來臨。
周丞央等人和小隊員們交換了FB后才依依不捨的目送他們離開,而他們的接駁車則在之后來到。
大學生們各個排隊上車準備回家去。范佑軒慣性地選了個靠窗的位置,沒想到才剛收放好自己的物品那邊江瑋恩就從旁邊擠了過來,弄得剛上車的何育清滿臉尷尬。
「噢,大媽!」江瑋恩轉頭,深情款款地望向范佑軒猛使眼色,「大家都知道我們感情最好了,所以我們當然是要坐在一起的──對不對?」一臉曖昧的擠了擠范佑軒的眨眨眼,她抑揚頓挫地夸張道。
范佑軒愣了愣。感情最好……?不對。他在心里搖搖頭,想了想,又看了看江瑋恩的表情……于是他終于慢半拍的意會了她的意思。
他根本是被拿來利用的吧?范佑軒滿臉無言。
林婕妤當然知道他們是什么意思。但當她轉身去看后面的位置時還是感到很無言──方巧欣等人都已經佔滿位置坐定位了,只剩下她和何育清。
方巧欣旁邊坐著洪心如,兩人皆對她投以奇妙的笑容;任婉靜的旁邊則是──堆滿了漫畫。
這到底是什么搶位神速啊?還有那堆漫畫是怎樣!林婕妤表示很想揍人。
然后那邊的蘇毅欣默默的堆起了笑臉招招手。
「我這里還有位──」
「噯喲毅欣啊──我們兄弟倆好久沒有聊聊了是不是!」原本坐在行李堆旁的周丞央忙丟下行李迅速補上了蘇毅欣身旁的空缺,左手用力的勾著蘇毅欣的脖子。真是的,這家伙怎么這么不通人情啊──毫不知情的他如此暗忖著。
蘇毅欣無奈的看了看周丞央,也不好說什么,只好含怨作罷。
林婕妤覺得自己很尷尬。并不是她不想跟何育清一起坐什么的可是順著他們的意的話就覺得好像有哪里怪怪的,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不跟育清坐反而更奇怪了……她默默然,糾結。
「呃……呵呵、那個……」
「妳想坐里面還是坐外面?」何育清試圖以微笑打破尷尬局面。他笑著側頭問她,充分展現紳士風範。
「呃,里面好了。」林婕妤微愣著回答,隨后坐進了范佑軒和江瑋恩身后的空位。以往似乎都是她讓巧欣或雅琪坐內側的,這次難得能自己選,就坐內側好了。
何育清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呢,對于他的舉動她默默地想。因為昨天的事情其實她對他還有點尷尬感,每當尷尬的時候看到他的笑臉就覺得莫名的很心虛……
經過這一陣騷動車內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巴士緩緩發動,一下子車里的氣氛安靜得有點過分。
林婕妤原本想拿手機出來耗時間的,不過那邊周丞央居然下去開了點歌機和江瑋恩歡樂的點了首《離開地球表面》。
「丟掉手錶、丟外套,丟掉背包再丟嘮叨,丟掉電視、丟電腦丟掉大腦再丟煩惱……」
于是寂靜的巴士上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一首熱血激昂的經典流行樂馬上就帶動了整車的氣氛,于是林婕妤也跟著興沖沖的點了好幾首偶像林俊杰的歌。
然而當她接過麥克風準備開唱時突然想到……她好像都還沒有聽過何育清和范佑軒唱過歌耶?
「育清,你會唱『她說』嗎?」前奏剛起,林婕妤側頭燦笑著看向何育清問。
拜托育清的聲音溫和得治癒到不行,唱歌起來一定超棒的啊!聲控林婕妤在心中默默燃起了小宇宙。
「呃……會一點。」何育清困惑的微微歪頭,據實以告。
「那就交給你了!」聽見回答林婕妤隨即毫不猶豫的將手上的麥克風塞給了何育清,燦爛的笑容看得何育清一怔,隨即前奏已經結束了,完全不給拒絕機會。
無奈的笑了笑,何育清也不好拒絕,于是便順著她的意唱了起來。
「她靜悄悄的來過,她慢慢帶走沉默。只是最后的承諾,還是沒有帶走了寂寞……」
何育清的歌聲和他的琴聲一樣溫暖柔和,每個旋律都像是被賦予了感情般有淡淡憂傷,不過也僅止于淡,如同他的人,溫柔而細膩,卻是保持距離的親切。
唱得真好聽啊,聲控林婕妤在心里幾乎要堆滿了愛心。這溫和治癒的聲音根本是來擄獲少女心的啊啊啊!
某女在心中尖叫不止。
這邊林婕妤都已經有所行動了,當然江瑋恩也不可能會放過某人。
「小佑佑,交給你了!」將麥克風一把塞到身旁范佑軒的手中,林俊杰《期待你的愛》的前奏已經要結束了。江瑋恩也不問他會不會唱,直接的強制推銷。
被點名還被塞麥克風的范佑軒慌了,突然被陷害什么的感覺實在不太好,而且它不太習慣在這么多人面前唱歌什么的……可是前奏已經要結束了,他又不好找人當替死鬼……
硬著頭皮,他只好僵硬的開口唱歌。
「My、My Life,一直在等待,空蕩的口袋,想在里面放一份愛……」
雖然因為僵硬的關係而沒有什么感情可言,但范佑軒原本聲音就乾凈清澈,唱起歌來也是悅耳動聽,是百聽不膩的類型。
而林婕妤根據江瑋恩從前方傳來的眼神表示:這首歌是她給大媽每天洗腦的,想不會也難。
于是林婕妤默默為范大媽默哀了一秒鐘。
范佑軒戰戰兢兢的唱完了整首歌,而整車響起一陣掌聲。
車內的眾人開始不拘束地開始點歌狂歡,巴士內的氣氛終于熱絡了起來。
而隨著車內的熱鬧,林婕妤這邊的安靜也就更顯突兀了起來。
「呃……育清你喜歡唱歌嗎?」總覺得應該要講些什么打破僵局,于是她想了一想便轉頭看向他,問。
「唱歌啊……」何育清低頭做思索狀,「應該說我很喜歡音樂吧。」笑了笑,他說,「無論是什么樣的樂器,我喜歡他們擁有旋律的聲音。」
林婕妤會意的點點頭,覺得眼前的何育清瞬間成了文青少年,連一句話都可以被說得這么動聽。「那除了小提琴和鋼琴,你還會什么樂器?」大眼睛含帶著好奇的目光,她滿面閃亮地問。
「呃……國中的時候學過一點爵士鼓和吉他。」再次被她閃閃發量的眼神給弄的愣了幾秒,何育清想了想,說。
她總是給他一種……很有趣的感覺啊,何育清在心里無奈的笑了笑。臉上的表情總是很夸張,常常很迷糊,有時候會露出落寞的表情……
似乎在不知不覺中,自己越來越常關注她了啊。
「爵士鼓!」林婕妤驚呼。實在是想像不出來溫和的育清打爵士鼓的樣子啊,畢竟爵士鼓給她的感覺一整個就是那種很搖滾的樂器,每次看別人打都會有一種「好酷!」的感覺……吉他的話,似乎他之前就有說過大一是副修吉他來著……「那有機會的話,能聽你彈吉他嗎?」她想了想說。腦補一下何育清自彈自唱什么的……嗚哇不行她的鼻血!
「唔……好啊。」何育清愣了愣,然后微笑回答。
爵士鼓其實是他國中時后無意間碰的,也曾經上臺演奏……不過都是有點久的事情了呢。
車上早已亂成一團,所有不認識的、認識的全都打成了一片。而趁著到休息站的空檔林婕妤走出位置去找她那這次也有參加營隊活動,國中和她在網路認識而大學又很巧的同校的朋友──王舒皙串門子去。
王舒皙是中文系的學生,和她同年,也同樣是巨蟹座。她也是個網路作家,不同的是她的是成績很好,樣子也清清秀秀的頗有氣質。她和舒皙是某次在聊天時公布了自己考上的大學才驚覺她們倆居然同校的……
于是林婕妤不禁感嘆,這個世界,真的是好小啊。
「舒皙!」林婕妤站到她座位旁笑著打招呼,因為是休息站的關係大部分的人都下車去了因此王舒皙的身旁也是空蕩蕩的,「抱歉啊,這幾天都沒有找妳。」抓抓頭,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唉呦不會啦,倒是婕妤妳和旁邊那位聲音超好聽的帥哥進展的怎么樣啊?他好像叫育清對不對?」才方見到林婕妤王舒皙便放了滿臉的閃光。她體內的八卦魂正在熊熊燃燒著啊!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同是巨蟹座的關係,林婕妤和王舒皙在聲控和八卦方面特別相像。
「啊?」林婕妤愣,「為什么妳……」她跟育清的緋聞不是只有在自己這群人之間才有的嗎?為什么連他們這群也知道啊這不科學!
「噯喲,妳旁邊的帥哥都這么有名,我當然也有聽到你們的事啊。」眨了眨眼,王舒皙曖昧的笑著推了推林婕妤,「雖然我是比較喜歡另一個的聲音啦,不過妳旁邊那個的也很不錯。」說著,她露齒燦笑。
「……」林婕妤表示無言。
休息時間并沒有很久,林婕妤隨后便回到了座位。而此時周丞央不知道從哪抱來了一把木吉他,巴士緩緩發動,他便坐到了最前面的小階梯刷了和弦開始唱:「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在眾人替他打節拍的歡笑聲中,林婕妤打從心底覺得,那把吉他變成海角七號的機率真的很大。
☆ ☆ ☆
天色微暗,車內一片靜謐。
林婕妤靠著窗閉著眼熟睡著,冷氣加上體溫的降低讓她不適的縮了縮身子,幾乎要變成蝦米狀。
何育清見狀,像是無奈的嘆了口氣,緩緩從包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的披在她身上,細心的掩了扎實,然后才輕輕退開。
怎么總是這樣。他在心底無奈的看著她笑。
溫和的眉眼看著她的目光帶了一點溫柔,那是他也未曾發現過的情緒,像是眷戀,又似縱容,曖昧的間距模糊不清。

Chapter 16. 「團長,笑一個!」
江瑋恩一身運動型的簡便泳衣拿著相機堵在男更衣室門口,也不管多少經過的人用著異樣的眼光看待她,她依舊無所畏懼地將鏡頭對準了自己的同伴。
陳靖宏當然和其他來游泳的男性一樣只穿了件泳褲,結實精壯的身材和冰冷俊秀的臉龐吸引了不少女性同胞的視線;他冷冷的看了江瑋恩的相機鏡頭一眼,主奴責罰鞭臀縫疼得慘叫_有好看的黃文小說在線閱讀然后無視地逕自走往了泳池。
于是我們將畫面放大到外面馬路邊的某大型室內水上樂園──沒錯,今天咱們的男女主角配角小角們通通都來到了游泳池。
至于為什么會有故事場景跑到游泳池這種事件發生呢?去除掉作者想吃眼睛冰淇淋這種東西,咱們可以從一天前某大學中的練團室看起──
話說暑假雖然放了大假,家住中部北部甚至東部的同學們也有很多都已經回家打混摸魚去了。不過咱們要求完美的團長大人當然是不可能放過他們的──于是原本打算回老家去陪阿公阿嬤的周丞央便只好繼續留在高雄。不過基本上他最后會選擇留下的原因一大半是因為車費太貴,與此無關。
然后對于某六人來說最悲劇的事情發生了。
那就是──練團室的空調壞了。
于是我們可以聽見一群人無精打采叨叨唸唸甚至歇斯底里的抱怨聲。
「團長……好熱喔──」某主唱拿著厚厚的歌詞開始罷工搧起了風。
「團──長──熱死了啦!為什么不能去外面借練團室啦?」某鼓手疑似叫囂的亂敲著鼓棒抗議道。
「團長團長團長團長……」
「小宏宏──」
……
「吵死了。」陳靖宏忍無可忍的拿著樂譜往琴上一摔,「連這點耐力都沒有,你們也不看看他們兩個吭都沒吭一聲!」伸手指向那邊某兩個因為暑假很閑,打工時段也不怎么緊湊,所以也就照例來看他們練團的的人,他隱忍著不耐吼道。
于是江瑋恩暴走了。
「小佑佑──你為什么不會熱──!」發狂似的瘋狂搖晃起范佑軒的肩膀,她破裂著聲音怒吼了起來。
于是范佑軒很淡定的給了她一個囧臉。
「啊啊──好想去游泳啊──」大概是熱到昏頭無處發洩了,于是周丞央也仰頭吶喊了起來,聲音充滿了怨念,「我的沙灘、我的冰淇淋、我的比基尼辣妹──!」
「游泳!」聽到沙灘二字江瑋恩的雙眼瞬間亮了起來,腦中瞬間閃過許多游泳池能看到的美好畫面……「就決定是它了!」拍桌起身大喝,她萬分激動地吼道。
「游泳?好耶──好久沒去游泳了──」
「游泳──」
……
就這樣,在眾人此起彼落的起鬨聲中,被六人的聲音鬧得神煩的團長大人冒著青筋答應了全團的游泳費用,當然也順便了路人兩名。
所以說,有個有錢的團長是很不錯的。
于是讓我們將鏡頭調回男更衣室門口──
江瑋恩一臉無趣的望著團長離開的背影,微瞇的雙眼里滿是乏味。呿──都沒有反抗,真無聊。
接著是周丞央走了出來。
一看見江瑋恩的鏡頭對著他他便馬上興奮的擺起了Pose,其受注目之程度不比江瑋恩低。
于是某人立馬移開了鏡頭。
「喂喂喂!小恩恩妳好過份──!」周丞央捂臉淚奔。
接著出來的是蘇毅欣和何育清。在更衣室門口被拍泳裝照本就不是什么很正常的事情,兩個人當然也都有所閃避,于是江瑋恩也開開心心的往何育清多照了幾張然后盤算好了要賣給班上的女同學。
眾人都到齊的差不多了,倒是第二位美男范大媽遲遲沒有現身。
等呀等、等呀等……等著等著江瑋恩不耐煩了。穿件褲子也要穿這么久,他是真的要貫徹大媽信念嗎?
然后她毫不猶豫的直直走進了男更衣室。
然后她匍匐在地上看浴簾的縫,開始認起了范大媽……的美腿。
于是當范佑軒打開浴簾的時候,他一低頭便看到了某個趴在地上的一坨不明物體。
怔愣了約莫零點五秒鐘,范佑軒只頓了一瞬便迅速關上了浴簾然后默默披上了浴巾,猶豫了半晌才稍算安心的再次打開了浴簾。
總覺得如果沒有做點防備會很危險……他如此默默地想道。
一看到范佑軒出來江瑋恩便將方才拍了好幾張美腿照的相機快速收了起來。她若無其事地起身,拍了拍身體,然后看向范佑軒露出了一個猥瑣的笑容,伸手欲把那條浴巾扯掉。
真是的,被了浴巾她要怎么拍美男照賺錢嘛!
范佑軒抽搐著嘴角然后「啪!」地拍掉了那只意圖不明的手,然后無視地走出了更衣室。
然而剛走出更衣室,他就想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她為什么會出現在「男」更衣室?
而且她為什么會知道自己在哪間更衣室啊!
范佑軒糾結。然而在他糾結的當下,前面不知從哪竄出的江瑋恩已經拿起相機猛拍了。
于是他將浴巾一把蓋到她頭上,忍無可忍的敲了她的頭。
被打頭的江瑋恩一臉委屈的抬眼望范佑軒,雙手捂頭作無辜狀。
「江恩恩妳好了沒啊?」那邊林婕妤受不了的跑回更衣室前問。在看到頭被浴巾蓋住的江瑋恩時她不住愣了一愣,大媽反擊了?好難得的畫面!
「OK、OK,走吧!」彷彿什么也沒發生過似的扯下蓋在自己頭上的浴巾然后隨手拋給了范佑軒,江瑋恩笑呵呵的的拿著不知何時裝上了防水設備的照相機,難得的沒有給予反擊。
畢竟,好戲還在后面嘛!
☆ ☆ ☆
「小宏宏,我們來比賽吧!」
熱血沸騰的對著那邊一派悠哉的陳靖宏吶喊,周丞央雙手叉腰站在泳池前,信心滿滿的模樣。
高一的時候他輸給他,高二的時候他輸給他,高三的時候他還是輸給他,大一的時候他依舊輸給他──但是!
但是今年不一樣!他可是已經鍛鍊了很久,就為了在今天向陳靖宏雪恥!
──天知道他每年都是這樣想的。
「哦?」聞言,陳鏡宏懶洋洋的回過了頭,頗感興趣似的挑了挑眉。
「今年我一定會打敗你的!」周成央熱血激昂的握拳,眼中的小宇宙正熊熊燃燒著。
──天知道他每年都這樣說。
「幾公尺?」語氣依舊平和淡然,陳靖宏眼也未抬,顯得很從容。
「一百公尺!」
周丞央毫不猶豫的大吼道。
陳靖宏沒有說話,只以上挑的眉眼代表了心思。
「兩、兩百公尺!」見了陳靖宏的眼神,周丞央忙結結巴巴的改口道,「我剛剛說錯了、是兩百公尺!」
一旁的蘇毅欣側頭以眼神對他投以鄙視。
陳靖宏聞言只淡淡的應了聲,對這看起來明顯逞強非常的宣言也懶得拆穿。事實上他覺得兩百公尺對他來說實在是稍嫌少了一點,畢竟他一次至少都是游五百公尺的。
不過……鑒于那家伙的體力連一百五都困難,還是算了吧。
「開始!」
由一旁看好戲的蘇毅欣擔任評審,一聲喊下,兩人皆開始向前邁進。
五十公尺,領先的周丞央賣力地全力沖刺,陳靖宏在他后面不遠處淡定從容的以等速率前進。
一百公尺,和陳靖宏只剩下微小差距的周丞央依舊賣力地全力沖刺,而陳靖宏依舊淡定從容的等速率前進。
一百五十公尺,落后的周丞央在后面粗喘著氣拚命追,陳靖宏還是淡定從容的等速率前進,氣息穩定非常。
兩百公尺,陳靖宏已經到達終點,周丞央還在后面白著臉拚命游……
真是的。盤著手無奈的嘆息,陳靖宏看著那邊已經臉色蒼白但還是拚著命向前游的周丞央想著也差不多叫他可以停下了,誰知才方前進一步,他隨即感受到了泳池下的泳褲忽地一鬆──
然后他終于想起某個好像應該在這時候吵鬧著起鬨的家伙似乎從頭到尾沒有出現。
「江瑋恩!」陳靖宏迅速拉起褲子大喝,「妳在干什么!」說著,他以另一只手將江瑋恩拎了起來,然后無奈的嘆了口氣。
倒是話說回來葉雅琪今天有事不能來啊……據說是趕稿什么的。
想起她似乎本來很期待的樣子,陳靖宏也覺得有些惋惜。
「欸嘿嘿?團長你在說什么,我什么都沒做啊──」就算整個人已經被拎出水面了江瑋恩還是不改無賴本性。她的一只手還不死心的拉著陳靖宏的褲子,徹底貫徹睜眼說瞎話的奧義。
「江瑋恩,快放開我的褲子!」陳靖宏的額角爆出了一條青筋。
「團長我哪有拉你的褲子你看錯了──小佑佑你在干什么放開我啊啊啊啊啊──!」
那邊范佑軒不知何時無聲無息的跑到了江瑋恩這邊然后默默的拉著她拖離了陳靖宏。真是的怎么又在到處搗蛋了……
范佑軒已經徹底貫徹了媽媽本性。
于是按照慣例咱們將鏡頭移到這邊男女主角──
中午十二點半,林婕妤披著浴巾在游泳池旁的攤販區覓食。
在團長和周丞央進行著激烈比賽的時候她已經和巧欣玩了好幾次滑水道,又在鏡頭移到這里前的時間線里游了一百公尺……于是她的肚子餓了,不過由于巧欣還沒餓于是便和她分散繼續到處玩去了。
「婕妤。」那邊也正在覓食的何育清見林婕妤也在附近于是便上前搭話去。他的頭髮溼漉漉的平貼著臉還不停滴著水,似是剛游完泳的樣子。「午餐吃這些好像……不太健康吧?」原本想找些話題聊天,但在看見林婕妤手里的食物后他便不禁皺起了眉頭。全部都是些油炸類速食……那些對身體很不好啊。
「嘛,難得來游泳,偶爾吃吃沒關係啦。」無所謂的撇撇手,林婕妤打哈哈地笑了笑回答。倒是話說回來,育清很意外的居然不是瘦皮猴啊……她不著痕跡的打量起對面帥哥的身材,看起來不瘦弱也不精壯但卻恰到好處──應該是有在常常運動的樣子,大媽的身材似乎也差不多是這樣……唔啊不行她又想到奇怪的畫面奇怪的方向去了!
聽她這樣說何育清也只能無奈的笑了笑,「一起吃?」跟著林婕妤一同走到了戶外休閑區,他在她對面坐下,微笑問。
「嗯。」林婕妤也回給他一個燦爛的微笑。「話說回來……育清你平時有在運動嗎?」不然怎么沒想像中瘦弱而且身材還意外的不錯……憋了滿肚子的疑問,她想著反正也不是多奇怪的問題乾脆問一問。不過上次的好聽聲音再加上不錯的身材似乎又讓她對他多了點好感。這就是個黃金單身漢啊!
原來剛剛盯著自己瞧是這么層涵義嗎……心知林婕妤和江瑋恩的思考方向基本差不多,何育清覺得有點無奈,「我和佑軒每天早上都會一起晨跑喔。」聳聳肩,他微笑說。
「哦哦──!」所以說果然有姦情!
林婕妤腦中腐女因子更盛。
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交談著,話題倒也挺隨意。午餐食畢,林婕妤便和何育清一同回到室內區去。
但當他們看到眼前的情景時,兩人也一同石化了。
「江瑋恩──!放開啦──!」范佑軒兩手死命抓著泳褲,五官全扭在一起,面色有些猙獰。為什么她的力氣會這么大啊?而且她在水中待了這么久都不會沒氣嗎!
──游泳池內,江瑋恩正扯著范佑軒的泳褲拚命往下拉。而一旁圍觀的方巧欣等人則以憐憫的目光望著后者,無限同情。
「咕嚕嚕……」水面下的江瑋恩笑得很猥瑣。誰叫小佑佑剛才不僅不讓她拍照而且還阻止她拉團長的褲子呢?認識她的都知道她可是很有原則的──誰阻止她,那下一個就換誰嘛!
看著眼前死命掙扎著的范佑軒,林婕妤想,這或許是大媽有生以來最難忘的一次游泳池的回憶也說不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6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