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劉三壽的小說_有尿意還要干多久能噴

Chapter 26. Second tune–何育清
有人說:
這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站在妳面前,而妳卻不懂我的心意。
那天,
妳靜靜的靠在我的肩頭沉睡,
那天,
我伸手拭去妳的眼淚,
然后,
──決心再也不離開妳身邊。

早晨八點半。
Angela的《KINGS》在房里不知又是響過了第幾回,林婕妤伸手,不耐的拿起手機,她想也沒想便關掉了擾人清夢的鬧鈴,然后翻身將頭埋進了枕頭里。
然而隔沒幾秒她隨即想到……她今天早上的第一堂課在九點,而何育清昨天好像說了八點會來載她來著……
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她只望了一眼便猛地彈了起來。
八八八、八點半了啊啊啊啊啊!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等我五分鐘、我馬上就下去!」接起電話急急地喊了聲,林婕妤掛了電話,然后飛快的沖向浴室,手忙腳亂的梳洗了起來。
經過了那一連串的事件后他們的關係似乎更好了,而何育清也依約開始接送林婕妤上放學,兩人之間的緋聞自然也越鬧越大。不過基本上何育清是不在意被傳什么緋聞之類的,就某些方面來說他倒也挺樂意。而林婕妤則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和他的緋聞已經在眾人間傳開了。
花了五分鐘刷牙洗臉換衣服,林婕妤匆匆忙忙的隨意梳了下頭髮,抓了一旁的袋子便往樓下沖。一個不小心就又睡太晚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嗚嗚嗚。
何育清一身白襯衫黑外套半倚在機車旁,仰頭望著天空發呆。見了她跑來,他回了神,偏頭微微勾起唇角。
「走吧?」笑容溫煦得像三月微風,他開口,語氣溫潤平和。
「嗯。」微微一愣,林婕妤接過了他手中的安全帽給自己戴上,
「對不起,我又睡過頭了……」朝著他抱歉一笑,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道。
「沒關係,我也沒有等很久。」揚唇笑得溫和,何育清開口,然后轉了轉手把發動機車。
……這是什么芭樂小說的約會臺詞啊等等……林婕妤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同時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摩托車不見的事已有報警了,不過她心愛的小綿羊至今仍然毫無蹤跡……在心里抹了一把眼淚,她有些悲憤的詛咒起了那個小偷。她到現在都還不敢向她老媽提這件事啊!
八點五十五分,他們準時到達了教室。
拖著還在睡眠狀態的身體坐到了窗邊,林婕妤有些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哈欠。低頭正想繼續補眠,她卻見自己桌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份熱騰騰的早餐。
「來的路上有買,就順便幫妳買了一份。」在她身旁坐下,何育清理了理自己的物品,笑得一派溫和。「應該還沒吃早餐吧?」想起她在后座幾乎睡了整個二十分鐘,他頓了頓又問。
「啊、嗯。」愣了愣,林婕妤怔怔的點了點頭,「謝謝。」笑著向他道謝,她提起精神,身手拆開了橡皮筋、打開紙盒,然后有些驚訝地發現里頭裝的竟正是她愛吃的蛋捲。
為什么他似乎總是知道自己愛吃什么?她有些困惑。
而林婕妤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何育清總是在她無意的言談和早午晚餐中默默的記下她的喜好。
那邊一群人看著他們倆竊竊私語,然后嘰嘰喳喳的似是經過了一番討論,一名男學生便被他們給推了過來。
「那個……」男同學坐到了他們前面,清了清喉嚨,開口,有些尷尬的樣子,「其實我們一直很好奇,你們是不是在交往啊?」
林婕妤嘴里的蛋餅差點沒掉出來。
「……安安同學你發燒了嗎?」怔忡了幾秒便回過了神,林婕妤朝著他親切燦爛的揚起了笑,「發燒的話最好還是回家休息比較好喔,你看你連腦袋都不清楚了。」佯裝關心地瞠大了眼湊近他,她微蹙著眉,顯得很是緊張的模樣。
「我想你是誤會了。」何育清面不改色,依舊揚唇笑得溫和淡然。
「呸!我才沒有發燒咧!」被林婕妤的反應有些激怒,男同學沒好氣的開口,「可是你們最近都走得很近啊,上下學也都在一起,妳去社團的時候他也都在吧?」不死心的再次開口問,他盯著兩人,希望從他們的目光中找到些蛛絲馬跡。
其實他和林婕妤倒還有點交情,是個挺好相處的家伙,只不過兩人并不熟。
只是他們倆這么要好,任誰都會忍不住就誤會的吧!
「走得很近礙到你了嗎?老娘機車被偷了請他載我不行嗎?」林婕妤義正嚴詞的為他們辯解了起來,語調顯得很是激昂,「我和育清就不能是美好的純友誼嗎!」睜著眼盯了回去,她很是憤慨地道。
其實聽她說純友誼什么的何育清還真有點心虛。他確實是喜歡她沒有錯,也一直都沒打算掩蓋這個事實,只是他比較希望當事人自己發現而已。
「……真的是純友誼?」被林婕妤的話噎住,于是男學生只好狐疑的看向了一旁沒有表示什么的何育清。
「咳,是。」頓了一頓,何育清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答。
見他也問不出什么情報來,于是男學生只好自討沒趣的起身離開了他們前方的座位,回到群眾那里稟報實情去了。
「欸欸,別理他們,我們怎么可能在交往嘛!」笑著撇了撇手,林婕妤滿臉無謂地說著,然后便又埋頭繼續解決早餐去了。
何育清在一旁苦笑得無奈,也只能默默嘆了口氣。
她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發現他的心意呢?
☆ ☆ ☆
「小酒窩長睫毛,迷人得無可救藥……」
中午十二點,林婕妤等人正在社辦辛勤的練著團。
單人歌曲表演部分已經練得差不多了,離校慶還有七天,然而這首男女對唱的《小酒窩》卻遲遲無法練好。
「林婕妤,這是情歌對唱!妳的感情呢?」
而不出眾人所料,林婕妤馬上便又招來了團長的怒罵。
「欸──」林婕妤不滿的鼓起了嘴抗議。怎么又是感情……啊她就沒談過戀愛是要唱什么感情啦?歧視她沒交過男朋友嗎!而且眼下離校慶也只剩下七天了……
「蘇毅欣都能唱好了,為什么妳就不行?」陳靖宏皺著眉又吼。「算了,先休息吃午飯吧。」嘆氣著按了按太陽穴,他語氣載滿了無奈。
聞言,眾人開開心心的各自散會去,而何育清和范佑軒則在這時走了進來。
「又被罵了?」看著林婕妤滿臉煩惱的樣子,何育清莞爾地笑笑,并在一旁坐了下來。「幫妳把便當帶來了喔。」說著,他從塑膠袋里拿出了兩份紙盒裝的便當,似是還溢出了香氣。那是他從學生餐廳打包帶過來的,也是最近忙于社團的林婕妤請他幫忙帶的。
「謝謝。」林婕妤在他對面坐下,然后歡樂的打開了她面前的那一份。「就又被說沒感情啊……可是我又沒談過戀愛,怎么知道要怎么放那種感情嘛?」一面拆開竹筷,她嘆了口氣,斂著眼,有些煩惱地道。她總覺得蘇毅欣好厲害啊,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彈過戀愛什么的,可是他似乎總是能唱得很好的樣子,也鮮少被團長罵。像她就是幾乎每天都要被罵的那個啊……
「唔……」何育清偏頭,輕蹙著眉作沉思狀,「或許可以把自己想成故事里的角色?」倏忽想起他眼前的女孩似乎是個作家,于是他笑著開口提議。
「想成故事角色什么的早就試過了啊……可是還是不行。」撐頰,林婕妤默默嘆了一口氣,然后夾了一棵花椰菜放入嘴里咀嚼,「是說……育清你怎么好像都知道我喜歡吃什么啊?」看著面前的便當,她終于忍不住問起了這個令她疑惑已久的問題。一開始請他帶午餐來她本來還想給他交待自己一些討厭的食物的,不過他淺笑著點頭的模樣卻像早已經知道了似的……從那一次的粥到今天的便當,里頭幾乎無一不是自己所喜歡的,這怎么想怎么邪門啊她說。
「唔呃……」被這么一問,何育清頃刻便尷尬了起來,他要怎么回答?難道要說他一直在觀察注意她嗎……感覺這么說就是會被當成變態的樣子啊、他苦惱。
而何育清還在支支吾吾的糾結著該怎么回答,那邊蘇毅欣便走了過來。
「那個……婕妤,」猶豫的頓了頓,蘇毅欣開口,笑得有些靦腆,「今天晚上妳有空嗎?」似是躊躇了很久,他抬眼看她,鼓起勇氣說出了口。
「今天晚上?」抬頭,林婕妤表示困惑,「有什么事嗎?」嘴里還咬著竹筷,她著側頭望向他,眼底充滿不解。
「也沒什么……就是想、和妳討論一下校慶合唱的事之類。」撓了撓頭,蘇毅欣微聳著肩,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今天晚上啊……」林婕妤偏頭想了想。啊不最近她的編輯催稿催得很嚴啊晚上什么的……要是打過來的時候被知道自己在外面沒在趕稿的話她的性命……「那個,我最近有點忙,晚上的話恐怕……」恐怕她是要努力的保命去了。
「那……明天下午?」想了想,蘇毅欣不死心的開口又問。他記得她明天下午應該沒課吧?
「呃……明天下午我要打工。」抱歉的笑了笑,林婕妤有些尷尬地說。她最近是真的剛好有點忙啊糟糕,他應該不會認為她是在故意回絕他的吧?是說,蘇毅欣要找她討論什么?……難道是關于、所謂的情感問題嗎?
蘇毅欣沉默。他看了看林婕妤,又看了看她對面神色淡定從容的何育清。拳頭不住地收緊又放鬆,他像是憋不住似的終于開口:「但是妳最近每天都和她一起出去,對吧?」眼帶一點不甘,他沉沉斂著眸說。為什么要騙他?為什么她喜歡在乎的是那個和她認識根本不到一年的家伙?明明……明明是他先喜歡她的啊?
「耶?」林婕妤再愣。每天都一起出去?「啊啊,你誤會了,那是因為我的摩托車被偷了、所以才請育清載我的啦。」沒有發現他眼中有些不對勁的神色,她笑著撇了撇手解釋道。
不過,今天的蘇毅欣……看起來好可怕啊,林婕妤默默地想。平時看起來就像個鄰家大哥哥,但是今天卻似乎特別的……陰沉?
「我也可以載妳啊。」蘇毅欣的神色更沉了些,「巧欣也可以載妳吧?為什么偏偏就要找他?」目光緊緊盯著何育清,他面無表情地道。
被針對了啊……何育清有些無奈。原本想插嘴替她說些什么,然而一旁的林婕妤卻比他率先開了口,「因為育清和我的公寓離最近最順路啊。」林婕妤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巧欣本來就很忙沒空載我;你是住在學生宿舍,也很不方便吧?」微微皺起眉頭,她有些不耐的盡力維持著自己的好心情,不想跟他生氣。
「住在學生宿舍又有什么關係?我不在意啊。」蘇毅欣握了握拳,看著她的目光帶了點不解和忿忿。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他喜歡她這么久,可她卻從未好好的正眼看過他,現在就連他們也要幫那個家伙……
那個叫何育清的也喜歡她對吧。雖說她不知道,但他是看得出來的、他眼中那些對她特別溫柔的神色。
「我會在意啊,那樣子會很麻煩你吧。」眉頭皺得更深了些,林婕妤開口,覺得更加莫名其妙了。況且他們兩個根本不是很熟吧她說,這種被質問的感覺一整個就是讓她很不爽啊!
「那也還有別人可以找吧,為什么偏找他?」再次將問題繞回了原點,蘇毅欣看著那邊微笑依舊、似是想開口安撫他們的何育清,擺明了就是針對著他來的。
他就是看他那副樣子很不爽!對什么都是好脾氣、毫不在乎的樣子,好像圣人似的,不生氣也不顯露出任何不耐情緒。可是這樣的人、一出現卻搶走了她的所有目光,他……
「那我就是偏要找他又關你什么事?」被這樣繞著圈子轉的問題給惹火,林婕妤火氣一下子沖上頭,出口的話也不再客氣。偏頭微笑,她說著,索性直接將問題丟回給他。
「當然關我的事。」蘇毅欣握緊了拳頭,指節緊得微微泛白。
「那又為什么關你的事?」依舊瞇眼笑得無比燦爛,林婕妤心中的怒火越加旺盛了起來。
不過接下來他的回答才是最為讓她震驚的。
「因為我喜歡妳!」
隨著他的一聲暴吼,整個世界瞬間沉靜了下來。
社辦內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們三個身上。
周丞央的下巴幾乎要掉了下來。剛剛、剛剛他兄弟說了什么?他沒有聽錯吧?
林婕妤一下子也忘了要生氣,蘇毅欣的話實在晴天霹靂的讓她太過震驚……用晴天霹靂這詞似乎不太合適,不過她還真找不到能形容自己現在心情的詞彙了。她剛剛是不是幻聽了?他剛剛說了什么?這、這也未免太──
「我要退團。」上一波震驚還未完,眾人都還未回魂,蘇毅欣便又再次扔下了一顆震撼彈。丟下了一張不知何時便已填寫好的退社申請單在陳靖宏桌上,他轉身,然后頭也不回的甩門走了出去。
陳靖宏沉著臉沒有說話,而眾人則開始面面相覷。
那個啥、離校慶似乎只剩下七天了啊喂!

Chapter 27. 「徵臨時副主唱,條件:男,會唱《小酒窩》者皆可應徵。」
公布欄上大大的貼上了簡短有力的招募字條。地點是音樂教室旁的社辦,而審核者自然是團長陳靖宏。
──而他們當然并不是沒有想過要把蘇毅欣找回來。
不過當林婕妤第N次在經濟系三班教室門口被某人無視、還被某人的同學當成倒追學長的學妹時,她就徹底翻臉了。
嗯,你沒看錯,她確實是被當成了「學妹」沒有錯。
「干他媽的蘇毅欣跩個屁!老娘就不信這整間大學里只有他能唱!」
氣呼呼的甩門回到社辦,林婕妤難得的破口飆了髒話。
他們校慶主要有三首歌要表演,原本分別由林婕妤、蘇毅欣各自獨唱一首以及一首合唱。當天還會有人氣票選,有獎金可拿。
蘇毅欣所負責的獨唱是蕭敬騰魄力十足的《王妃》。原本陳靖宏也打算另外招聘,不過卻被周丞央等人阻止了。
「小宏宏,這首的話、我也能唱!」周丞央堅定的拍了拍胸脯,「反正電吉他也能兼主唱嘛!」
半信半疑的讓周丞央唱完了整首,陳靖宏聽著覺得還可以,想到要徵選這么多也麻煩,也就由著他去了。
而他沒看到的是,轉身之后某五個人意外不明的笑容。
嗯,意味不明。
當然陳靖宏在此后也有想過讓周丞央來代替蘇毅欣和林婕妤合唱,總之是臨時的嘛。不過當他聽見周丞央用五月天的搖滾來唱林俊杰的抒情時,他馬上便放棄了這個想法。
于是──在此諸多背景之下,徵選開始了。
陳靖宏帶領的這個樂團在校內倒也算頗有名氣,因此來徵選的人倒也挺多。
而徵選方式是和林婕妤合唱。不過通常還沒輪到她的部分……他們就被團長給Fire了。
「我還在尋找,一個依靠,和一個擁抱……」
「聲音太平。下一個。」
「我還在尋找……」
「Pitch完全沒到位。下一個。」
「節奏不對。下一個。」
「氣音太多了。下一個。」
……
就這樣一連來了十幾個徵選者都被陳靖宏毫不留情的駁回了。
眾人疲憊的倒在一旁,內心感受到了萬分的痛苦。一整個中午下來他們的耳朵就像被強姦過了似的、而且還是連續的……林婕妤覺得自己身心俱疲了。難道這間學校真只剩下一堆音癡了嗎?
剩下的最后一位應徵者是一個四年級的學長。
來者穿著一身黑衣龐克裝,頭髮夸張的用髮膠高高豎起,還挑染了金。他的耳上掛了數個銀色耳環,原該帥氣的服裝穿在他身上看來倒像是個……臺客。
氣質什么的、果然是會有差別的啊……眾人默默想道。
臺客學長跩跩地走進了門,目光慢悠悠的在六人身上轉了轉,似是在打量鄙視著什么。從口袋里抽出了一支菸和打火機,他逛街似悠哉的點燃了白色的菸。
「不好意思,我們這里禁菸。」目光冷冽依舊,陳靖宏不冷不熱的開口。
臺客學長不屑地「嘁」了一聲,然后隨手將手上才方點燃的菸給隨手丟到了地上,踩了踩,接著才緩緩踏步走到了徵選的麥克風前。
而那邊江瑋恩覺得自己的小宇宙已經快要爆發了。
前奏已經不知是第N次地響起,臺客學長清了清喉嚨,側頭看了林婕妤一眼,然后才悠悠開口:
「偶還在心找,一個依靠,和一勾擁抱……」
「咬字太不清晰。不通過。」停下音樂,陳靖宏的語調依舊不冷不熱得很嚴肅。
「嘁!什么樂團,要不四偶女朋友想看偶上臺,拎北才不屑來勒!」被直指痛處的臺客學長惱羞成怒,不滿的朝陳靖宏罵了一句。哼了一口氣,他臨走時還往門口吐了口口水,才憤憤的離去。
「小宏宏,他──」周丞央兩只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
「那種人不必和他計較。」語調依舊淡然,陳靖宏從容淡定的展現了大將之風。
然而才方以為壓下了這邊的騷動,才方抬頭,他便看到那邊江瑋恩不知何時已撿起了地上的菸蒂沖了出去──
「江瑋恩!」
「你他媽學長就囂張嗎?我們也不屑你來啦!」江瑋恩破口大罵著,并將手往后拉做投擲狀,而手上的菸蒂一下子「咻」地朝臺客學長猛地精準的發射了過去──
「還你的!」
江瑋恩表示報仇什么的讓她感到內心十分舒爽。因為蘇毅欣突然退團的事她心情已經很不爽了,結果現在又來了個白目的……也不先打聽看看他們樂團有誰,還真敢囂張。
陳靖宏默默撫額。已經在煩惱副主唱的事了,江瑋恩又這樣得罪學長,也不曉得會招來什么是非……不過他看那家伙也確實挺不爽的,想想也算了,大不了動用身分關係就是了。
徵選的數十人被團長全部駁回,這下六人真的苦惱了。怎么辦?來徵選的沒一個OK的,蘇毅欣又在鬧彆扭,難道真得搞個什么上臺前一秒才出現的芭樂電影戲碼嗎那家伙……
「吱呀──」的一聲,社辦的主角劉三壽的小說_有尿意還要干多久能噴門被打開,中午十二點,范佑軒照舊帶著自製的大媽便當來到了這里打算逼江瑋恩吃飯。沉默著打開了門,才方走進里頭,他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來。
那種似是發現了獵物般的眼神令他不禁抖了一抖。
「小佑佑……」江瑋恩笑容詭異的漂浮著腳步湊近范佑軒。
「怎、怎么了?」范佑軒不住地向后退了幾步。為、為什么要這樣盯著他看?感覺好像比平時更可怕了啊他說……
「你知道我們今天在徵選副主唱吧?」笑得無限天真燦爛,江瑋恩持續逼近,「我記得小佑佑你會唱那首《小酒窩》對吧?」步步走近持續后退著的范佑軒,她揚著燦爛的笑臉道。
「……」徵選副主唱?似乎是有聽說這么一回事沒有錯……范佑軒一愣,然后馬上便明白了江瑋恩心中在想些什么。「我不行……」忙搖了搖頭,他有些失措地又后退了兩步。上臺什么的對他來說根本就不行啊,何況唱歌這種事他也不拿手……
「唉呦上去試試就知道啦!」江瑋恩笑著將他手里的便當接過放到了一旁,然后從后頭硬是將他推到了麥克風架,接著將麥克風直接地塞到了他手里,每個動作都不容拒絕。
其他人倒也沒什么意見。反正也沒人了,就試試也無妨。
再次被塞了麥克風的范佑軒只能無措地四顧張望。不過前奏已經響起了,雖然他真的很想直接走掉但是……嘆了口氣,他只好還是硬著頭皮開口:
「我還在尋找,一個依靠,和一個擁抱。誰替我祈禱,替我煩惱,為我生氣為我鬧……」
「幸福開始有預兆,緣份讓我們慢慢緊靠……」
范佑軒的聲音乾凈清澈,和林婕妤合唱起來倒也算悅耳好聽。只是可惜兩個人彼此都很僵硬尷尬,聽上去就像兩個機器人在唱歌似的,比之前還要夸張,根本毫無感情可言。
「停。」第一段副歌還未結束,陳靖宏便伸手做了個手勢道。
情感之類的東西非常僵硬,比和蘇毅欣對唱時的情況還遭……可是這已經是他整個中午下來聽到最好的一個了,難道真的只能這樣了嗎?揉了揉太陽穴,他嘆氣著正想妥協,然后門口那邊又響起了開門聲。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手里拿著兩人份的便當,何育清帶著歉意的笑容走進了社辦,卻見里頭七雙眼睛全都像看到獵物……呃,救星似的盯著自己,不禁全身毛了一毛。
發生什么事了嗎?他倍感疑惑。
「團長,不論是聲音還是感情,這個都鐵定OK的啦!」方巧欣轉頭,閃著眼睛看向了陳靖宏。拜託,這家伙和小妤可是有非比尋常的關係的啊!
「而且還兩個一次OK 哦。」江瑋恩在一旁跟著幫腔著豎起了大拇指。
雖然她是很希望小佑佑當他們團的副主唱啦,不過為了小妤和育清……而且小佑佑也確實唱得很僵啊。
「那是什么意思啊喂!」聞言,林婕妤不滿的開口反駁。
不過她的抗議聲自然很快就被眾人給無視了。
「總之就是呢──那天蘇毅欣的事你也在場吧?」方巧欣上前去為一頭霧水的何育清解說了起來,「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必須找一個臨時的副主唱和小妤上臺,否則校慶就完蛋了。但是徵選了一個多小時以來沒一個OK的……」笑意盈盈,她偏頭微微揚起秀眉,「所以說──你愿意幫我們這個忙嗎?」
何育清看了看周圍的七個人,眼神仍舊有些猶豫,「可是我唱歌恐怕不太行……」微微偏頭,他抓了抓后腦勺,有些苦惱的笑了笑道。
「不會啊,營隊那次你唱歌超好聽的!」林婕妤也笑著開了口。如果是何育清的話說不定真的可以呢?畢竟他原本就很適合這樣的歌啊。
「而且沒試過怎么知道嘛!」周丞央也在一旁跟著幫腔了起來。他們最后的救星就在眼前了啊他說!
「唔……那……」見眾人這樣堅持,何育清也不好再推卻,于是便還是答應了下來。「是什么歌?」開口,他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問。其實他是不排斥這種事的,畢竟幫個忙也無傷大雅,只是怕自己會拖累到別人就是了……
「林俊杰的《小酒窩》。」江瑋恩笑瞇瞇的答話。
「剛好會一點。」何育清笑笑,「有歌詞嗎?」開口,他問。這首歌在極紅的時候他曾聽著鈺芯每天放每天唱,旋律倒也挺熟……倒不如說,想不熟都很難。不過歌詞的話就不太行了,畢竟他沒有特別去背過。
「我有、我有!」聞言,林婕妤忙沖去拿出了自備的歌詞遞給何育清。
陳靖宏莞爾。「那就開始吧。」見自己的團員們都很推薦,他想自己的伙伴眼光想是都還不錯的,于是便也默默接受了提議。
總之也沒有辦法了不是嗎。
眾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崗位,前奏響起,何育清清了清喉嚨,深吸一口氣,嘴角揚著一貫的溫和微笑看著她開始唱:
「我還在尋找,一個依靠,和一個擁抱。誰替我祈禱,替我煩惱,為我生氣為我鬧……」
林婕妤微微有些怔忡。愣了一愣,她聽見男生的部分結束,忙開口接了下去:
「幸福開始有預兆,緣份讓我們慢慢緊靠。然后孤單被吞沒了,無聊變得有話聊,有變化了……」
何育清的聲音溫潤柔和,不同于之前總是清淡如水的淡然和煦,他微斂的墨瞳中卻是含著溫柔,和林婕妤的聲音也默契得不可思議。
而林婕妤沒有發現,這也是她的歌聲有史以來最為溫柔的一次。
陳靖宏難得的沒有再喊停。靜靜的將整首歌聽完,他滿意著看著終于不用再讓自己大聲教訓的主唱和新的臨時副主唱開口:「就是你了!」
而眾人登時雙眸一亮!
「終于可以吃午飯了──!」
社辦內,五個人如此大聲歡呼。
☆ ☆ ☆
不遠處,社辦外。
蘇毅欣其實一直都在一邊觀察著情況。
為什么又是他?原本以為、他們最后還是會回來找自己的……可是為什么、為什么對著他唱的時候,她卻難得的可以那么自然?
緊咬著下唇,他雙手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7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