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很強大收了女仆的小說_有情節有文筆的言情

Chapter 34. 「老媽──我回來了!」
「喀啦」的一聲從鑰匙孔縫傳出,林婕妤拿著鑰匙開了自家的門,然后向著里頭大喊了一聲。
她的家是位于仁武一處有些偏僻的山莊里頭一棟透天厝,從她小學以來她們便一直租著這間房子。巧欣、江恩恩還有小韻都來過她家,甚至也都曾和她們一同出游過,更別提和她情同姊妹、已認識了九年之久的巧欣,她們兩家根本已經可以稱做「世交」了。
她們家的庭院養了三只柴犬,一黑一白一褐。白的是公的,其他兩只是母的,而愛犬成癡的小韻每次來到她家總會很開心,周丞央則在第一次來就和小狗們打成了一片,母狗們則不知為何特別的喜歡團長嗯……
現在這么想起來,原來狗也是會看皮相的啊。
一進家門,林婕妤便看到了桌上騰著裊裊熱氣的火鍋,滿屋子的香氣薰得她肚子都咕嚕咕嚕地餓了。唔哦哦哦好香!
「妳們家真漂亮。」目光像著周圍掃了一遍,何育清看著室內裝潢由衷地稱讚道。
空間不大但色調擺設都簡單且舒適,暖黃的顏彩襯著木頭桌子的暖色令人看著就覺得舒心,完全不會有狹隘的感覺。后方的黑色吧檯也非常時尚,辦公區的擺設設計雖然和餐桌吧檯這邊不太相同,但卻意外的很合襯。
他基本是個什么樣的書都樂意看一些的人,雖然對這方面涉獵不深,但也覺得十分厲害。
「是嗎?」聞言,林婕妤揚唇笑笑,「我媽媽是室內設計師,這些全是她一個人弄的。」眼里還似帶了幾分得意,她笑著回應道。
是說那邊的巧欣眼神看起來有點不懷好意啊……她默默想起自己老媽的奇怪癖好,看來等一下有人要遭殃咯。
「啪搭、啪搭」地,拖鞋接觸地面的聲響從廚房響起,年約四十的中年女子穿著簡便,頭髮只隨意用鯊魚夾夾起,一雙大眼睛和林婕妤極為神似,簡直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她端著端盤將一碗碗的飯給放到了桌上,然后笑望向眼前幾人。
「媽──」而這是林婕妤飛撲進自己媽媽懷里的聲音。
「妤姐,好久不見──」然后是方巧欣也跟著撒嬌著撲了上去。
「小薰薰──」而這邊江瑋恩和周丞央的聲音不曉得為什么異常的很同步。
眾人都紛紛向房屋的主人給打了聲招呼然后紛紛入座,那邊的兩個人卻有些彆扭。
其實陳靖宏和范佑軒本來沒打算要來的,畢竟也不是非常熟,沒事去別人家吃飯干什么,感覺一整個就是很尷尬……雖是這么想,但他們還是被江瑋恩和周丞央以「團體行動」的名義給拖來了。
而從自己媽媽的懷里蹭出來后,林婕妤便見方巧欣對著她老媽不知是附耳說了些什么,表情是十足十的邪惡笑容。她見她老媽是「哦──」的一聲了然笑開,神情很是曖昧……以及興奮。
她默默撫額嘆了口氣,在心里開始為某人默哀了起來。果然嗎……
只見婕妤媽媽是笑咪咪的走到了何育清的面前,然后一臉親切地拍了拍他的肩頭開口:「喲,聽說你喜歡我們家婕妤啊?」
林婕妤一下子噎了。等等巧欣妳──「媽不要亂說話……」
婕妤媽媽聞言只笑著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的女兒不要插嘴。那邊何育清還撐著尷尬的笑臉不知該如何回答,然后她的另一只手居然就「啪!」地往他的屁股……大力的打了下去!
「欸?不錯嘛,屁股還蠻翹的。」婕妤媽媽揚唇笑得很是燦爛。
于是何育清傻了,然后眾人笑了。
「噗哈哈哈哈──」雖然早就預料有此怪癖的老媽會有這樣的舉動,但林婕妤還是不住地捧腹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打大媽的啦,他跟江恩恩有一腿!」一手指著那邊嘴角也忍不住上揚了些的范佑軒,她彎腰笑得很是歡快。哈哈不行育清呆掉的那個表情實在是太經典了,還有那個響亮的聲音也未免太──噗,雖然知道育清一定很尷尬,但是她真的忍不住啊!
「什、什么……!」聞言,范佑軒嘴角的笑意隨即被驚惶取而代之。他急急地向后退了兩步,看來有些驚嚇的模樣。為什么又扯到他身上來了啊?這、這又干他什么事了?
而何育清只能在一旁默默笑得無奈。
☆ ☆ ☆
吃完了火鍋,林婕妤和方巧欣及江瑋恩等人便負責收拾碗盤。
何育清本是也想幫忙的,不過他話還未提出便馬上被林婕妤給拒絕了。
「怎么能讓客人來收拾嘛!」她這樣笑笑地對著他說。
水聲和瓷器的碰撞聲在小小的廚房里交錯響著,三個人在洗碗槽邊忙著分工清洗碗盤,那邊婕妤媽媽則在準備著煮咖啡的器具。
「那個男生是妳男朋友喔?」驀然開了口打破沉寂,她微微側頭看了一眼林婕妤,「怎么交了男朋友都沒有回來講?」嘴角揚著一抹笑,她幾分揶揄地問。
「吼不是啦!」聞言,林婕妤受不了的側頭白了罪魁禍首方巧欣一眼,「都巧欣她們在亂講的啦!」沒好氣的扯了扯唇,她重重吐了口氣,語氣很是無奈。
「很快就會是了啦──」方巧欣瞇眼笑得很是曖昧,「不知道誰吼,偷偷在房間里織圍巾都不敢讓我知道,還不告訴我是要送給誰的──」刻意的把尾音拉長得很曖昧,她偏頭朝著她擠眉弄眼地道。
林婕妤一下子燙了臉。「沒、沒有,那、那個是──」
「哦──愛心圍巾耶──」江瑋恩也跟著奸笑著擠了擠林婕妤,「啊我怎么都沒有?好羨慕哦──」聯合方巧欣一同調侃起她來,她瞇眼笑著,語氣酸得很邪惡。
「江瑋恩──!」
然后廚房里便傳出了林婕妤尖銳的高分貝叫聲。
婕妤媽媽見她這反應也沒有多說什么,只不住地呵呵揚起了笑。「那所以是那個男生喜歡妳啰?」挑起的眉頭似有幾分八卦和淘氣,她想起方才餐桌上何育清很是體貼殷勤的模樣,就覺得方巧欣說的話其實也無不可能,而且還是個挺有心思的男孩子啊。
「怎么可能啦拜託。」將自己的情緒調適回來,林婕妤再次沒好氣的白了方巧欣一眼,瞇起的眼帶了一點無奈。這種事可是不能亂講的好不好?
何育清這么好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會喜歡她啊?……
「那可不一定哦──」挑了挑眉,方巧欣曖昧的應了聲,有幾分得意的模樣。那天何育清可是很直接的就向她坦承了喜歡林婕妤的事了呢,這種不扭捏的個性她倒挺佩服──不過說出來就不好玩了,這種事得讓當事人自己去慢慢發覺才好,況且某人心中可還有幾個小結啊。
「唉呀不可能啦。」埋頭拿著菜瓜布繼續賣力的刷起白色瓷盤,林婕妤十分肯定的再次否認。
「哎喲,那個男生不錯啊,蠻有禮貌的,長得也不錯。」準備好器具,婕妤媽媽在走出廚房前施施然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莞爾笑得挺是燦爛。
輕吐了口氣,林婕妤默認的揚了揚眉,也只能無奈的勾起笑。
而當她們洗完碗盤的時候,整個屋子已然充滿了騰騰的咖啡香。
陳靖宏和周丞央在她們出來前便已經先回去,江瑋恩待得無聊,于是便也拉著范佑軒一同回到公寓去了。
「我們先走啰──」然后是喝完紅茶聊完天,也準備回家去的謝小韻和葉雅琪。
林婕妤和方巧欣基本已經打算了今天要在這里直接住下,反正她們兩個從以前本就常這樣一起洗澡睡覺。于是這整間屋子里還沒走的便只剩下了還在細細品嘗著熱咖啡的何育清。
「伯母的咖啡很好喝呢。」將馬克杯中的最后一點咖啡也飲盡,何育清起身對著婕妤媽媽笑了笑稱讚,而后便走進廚房洗杯子去了。
「那是當然啊。」聞言,婕妤媽媽笑得頗為得意。
洗完杯子從廚房里走出,何育清看了看漸暗的天色,見是時間也已差不多,于是便微笑望向了林婕妤。「婕妤,現在有空嗎?」
「唔,怎么了嗎?」正喝著紅茶的林婕妤聽見問句時一愣,然后是困惑地反問。
「嗯……想帶妳去看個東西。」何育清莞爾笑笑,「伯母,能借一下妳的女兒嗎?」勾唇笑得有些淘氣,他微偏著頭問。
「借啊,儘管借好了。」婕妤媽媽表示自己是非常開放大方的。
「唉呦還借什么,直接帶回家就好了嘛──」方巧欣則不住地在一旁又笑鬧了起來。
「什么……」
「那,走吧?」何育清揚唇笑得溫和。襯著暖色的光,他的笑容顯得更是柔煦了起來,「九點前一定把她帶回來。」側頭給兩人眨了眨眼,他笑著開口,然后便領著她直接走出門去了。
兩個人在后面則笑得很是曖昧。唉呀呀,這樣子倒已經頗有男朋友的架式啦?
☆ ☆ ☆
夜晚的風微涼。
圣誕節就某方面來說似乎也可以稱作是另一種形式上的情人節了──望著街上成雙成對的情侶,林婕妤默默感嘆著想,覺得自己體內的FFF團之魂似乎正熊熊燃燒著。
殊不知她和何育清在別人眼里其實也是一對情侶的。
「會冷嗎?」雙手插在口袋里,何育清在她身旁走著,步調緩慢,笑意清淺溫和。
「還好……」愣了愣,林婕妤笑望向他回應道。
這里是位于壽山的忠烈祠,是個頗是有名的景點主角很強大收了女仆的小說_有情節有文筆的言情。走上頭梯頂端就能看見模型一般的「LOVE」四字大大的英文字母擺放在上頭發著光,也因此這里成了許多情侶求婚耍浪漫之處。他們一路并肩走著,街上人來人往的很熱鬧,一旁的店家外都擺上了一棵棵圣誕樹,是冬的氣息。
他的手抽離了口袋,然后小心翼翼的將身旁她的小手納入掌心。
何育清不敢看她,只若無其事地繼續向前走著。
林婕妤低頭看著路面,覺得自己臉頰有些發燙,一顆心「怦咚怦咚」的像是要跳出來了。
沉默的空氣中充滿著若有似無的曖昧,教人連呼吸也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
一路向上走到最頂端,林婕妤便看見了一棵約莫一層樓高的圣誕樹在一旁高高豎立著,樹上掛滿了卡片之類的祈福物品,周圍滿滿的都是人。
「每年圣誕節,我們家總會在圣誕樹上掛祈愿卡來對新的一年和新的自己祈福。離開家后,我無意間在這時候找到了這里,就會特地來這里掛祈愿卡。」仰面望向樹頂,何育清的眼底有一點懷念,「爸媽很注重這種節日,我想我多少也受了點影響吧。」側頭微微望向她,他微笑著道。
下方的夜景閃爍地納入眼底,像是冬季的一首抒情歌,緩慢美麗。林婕妤身為高雄人自然是來過這里的,只是沒這么閑也不是很喜歡夜景這樣的東西。不過她發現這種景色似乎是因人而異的,例如現在,她居然覺得她昔日認為很人工的景色……
很漂亮。
「你們家是天主教基督教嗎?」怔了半晌,她想了想然后開口問。聽他那樣說她就想起了那些西方宗教,她們家是佛教的因此對這些節日總是不太在意,不過她很喜歡。
「唔,好像是吧?」聽見她那樣問,何育清有些尷尬地露出了一個笑。他對自己是什么宗教之類的事情其實一直都不是很在乎啊……「那么,要寫嗎?」從袋子里拿出他早已預先預備好的卡片和筆,他笑問。
「好啊。」接過他手上的紙筆,林婕妤亦笑答。她一直都覺得這種祈愿什么的東西很有趣呢。
寫完卡片后,他們特別有默契的掛到了不同地方。
「走吧?」走到她身旁,何育清偏頭笑笑,「我可是答應了伯母要在九點前把妳送回去的。」
回程的路上依舊是人來人往的,而他再次牽起了她的手,暖暖的像是心也被暖化。
──或許就這么下去也不錯。低低的漾開一抹笑,她心底不住地這樣想了起來。
冷風將圣誕樹上的卡片給吹得翻了開來,黑色的絹秀字體在圣誕樹上的燈光下忽明忽暗。
「希望能繼續守護她下去。」
「希望也能坦白的面對自己的心意。」

Chapter 35. 因為要出去玩的關係,于是十二月三十一日的這天大家便直接選擇了翹課──咳不,是請假。
由于距離的關係,陳靖宏先過去載何育清,然后才順路去載林婕妤等人。他們預訂是九點出發,而原來被認為會拖拖拉拉弄得很久的林婕妤居然比方巧欣還要早下樓。
這邊陳靖宏在車上等人上車,而何育清則下車幫忙兩個女生搬行李。
昨天來了波寒流因此眾人的行李都很大包,身上的衣物也很厚,似乎這樣下雪的機率又提高了許多。
「那、那個……」將行李都放到了后車廂,林婕妤站到何育清面前結結巴巴地開口。她緊張地望了望四周,似是要確認方巧欣是下樓了沒有的樣子,「育清你能不能、彎腰一下?」確認完畢后她才鼓起勇氣地抬頭看向他再次開口,微紅的臉頰在冬季里看來特別的暖人。
「怎么了?」何育清心里很困惑,但還是聽話地微彎下了腰。
「再、再下來一點啦。」懊惱的看了看兩人的身高差,林婕妤有些惱怒的微微鼓起了臉,「你不知道我很矮嗎?」
對于對方的想法完全一頭霧水的何育清只好無奈的笑了笑,然后又彎腰往她更靠近了些,幾乎要碰觸到她頭頂的距離卻是讓他有些失神。「這樣可以嗎?」這樣子看她感覺似乎離她更近了……他默想著。
「嗯唔……」仰頭用眼約莫測量了下距離,林婕妤沉吟片刻,然后從一直拿在手上的紙袋里拿出了一條白色圍巾,微踮著腳環上了他的脖子,草草地算是勉強替他圍好了圍巾。「鈺、鈺芯說你沒有圍巾,我又很閑沒事干所以就織了一條想說剛好給你……」歛下眼,她微醺著臉囁嚅著,覺得眼下的氣氛真是尷尬的可以,「這個就當作你明年的生日禮物喔!」再抬眼望向他鼓起勇氣喊了一句當作宣誓,她說罷便匆匆忙忙躲回車子里了。
何育清愣愣的看著圍在自己脖頸上的圍巾,神智還未反應過來,只知道它柔柔軟軟的觸感在身上顯得很保暖,仔細去瞧的話確實還能看到一點人工的痕跡。
圍巾上還環繞著一點淡淡清香──是刻意的吧。拉緊了頸上的圍巾,他嘴角淺淺勾出了一個笑,覺得連心也一起暖了。
「喲,很開心哦?」一下來看見他脖子上那條圍巾方巧欣便不住地開口調侃,早該想到那家伙居然難得這么早就沖下去了……嘖嘖,不枉她這么費心想撮合他們啊,林婕妤終于也有了點自覺了──只要再提點一下就行了呢,她暗笑著想。
何育清沒有答話,只依舊是笑,然后動身去幫她搬起了行李,算是默認。
而準備要上車的時候方巧欣才接近車身便看見了周丞央。
這家伙不是說不來的嗎?她不住地想笑了起來。
「喂,老娘要坐副駕駛座。」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她語氣不善地開口。雖然說她本身是會暈車沒錯,但其實只要睡個覺坐哪都是沒差的。不過……
既然他都不請自來了,她怎么能不給他們推個一把呢?
「咦、啊?」周丞央一愣,「妳不是跟林婕妤……」
一聽見林婕妤的名字方巧欣忙給他使了個眼色,周丞央怔了怔才會意了過來,于是忙起身讓出了位子坐到了后面一排的座位。
因為載的人多物也多的關係,陳靖宏這次倒直接向家里借了臺較大的休旅車,一排兩人,加上駕駛座總共是四排,正好能載滿八個人。開較好的車要裝雪鏈上山時也比較安全……他如此想道。
要讓何育清跟林婕妤一起也用不著跟他搶位子吧……一面換著座位,周丞央一面想著。她還是可以跟謝小韻坐啊為什么……
等等,謝小韻?
這么一說來小恩恩等會一定是跟小佑佑吧、那他──
啊啊啊他中計了!
某個笨蛋這才后知后覺的發現了方巧欣的真實用意。
「欸欸?巧欣妳要坐前面嗎?」看見副駕駛座上的人換成了好友,林婕妤有些慌,她她她她還在尷尬啊喂!而且如果巧欣這樣的話,那江恩恩一定也──
「可是我會暈車啊。」方巧欣一臉無辜的開口。
「……好吧。」林婕妤默默然。畢竟這是事實沒錯,她也不能勉強她來跟她暈車啊……
替兩人安置好行李后,何育清看了一眼車上情況,然后毫不猶豫的坐到了林婕妤身旁。
車子緩緩向前行進,而車內的氣氛一下子有些僵了起來。
「謝謝妳的圍巾。」將繞在頸上的圍巾先暫時拿下安放在一旁,何育清側頭看向她,笑顏溫和。
「……不會。」一手撐頰望著窗外風景,林婕妤沒有回頭看他,只有些彆扭的回了一句。
而由于謝小韻目前是住在學生宿舍內,于是第三站他們便來到了宿舍區的門口。
「欸?那個誰你怎么也來了?」開門欲上座,謝小韻第一眼便見了座位那邊的周丞央,然后是露出了無比嫌棄鄙夷的臉,「巧欣——我要跟妳換位置——」然后她對著副駕駛座的罪魁禍首如此大聲喊道。
她才不要跟那個小、央、央一起坐呢——要當然也是跟她親愛的團長大人啊!
「啊,可是我會暈車……」方巧欣表示雖然是同一招但還是很好用的。
「好吧……」滿臉悲愴的噘起嘴,謝小韻一副壯士赴義地坐進了周丞央身旁的座位——然而卻還是閃得遠遠的。她寧可跟大媽跟育清跟婕妤跟江瑋恩跟巧欣她都不想跟他坐啊嗚嗚嗚……但是、但是,為了大媽的幸福……!
周丞央基本也已經懶得跟她斗嘴,只默默靠著窗邊淌血去。這根本是酷刑啊酷刑!
林婕妤看著默默看著前面兩人從后視鏡映出的悲壯表情,覺得心里已經無言到無可復加了。只是坐個車有這么嚴重嗎喂……
最后上車的自然便是江瑋恩和范佑軒。
「喲,這不是小央央嘛——?」江瑋恩訕笑著挑了挑眉,「不是說要顧親戚的小孩不能來嗎?」表情曖昧地看了看周丞央,她一臉了然地笑。
「因、因為今年小孩子來得比較少所以……」聞言,周丞央一愣,然后忙結結巴巴的解釋了起來,聲音里倒透出一點心虛。他他他……他一定是被鬼上身了啊啊啊!明明昨天是要打回去說今年會回去不用擔心的,可是不知怎么話到了嘴邊就——
「不知道是誰昨天打電話回去拚命道歉……」
「小宏宏——!」
林婕妤終于忍俊不住地「噗」一聲笑了出來。幸好男生那邊她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一起訂了四人房啊。
而要上車的時候范佑軒有些糾結的看了一眼目前的座位安排。
這是、故意的嗎……?
「噢,小佑佑!」江瑋恩一臉深情地回望向他,「大家都知道了我是如此的深愛著你,還特地將位置讓給了我倆……」語落,她還做嬌羞狀地眨了眨眼才坐進林婕妤身后的座位,語氣夸張的抑揚頓挫,「所以——來吧!小佑佑!」
范佑軒表示他有點想踹那張看起來很欠扁的臉。
☆ ☆ ☆
一路前行至清境農場,他們先到了柜臺Check in,然后便打算直接殺到合歡山去吃個午飯順便爬山。
而在合歡山上早已下雪了,因此位于它附近山脈的清境農場自然也不會溫暖到哪里去。
「好冷哦——!」方巧欣和林婕妤在一旁相互并抱著不停的哀哀叫。
「好冷哦——!」那邊江瑋恩則興奮得又叫又跳。
為什么冷會讓她這么興奮啊……范佑軒有點無言。他看著大家都放著頭髮戴起了毛帽,然后看著江瑋恩默默地想……他似乎沒有看過她把頭髮放下來的樣子呢?
陳靖宏淡定的看著又叫又跳的幾個人,身上只隨意披了件羽絨外套。這樣就嫌冷,也未免太遜了吧?他表示嗤之以鼻。
上到合歡山并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儘管是加了雪鏈的車陳靖宏依舊是開得很穩,果真不負四十九元的芭樂男主之名。
映入眾人的合歡山是一片銀白色的世界,不過雪并沒有積得很厚,似乎還有一點融雪的跡象,可以判斷應該已經下過了一段時間。
「周丞央你好遜哦。」看著那邊幾乎是縮成一團直發著抖的周丞央,謝小韻滿臉的鄙夷,「你看我們團長大人都不會怕冷——!」然后她一臉花癡地望向了那邊依舊是淡定自如的陳靖宏。
「我才……才沒有……沒有怕冷……」嘴硬的死撐著聲音反駁,周丞央僵直著身體向前走,殊不知自己已經連聲音都在顫抖。
江瑋恩因為看到雪的關係更加興奮了,范佑軒雙手插在口袋里圍縮著身子,林婕妤和方巧欣則又抱在一起取暖著又叫又跳,然后才發抖著分開向前走。
而何育清基本是不太怕冷的,因此本來其實也就不太需要圍巾這樣的東西。前兩天他在整理行李時原本發現有缺想去買卻被鈺芯給阻止了……現在想想,她果然是有問題啊。
笑著圍上林婕妤給他織的圍巾,然后他極自然地上前去握住了她的手。她似乎不喜歡戴手套,好像說是覺得很不方便什么的……
林婕妤另一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覺得他較暖的手溫似乎也暖暖的溫了另一只有些發冷的手。她覺得自己的臉頰似乎有些發燙,原來因為寒冷而變得紅通通的雙頰又更紅了些。
在后方的方巧欣則看著兩人暗笑了起來,然后找一旁不太怕冷的謝小韻取暖去了。
喲喲,不錯嘛,一壘了哦?
午餐他們便到合歡山上唯一的旅館——松雪樓吃飯。
里頭的人很多,菜式還不錯,裝潢也還挺時尚——其實林婕妤原來是想訂這里的,奈何三個月前松雪樓的房間就被搶光光了,速度簡直比跳樓大拍賣還要快。
而不曉得是否因為餐館內開了暖氣的關係,出去的時候他們覺得似乎又變得更冷了。
公告條上顯示著現在的溫度是攝氏零下一度——怪不得這么冷……林婕妤縮了縮身子想,然后感覺到自己鼻尖似乎觸到了什么冰冰涼涼的東西……
愣愣的抬頭一望,她看見細細的白色雪花從空中緩緩飄落,半透明的微小結晶體一點一點的,像是小雨滴。
下雪了。
「唔哦哦哦下雪了!」江瑋恩很快也發現了天氣的變化,跳叫著像是興奮到了極點,「我們來打雪仗——!」
「不行,等明天雪積好了再玩。」聞言,范佑軒皺了皺眉立即反駁,「現在這樣會感冒。」看了一眼在自己肩頭融成了水的雪花,他說。雖然打雪仗本來就很容易感冒,不過現在這情況也不曉得雪會下得多大,這樣會更容易生病的。
「欸——」江瑋恩癟著嘴不滿地嚷嚷了起來,「小央央你也想玩對不對——?」目光望向那邊依舊抱著身體不斷發著抖的周丞央,她不甘地開始尋起了同好。
「對、對啊!」雖然整個人已經抖到不行,但周丞央依舊絲毫不改玩心。
「對嘛,你們看小央央也支持我——……」江瑋恩一臉理直氣壯的回頭望向眾人,表示自己有了強大援軍。然而隨即她便發現了眾人也默默的看著她。
然后他們兩人照例被陳靖宏和范佑軒給拖走了。
「哇啊啊啊放開我——!」
準備回到車上的時候,林婕妤從后頭繞到了范佑軒旁邊,終于還是忍不住地問了自己一直深感好奇的問題。
「大媽,你是不是喜歡江恩恩啊?」刻意放輕壓低了聲音,她微微湊進他問。
畢竟看著江恩恩每天都繞著他說「超喜歡你」、「最愛你了」、「長大要娶你」……什么的等等之類的話,而且問了她也毫不避諱的直接對她說了本來就是之類的……再加上范佑軒對她這么好,她打死都不信大媽會只因為是「朋友」而照三餐照顧她。
「……什么啊。」怔了怔,范佑軒有些莫名其妙地望向林婕妤回應。他……怎么可能會「喜歡」江瑋恩啊?就只是跟育清一樣,把她當作是「朋友」而已……吧。
等等、為什么是「吧」?
因為自己心底莫名加上的一個字,他突然有些慌了。
「可是大媽你很明顯啊。」林婕妤揚唇笑了起來,「我就從來沒有個朋友會給我做三餐的。」笑咪咪地看著他,她再次開口。巧欣最多也就幫她做晚餐,也沒有這么的關心她啊。
那是因為她總是不吃飯啊……范佑軒在心里默默嘀咕。「妳才明顯吧。」不滿的開口反駁,他道。剛剛臉紅成那個樣子,明明她才是喜歡育清又不敢承認的那個吧?
「剛、剛剛那個是因為太突然了我當然會害羞!」聞言,林婕妤臉上的笑容即刻瓦解,完全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狀態,「你才是吧,剛剛上車前明明還……」
……
搞到最后,兩人竟就這樣斗起了嘴。
「其實要不是因為你喜歡小妤的話,我還蠻想把他們湊成一對的。」默默看著前面兩人,江瑋恩笑著開口,「不覺得很好玩嗎?」側頭望向一旁的何育清,她指著兩人道。雖然不清楚他們在吵些什么,不過一個面攤一個激動的互相反駁的樣子……那場面比小央央被嗆還有趣啊呵呵。
順著她指的方向一看,何育清愣了愣,然后忍俊不住地笑了開來。的確是挺好玩的……他莞爾。
眼看時機差不多,于是江瑋恩掛著無比猥瑣的笑容走到了范佑軒身旁,「小佑佑,該不會其實你是跟小妤……」反手微微摀住嘴,她曖昧而驚訝地看著兩人,一臉的「原來如此」。
「啊?」林婕妤愣了。
范佑軒默默睜著眼怔了一怔,然后才反應過來她說了什么,忙是開口反駁,「才沒有,妳不要亂說……」
「噢,我的瑋恩,我是如此深愛著妳,妳怎么能誤會我和別的女人有一腿?」
突然插入三道聲音之間的雙聲道讓眾人皆是一愣。驚詫的回頭,他們看到了不知何時居然沒有再繼續發抖,一手捂心,還一臉深情款款地看著他們走來的周丞央,十足十的歌劇演員模樣。
「什……!」范佑軒也愣了。他這是、在說什么啊!
「從麥當勞和妳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深為妳的獨特所著迷,當妳離開我的視線心頭竟是一陣失落……」周丞央演得很入戲,緩慢從他們走來的步調里還踏得很有節奏。表情夸張地擺出各個喜怒哀樂,他語調很有起伏的抑揚頓挫,而那邊的三個女生已經幾乎笑翻在雪地上了。
「卻沒想到還能夠在我家門前遇見妳,當我看見妳為我的食物所癡迷的美麗模樣——噢!我的瑋恩,這一定是上天的旨意!……」
周丞央還在那邊滔滔不絕的訴說著他美麗的愛情故事,那邊范佑軒已經無措地望向了江瑋恩,然后發現她居然也一搭一唱的跟著他胡鬧了起來,像是在說相聲似地。
等、等一下,為什么連她都……!
「……那次酒醉后的意外,雖然只是不小心,但妳在我唇上殘留的柔軟觸感卻讓我久久無法忘——啊痛痛痛痛痛!唔呃小、小恩恩妳放、放開我……不能呼吸噗咳咳咳……」
「望你個春風!」發現他越唸越不對勁,江瑋恩直接一巴掌從他后腦勺給搧了下去。想說怎么越唸越奇怪了,敢情這家伙是不要命了啊?「小、央、央——」燦笑著一把鎖住他的頸子,她用手臂的力量用力將他往下一勾,「我看你好像沒有學會什么叫做無、法、忘、懷啊?」
周丞央被她勒得幾乎要沒氣,然后想著反正都是死不如放手大玩一場——看了一眼范佑軒,他鐵了心,然后神色痛苦地開口吶喊:「江瑋恩妳又欺負我——!」
眾人再次不住地笑了開來,范佑軒有些愣。這、這有什么好笑的嗎?為什么連育清和陳靖宏也在笑?……不就是很一般的打鬧臺詞嗎?
范佑軒表示他理解不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7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