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軍人小說_有時候你可能自己都沒察覺

Chapter 40. 開學的二月十四日便是眾所皆知的西洋情人節。
習俗上--女孩子會在這天將巧克力送給心儀對象,而若對方亦有此情,則會在三月十四的白色情人節那天回送。
不過,隨著時光流逝,基本上一般人較記得的西方情人節也只剩下了二月十四的情人節了。也因此到后來男女也就沒分得這么開,自然也有男生選在這天給心儀的女孩子送上巧克力。
不過比起愛好浪漫、心思敏感的女孩們,這些自然就成了少數。
于是我們便看到了某些高人氣的男生收巧克力收得應接不暇的情況。
「請、請幫我把這個轉交給范佑軒!」少女A一臉純情的將巧克力丟在窗邊同學的桌子上后便掩面逃跑。
「那、那個,這份巧克力請幫我交給范佑軒學長!」少女B滿面嬌羞的將包裝精美的禮物盒丟給窗邊的同學后也跟著轉身羞奔。
……
于是窗邊的同學憤怒了。
「范佑軒你的巧克力啦!」
其實當然基本上大學生不可能是這么純情的,一般人都是大喇喇的直接轉交給對方順便告白。不過在眾女孩們第N次的領教到了范大媽神人級的神隱工夫后,也就自然而然的選擇了這種漫畫里面最芭樂的送禮方式。
坐在最內側默默開著神隱模式的范佑軒接下了那邊同學拋丟過來的巧克力,內心是萬般的無奈。他的袋子實在快裝不下了,而且昨天他才和江瑋恩做了一些人情巧克力準備要送給大家的來著……雖然基本上那家伙根本是來偷吃的。
而同樣有此被困擾問題的當然還有自校慶《王妃》一炮而紅,被女生們貫上了「狂野王子」、「冷漠大少」……等奇妙四十九元稱號的團長陳靖宏。
由于陳大團長一直以來都是那張萬年不變的嚴肅冰山臉,基本被此目光接觸到的人都會瞬間感到一陣零度以下的寒冷之感,還會順便被臉上大大的「生人物近」給驚嚇到。種種原因之下,女學生們儘管仰慕,也只敢遠觀而不敢褻玩。于是這邊唯一和他有較親密接觸的周丞央便成了所謂的最佳代言人。
「周丞央,請幫我把這個拿給陳靖宏──」「周丞央我知道你跟陳靖宏的感情最好了──」「周丞央這個巧克力……」「周丞央……」……
一天之內他的名字不知是在電機三班被女孩們給喊了幾百次。許多人到他們班指名的通通都是他,然而送禮的對象卻都是陳靖宏。
于是周丞央也怒了。
「小宏宏你的巧克力啦!」手里堆滿了不屬于自己的戰利品,周丞央憤怒一摔,將其全部給砸到了他桌上,語氣是滿滿的忿忿。
這這這這真是太過分了!這么多巧克力、居然沒有半個是要給他的!明明他是如此主角是軍人小說_有時候你可能自己都沒察覺的帥氣迷人啊啊啊!
深閨怨婦似地噙著哀怨眼神看著陳靖宏,他滿臉不滿地腹誹著。
「你要的話拿去好了。」眼也未抬,陳靖宏依舊是埋頭淡定的寫著他的報告,絲毫未有一點情緒起伏,「反正那些東西我從來不吃。」
聞言,周丞央更是悲憤了。「我、我才不拿別人不要的巧克力!」朝著陳靖宏大喊了一聲,他淚奔跑回了自己的座位開始墻角畫圈。
太太太太過份了!這是在欺負他沒有桃花運嗎嗚嗚嗚!
沒有多加搭理他,陳靖宏只繼續逕自做著自己的事。反正回公寓后他還是會把那堆巧克力給默默吃掉的,再況且他就是拿回社辦也會有一堆人搶著要……
「周丞央,外找!」
才正郁悶的在那邊面壁撞墻,那邊又傳來了叫喚他的聲音。周丞央有些不耐的耙了耙頭髮,還沒完啊?又是要送巧克力給小宏宏的?認命的嘆了一口氣,他起身走出了教室。反正高中時候也都這樣了,他也早就該認了。
而一走出門,他便看到了站在教室外,手里拿著一方小小禮物盒的謝小韻。
「嘿,那個誰!」見到有人走出來,謝小韻隨即滿臉歡快地迅速蹦到了他面前,「幫我把這個拿給親愛的團長大人──」將禮物盒交到了他手上,她揚著燦爛笑臉說罷,然后便又蹬著輕快腳步離開了。
周丞央看著手上的禮物盒,真正憤怒了。好歹他平常也很照顧她的、好歹他也算是個學長吧……那、那家伙居然只給了小宏宏!
什、什么嘛……那只雞──!對,不過也就是只雞──嘛……!
沉著一張更加陰郁的臉,周丞央踩著怨忿的腳步踏回了坐位。
「怎么了?」見友人心情異常不佳,陳靖宏抬眼,淡淡的挑了挑眉問。
「這、這個我要自己吃!」周丞央恨恨地咬著唇,然后將禮物盒上的卡片「啪!」地丟到了他桌上。「你的卡片!」
而才看到打到了自己桌上的小小卡片陳靖宏立即刻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卡片上的屬名很清楚,意義也很明白。其實也就是普通像感謝照顧之類的人情類別言詞,而且還說了里面有兩個讓他們一起吃,就內容看來似乎還送了不少人。
──不過看那家伙得的反應八成是沒看內容就塞給他了吧。陳靖宏也懶得特地去說了,總之那家伙遲早會知道的。
話說謝小韻這巧克力還真送了不少人,在找周丞央前她也去找過了何育清及范佑軒等人──雖然他們兩個看起來根本不需要她的三十元義理巧克力,那一桌子滿滿的禮物盒還真是壯觀到她傻眼。這種畫面、不是只出現在漫畫小說里的嗎!
而范佑軒因為神隱工夫出神入化的關係不過是禮物多,基本想找他的人才剛看見他,下一秒就會發現他又消失了。
不過以溫和親切著名的氣質系小提琴王子何育清可就沒這么幸運。
「育清、情人節快樂!」「育、育清學長,情人節快樂!」「這是我昨天親手熬夜做的巧克力請你收下──」……
方離開范佑軒的教室來到音樂系二年一班,謝小韻見到的便是某男被大約七、八名女孩包圍,以及某女滿臉黑線的站在門口看著自己被侵占的位置。
其實基本上不論是之前的數學系還是現在的音樂系系草都不是何育清。這么想來她便更好奇所謂的系草又會是何種情形了──雖然聽說他們似乎都已經死會了的樣子。
「妳加油。」意味深長的拍了拍一旁林婕妤的肩膀,謝小韻將巧克力交到了她手上,然后便轉身離開教室,踏步往電機系那邊去了。
林婕妤手里拿著謝小韻的義理巧克力,看著那邊人潮洶涌,汗顏,覺得自己著實被嚇得不輕。所謂還沒死會的帥哥果然魅力無法擋嗎,看著那邊的女生,一個個眼神都豺狼虎豹似的……
「婕妤?」從縫隙中何育清眼角余光瞥見了熟悉身影,他有些困擾地看了看自己這邊的人數眾多,然后抱歉的對著女孩們露出一個笑,「不好意思、快要上課了,大家還是先回自己的教室吧?」嘴角的笑意依舊是溫和疏離的弧度,他對著眾人笑說道。
是說去年明明還沒這么夸張的,今天這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聽他那樣一說,眾女紛紛抬手看了下手錶,然后才依依不捨的一個個踏步離開了教室。
「好……壯觀。」在清場后終于能回到自己座位安然坐下的林婕妤的看著何育清幾乎是被卡片和巧克力給堆滿的桌面,滿臉的怔愣。所謂高人氣就是不一樣啊,她有生以來還沒收過半份巧克力的說……
「呃,是啊。」愣了愣,何育清也只能揚唇笑得無奈。「又得拜託鈺芯幫我解決了。」苦笑看著桌上所謂的「戰利品」,他表示自己實在不能理解為什么會有許多男生都很羨慕他這個樣子。他其實很想拒收的,不過他畢竟沒有佑軒那么厲害,有些女孩甚至是跑進來丟在他的桌上就跑了,也有明明不認識卻賴在他位置周圍逼他當場吃下的……他真的是感到萬分的困擾啊。
「你去年也是給鈺芯解決啊?」聞言,林婕妤困惑問。何鈺芯在去年這時候貌似還沒入學吧?
「嗯,消耗不完的就寄到老家去。」何育清揚唇笑笑,「妳手上那個是……」不經意看見她手里拿著一方小小禮物盒,他不禁疑惑開口。
「這個喔?小韻送的啦,好像說是要給我們兩個的樣子。」晃了晃手中的小小禮物盒,林婕妤支著頭笑。
而在她準備從袋子里拿出鉛筆盒的時候她看到了那個靜靜躺在自己袋子里的禮物盒。
那是她昨晚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才完成的,還特地請了忙碌的巧欣來指導她。
但是他應該……不需要吧。
☆ ☆ ☆
「大家好啊……」
中午十一點,周丞央拖著一個無力的聲音來到了社辦,手上還拿著早上謝小韻讓他拿給陳靖宏的巧克力,滿臉的疲憊模樣。
「哦哦周丞央你也收到了那個啊?」難得較早到社辦的林婕妤一面啃著巧克力一面對著他笑。
聞言,周丞央一愣,環顧了四周五人才發現似乎是不只他有,而且貌似大部分都是兩人一組的樣子……不他為什么會有一種空虛瞬間被喜悅所填滿的感覺、這一切都是錯覺!
然而這一看他便發現了社辦里其他三個男生戰果一整個豐碩到不行──估計就只有他悲催的連半個巧克力都沒收到了。
于是他怒了。作者這不科學啊!他可是這部小說里唯一的陽光美少年耶!
「喲,大家早安──」從門口傳來社辦里最后一個響起的招呼聲,謝小韻揹著電吉他走進了門,聲音充滿朝氣,「欸那個誰你還沒吃啊?記得要跟團長嘴對嘴一人一半喔──」揚唇笑得極燦爛,她邪邪地笑了笑說。
被團里三個男性團員的高人氣給刺激得不輕的周丞央約莫是腦子燒壞了,聽了這話竟索性真的拿著巧克力往陳靖宏沖了過去,「小宏宏,我們來吃愛的巧克力吧!」
「給我滾開。」陳靖宏毫不留情的把他給踹到了一邊去。
「小宏宏──」
那邊范佑軒見人似乎都到齊了,于是便從自己袋子里拿出預先準備好的幾個小塑膠袋裝起來的小巧克力。他將其默默的分給了眾人,分完后又默默退回了坐位。
「大媽?」林婕妤困惑的看著自己和何育清手上的袋裝巧克力。「這是你做的喔?」拿起帶子細細觀察了下里頭一個個精緻小巧的巧克力,她驚嘆地開口。大媽好強啊!這跟她的手工根本是天跟地的差別了嘛,簡直都已經可以拿到市面上去販賣了!
「嗯。」范佑軒的回應依舊很淡。
「我有幫忙一起做喔!」江瑋恩一臉自豪地跳了出來。昨天她看到小佑佑在做巧克力時可是有一起幫忙的呢哼哼哼!
「……是幫忙偷吃的吧。」范佑軒默默吐槽。
「小佑佑你怎么可以這樣說!」
江瑋恩滿臉的痛心。
☆ ☆ ☆
午后便是一場傾盆大雨。
春天的第一場大雨下得是斷斷續續的,忽大忽小的雨夾雜著潮濕氣息,顯得原就微涼的空氣又更冷了些。林婕妤趴在桌上看著正無奈把第二批巧克力給收進袋子里的何育清,覺得自己現在送似乎也不太合適。
或許她從一開始就不該做的吧……他那么受歡迎,又怎么會缺她一個人的「人情巧克力」呢?
又或許,他心里早已有了心儀的對象了也說不定……
「育清你……有喜歡的人嗎?」
下意識的將心里喃喃著的疑惑給問了出口,等林婕妤發現自己居然問了出口時已經來不及了。她、她在干嘛啊!居然這樣直接的問了人家……!
下課后的教室空蕩蕩的只剩下他們兩個,儘管如此,她依舊困窘得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進去,心里卻不住地想聽他的答案。
或許自己早點死心、也是好的。
「唔?」似乎是沒想到她會突然這么問自己,何育清怔了一怔,思索一陣,終于還是開了口,「……有啊。」微笑望向她,他十分乾脆地開口回答。
頃刻間林婕妤的心隨即是沉下了谷底。果然嗎……「這樣啊……」微微咬唇,她斂下眸,停頓了片刻才又抬頭望向他,「那她是個什么樣的女生啊?」想著就是打聽一下也好、也許自己能幫到他……于是她開口再問。
聞言,何育清停下了手邊動作。裝作思考地一手托住下巴,他眼底卻有滿滿藏不住的笑意。「嗯……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微微蹙起眉,他似是在思考著該如何不露痕跡的敘述,腦中還轉著些形容詞。「身高大概這么高,頭髮長長的,約莫是長到這里,」煞有其事的比了個跟林婕妤差不多的身高和髮長,他頓了頓,然后接著開口,「眼睛大大的,時常很迷糊……對了,是個很遲鈍的人呢。」語畢,他再度望向她,溫潤的眸子里盈著笑,笑容溫煦得教人心慌。
「這、這樣啊?」下意識地移開了和他對上的目光,林婕妤開口,一顆心卻莫名慌得亂跳了起來。
她不敢去猜、不敢去想、不敢去期待。她害怕那些都會落空,她害怕這些都只是她的想太多。
但是有一個答案卻在她心里悄悄成形。
何育清、也有可能,喜歡她……嗎?
「走吧?」收拾好東西,何育清起身望向她,笑容依舊。
「唔……嗯。」愣愣的起身跟著他走了出門,林婕妤將手探進袋子里摸了摸那盒遲遲未送出去的巧克力,低頭微微抿起了唇。
這份心意、她也能夠傳遞給他嗎?
「哥──」還未到校門口,那邊何鈺芯便帶著一貫開朗的聲音奔了過去,滿滿的活力像是永遠也耗費不完。「唔哦──這次都收穫也好多!」直接地上前去打開何育清的袋子,她又跳又叫的看起來很興奮,「里面有大嫂送的嗎?我要吃大嫂的──」
何鈺芯的話讓林婕妤整個人僵了僵。幾乎是下意識地,她迅速便是將袋子往后一藏。
「鈺芯……」何育清無奈的露出了笑。
「欸欸欸?大嫂妳沒有送啊──?」看了看兩人的反應,何鈺芯訝然開口,「還是哥你捨不得給我?也對啦,是大嫂送的嘛──」疑惑地將問題在腦中轉了轉,她以為是兩人在害羞,于是調笑著揶揄了起來,「我還有課,先走啰!」
何鈺芯像閃電一般來得快去得也快,只是一下子兩個人都陷入了沉默。
「咳、那個……鈺芯只是開個玩笑,別介意。」有些尷尬地開口,何育清無奈的笑了笑說。
「呃,嗯。」微斂下眼,林婕妤有些心虛地應了一聲。
走出音樂學院的時候天空依舊細細的飄著雨。何育清同以往一般撐起了透明的傘,然后安靜地對她露出了笑。
像是那個下了大雨的那天一般為她撐起了傘。
林婕妤微微的有些愣。是呢,是那時候他撐起傘替她擋去了漫天大雨,擋去了她心里無止盡蔓延的絕望……是因為他,她才終于找回了自己踏步走出過去的勇氣。
他都這么幫她了,她又怎么能夠再退縮呢?
到公寓的時候雨已經差不多是停了。下車時她毅然拿出了被她深藏在袋子里的巧克力,然后鼓起勇氣交到了他手上。
「給、給你的。」林婕妤的臉頰有些紅,儘管聲音已經不住地開始顫抖,但還是努力忍住了想要馬上收回然后逃跑的沖動,「情人節快樂!」急急地說完,她抓著自己僅存的勇氣扭頭奔進了公寓,完全不敢再回頭。
何育清愣愣的看著被塞在自己手中的白色盒子。外表包裝得十分精緻,掛在一旁的卡片清晰的印著她飛揚字跡,寫著「情人節快樂」。
他確實最想收到她的巧克力,只不過他也一直很清楚自己只是單方面的喜歡她,也因此原就不抱任何希望。
不過,想不到……
看著手中小小的禮物盒,他望了一眼她離去的方向,然后靜靜的勾起了一抹微笑。

Chapter 41. 何育清回到家后不久,何鈺芯也跟著回到了公寓。
「今天回來得這么早?」抬手看了看手錶,何育清有些困惑地開口。距離他離開學校也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一般她這堂課不都兩小時半左右的嗎?他有些疑惑。
「咳、嗯,今天教授下課得比較早。」聽到問題時不住地頓了一頓,何鈺芯有些心虛地眨了眨眼。要是說了是翹課出來得她不曉得又要被唸多久了……哎喲,大學生不翹課哪叫大學生嘛!反正她本來就不像哥哥是個乖寶寶。
狐疑地側頭瞥了她一眼,何育清雖然覺得有些奇怪,倒也沒繼續追問下去。妹妹都長大了,總不是要他還要一天到晚東管西管的……從袋子里拿出剛剛林婕妤塞給他的小盒子,他小心翼翼的將包裝紙拆開,然后打開了盒子。
里頭約莫是裝了五個小小的巧克力,有各種不同的形狀,從旁邊一些小缺口和碎屑能看得出手工的痕跡。
「大嫂給的啊?」看見他手上與其他不同、似乎是新收到的巧克力,何鈺芯隨即是滿臉八卦地湊了上去,「剛剛給的嗎?上面寫了什么?她有沒有跟你說什么?」連珠砲彈的丟下了一大串問題,她興奮地挨著他直問,彷彿收到巧克力的人應該是她似地。
何育清無奈。每次一興奮起來她的問題總是會讓他很難回答啊……「是剛剛給的沒錯。」
「然后呢、然后呢?」顯然這個答案并沒有讓她滿足,何鈺芯閃著眼睛又湊得更近了些,「大嫂她說了什么、有說了什么嗎?」
看著她那副興奮模樣,何育清無奈的輕嘆了口氣,嘴角的笑容又更無奈了些,「她就只說了……『情人節快樂』。」斂下眼,他輕輕開口,嘴角卻是一彎淺淺微笑。
「唉啊,這么曖昧哦?」聞言,何鈺芯有些苦惱地抿起了唇。這樣根本不知道那到底是「人情」巧克力還是「情人」巧克力啊……「不過會在今天送手工巧克力給你,我想大嫂她或許真的有可能喜歡你也說不定哦──」復而揚唇笑開,她湊著他,尾音拉長得極曖昧。「吶、哥,我可不可以……吃一個?」撒嬌地將雙眸笑成了討好的彎月狀,她挨著他問。
「不可以。」揚了揚眉,何育清勾著微笑將盒子給收了起來,拒絕得十分乾脆,從上揚的眉眼倒看出了他現在心情不錯。
「咦──好小氣!」不滿的嘟起了嘴,何鈺芯鼓著臉頰忿忿地叫。這分明是見色忘妹啊見色忘妹!
何育清沒有答話,只笑著收拾了下東西便逕自走進練習室里準備練琴。進門的時候他想起自己忘了拿譜,折返回去時便看見了已經屈膝坐在沙發上,吃著零食,十分愜意的看著電視的何鈺芯。
無奈的看了她一眼,他轉身正欲再走進練習室,卻聽見身后她幽幽開口:「在那件事之后,還能再看見哥你有喜歡的女生、真是太好了呢。」聲音里微歎的聲響含著一點笑意,她仍舊是看著眼晴亮閃閃的螢幕,嘴里的話卻是對著他說的。
何育清一怔。「……是嗎。」淺淺地揚唇笑開,他輕應,然后踏步走進了練習室。
從那件事之后……嗎。
其實一開始會那樣注意到她、是因為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吧。自卑、倔強、孤獨……曾經他也有過那樣的感受。因為覺得自己總是無法保護身邊的東西,所以他把自己變得冷漠,每天打架、然后不再露出笑容。他以為只要會打架、就有力量可以保護身邊的人了,可是最后他才發現,那樣的自己只是讓別人傷心而已,根本什么也辦不到。
然而在那之后,即使他改變了、卻也習慣了不再和人親近。并不是封閉自己,只是覺得他或許是適合一個人的……
于是他開始對所有人微笑,卻是用那層笑容來維持冷漠。一個人確實很自在也很自由,他卻也確來越不明白自己向前走的理由是什么。
──直到遇見了她。
一開始遇見她,她看起來總是笑得很開懷的樣子、動作很戲劇化、做事很是粗心迷糊,總是那樣瘋瘋的、很是開心的模樣。原本只是覺得有趣,卻發現她偶爾眼里會流露出不太一樣的情緒,自卑、倔強、孤獨……她眼里的那些情緒和他很像,卻有更多更多的害怕。
她在害怕什么、為什么感到害怕?莫名的他越來越想了解她,想知道她的害怕和孤獨,想知道她為什么寧愿將自己這樣痛苦的偽裝起來……然而卻發現自己竟越來越想照顧她、保護她,才發現原來他竟是,喜歡上她了。
──或許她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那個理由也說不定。
淺淺地勾起了笑容,他如此想著。
☆ ☆ ☆
清晨的陽光不大,微涼的風還透著些冷意。夏季還未到,方下過雨的空氣濕濕涼涼的,還和有泥土的味道。
一如往常的,林婕妤給何育清載到了學校。她穿著薄外套坐在后座拉著機車拉桿,面色有些尷尬糾結。
昨天的巧克力他吃了嗎?不曉得好不好吃?還是或許他收到的巧克力太多了、所以把她的也一起給鈺芯了?
何育清從后照鏡看到了她咬著唇,四顧著四周、若有所思的表情。在想什么嗎?他有些困惑。原本想開口問,但他最后還是作罷。
想說的時候就會說的吧?他想。
「那個……」猶豫了許久,她終于還是開口,「昨天的巧克力……你吃了嗎?」把整張臉都藏到了讓他看不到的背后,她微低著頭小聲的問。
原來是在想那個嗎?何育清有些失笑。「嗯,吃了。」忍俊不住地笑開,他微笑回答。
得到這個回答后林婕妤心里又更緊繃了些,斂著眼躊躇了半晌,她還是忍不住的開了口:「那……好吃嗎?」小心翼翼的抬頭覷了他一眼,她低嚥了口口水,再問。
「嗯……」聞言,何育清嘴角的笑意又拉得更大了些,「很好吃。」眼里滿滿的盈著笑,他開口應聲說。
其實他只有吃一塊。因為捨不得的關係他只吃了一個就冰冰箱去了,臨走前還特別囑咐了鈺芯絕對不能吃。不過他是真心覺得好吃的,而且她似乎還特別做得比一般的要較苦些……原來這就是她上次問他那些的用意嗎。
「真的嗎?」聞言,林婕妤展顏笑了開來,是鬆了一口氣的開心模樣,「那就好。」側頭望向一旁街道景色,她稍感安心地舒了舒氣。
見她笑,何育清便也不禁笑了起來。能看見她這樣笑真好,他已經不想再見到她哭的樣子了,他想看著她真心露出笑容的模樣。
下課的時候他們如往常般收拾了東西準備離開,然而才方到門口,教室內的教授卻開口叫住了他們。
「林婕妤、何育清。」女教授開口,笑容親切,「你們兩個過來一下。」向著他們招了招手,她說。
兩人愣愣的互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教授胡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只得乖乖依言走去。
難道是緋聞傳太大被注意什么的?林婕妤天馬行空的胡亂猜測著。不對現在又不是她那間保守得要死的高中……
和何育清雙雙走向了講臺那邊,其實她心里還真有幾分忐忑。這個女教授姓江,人很親切,待她很好,算是鮮少能和她混熟的少數師長之一。雖然她基本上和這個教授交情不錯,可是她倒想起了自己期末考似乎是沒有考得很好的樣子,該不會是要告訴她,她被當了吧?可是不對啊,連何育清也一起被叫過去了……
「不用太緊張。」感受到了林婕妤有些緊張的情緒,江教授揚唇對著兩人溫和地笑了笑,示意他們可以放鬆些,「其實叫你們過來沒有什么事,只是……」她側頭看向何育清,表情突然變得有些認真了起來,嘴角卻依舊是掛著和藹微笑,「小提琴創作賽快到了,你愿意代表學校參賽嗎?」
聽見這話,何育清登時怔住。這件事他卻實是知道,也有意愿參加,初賽是小提琴和鋼琴合作變奏搭檔指定曲目,決賽則是獨自演出自創曲。從大一時他就很有興趣了,只不過……「教授為什么找我?」思索了一陣,他看著教授困惑地開口問。
他很清楚他絕不會是系上最優秀的那一個。這個比賽的限制是大學生,算是短期的小比賽,準備的時間也很短,但也還算正式。不過……音樂系里這么多人,為什么偏偏就找上他呢?
「你的琴聲很不一樣。」江教授揚唇笑了笑,「尤其是你們倆的默契……對了,你們是情侶嗎?」望向林婕妤,她不住地有些八卦的問了出口。畢竟是和她感情很好也很看重的學生嘛,總是會有點好奇……況且緋聞這種東西她可是很愛聽的呢。
「欸欸欸?」被教授這么一問,林婕妤愣了一愣,波浪鼓似的搖了搖頭趕緊否認,「不、不是啦,教授妳誤會了,而且比賽什么的我根本無法勝任……」臉頰迅速從耳根竄紅,她連忙推辭道。比賽這種東西她都不知道有幾百年沒有參加了,況且她未來也沒有往音樂這條路發展……要是跟育清搭檔的話,一定會拖累他的吧?這個比賽她之前也有聽說過的、如果顏涵昕還在就好了啊……
「不行也沒有關係,我不會勉強的。」聞言,江教授莞爾,依舊笑得親切,「不過搭檔不是妳的話就有點可惜了啊……」惋惜地輕嘆了口氣,她說。
「……鋼琴的話,鈺芯或是很多人都比我厲害不是嗎?」感受到她語氣里的惋惜,林婕妤頓了一陣,細聲開口,聲音帶了一點遲疑。
「怎么會這樣說呢?」江教授笑笑,「妳也彈得很棒啊。」
聞言,林婕于低下了頭,沉默。
「我和婕妤都會參賽的。」在一旁安靜了半晌的何育清突然地開了口,「我會和婕妤搭檔出賽的。」再次複誦了一遍,他揚著微笑堅定道。
「咦?」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嚇了一大跳,林婕妤驚詫地回頭望向他,不太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了什么。「可是、我……」她會拖累他的啊!
「那真是太好了。我會幫你們填報名表送過去,詳細資料我明天再交給你們。」聽見何育清答應,江教授私忖他應該是有了想法,于是彎唇笑了開來,「那么就先這樣了。我期待你們的表現!」揚著親切笑臉對著兩人說著,她帶著期許的語氣說罷,便轉身提著袋子走出了教室。
林婕妤只能傻愣愣的看著教授離開的方向,腦子里還懸著何育清的話,有些轉不過來。育清剛剛、答應了?
她有些懵了。
「不要緊的,接下來就像之前一樣放學后練習吧?」微笑側頭望向她,何育清安撫地開口,「只要每天練習,我們的話,一定沒問題的。」笑望著她,他語氣柔和地說著,眼底卻有些不易發現的微小不安。
其實跟她搭檔也好,那樣他也比較自在。鈺芯是絕對不可能把心思放在這上面的,他和系上的同學也都不熟,和她相處起來最自在。只是不曉得她是不是真的愿意和他搭檔……
「可是……」林婕于低頭抿唇。她還是有些猶豫啊,這樣真的可以嗎,她這種程度……真的能夠和他一起參賽嗎?
「還是、妳不愿意?」見她這樣抗拒,何育清微微苦笑,猜想是她果然不愿意,「不愿意的話,我現在去和教授說應該還來得及……」
「不、不是啦!」聽見他那樣說,知道他是誤會了,于是林婕妤連忙搖手否認,「只是,我想我會拖累你的吧……」微垂著頭,她低低的開口,末尾的聲音不住地越來越小。
「真是的……妳怎么總是這么自卑啊。」聽了她的回答,何育清有些哭笑不得的伸手輕揉了揉她的頭,嘴角的笑容帶了點無奈。「沒有誰拖累誰,只要一起努力,就一定辦得到、知道了嗎?」雙眼對著她認真地露出了笑,他鼓勵地笑著道。
林婕妤怔怔地看著他,心里猶豫了一陣,終于還是抿著唇笑了開來,「嗯。」回望他的雙眼給了他一個堅定微笑,她應聲說。
他總是在不斷得給予她支持、鼓勵和安心,而她卻這么消沉……這樣是不可以的吧,無論如何她總是要自己真正堅強起來的、總不能一直依賴人家啊。
他幫了她這么多,她總要回報他一些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7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