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煉器很厲害的小說_有朋自遠方來txt百度網盤

Chapter 50. 「哥──這個好重、幫我拿……」
星期日一大早,三個人便在公寓里開始忙進忙出。原因是和哥哥塞在同間公寓許久的何鈺芯終于找到了空缺的學生套房,于是被視為「大嫂」的林婕妤自然而然也就被叫過來幫忙了──雖然被從被窩里拖出來時她倒真的是挺埋怨的。
接過她手中所謂很重的紙箱──滿滿的都是課外書。何育清無奈,明明才搬來一個學期,怎么她的東西似乎已經比他的還要多了……
「唔喔喔喔──!鈺芯妳居然連這個都有買!」
「當然啦──那可是腐女中的圣經耶!」
小小的儲藏間里傳來了某兩個人正挖著寶的興奮聲音,何育清嘆了口氣,將箱子搬下樓,然后放上了機車,載著已有些重量的物品獨自離開。再這樣下去,天黑之前要怎么搬得完?他默默無奈。
寄住在哥哥公寓內的何鈺芯基本是在客廳打地鋪,東西則放在練習室旁一處小小的儲藏空間。剛住進來的時候何育清當然也說過要把床讓給她,不過都被她給毫不猶豫的強硬拒絕了。慶幸的是為了練琴他特地找了有隔音效果較好房間的公寓,雖然比較貴,不過也因此就是擠上了兩個人空間也不嫌小。
一面將物品整理裝箱,兩個女生在雜亂空間里挖寶似的不斷討論著整理出來的每項有趣物品。她的東西又多又亂,也因此他們整理的速度遲遲是快不起來。
將衣物包包等物品裝箱封好,隨著何育清一次次來把紙箱搬走,儲藏室的東西終于也開始逐漸減少。然后翻著翻著,角落里一本有些老舊的相簿落入林婕妤的眼角余光,引起了她心里的好奇。
「鈺芯,這是什么?」由于覺得亂看別人的東西很沒禮貌,于是林婕妤看了看相簿便將東西交給了物品主人,并開口詢問。
「這個……好像是從家里帶來的東西……」面上的表情也有些困惑,何鈺芯接過相簿,大略是翻了幾頁,然后終于是露出了了然的神情。「啊,這是我以前拿老爸的相機拍照洗出來的照片啦!還有些是老爸拍的……奇怪,我什么時候把它帶來的?」看著相本里已有些老舊的相片,她笑答,隨即是不解的對著自己囁嚅了一句。
「大嫂妳看!這是我小學畢業的時候老爸幫我拍的!」翻開第一頁,她有些興奮的指向照片上頭笑的陽光燦爛的女孩,一點也不避諱自己以前的模樣被人看見。
「唔哦?鈺芯以前也留長髮啊?」順著她的手望向照片上頭和現在笑容幾乎一般燦爛的可愛女孩,林婕妤有些訝異地笑問。她還以為她從以前就是這樣一頭俏麗短髮了呢。
「是啊,國中時才剪掉變成短髮的。」彎唇,何鈺芯燦爛笑出兩排整齊潔白的牙齒,然后又接著往下翻了一頁。「哦哦!這是哥第一次上臺表演的時候,我老爸拍的……唉唉,他那時候可愛多了。」有些埋怨地嘀咕了一聲,她幽然嘆了口氣。哪像現在那么恐怖啊,發起飆來真的是比老爸還可怕……
聽見她的話,林婕妤忍不住便是一陣笑。照片上還未脫去稚氣的男孩拿著亮閃閃的獎杯,面上揚著陽光燦爛的笑容,儼然就是小了一號的何育清──然而她的目光卻被角落一張照片給吸引住。
身穿制服的少年一身乾凈的白襯衫,俊秀面容還帶著青澀,渾身的戾氣。他斜倚在墻邊,看著鏡頭的表情冷漠兇狠,右臉頰上還貼著OK蹦,一雙深邃黑眸銳利而充滿戒備,好像隨時會和拍照的人打起來似的。
「好帶種的表情……這個人是誰啊?」困惑的指向那張照片,林婕妤好奇地開口問。那張臉長得跟育清還真像啊,只是氣質實在是差了太多……她想著,心中猜測起這個人也許是什么近房親戚之類的。
「這個?」何鈺芯眨了眨眼。「這個是哥啊。」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她說著,看著林婕妤的表情有些不解,似是不能明白為什么她要問這問題。
「──欸?妳哥?」腦袋接收到何鈺芯的回答,林婕妤一愣,險些要驚得跳了起來。「妳是說,這個人是何育清?」不敢置信的看著照片上看起來陰狠冰冷的青澀少年,她內心不斷說服自己也許鈺芯還有一個哥哥之類的……
「是啊。」何鈺芯愣了愣。不然還有誰?「哥他國中時就是這個樣子,我拍照的時候他還瞪我呢!」想起自己這位內定的準大嫂似乎是不知道哥哥以前的模樣,于是她又不住開口埋怨了一句,表示她這位哥哥根本前后差很大。
「育清他……以前真的會到處找人打架啊?」看著何鈺芯,林婕妤滿臉驚奇地問。上次送顏涵昕離開的時候雖然有聽過,但她一直以為那只是開玩笑而已……畢竟育清以前是不良少年什么的、一整個完全無法想像啊!
「是啊,很難相信吧。」何鈺芯彎唇笑笑,似是有些慨然。「哥現在看起來很溫柔,可是實際上卻是對所有人冷漠……」低斂下眸,她那張總是燦爛微笑著的臉龐此刻卻有難得的惆悵,像是無奈,又隱隱帶了點自責。「哥他以前……也不是這樣的。」
聞言,林婕妤不住便是一愣。她低頭又看了一眼另張照片上稚氣男孩陽光燦爛的笑臉,還有幾張較青澀的臉龐,也是那樣單純而開朗的模樣……想起他總是溫和沉靜的微笑,她將相簿又向后翻了一頁,看見那個同樣是青澀陽光的少年搭著甜美秀麗少女的肩膀,面上是靦腆而有些羞澀的笑容,和前一頁那個冰冷陰戾的少年像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這是……」看著照片上陌生的少女面孔,她微怔著開口問。
「啊啊,這個是我的第一任大嫂。」望著那張照片上她再熟悉不過的臉孔,何鈺芯開口,聲音卻透出一絲淡漠。「不過大嫂妳放心,這個女人是絕對沒有威脅性的!」側頭望向她,她揚起一抹燦爛笑容,像是想掩飾什么,然而眼底閃過的那一抹不自然還是被敏銳的林婕妤給捕捉。
問題不是威脅性什么的吧……她默默。不過怎么提到這個人,鈺芯的殺氣就變得好重的樣子?心中暗忖著這其中的關聯,林婕妤心中思索許久,終究還是憋不住自己好奇心。「那個……育清他,以前是什么樣子的?」小心翼翼地抬頭覷了她一眼,她知道自己探問別人的過往是不太好的行為,但心中難免還是想知道關于自己所喜歡的人的事情。「能不能告訴我,之前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她想起何育清似乎從未問過她的過往,那時候儘管是什么也不知道,他還是那樣給予了她安心和溫暖……
「嗯──如果是大嫂的話……」微笑偏了偏頭,何鈺芯眨眨眼,笑得極燦爛,「我可以全部都告訴妳喔。」
聽著她娓娓道來關于國中那一年荒唐的事件,林婕妤緩緩從她話語中明白了這兩張照片前后的差別。
關于何育清的改變,原來要從國中說起。
原來他以前其實是個挺開朗的人,人緣不錯、成績不錯,出色的音樂才華更是讓他這個人的名聲響叮噹,連老師都對他這個乖學生愛不釋手。他身上的特殊氣質讓他的桃花運一直都未曾減弱,只是向他告白的人通常都還是只有被委婉拒絕的份。不過當身邊朋友們都已經有了女伴,那時的他心里多少都還是有點羨慕的。
然后就在這個時候,隔壁班的一個女孩向他告白了。
那名女孩他在一些活動上曾經相處過一段時間,樣子挺可愛,性格活潑又熱心,這讓他對她倒有些好感。那時候那個懵懂的年紀他基本是對愛情這東西沒有概念的,因此沒有想太多,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答應了。
而這件事在他答應當天馬上就沸沸揚揚的傳遍了整間學校──原來這名女孩是學校校董的女兒,因為外貌出眾的關係,更是許多男孩子心目中「女神」一般的存在。
不過,交往沒多久后,何育清就后悔了──女孩的性格竟是意外地十分纏人,每次逛街總是拖著他出去提袋子,一旦他拒絕出門她便要鬧上好幾天的脾氣,讓他根本沒法好好練琴。于是,不到三個月,他便在慎重思考之下提出了分手。
而因為怕傷害到女孩子的心,他已經盡量將話放得極溫和委婉,只不過她似乎還是非常不能接受的模樣。他也沒有辦法,但事先沒有考慮好后果就答應人家畢竟是他的錯,原想好好的和她說明,只是他越解釋,卻見她的臉色越發越難看。最后竟是丟下了一句「我會讓你后悔的」……然后便惱羞成怒的離開了。
日子總還是要過,他并沒有把她的話太放在心上。一轉眼便是升上了國中二年級,妹妹鈺芯也跟著進入了他們國中。
然后在一個暑期輔導的放學,何育清便收到了她傳來的一封簡訊寫著:「你的妹妹在哪里呢?」
在校門口等不到何鈺芯的他一下子便嗅到了事情的不對勁。手機馬上又傳來了一封簡訊,他認命的循著內容趕到了車棚,才方看到被綁住的妹妹,然后馬上便感覺到自己被人給架住了、全身動彈不得。
「你知道嗎?」站到他面前,女孩看著他,臉上掛著狂傲猙獰的笑。
「從來都只有我能甩了別人──而不是你這種沒有用的雜碎。」
后來他被她帶來的一群人給狠狠打了一頓卻無力反擊,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妹妹差點被汙辱,甚至里面還有些人是他那些所謂的「朋友」──而這些事情的始末,就只因為高傲女孩心里的不甘。
何育清徹底體會到了自己有多沒用。長年拉奏小提琴的手可以創造音樂,卻沒有力量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要不是巡守的警衛正好發現了他們……
那么后果將會不堪設想。
就在那天之后,他拋下了音樂、丟棄了笑容──變成了他最痛恨的混混之一,然后向那些人報了仇。
「后來在我國二那年,老媽操勞過度病倒,哥似乎因為愧疚,終于沒有再繼續打架鬧事……我以為他變回了以前的樣子,卻發現他不再親近人,也沒有再交女朋友。」簡短地將過往敘述一遍,何鈺芯嘆口氣,將相簿闔上,然后一同收進了箱子里。
「他再這樣下去啊,我真的要懷疑他是不是喜歡佑軒哥了。」滿臉無奈地攤了攤手,她聲音恢復了原先的開朗,還帶有幾分玩笑。
幸好后來有了小妤姐,不然她還真以為她哥哥是同性戀呢。
「噗……」聞言,林婕妤先前的沉重氣氛全無,忍俊不住地笑了開來。「唉呀,那樣也不錯啊。」男男戀什么她一直都很支持的,更何況還是這么養眼的配對啊──
不過……她從國中就被送到了外縣市的私立學校,雖然常常耳聞一些公立學校的類似事件,倒沒想到居然會發生在育清身上……比起他,她那些過去相較起來好像也就變得……不算什么了。
「整理好了嗎?」方從外頭回來的何育清等不住地開門探頭對著里頭喊了一聲,然后在看見儲藏間里幾乎毫無進展的情況后終于是忍不住的跟著蹲下身,跟著兩人收拾了起來。「鈺芯,妳這樣是要收到什么時候?」將凌亂物品快速地整齊裝箱,他嘆了口氣道。
「好嘛好嘛,我在收了啦。」不滿地撇了撇嘴,何鈺芯嘟囔著加快了手上收拾的動作。再不認真,哥哥可要發飆了喲──
「抱歉,明明不干妳的事還要被叫來幫忙。」歉然對著林婕妤笑笑,何育清開口,語氣是滿滿的無奈。
「不會啦,我也幾乎都在混啊。」偏頭望向他,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忙也跟著認真整理了起來。
看樣子,育清對于剛才鈺芯說的事,應該是已經釋懷了吧……她默默想著。那時候他什么也沒問,至今對于她的事情也沒有多提,是因為不想她再去提起對她而言很傷心的過往嗎?
──他對她這么好,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幫他什么……

番外-何育清 我只是想保護身邊的人,卻發現自己什么也辦不到。
太習慣對所有人微笑,太習慣對所有人冷漠……習慣到,幾乎要以為只剩下漫無目的的生存意義。
一直到,那個女孩毫無預警的闖入生命里。
自卑、倔強、孤獨……她眼里的情緒和當初的自己這樣相似,越想了解她,一直被塵封在時光潮流里的記憶就越加清晰……
──對了,過去我,也曾經是對所有人都能夠真心微笑的人。
那時候我人緣還算不錯,短短半個學期入學就結交了不少朋友。因為年紀還輕,當時我還不懂愛情……或許是有羨慕和好奇的成分存在的吧,當隔壁班那個我頗有好感的女孩子向我告白時,我沒有想太多就答應了。
會對那個女孩有好感,是在學校一些活動上經常看見她。活潑、可愛、熱心……和她交往的事情在當天馬上就傳遍了整間學校,我才從朋友口中得知,原來她是校董的女兒。
然而──在那之后我才知道,這種事情是真的需要經過慎重思考的。她一天到晚總喜歡拉著我往外跑,假日也要我陪她去逛街,一旦不答應便要氣我氣上好幾天,然后我又得哄她哄上好久好久。這么折騰下來,我幾乎很難靜下來好好練琴唸書。
三個月后,我終于是忍不住和她提了分手。
「你、你說分手?」聽了我的話后,她的音調一下子拉高,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表情,「育清,今天不是愚人節,這不好笑……」
「……我是認真的。」頓了頓,我開口,無奈的笑著嘆了口氣。「當初是我沒想清楚就答應妳,是我不對,真的很抱歉。」搔了搔頭,我微低著頭愧疚地說。
「抱歉?」她瞪著眼,神色有些扭曲了起來。「何育清,我會讓你后悔的。」雙眼充滿了憤恨,她湊著我說完便用力的蹬著腳步離開了我的視線,似乎是惱羞成怒了。
隔天我和她分手的事情也是馬上傳遍了學校,不少人都開始看著我們議論紛紛,甚至是連我主動提分手的事情都被知道了……我不曉得是誰說的,也許那時有人在附近被聽到了?但我知道肯定不是她,她是個非常愛面子的人。
而對于她對我說的那句話我是真的沒有去想太多,幾乎是隔天就忘了。也許是因為太難過、不能接受什么的,才會那樣說的吧……我是這樣想的。
現在想起來,那時候,如果我有點警覺心就好了。
暑假的新生訓練,從小學畢業的鈺芯也理所當然的進了我的學校。
鈺芯的性格活潑又隨和,雖然有點沖動,講話又不經大腦……但或許就是因為直率,因此她很快就和班上的同學打成了一片,我也有聽說了不少男生都很喜歡她。
雖然心里有些擔心,不過她都和我說了不會有事,于是我便也沒有再多說什么。每天放學時我們總會相約一起騎腳踏車回家,這樣爸媽也比較放心。
可是那天放學卻特別奇怪。
已經過了放學時間好久了,卻還沒看到她往常總會朝我跑來的身影……
然后口袋里的手機傳來通知鈴聲,我看到了「她」傳來的簡訊。
「你的妹妹在哪里呢?」
在那之后我又收到她傳來的幾封訊息,我循著她的文字及即趕到車棚,才剛看到被縛在椅子上、嘴巴被貼了膠帶嗚咽著的鈺芯,我就被兩個人給扎扎實實地架了起來。
「何育清,我說過的吧?」從一旁走到我面前,她一手叉腰,面上是高傲鄙夷的神情,「我會讓你后悔的。」
然后我被人押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頓,嘴角滲出血,全身上下都是瘀青。我悶哼著沒有出聲,他們似乎嫌不夠,又拉著鈺芯到我面前準備把她……可是我卻無能為力。我只能憤怒嘶吼著看著眼前平常那些應該是我「朋友」的人,在對我妹妹上下其手。
幸好后來巡守的警衛來了……我們才萬幸逃過了一劫。
那時候,我突然好恨自己。會拉小提琴又有什么用?成績好又有什么用?我根本保護不了身邊的人……甚至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妹妹差點被玷汙。
「對不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拉了拉披在她身上的外套,目光沉沉。「鈺芯,對不起……」
鈺芯愣了愣,臉上還有未乾的淚痕,披頭散髮的很是狼狽,卻對我拚命搖了搖頭。「哥,這不是你的錯……」
爸媽雖然想和學校申訴,可是對方是校董的女兒,因此這份申訴投出去之后便是石沉大海,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然后我沒有再去上小提琴的課,再也不對所有人微笑。我跟著學校里另一群有名的混混開始翹課打架,一開始確實是被揍的那一個,不過漸漸的,我也變成了每戰必勝的那一個。
我向那天的所主角煉器很厲害的小說_有朋自遠方來txt百度網盤有人報了仇,包括是那個女孩……我要她不許再出現在我和鈺芯的面前。
我以為,我這樣就是保護大家了。
「育清,你確定要一直這樣下去嗎?」涵昕瞞著父母來學校找我的時候,表情滿滿的都是擔心,「伯父、伯母還有鈺芯和我,都很擔心你……」
聞言,我垂下眼,沒有說話。
我知道這樣不對,再這么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報了仇,我卻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脫離這樣的自己。
學校的人看我的眼神開始變成了恐懼。他們恐懼我的陰狠,因為那些惹到我的人全部都只有被我揍的份。
國三那年的某天,我晚歸回家,卻赫然發現鈺芯剪去了一頭長髮。
我有聽說過她交了男朋友。雖然她盡量裝得沒事,但我還是從別人口中多少知道了一些。
「怎么突然剪了頭髮?」放下書包,我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問。
或許是我太久沒有主動關心問候她,鈺芯看著我大大愣了一愣,眼中一片驚訝,呆愣半晌后才又歸于平靜。
「理髮師說我剪這樣比較年輕……」
「幾班的?叫什么名字?」
「……哥……」她嘆了口氣,聲音里帶上了一點哀求,「你不要再打人了,好不好?」
我一愣。
要打聽到是誰甩了鈺芯并不是難事,然而就在我準備狠狠修理那個人的那天,涵昕卻突然沖進我們教室里,跑得氣喘吁吁的,把所有人都給嚇了一跳。
她向許多人打聽了好久才找到了在頂樓準備揮拳揍人的我,滿臉都是焦急。
我猜我那時候表情一定很可怕。
「育清、伯母她住院了!」
醫生說我母親是過勞,我心里明白她是太操心我。
在看到躺在床上滿臉疲憊闔著眼的母親時,我才發現我真的是錯了。她看起來瘦了好多、白頭髮多了好多、皺紋也多了好多……明明以前看起來那么有活力,怎么現在看起來這樣蒼老?
這樣的我、只會傷害到別人,根本保護不了誰。
原來我這么可惡。
「對不起……」握著媽的手,我跪在地上,低著頭,覺得自己眼前一片模糊。
「我不會再、傷害任何人了。」
我回去拜託了老師繼續讓我學琴,才知道這一年多來,爸依舊不停的繳著學費,為的就是相信我一定會再回去繼續學琴。
努力自習追上學校課業后我的成績又回到了之前的水準。我漸漸發現,只要不要去在乎,就不會對任何人生氣了──
于是我對所有人微笑,也對所有人冷漠。
很多人奇怪我怎么突然又變回來了、脾氣也比以前好了許多,而我只是笑笑不說話。
高中那年,我認識了寡言的佑軒。
新生入學的時候他和我一樣坐在教室的最角落,總是癱著一張臉,看上去很冷漠的樣子,不常說話。因為長得好看的關係他很受女孩子們的歡迎,同時也有很多男生認為他自大不喜歡他。我不以為意,依舊常找他問功課,他的家政和英文都很好。
其實我也忘了我們到底是怎么熟稔起來的。只是無意間發現了他很會做菜、不常說話是因為不擅長說話、還有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其實不是冷漠,而是一種偽裝。
佑軒的心地很善良,雖然不常說話,但我知道他都把話說在心里。
高二那年,涵昕被她父母送到了美國讀書。
其實我知道她對我的心意……而且已經很久很久了。
可是我、不想傷害她。
大學我考到了高雄的學校,雖然因為一些原因沒考上音樂系,但我也早已盤算好了大二要轉系。下學期的時候我被系上的系草給硬拖去了聯誼,說是很多女孩子希望我去……
然后我認識了她──林婕妤。
她確實不很起眼,相較起江瑋恩吸引人的奇異特質,她只是給人感覺很活潑很戲劇化,有時也挺瘋。原本只是覺得有趣,可是她眼里偶爾顯露出來的那些情緒……卻讓我不知不覺中越來越在乎她。
像是看到了過去的自己,可是她的眼里沒有憤怒,只有戰戰兢兢的害怕。
她在害怕什么?為什么感到害怕?帶著這樣單純的疑惑,我想了解她、想接近她……然后發現自己變得異常在乎她──想保護她。
雖然不明白她為什么那樣難過,但我卻確實很心疼。那些過去,也是對她來說很不愿提起的、很痛苦的吧?所以我沒有問。那些并不重要,只要能讓她不再哭泣就好了……
第一次,我想保護家人以外的人,想這樣小心翼翼的守護一個人。
那場決賽,我想著她寫了一首曲子,決定要在那天告訴她,我的心意。
不想再傷害任何人,卻唯獨這句話,我掙扎好久,也想親口告訴她──
婕妤,我喜歡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8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