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戰不泄的幾種方法_有沒有描述愛愛特詳細的小說

番外-《微雨》(1) 倫敦被稱作霧都,因為氣候關係,一年四季總是飄著渺渺細雨,像是一個令人捉摸不定的美麗少女。
那樣若有似無的小小雨點,就被稱作「微雨」……
何育清在畢業之前考進了夢寐以求的巴黎音樂學院,然后在實行完替代役后便就準備要出國遠就去了。
出發前一晚,他在公寓做最后的收拾工作,算是檢查有沒有漏掉的地方……當然一些不用帶去的行李他已經送回嘉義老家去了。
而原本要到臺北去就近工作的林婕妤便暫時留在高雄,一同幫忙他收拾。
「是說,育清。」待在練習室里看著他收拾一些零碎琴譜,林婕妤盤坐在木地板上,支著頭仰望著他,「我到現在還是覺得,你剃成三分頭的樣子好好笑。」
林婕妤在升上大四那年心血來潮在髮尾燙了大波浪,比起之前亂糟糟的長髮似乎更有氣質了些,在路上也難得地開始會引人側目……雖然本人很暗爽,不過何育清似乎對此不太高興就是了。
「是嗎?」何育清有些無奈地笑笑,伸手摸了摸自己頭頂上已然短成三公分不到的清秀髮型,那是因為當兵所以剃掉的。「嗯,我也覺得婕妤原來的髮型比較好看。」望了望女友及胸的漂亮捲髮,他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下巴,揚眉。
「那是因為你吃醋。」
「唔,被發現了。」
承認得很乾脆,他收好樂譜,笑笑走向她,然后在她面前蹲坐下,「因為這樣的話,就不只有我看得到妳的可愛了。」有些無辜地眨了眨眼,他輕歎口氣,語氣帶上了一點遺憾。
「這樣不好嗎?」林婕妤有些不甘地努了努嘴,眼里帶有一點憤恨,「反正你的回頭率還不是比我高!」
「嗯……」何育清莞爾一笑,然后傾身湊近她了些,「好吧,那就當平手好了。」
低頭在她唇上輕輕落下一吻,他笑顏溫和,然后不經意在抬頭時又見她再度漲紅了一張小臉。
「都兩年了,怎么還會臉紅?」他玩味地挑了挑眉頭。
「閉嘴,吵死了。」
見她鬧起了小彆扭,何育清笑了起來,上前將她擁住,將頭輕靠在她頭頂上,吐出一聲淺淺嘆息。
「我會很想妳的。」良久,他開口笑說,溫潤嗓音含帶些眷戀。
「……嗯。」怔了怔,林婕妤停頓半晌,有些彆扭地伸手回抱住他,低首埋在他溫暖胸膛,「我大概……會吧。」
☆ ☆ ☆
說是那樣說,不過在何育清出國后一個禮拜,林婕妤倒真的開始不習慣了起來。
為了工作方便她和方巧欣一起搬到了臺北,她和何育清每天晚上都會視訊聊個好半天,偶爾聽他說說外國趣事和課業學習狀況。長假時他也有回來探望她并且留了幾天,還帶回了好多照片。
──法國很美,美到她都羨慕了起來。
于是乎,在內心滿滿的渴望與糾結之下,林婕妤下了一個重大決定。
「哇靠林婕妤,妳確定妳這個高中英文被當三年的真的要去留學?」
聽到她的計畫,方巧欣滿臉驚恐地開口,很是不敢置信的模樣。
沒錯,秉持著從小就嚮往飛到歐洲去留學的愿望,林婕妤的決定是──惡補英文,去英國唸她夢寐以求的文學!
不過基本上,她身邊的每個朋友聽到這事,都對此抱持觀望狀態。
「嗯,不錯,有夢最美嘛,加油啊。」江瑋恩滿臉幸災樂禍地開口拍了拍她肩膀。
「小妤妳加油。」葉雅琪同情而複雜地望著她,「數學我還行,英文就要妳自己努力了。」
基本上來說,高中三年來,葉雅琪最痛恨的學科就是英文了。
不過大概是黃天不負苦心人吧,經過大半年夜夜不眠的努力,她終于是在趕稿與唸書的雙重爆肝行為之下考上了英國一間還算是不錯的學校。
反正其實她這么多年來也出了不少書,算是賺了不少錢,出國的費用還是有的,她也不打算就出去當個廢人,也可以繼續寄稿子回臺灣當作家……
倒是關于這些,她還不打算告訴何育清。
她打算到時候先到法國去給他一個驚喜。
「育清育清,巴黎會不會很冷啊?」時值臺灣寒冷的三月初,林婕妤縮著身子坐在電腦前,吸吸鼻子。臺北的天氣又濕又冷,完全不是人在住的地方啊她說……
「唔……其實還好,就是會下雪而已。」望了望窗外景色,何育清認真地思忖了會,說:「不過這里的氣候比較穩定,也不會很潮濕,而且屋內都有暖氣。」彎唇露出一個溫和微笑,他開口解釋。
「真的?」林婕妤的眼睛亮了亮,「那就太好啦!」
嗯,不知情的何育清還以為林婕妤在關心他呢。
問了何育清所在的班級系所,準備好出國的所有配備后,她拖著一個大行李箱在桃園松山機場準備離開。送行的方巧欣望著她,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唉,都說我重色輕友,結果妳還不是就這樣拋棄我了……」雙手插腰,方巧欣滿臉悲愴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很痛心。為了男人,這家伙就這么把她拋棄了!
「欸哪有啦,我是真的本來就很想出國嘛──」
「反正妳就是拋棄我,不用再解釋了!」
被她耍賴的話給弄得哭笑不得,林婕妤放下行李箱,想了想,然后上前給了十二年來一直支持陪伴著自己的好姊妹一個擁抱。
「巧欣,」抱著她,林婕妤緩緩開口,語氣是難得的認真,「妳一定要記得喔,無論做了什么事、發生了什么事……無論未來還有多少選擇和掙扎,只要決定了,就絕對不要去回頭看、不要后悔。」
身邊所有的人里面她最擔心的就是她,雖然看起來很堅強很勇敢,可是實際上卻比任何人都還要希望被保護。明明剛認識她的時候比自己還要愛哭,可是現在看起來卻是比她還要樂觀活潑的樣子……
這其中那么多痛苦和眼淚,她全部都是知道的啊。
「笨蛋。」方巧欣愣了愣,揚唇笑了起來,「妳是要害我在這種時候哭給妳看嗎?」
林婕妤被她這話逗得笑了,她也跟著一起笑了。
卻沒有人曉得,下次再見,她們各自都會變成什么模樣……
☆ ☆ ☆
坐了一天多的飛機,林婕妤踏出機場,望著外頭充滿著異國風情的巴洛克及洛可可式建筑,算是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自己已經離開了居住二十三年的故鄉。
巴黎,她來了!
在訂好的房間下榻,她收拾好東西后便招了輛計程車用英文表示自己要到巴黎音樂學院,然后再次感動起自己這破英文終于也能和人溝通了。
然而,當她站在雄偉大門前,她這才感受到了心里滿腹的髒話和怨念──
這里這么大、是要叫她從哪里開始找人啊!

后記 七年后.巴黎
日光傾城。
陽光從落地窗灑進客廳,淺灰的窗簾隨著風輕輕擺蕩。靜謐的空間只余風吹動風鈴的聲響,叮叮噹噹地敲入心房。
斯文俊秀的男子半倚在沙發上,雙眸微闔,看了一半的書被擱在大腿上。他的呼吸很淺很輕,髮絲被微微吹動,靜得像是融入了日光。
房門被輕輕「嘎」地推開,清秀嬌小的女子踮著腳尖,小心翼翼地移動到男子面前。嘴角掛著得逞的壞笑,她輕吸了口氣,抬手準備捏住他的鼻子──
然后忽地,俊秀男子睜開了雙眸伸手將她拉入懷中,接著翻身將她覆在身下,嘴角的溫和微笑似是帶了一點得意。
「婕妤。」輕揚著笑,他凝視著她溫潤開口,「抓到妳了。」
瞇著眼,林婕妤不滿地鼓起了嘴。他似乎鮮少睡得熟啊、每次總是這樣……「好啦,快放開我。」沒好氣的撇撇嘴,她開口道。
何育清依舊是揚著笑。旋過身,他放開了她,然后將書本夾上書籤,安放在一旁桌子。
──七年了。
七年來,他們也曾險些分手道別,也曾差點便放棄那些陪伴和誓言。幸好他們堅持地走了下去、幸好這些日子他們仍在彼此身邊……
曾經那樣純粹的喜歡依舊,經過那些風雨,他們之間的情感只有更加堅固。
「最近比較有空、有沒有想去的地方?」拿起玻璃桌上的茶杯輕欶了一口,何育清微笑問。
從大學畢業后他努力鉆研來到了巴黎深造音樂,幾年的努力沒有白費,他終是成為了小提琴家。而為了陪伴他,她亦隨后來到了這作陌生城市,而一待便是三年。
七年過去,范佑軒憑著優秀的外語能力到巴黎留學三年后亦回了臺灣幫忙經營親戚的小餐館,團長陳靖宏很芭樂的到了美國去接手家庭事業當了總經理、周丞央和謝小韻則在他的公司工作,一個是普通員工,一個是翻譯;葉雅琪依舊留在臺灣當著她的漫畫家,而方巧欣的服裝品牌開始揚名國際;杜宇誠和何鈺芯開了家補習班,最后──江瑋恩仍然自在的當著她的自由創作家。
他們幾個幾乎都在各個不同的國家過著不同的生活,不過偶爾還是會連絡。
「唔嗯……」偏著頭,林婕妤沉吟著,顯得有些苦惱的樣子。想去的地方差不多都已經玩遍了啊,如果她說電腦桌前會不會被揍……可是、難得育清不用準備演奏會,有閑暇時間陪她……
「還是說……」側頭望向她,何育清淺笑著開口,「要不要、回臺灣?」
「欸?」林婕妤震驚,「臺灣?」他在這里沒事了嗎?這么遠的距離來回耗錢又耗時間、他怎么會──
……雖然她還真是挺想家的。
「嗯,臺灣。」何育清嘴角勾起了笑,彷彿早就計畫好了似的,「我們回家吧。」輕笑著,他傾身吻上她的眉心,目光中一點寵溺。
林婕妤微愣,然后亦揚唇漾開了笑。
「好,回家。」
☆ ☆ ☆
匆匆忙忙收拾行李就上了飛機,幾乎是忙得頭昏腦轉的林婕妤回過頭來看時間,萬分驚恐的發現已經是二月十五。
事實上當何育清滿臉溫柔地問她要不要回家的時候早就已經是訂好機票,連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害得她一個人收得好匆促……埋怨地斜睨了他一眼,她默默。這都是計畫好的吧她說!
「婕妤?」接收到她的目光,駕駛座的何育清困惑地微側過頭望向她,「怎么了?」
「……沒事。」
啊啊只是,育清的生日快到了她還沒準備禮物啊──唉喲特殊日子什么的果然最麻煩了……
「這次回到高雄,有想見的人嗎?」空著的手笑笑揉了揉她的頭髮,何育清見她不回答便也就沒有逼問,只是依舊笑得溫和。
「嗯……想去東部找老媽,還有雅琪好像在臺南……」
「好,都依妳。」聽著她數家珍一般的計畫,何育清嘴角笑意又更深了些, 于是趁著紅燈低頭偷吻了吻她的唇角。
然后看著她微愣著有點吃鱉的表情,他突然就覺得自己心情似乎更好了。
晚上他們回到高雄,隨意找了飯店便下榻,然后便準備要去吃晚餐。
──于是說回到最前面的情節。
大學畢業之后何育清考上了巴黎音樂學院,遠距離戀愛一年后林婕妤出于「想要出國」等殘念也惡補了英文勉強是跑到了英國去留學。交往滿四年的時候他們大吵了一架,差點便要分手,后來兩人畢業,何育清便提出了關于現代男女的「試婚」……也就是同居。不過基本當然還是分房的,也請不要有任何邪惡思想嗯。
總之是──飯店房間很足夠,所以是一人一間。
當天晚上他們找到了從前那間老伯的店。見到了五年未看到的老顧客老伯很是開心,然后語重心長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問了他哪時發喜帖?
何育清只得無奈的笑了笑。
吃飯的時候,林婕妤依舊是心不在焉的認真思考著生日的事該怎么處理。
唔唔唔所以說到底該怎么辦啊──她糾結又糾結,思考許久終于還是向著他開了口:「那個……育清。」
「嗯?」聞言,何育清困惑地抬頭應了一聲。
他當然是看出來她已經走神很久了……不過大致也猜得出她在想什么,因為覺得不重要也就沒有主動問了。
而且,他自有打算。
「你有沒有……想要的東西?」抿著唇噎了半晌,林婕妤眨眨眼,最后是沮喪地垂下了肩膀。「那個,因為這次的生日太趕所以禮物就……」垂著頭,她囁嚅著有些心虛了起來。
「唔……」果然是那個啊?何育清怔怔,然后揚唇笑了起來。「生日其實也沒有什么重要的,不送禮物也沒有關係的啊。」側著頭,他微笑望著她,有些失笑。
聞言,林婕妤愣了愣,然后是更加糾結了。「話是那樣說啦,可是……」可是育清每次都有送她生日禮物的啊。
「不然的話,就嫁給我當作禮物好了?」
「哦……欸?」
已經埋頭吃起湯麵的林婕妤驚悚的抬頭眨了眨眼。她她她呃她剛才聽到了什么?是幻聽嗎對這一定是幻聽──不對啊幻聽的話就好像說明她很想嫁人似的呃沒有這回事啊……
「嗯,沒什么。」何育清笑笑搖了搖頭,嘴角的笑依舊溫和,無所謂的模樣,
像是剛才真的什么也沒有說。「真的那么在意的話,就當先欠著好了?」偏了偏頭,他眨眨眼,笑得很是燦爛。
聞言,林婕妤想了想,最后聳了聳肩算是同意了。
不過,剛才那個……到底是什么啊?真的是她聽錯了嗎……
☆ ☆ ☆
二月十八號,星期日。
難得的假日林婕妤總是會睡得特別晚──又或者可以說是賴床。
于是當她從美好的睡眠中醒過來時已經是中午一點多,正想著是否要出去覓食,然后她便從一邊閃爍著亮光的手機里看見了LINE有人傳來了新訊息……又是什么奇怪的廣告?
困惑地揉著眼,她看著上頭連絡人是大大的「何育清」三個字,而訊息則寫著:「醒了的話就回傳給我吧。」
雖然有點摸不著頭緒,不過她基本也沒想太多,于是點開訊息便隨意回了一個表情貼圖算是告知。
然后她馬上便收到了何育清回傳的訊息:「兩點,學校附近的麥當勞見。:)」
兩點……抓抓頭,她抬手看了看現在的時間:一點三十,也就是還有半小時……這是要去麥當勞吃午餐的意思?
當林婕妤慢條斯理地打理好儀容到麥當勞時差不多正好是兩點,正想回傳訊息告訴他她已經到了,然后她便又聽到了手機傳來收到新訊息的通知聲:
「我可能會晚點到了,在往常的那個位置稍微等我一下吧、抱歉。」
往常的位置是指最里面那個?說起來育清遲到什么的也太稀奇……如此想著,她默默走進了麥當勞,里頭因為假日又正逢下午茶時間的關係里頭人潮很擁擠。
今天這到底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人多成這樣……有久戰不泄的幾種方法_有沒有描述愛愛特詳細的小說些無奈的看著人擠人的空間,她憑著以往經常在人群里穿梭的經驗勉強是擠到了最角落,而果然那個位置是空著的。
然后她放下身上的提袋,才方坐下,便又聽到了訊息通知聲。
……等等這個時間點會不會太剛好?她狐疑地環顧了下四周,但由于人太多根本是辨認不出誰是誰,于是她只得無奈再拿起了手機準備查看訊息內容。
何育清到底在搞什么啊?
「唔,能不能幫我買杯檸檬紅茶?」
林婕妤有點無言。檸檬紅茶……?歎了口氣,她想想自己反正也渴了,于是拿了錢包便又動身往柜臺擠去。
雖然說人多,但是柜檯這邊卻意外的很少人……是聯誼嗎?她看了看身邊似乎約莫都是大學生年紀的少年少女,感歎地想,自己這真是老了啊。
「小姐,一杯大杯可樂,一杯大杯檸檬紅茶。」
「好的,請稍等。」柜檯小姐對著她笑了笑,「總共是七十元,謝謝。」
抱著兩杯飲料,她又擠進了人潮開始穿梭。由于身高偏矮的關係她往前方看得很是痛苦。最近的男生一個比一個高啊……忍不住在心里默默腹誹了一句,她正側著身子努力閃躲著,一個閃神,眼看便要撞上了前方的一個高大身影──然后忽地,她感覺到手臂被人一拉,雖然說是避開了,卻因為后作力而撞上了一旁的修長身影。
「啊、對不起!」趕忙先看了看懷里的飲料有沒有受損,林婕妤心下鬆了口氣,這才抬頭向眼前的人道歉。啊啊飲料可是要七十元啊、這都是用錢換來的啊!
「還好嗎?」
溫潤嗓音含著笑,林婕妤愣愣看著眼前笑容溫和的俊秀男子……何育清?
「抱歉,來晚了。」側了側頭,何育清勾唇笑得純良燦爛,「我帶妳回去吧?」
──對了,她想起來了。
第一次相遇就是在這里、她抱著江恩恩要的檸檬茶和自己的可樂鉆回座位,看不下去的何育清出現幫了她……
他是刻意傳那些訊息的?
被領著回到了座位,第一次相遇時他是禮貌地搭著她的肩,而這一次是牢牢的握著她的手。
這么說起來,他們認識也已經有八年了啊。
拖拖拉拉用了一年去確認彼此的心意,生日的泰迪熊、大雨中的透明傘、民宿外的日出、決賽的曲子還有好多好多……
「前幾天說的那個、我是認真的喔。」
一面領著她到角落位置,一直保持沉默著的何育清在位置前站定,忽地便開了口。
「欸?」前幾天說的那個……?林婕妤困惑地側頭望向他,腦中登時是浮現了前兩天那一句讓她至今仍然匪夷所思著自己是不是幻覺的話:
「不然的話,就嫁給我當作禮物好了?」
同時她也想起了兩個禮拜前何鈺芯用LINE打了通電話問她認為「怎樣算是浪漫」?然后自個兒扯了一堆什么九十九朵玫瑰燭光晚餐單膝下跪或是包下整間餐廳跟一堆肉麻情話等等四十九元的情節……然后她無奈的笑了笑說覺得這些都太浪費太虛偽。
她記得她對她說:她認為能把第一次相遇或是什么交往之類的情節牢牢記住的應該很浪漫吧、畢竟是很久遠的東西,說不準這種事情會連她也忘了。
想不到居然是被套話了啊?她有些失笑。
「雖然這個場合可能有點不太適合說這個,但是……」何育清微笑著搔了搔頭,笑容難得的有些靦腆,目光卻很堅定:「妳愿不愿意、在我生日這天把妳的下半輩子都交給我,用我的一生去悉心照顧?」
他今年已經二十七,從和她交往到今天,也早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還懵懂的二十歲少年了。想想七年的時間應該也已經夠久,他思考了許久才終于是下了這個決定──
他想要,守護她一輩子。
「雖然未來的日子里,可能也還會吵架,也許也還有很多挑戰……」他垂眸望著她,溫潤目光含笑,卻是前所未有的堅定和認真。「但是,我想要在妳身邊……去度過未來每一個七年。」
看著他手中那個閃爍著光芒的小戒指,林婕妤微微愣了愣,然后是「噗」地笑了出來。「育清,你的求婚臺詞很遜耶。」
雖然就某方面來說,幸好不是那種「我會替妳煮飯洗衣一輩子」的爛梗……不過這種感性到不行的感覺是哪招?
但是……
「不過,勉強還可以接受啦。」
如果說未來的每個七年可以有何育清一起陪她度過……或許也不錯。
──他們用七年的喜歡去堆積這份愛情,所以今后,也一定會繼續的延續下去吧。
從那一句鼓足勇氣的「我喜歡你」,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也許是踏上紅毯的那一刻,她或許也能,認認真真的對著他說出「我愛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9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