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曠貴婦純情_有沒有愛愛情節細節小說

第一章:開始偽裝 1.
「這次新樂團的規劃,我認為日韓團體都可以列入參考要素,中國有很多新崛起的團體也是,但我還是希望我們可以做出臺灣自己的風格…」
「…畢竟我們飛擎做出的樂團就是流行音樂界的指標,上次那幾個方案我不滿意,你再提幾個給我…不說了,我有新電話進來…」
「對對、你上次提到的那個採訪文案,我們男人gang週刊部門這邊很有興趣,想要邀請你開的那幾個藝人採訪。好,沒問題,那我們約什么時間…」
「李董事長嗎?好,你等等要過來看我們籌畫中的電影院設計圖,當然沒問題,交給我來安排…」
像個沙丁魚擠在電梯里,程予嫣的視線落在上方電梯面板上不住變化的鮮紅數字上,她很少覺得電梯數字變化的速度這么慢,怕是在她還沒有到達她該到的樓層以前,她身旁的這群人已經談完了無數個案子。
叮。
終于到了其中一層樓,電梯門開了,幾個講著電話的人匆匆擠過身旁的人出去,那動作粗魯,像是身旁的人都是單純的路障,程予嫣下意識地把她手里的包包抓得好緊。
電梯里的人剛少了許多,程予嫣正想喘口氣,抬眸,卻發現新的一批人擠了進來,猝不及防的她被下一波的洶涌擠到電梯的最角落。
「我已經跟妳說了,我工作很忙,我不是刻意不處理我們之間的問題,但我最近沒心力,妳很清楚不是嗎?何必讓我們關係這么尷尬,誰跟誰都過不去…」
在擁擠的電梯里第一次聽到與公事無關的資訊,程予嫣下意識地看了身旁那正說著這話的男子一眼。男子西裝筆挺,因為跟對方解釋不清而臉微微脹紅,他對上程予嫣的視線,禮貌又有些尷尬的笑笑,摀起嘴,話說得更加小聲。
「我說,妳為什么就不能讓我喘口氣啊…」男子低聲對著話筒那端的人說。
怕他尷尬,程予嫣的視線避開了他,只是那男子說著的話,卻讓她不自覺想起她男友提過的那些。
『予嫣,我知道妳有夢想,我也覺得有夢想很好…但我們年紀都不小了,我們是不是該實際一點。』
『…你希望我怎么做?』
『去找一份正式工作吧,不要再兼差了,妳跟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做規劃的時候終該好好想想彼此的未來…就這樣吧,我還有事要忙,先掛了。』
是她任性,早就該面對這些了,不然他也不需要那么擔心?
程予嫣想,此際踏出電梯的她,看著她面前那『飛擎娛樂新聞部暨週刊部』的銅製門牌,深深的提了口氣。
──人或許都該歸屬某個地方,雖然那個地方不一定是自己想像的那樣,但有些人注定沒有選擇,只能接受、只能告訴自己,這就是自己命運的一部份?
推開面前的玻璃門,程予嫣看著裏頭來來往往的人們,跟不住響起的電話聲、飛快的打字聲、頭頂上新聞不住播報的聲音,像是不顧聽眾聽覺的大雜燴演奏,程予嫣一度感到有些迷惘,但她仍循著告示牌不住的往前走,終于在穿越過新聞部的走廊后,她看到了下一個門牌。
『飛擎娛樂所屬之女孩ask週刊請左轉、男人gang週刊請到底右轉』
程予嫣看著那門牌,選擇了左轉。
—-
帶上了一整天的疲憊,把車在地下停車場停好,下了車的沈東冬隨意的按下車鎖,她新買的房車響亮的嗶了聲,像是為沈東冬今日的勞碌劃下一個暫時的句點。
但她還有事情要做。
上了樓,她不需多想,便從公事包里的第二層暗袋里掏出了鑰匙,她精準的在鑰匙轉入第三個圈的位置時推開門。
一踏進家門,她把包包放在鞋柜上那固定的空位里,即使一屋漆黑,她右腳俐索地往鞋柜旁一探,便毫無懸念的找著她的拖鞋。
她打開了燈。
一屋子的整齊劃一是平常人對這里的第一印象。但只有沈東冬才知道,這里的每個東西都有著它的與眾不同,沈東冬記得這里每一樣東西的年齡、在哪里買來、買它時的心情,它們對她而言,是她日常里最親密的伙伴,而不是件單單純純從店里買來便擱上的擺飾。
踩著拖鞋進屋的她打開了冰箱,冰箱從第一層到第三層各自有所屬的東西,也同外頭的擺設一般整齊,沈東冬從第一層取出了啤酒、第二層取出了即食拉麵…至于第三層的藍莓奶酪,她看了一眼,還是拿出了一個,擱在冰箱旁的小幾上。
進了廚房的沈東冬,她放上盛滿水的鍋子便旋開爐火,跟著看也沒看就在在一旁的第二個壁勾下取下了小刀,割開了即食拉麵的包裝。
水滾時她把拉麵擱了進去,再洗了碗,拆開調理包倒下,又洗了雙筷子,三分鐘后,一旁的計時器響了,她把拉麵撈起來,裝進碗里,端上桌。擦了擦手的她,把藍莓奶酪跟啤酒擱在一旁。
忙完這些,在踏進這屋子的半小時后,沈東冬終于第一次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我要開動了。」她看著前方那空無一人的位置,輕聲說,對著那一眼的虛無,像是個虔誠的信徒。
沈東冬把筷子埋進麵湯里,那混濁的麵湯映照不出她一頭俐落的短髮、干練的眼、清麗的面容,和她對生活總是條理分明的堅持。
當她夾起了麵,才含進嘴哩,她家的大門卻忽然開了,也順帶把外頭的喧鬧給帶了進來。
「沈東冬,我兩天不在,妳又給我開始吃即食拉麵!媽生妳的時候,是不是少生了味覺給妳,妳才有辦法一天到晚給我吃那些東西啊?」
沈東冬把筷子擱上了麵碗,吁了口氣,不用轉頭也知道來人是誰的模樣。
「姐…」沈東冬按著臉,對自顧自拉開她一旁椅子的沈葳葳,有氣無力的應了聲,「我等等還要趕一個案子,吃這個就夠了。」
沈葳葳瞪了沈東冬一眼,嘆息,「對,如果哪天藥廠發明一種藥,只要每天含一錠就不用吃飯,我看妳一定會從年頭吃到年尾。」
「如果真的有的話,的確是可以考慮。」沈東冬抬眉,連多余的辯解也不愿意。
「妳!」沈葳葳氣結,她吁了口氣,放過沈東冬就像放過自己似的,她不愿意在這話題上糾纏,她擱下手里的塑膠袋。「喏,我燉的雞湯,還有,我前陣子做的藍莓奶酪,妳吃完沒有?」
沈東冬聽著她問,瞥了眼擱在啤酒瓶旁的奶酪,她當然注意到奶酪的外觀看起來已有些乾涸、了無生氣。
沈東冬抿唇,「還沒,畢竟我不喜歡吃甜食,但我盡量。」
「那雞湯是鹹的,妳總沒藉口了?」沈葳葳瞇著眼問她,一臉質疑。
沈東冬沒答話,她拿著那包雞湯進了廚房,洗了個保鮮盒,仔細擦乾后才把雞湯倒了進去。
「姐,以后這種東西,妳做給驊驊吃就好了,我不需要,需要的話,我自己會買。」站在廚房里的她對沈葳葳說。
「妳忘了爸怎么說的,妳在臺北,就歸我管,我已經管妳很寬啰,妳最好不要討價還價。」沈葳葳毫不退讓的應了聲,她的目光掠過桌上的那碗即食拉麵,掃視這一屋子的毫無生機,「東冬,怎么說…妳一個人住這房子,我還是覺得太大了。」
沈東冬聽著她說,淡道,「每個人需要的空間不太一樣,這房子對我而言很剛好。」
「是嗎?」沈葳葳挑眉,本想說些什么,但看著沈東冬的側臉,她一度猶豫,還是把后頭的話嚥下了。
把裝好的雞湯冰進冰箱里,沈東冬看了開始滑起手機的沈葳葳一眼,「妳不回去看小孩嗎?驊驊從補習班回來了吧?」
沈葳葳卻是賞了她一計眼白,「拜託,為什么驊驊就要我管,他有爸爸好嗎?妳跟爸不要每次看到我就驊驊、驊驊個沒完好不好,你們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沈家二女兒啊?」
「我們沒這個意思…」沈東冬扶臉。
「那就別問。」沈葳葳嗤了聲,此際,卻是想起什么似的,她一臉神秘兮兮,「欸,我幫妳決定了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沈東冬擰眉,身為家中老四的她,雖然從小已習慣被上頭三個姊姊惡整,但說到底,她還是需要一點心理準備。
「就是阿…」沈葳葳湊近她,直想給沈東冬個驚喜,她附在沈東冬耳邊開了口。
「我幫妳把妳家的空房給租出去了。」她挾著笑說。
「我家的…空房…」沈東冬擰眉,她看向屋子左側的那個房間,她這才注意到那房間的門是開著的。
她心下一凜,搶著跑進那房間,這才發現房間乾凈的可以,已被仔細打掃過,所有人住過的痕跡都不復存在。
沈東冬望著那一屋子的乾凈,她征征然,因她眼前的房間已變成某個截然陌生地方。
「租期一年,月租一萬,怎么樣?幫妳找人搭伙又等于幫妳加薪,雖然妳薪水本來就很高,不過錢沒有人在嫌少的是不是?」沈葳葳搭著她肩說。
沈東冬卻是一把把她的手揮開了。
她冷然的眸對上沈葳葳的眼,沈葳葳后頭的玩笑話便嚥下了,只因她很少看過自己的妹妹這般生氣。
「里頭的東西呢…」沈東冬過了會,顫聲說。
「東冬…」沈葳葳嚥了下口水,被沈東冬的模樣嚇著了,她直想解釋,「妳冷靜點,我沒有扔,而且,那房客今晚就會搬過來…」
「今晚?」沈東冬臉色已難看到沈葳葳承受不起的程度。
「妳需要室友啊,東冬,妳不能老是把自己…」沈葳葳又要再說。
叮咚──
不識相的門鈴聲,打斷了此際沈葳葳的欲言又止。
沈東冬抬眸,望向那門鈴的她,抿緊了唇。

第二章:初來乍到 2.
──就是這里吧?
結束一整天的職場菜鳥初體驗,程予嫣循著好友杜小蔓發給她的地址,挨著櫛次鱗比的門戶,找著她未來一年內的住所。
只是這華廈卻是華美的讓程予嫣覺得有些不真實…
以防萬一,程予嫣再確認了地址。
確實無誤。
她深吸口氣,按下門鈴。
等待的時刻,程予嫣不禁想起昨晚的她還住在男友替她租的屋子里。
而她跟高中好友杜小蔓提到她要搬出去時,杜小蔓的驚呼聲還在耳際。
『予嫣,妳要搬出去,為什么?妳現在住在那里很好啊,妳男友工作結束時去找妳也近。』難掩訝異,杜小蔓問著她。
程予嫣坐在床旁,看著身邊摺疊好的那一落衣服,她想了想,『…小蔓,坦白說,住在這里,讓我感到壓力。』
杜小蔓似乎更不能理解了,『壓力?三房兩廳一廚二衛浴,妳一個人住,房子又大又舒服,男友偶爾才來,有什么壓力?』
程予嫣目光垂歛,有一絲黯然,『小蔓,我想靠自己…既然我已經決定去找正式工作,我沒有道理繼續住在這里。』
杜小蔓聽著,她跟程予嫣認識的太久,是能理解她的想法,但她還是如和事佬般開了口,『予嫣…,我懂啦、我懂,可是我覺得妳這樣是自找麻煩欸?妳又不是住在妳爸媽租的房子里,跟自己的男朋友逞什么強啊,以后遲早都要結婚的啊…』
杜小蔓這般說,可這話一說,電話那頭的程予嫣便沉默了,杜小蔓這才驚覺自己說錯了話。
她提什么結婚?
『啊…結婚干嘛,結婚一點都不用急,一定要兩個人都準備好才能結嘛…妳先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也對,我們身為現代女性,是肯定要保有經濟獨立的。』杜小蔓連忙說,迅速的轉移了話題,『予嫣,那妳打算住哪里呢?我大學就在臺北,認識的人多,需不需要我幫忙妳找?物件應該會比租屋網站上的好一點。』
『好,妳幫我問問看好了。』程予嫣應了聲。
『那租屋條件呢?妳想要怎么樣的?先說,妳男友租給妳的那種等級…以妳的薪水,應該是負荷不了。』杜小蔓說著,后頭的話說得特別小聲,生怕程予嫣聽得太清楚。
『我知道。』程予嫣環顧房子的四周,只覺她身上那僅剩一點的骨氣,在察覺現實的剎那,便要被現實給消磨盡了,『我告訴妳我戶頭的余額,妳就用那個金額下去找找看吧?』
杜小蔓的效率比程予嫣想得還高。于是,今天下午,還在上班中的程予嫣便獲得了訊息里的這個地址。
『月租一萬,租期一年還不用押金,還可以留點錢給妳當生活費,予嫣,妳身上的現金真的太少了,我很擔心欸,需要借錢的話要跟我說喔…』
『還有,那是我大學學姐的房子,妳只要直接搬過去就好了…但有一個條件,我學姐希望妳越快搬過去越好,她不想讓房子空著…而且妳會有一個室友,似乎是她妹妹,妳不會介意吧?』
──杜小蔓在訊息里這般說。
室友嗎?當程予嫣的視線循著眼前的華廈向上望,她面前的鐵門在這時候啪的一聲打開了。
從大學時期就打過無數的工,程予嫣對于人的情緒是極為敏銳的。
等她搭著電梯上了樓,對上為她打開門那人的一眼冷然,她便明白提著行李來到此處的自己,對眼前的人而言,不是室友,僅是一個單純的不速之客。
「這是誤會,不管是誰答應妳的,我并沒有要找室友。」一見著程予嫣,門內的沈東冬開門見山的對程予嫣說。
沈東冬看上去比程予嫣高些、也大上幾歲,她冷然干練的眸子配上沒有贅詞的話語,怕是并非針對程予嫣,而是平日里就是個不說廢話的性格。
這話一落,程予嫣啞然,著實是個她沒有想過的狀況。
當程予嫣正想問清楚,門內的沈東冬卻被人給拉開了。
「沈東冬,就跟妳說房子我已經租出去了,還是租給我社團學妹的朋友,妳要害我丟臉嗎?」
程予嫣聽見門內的沈葳葳嚷嚷著。
「…妳既然沒問過我,那就是妳的事。」沈東冬淡淡的應了聲,倒是不慌不忙。
「妳!妳這個倔脾氣、爛個性,我們家這么多姊姊每天洗腦妳,妳為什么還能學得跟老爸一模一樣啊。」沈葳葳嗤了聲,整理思緒似的,她提了口氣,「好,不管我丟不丟臉好了,我告訴妳,我已經簽約啰。」
「簽約?」沈東冬詫異。
「對,我簽約了。」撂下這話,沈葳葳探出頭,一臉歉意的對門外的程予嫣笑笑,「抱歉,妳是程小姐對吧?我是杜小蔓的社團學姊沈葳葳,妳契約有帶在身上嗎?」
「有…」見著門內沈東冬的一眼怒意,程予嫣遲疑了下,才從包包中取出今天下午杜小蔓用摩托車快遞送來的契約書,「在這…」
「謝謝。」接過契約書的沈葳葳對程予嫣柔柔一笑。
「妳在門外等我們,我跟我頑固的妹妹需要稍微溝通一下…」說著,她稍稍帶上門,門要關上前她還不忘對著門外的程予嫣補上一句,「妳別走啊,等一下就好。」
「嗯。」不知所措的程予嫣只得順從的點點頭,看著沈葳葳把那扇鐵門輕巧的在她面前闔上。
只是門一關上,里頭的爭執聲似乎便因此更肆無忌憚了,劈哩啪啦地透過那扇毫無屏蔽效果的鐵門傳了出來。
「沈東冬,妳看到啰,契約書在這里,妳的印章我已經拿來蓋了,妳要是不履約就是違約喔,要負法律責任的。」
「…妳冒用我的章,如果我拒絕承認,就不會發生法律效力,而且,妳這樣的行為妳自己本身就已經違法。」
「好呀…妳一天到晚跟公司里的律師團打交道,現在是出師了嗎?沈姓東冬小姐,妳忘了我是妳姐姐嗎?也不想想我都是為妳好,妳還想害我吃上官司是不是?」
「我沒有這個意思,妳不用自己想像。」
「那妳告訴我,妳買這房子的時候,妳是為了自己一個人買的嗎?現在人都走了,妳要一個人守著這屋子到什么時候?」
「不用妳管。」
「沈東冬!」
程予嫣聽著這一切,她不自覺的握緊行李箱的握桿,握得太緊,指節已有些泛白。
在門里的爭執聲靜默下來時,她深吸口氣,試著按了下門鈴。
門啪的一聲打開了,門內那個名叫沈東冬的女子看著她,程予嫣心下一凜,她嚥了下口水。
「妳應該知道了,這房子是我姊姊租給妳的,并不是…」
沈東冬正說,程予嫣卻是打斷了她。
「我知道,我按門鈴只是因為我想說聲『抱歉,打擾了』。」她說,語氣比沈東冬還冷,比沈東冬還倔。
沈東冬看著她,一時無語。
「既然不是妳要租的,那就不麻煩了,那份契約,我會當作沒簽過。」她對沈東冬說。
說著,仗著一股氣勢,程予嫣本想轉身便走,只是一回頭她卻見電梯面板顯示的數字快到了頂樓,怕電梯是一時半刻下不來,程予嫣擰眉。
在短短的尷尬里,程予嫣看了沈東冬眼。
她在沈東冬冷然的眸子里,見著自己扭曲了的身影…
程予嫣心里泛起一陣酸,她抿唇,忍著心里的那陣酸澀,無論如何,不愿再看見這樣的自己,她提著行李箱便往樓下走。
然而行李箱很沉,沒有了電梯,程予嫣只能一階一階的將行李箱往下搬,要走也帶不上一點瀟灑。
沈東冬循著門縫,見著程予嫣剛剛不由分說的一連串舉動,又見程予嫣倔強的連一句話的空隙都不愿給似久曠貴婦純情_有沒有愛愛情節細節小說的…此際,看著程予嫣搬著行李箱的身影,沈東冬皺眉。
「程小姐,不好意思,都是我妹的錯,但妳不用急,等一下電梯嘛…」沈東冬身后的沈葳葳搶聲說,「還有,這么晚了,我們幫妳叫車吧?」
程予嫣抬眸,強作鎮定的笑笑,「沒關係…我原來租的房子就在附近。」
說著,程予嫣繼續把行李箱往下搬,只是一個不小心,腳下的臺階沒踏穩,行李箱便程予嫣的手里滑了出去…
碰、碰、碰──
程予嫣勉強的扶住了扶手,但滑出去的行李箱可不能,它在一陣碰撞聲中滾落到樓梯的轉角。
在那陣碰撞聲消停后,程予嫣看著那滾落的行李箱深吸口氣。
都已經如此倒楣,怕是不再差這一點?程予嫣想。
程予嫣強打起精神,正想下樓去撿。
正想。
卻是有個人與她擦身而過,替她提起了那只行李箱。
程予嫣低眉,她訝異,只因替她提起行李箱的是沈東冬。
但見沈東冬彎下腰,拎起行李箱的她,仔細地替程予嫣拍去行李箱上頭沾染的灰塵。
「我可以自己來。」程予嫣見狀,無心多想便連忙跑下樓。
沈東冬掠過她身邊時看了她眼,淡聲說,「不用了,妳本來就不用承受這些。」
說著,沈東冬便把行李箱抱上了樓,沒花上多少力氣似的。
程予嫣愣愣地望著沈東冬的背影,見著沈東冬不費吹灰之力的把她的東西抱進屋,沈葳葳見狀,不忘指著沈東冬的背影解釋,「我妹以前田徑隊的,搬東西專業。」
說著,她微笑著對程予嫣招招手,還揮了揮手上的契約,「進來吧程小姐,我妹終于想通了,妳早就簽約了,本來就應該住下來啊。」
程予嫣對上沈葳葳的一臉笑意,她猶豫了下,想起沈東冬一開始的敵意,程予嫣本想開口拒絕。
但此際,程予嫣的手機響了,看了眼手機,程予嫣也想起什么似的,她深吸口氣,終究是走上了樓梯。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9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