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熱在線播放中文字幕_有沒有玩3p的人聯系方式

第三章:暫時妥協 3.
當程予嫣踏進屋里,便見那有條不紊,活脫脫像個樣品屋屋子,她有些訝異。
「程小姐,來,我帶妳四處看看。」沈葳葳熱情地對她招招手,轉眼成了個導游。
程予嫣跟在她的后頭張望,她掠過飯廳時看了沈東冬一眼,見沈東冬抿唇,想著什么,一語不發。
她是真的不想讓她住進來吧?程予嫣不禁想。
她正想,沈葳葳已迫不及待領她走到左側的一個房間,「這是妳的房間,這間只稍稍比主臥室小一點,有附衛浴,是個套房,另外阿,客廳跟廚房所有的東西,基本上妳都可以…」
程予嫣看著那房間,房間大約六、七坪左右,算是寬敞,只是里頭的衣柜和書桌、書柜等,都相當高雅華美,一點也不像是買來給租客使用的系統家具。
「她睡我房間。」人坐在飯廳的沈東冬忽地說。
她冷寒的聲音強硬,容不下一點質疑的空間。
沈葳葳一聽,秀麗臉龐上頭的青筋都要爆起,她強忍著怒意,溫柔的拍拍程予嫣的肩膀。
「程小姐,妳等我一下啊。」她勉強地從齒縫中擠出這話。
說著,無暇再看程予嫣的反應,她快步走到餐桌旁,瞪著沈東冬便罵,「妳又來?妳東西都讓人搬進來了,現在是怎么樣,她為什么不能睡她自己的房間?啊?」
沈東冬抬眸,相襯于沈葳葳的怒意,她是一眼悠然,「我只打算讓她在這里住幾晚…這期間,我睡沙發。」
「住幾晚?沈東冬,妳哪來的創意?」聽到這回答,沈葳葳簡直要驚呆了,「既然妳沒有要把房子租給她,程小姐不都說她本來住在附近了嗎,妳如果還有點良心,開車載她回去就好,妳為什么還給我再浪費程小姐的時間?」
沈東冬靜靜的聽著沈葳葳嚷嚷,沒有反駁。
她看向沈葳葳身后跟來的程予嫣,淡聲開口,「程小姐,妳覺得這樣如何?」
沈葳葳急急的看向程予嫣,「程小姐,抱歉,我妹妹她太自以為是,妳不用理她,等等我開車送妳…」
「好。」程予嫣對沈東冬點點頭,「…那就幾晚,謝謝妳。」
沈葳葳錯愕,她以為聽錯了什么,「程小姐…妳怎么答應了?這樣好嗎?」
程予嫣還沒回答,沈東冬卻是看了眼手錶,先回答了沈葳葳,「姐,九點半了,驊驊的睡覺時間到了…妳該回家了?姊夫最不擅長的就是哄驊驊睡覺,妳再不回去,他等等也會來找妳。」
沈葳葳嗤了聲,不置可否。
臨走前,沈葳葳看著程予嫣,又問,「程小姐,這樣真的好嗎?啊,如果妳是因為喜歡這房子,妳儘管住下來,我妹那邊妳不用理她,一切交給我…」
「姐。」沈東冬冷聲打斷她。
「知道了、知道了。」沈葳葳揮久熱在線播放中文字幕_有沒有玩3p的人聯系方式揮手,終于不再說了,只是沈葳葳手才擱上門把,看了程予嫣一眼的她,卻又想起什么似的。
沈葳葳看著她身旁的程予嫣,忽地說,「程小姐,我私人問妳一個問題,妳不要介意啊。」
程予嫣愣了下,沒有拒絕,「妳說?」
沈葳葳一聽,望了還坐在飯廳滑手機的沈東冬一眼,多般謹慎似的,跟著,她才附在程予嫣耳邊悄聲開口,「聽我學妹說,妳最近剛分手?妳是因為這樣才在找房子?」
程予嫣看著她,對沈葳葳的問題似乎不意外,她點點頭。
「嗯,其實我一直都單身,是因為舊的租約快到了,才會換房子。」程予嫣回答著她,沒有一點遲疑,這不慌不忙的答案是素日里她早習慣了的臺詞。
沈葳葳聽了臉上的笑容絢爛的像盛開的花,「…既然妳要在這里住幾天,那妳以后叫我葳葳姐就好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我就住在對門,妳隨時來按門鈴?」
難掩喜色,她繼續說,「我欣賞妳,有個性,相處起來又大方…那,有空葳葳姐再幫妳介紹對象?」
說著,她輕拍程予嫣的肩膀,眼光有意無意地掃向沈東冬一眼。
程予嫣淡淡一笑,沒多想。「不用特別麻煩,但謝謝妳。」

等沈葳葳終于心甘情愿走了,沈東冬替程予嫣將行李擱進了主臥房。
「抱歉,我姐自作主張,造成妳的困擾。」打開浴室門,沈東冬替程予嫣拆了新的牙刷和毛巾,她把拆好的東西遞給程予嫣,「這些替換的東西,妳就先用我的。」
沈東冬說著,見程予嫣不答,這才注意到站在她身旁的程予嫣看著手機,若有所思的模樣。
沈東冬沒有詢問她,只是淡淡的落下一句,「我睡在客廳,妳如果有什么需要,再來客廳找我。」
說著,沈東冬便要走出臥房,只是她才要帶上門,程予嫣卻是叫住了她。
「妳等等。」
沈東冬聞聲停下腳步,她回頭看著程予嫣,冷然的眼帶著狐疑,「嗯?需要什么?」
「不,妳…」程予嫣看著她,有些不確定,「妳是不是知道,我暫時沒有地方可以回去,所以妳才…?可妳怎么知道的?」
沈東冬看了她眼,短短遲疑。
她清冷的目光一度滯在程予嫣的臉龐上,是習慣。
她指著床旁那只程予嫣的行李箱,淡道,「…里頭很沉,妳把能裝的都裝進去了?」
「如果妳還有地方可以回去,那妳就不用急著把東西都搬來,也不用把所有的東西通通裝進同一個行李箱里…但妳這么做了。」她繼續說。
「這表示妳搬過來很急,也很趕。」沈東冬輕聲解釋,解釋著,程予嫣尷尬的神色她收于眼底,「沒有什么選擇跟時間余裕,應該是之前住的地方有些狀況,妳不方便再回去了。」
見著她的尷尬,沈東冬不再多說,「這幾天的時間,應該夠妳好好找下一個租屋處,晚安了。」
落下這句話,她便走了,不愿停留。至于原因,不論是出于程予嫣這突然冒出的不速之客,或者是她知道比起她,程予嫣更需要的是這屋子的寧靜…
「妳…」
程予嫣沒來得及應聲,門已闔上。
她不自覺地吁了口氣。
這一日的緊張終在這闔上的房門后獲得一絲消停,程予嫣捱在床旁坐下了。
床很軟,有著與臥房主人不相襯的溫柔,程予嫣望著那關上的房門,她嘆了口氣,索性便躺了下來。
程予嫣滑開了手機,上面幾通未接來電,顯示的都是同一個名字。
她才按掉手機顯示,訊息卻像逮著空似的,立即便落了進來。
『為凱跟我說妳搬走了?怎么了?房子住不習慣嗎?』
程予嫣看著那訊息發楞,想了想,還是回覆了,『我換了工作,原本住的地方太遠,工作不方便。』
眨眼間訊息又來,『怎么不讓為凱幫妳找。那妳現在住哪里?我明天工作結束去找妳?』
程予嫣抿唇,再輸入了幾個字,『我明天去你家找你吧,到時候再說?』
『也好,來我家確實比較方便。』
讀完那訊息,程予嫣跳出了訊息視窗,她點開手機里的照片集。
其中一張照片上頭的男人摟著她,他燦爛的笑容多年來始終如一,只是隨著年歲增長而更加洗練,目光也更為深沉。
程予嫣抿唇。她看著照片上頭男人身旁的自己,卻不確定她是否還能繼續是男人當初喜歡上的那個人。
程予嫣滑開了那張照片,視線落到了下一張照片上頭,照片上是一張擱滿制式文字的錄取通知,但程予嫣卻想起她拍那張照片時,她開心的心情,也想起她邊拍還邊用著電話對杜小蔓嚷嚷。
『小蔓!我跟妳說,我之前投稿的大綱被錄取了!』
『太好了,我就說妳沒問題的嘛,程予嫣,妳比妳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好,妳知道嗎?』電話那頭的杜小蔓也嚷嚷,跟程予嫣一般興奮。
程予嫣聽著他高興的聲音,反倒緊張了,『可之后還要複審,那就得寫出完整的劇本,我怕又…』
『程予嫣,妳要有自信,妳都堅持那么久了,不要自己嚇自己。』杜小蔓安撫著她。
『好…』
杜小蔓想起什么似的,『…啊,妳男友知道嗎?叫他給妳點意見啊?他身邊應該有很多資源吧?』
『嗯…』程予嫣猶豫。
『不想說?』
『再看看吧。』
杜小蔓不是不知道程予嫣的心思,一聽她說,杜小蔓便不著痕跡的帶開了話題,『也好啦…靠自己更厲害嘛?對不對,妳也可以跟我討論啊,我最會出主意了,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妳也知道。』
程予嫣抿唇,『…謝謝妳,小蔓。』
這話,程予嫣說的很真心。
『干嘛跟我客氣這種事,快去寫啦,未來的大編劇。』電話那頭的杜小蔓笑了聲,便催起程予嫣。
『好吧…我現在就開始寫…』
──一切如果停在那時多好?
強行止住了回憶,她不想再回憶之后複審被刷掉的事實。
被刷掉…,又一次的。
程予嫣把手機扔到一旁,躺在床上的她,看著這一屋子的陌生,她彷彿也看見了眼下她那陌生、無法想像的未來。
飛擎娛樂…,週刊部…,新房子….。
一切都來得太快,一切都非她以前所能想像。
程予嫣翻過身,蜷縮著讓自己躺成一個舒服的姿勢,而一抬眸,她便見著了床邊柜上的那一只相框。
程予嫣在那張相框里的相片看見了這臥房的主人,照片里的沈東冬,一如程予嫣剛剛見著的清麗冷然,只是除此之外,照片里的她有著剛剛在外頭程予嫣不曾見著的淺淺笑意。
程予嫣拿起了那只相框,她看著相片里的沈東冬,不禁笑了。
「原來妳拍照時會笑…」程予嫣調侃著相片里的沈東冬,覺得沈東冬的微笑柔和了她冷酷的五官,挺讓人喜歡的。
只是這會,程予嫣也注意到沈東冬身旁站的那個女人,女人有著讓人看過便忘不去的美麗,程予嫣看著她,擰眉,卻不是因為女人的美麗,而是那心頭竄起的熟悉感。
程予嫣狐疑,「我在哪里看過妳…」
她喃喃,只是一時間,程予嫣卻是想不起來。

第四章:隱約之間(上) 4.(上)
早晨的陽光銳利如針刺,挑起人眼皮并不留情,睡夢中的沈東冬被陽光惹得醒來,適應著光線和此刻環境的她手按著額,不住眨眼。
「我怎么睡在這?」沈東冬皺眉喃喃,迎向陽臺前的一地陽光,她一度有些困惑。
但很快,她便想起了沈葳葳、想起了租屋契約、想起程予嫣。
那個暫住在她家的女子。
「喔…對。」沈東冬皺眉。
不知道她睡得好不好?沈東冬想。只是,不知怎地,沈東冬此際卻也想起程予嫣昨晚倔呼呼搬行李箱下樓的模樣。
沈東冬瞇起眼,摩娑著額頭,嘆息。
是不是該關心她發生了什么事?想著,沈東冬抿唇,卻是遲疑了,只因她不想為個陌生人擱下太多認真。
被這些思緒糾纏著,沈東冬下意識地翻了個身。
忘了此刻睡在窄小的沙發上,于是這一翻,沈東冬差一點就要連人帶被的滾到地上去,她的手撐在地上,大口吁氣。
「該死──」沈東冬忍不住罵。
這一嚇,也把沈東冬此刻紛擾的心思給嚇散了。坐起身的她摺好了被子,再把沙發上所有的擺設都調整回原有的位置,沒花上多少力氣,她轉眼間撫平沙發上被人睡過的一夜凌亂。
忙完這一切的沈東冬,依著她往日的生活節奏,打開了電視新聞,踏進共用浴室簡單盥洗。
「今日法務部部長受議員質詢時表示,同性婚姻的法案黃金期是大法官解釋公布后的六個月,但具體執行政策為何,其等仍在研擬最適切的方案…」
扭開水龍頭的沈東冬挑眉,看了那新聞一眼,想著什么的她,視線掃過牙刷架上孤另另的那支牙刷。
她低眉擦乾臉,就著牙刷擠起牙膏。
「為您播報下一則新聞快報,國際巨星楊瀚近日宣布即將參與知名導演張意執導的電影俠客路,該片斥資數十億,楊瀚將與其螢幕情侶夏凝兒合作,可望再創其事業高峰…但最令楊瀚粉絲們興奮地無疑是楊瀚的古裝扮相,我們都知道,楊瀚早年就因為擅長演繹古裝劇,而有楊皇、瀚帝的暱稱…」
刷完牙的沈東冬走出浴室,恰巧看見新聞上楊瀚的幾個特寫。楊瀚是沈東冬公司所屬的藝人,剛出道時沈東冬採訪過他,算是有些私交,但近年因兩人工作都忙,已經很長時間沒在公司里碰過。
看著那新聞,沈東冬思忖著,等等進公司,得提醒秘書等片開拍,要送去花籃祝賀楊瀚。
「接下來是氣象預報,最近鋒面來襲,北部地區豪雨機率…」
沈東冬打開冰箱,從冰箱底層取出生菜、雞蛋和火腿,再從一旁的層架上拿下吐司和牛奶,她熱了油鍋煎蛋和火腿,烤了吐司,洗凈了生菜。
幾分鐘后,把一切都料理好的沈東冬盛盤,將那一整盤的豐盛擱上餐桌,沈東冬為自己倒了杯牛奶。
喝了口牛奶,她將盤內的餐點夾成了三明治。
「我要開動了。」
拿起三明治的她說,虔誠的話語一如昨晚。也如前日、大前日,如之前許許多多的日子。
咬下三明治的她也咬下了一嘴的清脆,她嚼食著食物的鮮甜,咀嚼著她生活的規律,一切都一如以往,沒有什么不同。
對,沒有什么不同?
想到因沈葳葳過度熱心惹來的昨夜喧擾,沈東冬抿唇,她得找個時間好好跟沈葳葳溝通這件事情才行。
吃完三明治的沈東冬用濕紙巾擦了擦手,仰頭喝乾了杯子里的牛奶,杯子放下時,正想起身的她,視線卻不自禁在主臥房的門上停留了。
主臥房的那扇門還闔著,代表房里的人還沒醒來。
沈東冬再次想起了程予嫣…,不知道她經歷過什么事、也不知道她醒來,面對這一屋子的陌生…
沈東冬抿唇,瞥了手里的餐盤一眼,她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
「飛擎娛樂所屬部門氛圍最宜人的莫過于女孩Ask週刊,其部門經理蕭翊瀟的至理名言便是『希望員工可以把公司當作自己家』、和『工作是用來生活的,如果工作環境沒有品質,生活又怎么會有品質?』,諸如此類…」
「秉持這個理念,蕭經理所管理的女孩Ask週刊,上班時不僅播放輕音樂幫助員工放鬆身心,提供下午茶幫助員工紓解疲勞,還和周邊按摩店家簽訂員工折扣…,此外,蕭經理還會固定找時間和員工與談,了解員工近日的工作狀況等…他真的是把員工都當成自己的家人。」
「我們節目今天很榮幸為您專訪這位難得一見的經理人,探索他的成功之道…」
看著眼前的電視墻播送的節目,秦子樺翻了個白眼。
強迫重播,不知道有沒有幾百次了…
抱著一大疊文件的她,順手把文件擱在其中一名男子的桌上,文件落下時啪的一聲,差點就要蓋住辦公室里不住回放的輕音樂。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9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