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和團黃蓮圣母標本_有深度的古言小說推薦

第五章:掩飾自己(下) 5.(下)
翻到第七頁時,沈東冬看見了個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程予嫣…,對上照片便知道并非同名同姓,沈東冬也不認為她有這么特殊的運氣,能在一天之內認識兩個程予嫣。
…女孩ask週刊的新進的責任編輯?
沈東冬掃視著文件上的資訊,想把昨晚夜里見著的程予嫣,和履歷上學士照里那看起來充滿自信的女孩連結起來。
但總覺得兩個人對照起來,似乎少了些什么…
沈東冬不自禁陷入沉思,直到她的手機又傳進一封訊息。
她看了眼,擰眉,拿起了內線電話。
—-
走出蕭翊瀟的辦公室,程予嫣換得了一大落文件。抱著文件的她坐了下來,翻沒兩頁便打開電腦,她試著敲了幾個字,但想起什么,她拿起那疊文件最上頭的撰稿說明,看了會,程予嫣便把螢幕上的寫好的文字都刪除了…
是再忍不住了,她心里的無力已化做一聲輕嘆。
她知道,即使同樣是文字工作,但這里對文字的想像像是幫文字穿上了框架,在堆積如山的規則里,奢求自由像是緣木求魚。
不知程予嫣的心思,秦子樺探頭進她的座位。
只花一天時間已經對程予嫣擺設摸得熟透的她,從程予嫣的座位上的零食盒撈了根巧克力棒,「妳早該嘆氣了,男人Gang搶到的案子還要我們也做一份企劃去競案,浪費公司資源又徒增我們的工作量,笑一笑怎么就這么輸不起啊?害我還要加寫文案,真是麻煩。」秦子樺嘟嚷著。
「還有攝影,予嫣妳肯定不熟我們部門里的攝影記者,嗯,我們要抓誰進來當交替才好呢…」對于蕭翊瀟剛剛加派的任務一身怨懟,也想起了當務之急,她喃喃。
秦子樺一抬眸,好巧不巧便見路紹凱揹著相機與她錯身而過,秦子樺拉住他的手腕。
「到時候楊瀚跟夏凝兒的照片由你來拍啊。」秦子樺開心宣布,無視路紹凱的一臉無奈,「這種一定會被犧牲的倒楣鬼工作,我找不到別人肯接,只有你這個工作狂會愿意了?」
「被犧牲…啊?」程予嫣問,沒聽懂的她,試圖弄清這里的規則。「是因為不會被採用?」
「That’s right。」秦子樺吁了口氣,「而且我也跟妳說過沈鬼厲是怎么樣的人了,她如果知道笑一笑這么不聽話,浪費公司資源又再做一套文圖去競案,肯定會非常火大,我就不知道笑一笑干嘛拐著我們一起去陪葬?」
「妳找我是什么心情,笑一笑大概就是什么心情,他不讓我們做,難道他能自己做?」站在一旁的路紹凱按著太陽穴,嘆氣。
「你真的渾身奴氣,懶的說你。」秦子樺瞪了他眼,「我剛剛跟經紀部門那邊聯絡過了,先敲下禮拜拍攝,你記起來,不要放我跟予嫣鳥啊,我們可變不出下一個倒楣鬼。」
「知道了。」路紹凱揮揮手,揹著相機的他走開了。
只是聽著秦子樺說,程予嫣皺眉,她點開剛剛蕭翊瀟寄給她的文案,看見上頭的楊瀚和夏凝兒,她的心里空蕩蕩的,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秦子樺見她神色不對勁,拍拍她的肩,「往好處想,至少我們要加拍的是楊瀚跟夏凝兒,這兩人可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男得帥女得美,看了就賞心悅目,我跟妳說,我上次在電梯里碰到楊瀚,他本人超親切的,身材還練得很好,我就忍不住跟他要了簽名…」
說著,秦子樺一臉愛心,「所以啊,予嫣,如果這個案子不是免洗的,其實是個爽差啊…」
「他很親切嗎…」程予嫣聽著她說,看了那文案上頭的男人眼。
文案上頭擱著的是劇照,一襲龍袍把楊瀚深邃的眉宇都烘托出來,襯得他一身的英氣,程予嫣看著那樣的他,抿唇,卻是關上了文件。
恰巧此際,她的手機亮了封訊息,見著傳訊息來的人,程予嫣訝異。
「予嫣,我是葳葳姐,昨天的事情很不好意思,中午妳有空嗎?我請妳吃個飯?」
程予嫣看著那訊息,本想說不用了,但她的目光卻是見著了桌旁的那個紙袋。
或許多認識些人也好。程予嫣想。她不喜歡把世界越縮越小的自己。
想著,她回覆了訊息,于是幾小時后,她踏進公司附近的一間義式餐廳,自動門還沒來得及闔上,她便見著了餐廳內其中一桌旁沈葳葳的笑臉,她對程予嫣朝著手。
「予嫣,妳愿意來太好了,昨晚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呢。」一身整齊套裝的沈葳葳說,套裝的剪裁讓她顯盡柔美,她讓服務生替程予嫣送上了菜單。
沈葳葳補上一句,「我妹妹真的是太機車了,怎么樣,她有沒有欺負妳?有沒有哪里對妳不好?都跟葳葳姐說。」
程予嫣接過菜單,想起沈東冬,不知怎地,程予嫣只想起她冷酷里隱約透露的溫柔,倒沒想起半點討厭的感覺。
「不會,我覺得她蠻照顧我的。」她說,說得真心。
沈葳葳咬住這話卻是亮了眼,喜形于色,「照顧妳?照顧妳哪里?這只刺猬不討厭妳、沒有對妳冷言冷語?」
說著,沈葳葳覆上程予嫣的手背,一嘴的話像終于找到時機,「予嫣,不管發生什么事,我們家東冬其實就是臉長得討厭了點、個性固執了點、講話自以為是了點、原則多如牛毛了點、潔癖欺人太甚了點…」
長長的話,是太想說,她連喘氣也沒有,「但其實呢,她不是個不能溝通的人,而且啊,她很念舊、又很有耐性,她之前的交往對象跟她糾纏好幾年,她還是對人家很好、很友善…」
「她之前有交往對象嗎?」程予嫣喃喃,想起沈東冬清麗干練的模樣,一時間不知道能讓她喜歡的對象會是怎么樣的人。
「是啊,而且那人還是個…」沈葳葳正要說,卻是見著了什么,她連忙裝著喝水,把后頭的話給嚥了回去。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程予嫣的耳里。
「姐,我以為只有我們兩人吃飯。」
就見沈葳葳的神色尷尬,程予嫣回頭。
于是她見著了沈東冬,也見著了她鐵青的面色。

第六章:愛不能言(上) 6.
「東冬,妳干嘛反應那么大?人多吃飯才熱鬧啊。」沈葳葳緩聲說,「妳那什么臉,是要嚇壞程小姐了?」
沈東冬皺眉,見程予嫣神色尷尬,她吁了口氣,「我不是這個意思。」
沈葳葳對她招手,秀麗的面容滿是喜色。「不是這個意思就更好,來,快點坐,雖然妳只是暫時讓予嫣住下來,還是得好好認識一下人家,對不對?」
「姐…」看沈葳葳這般熱心,沈東冬多少猜到她姐此刻的心機,她無奈,看向程予嫣一眼,程予嫣正用著手機,沒有察覺異狀的模樣。
沈東冬鬆了口氣,她佯裝無事的揭開了菜單,對一旁站著的服務人員開口,「一份B套餐,謝謝。」
服務人員一走開,沈東冬的手機響了聲。
應聲滑開手機的沈東冬擰眉。
『抱歉,我沒有打擾妳好好吃飯的意思。』
訊息是予嫣傳來的。
沈東冬抿唇,知道予嫣誤會,她快速的回了封,『沒事,妳多想了』
訊息一發出,沈東冬猶豫了下,傳了個微笑的貼圖。
──這真不是她的作風。訊息一發出,沈東冬便收起手機,像把手機藏起,就藏起她的不習慣。
此刻,這義式餐廳生意極好,相對于沈東冬她們三人一桌的寧靜,其他桌都是杯觥交錯、笑語不斷。
沈葳葳見狀,怕是受不了這寂靜,「一起吃飯,妳們兩個怎么都不說話,要聊聊天吧?」
程予嫣擱下手機,她淡淡一笑,「抱歉,我看個東西,看得太專心了。」
「沒關係、沒關係,予嫣妳別誤會,葳葳姐不是針對妳啊。」沈葳葳堆滿笑臉,她招來服務生,替程予嫣倒了杯餐前酒,「予嫣,昨天我問妳,妳說妳現在單身,那妳之前有沒有交往對象?妳喜歡什么類型的人呢?」
程予嫣愣了下,她總覺得沈葳葳看她的模樣,很像是在看媳婦似的。
──沈葳葳是打算介紹交往對象給她嗎?想著,程予嫣看了沈東冬一眼,思忖著不知道沈東冬認不認識那人。
只是無論如何…,程予嫣抿唇。她知道,她并不是個能有交往對象的人。
「葳葳姐,我覺得我現在單身挺好的,目前沒有打算…」程予嫣正要回答,皺著眉的沈東冬卻是覆上她的手,搖頭,要程予嫣不要再說了。
「這是妳的個人隱私,妳沒有回答我姐的必要。」她淡聲說。
程予嫣望著沈東冬,沈東冬的手心微涼,一如她清冷的目光…,程予嫣抿唇。
「沈東冬,妳很無聊欸,我問問有什么關係。」沈葳葳抱怨著,「予嫣,妳跟葳葳姐說,妳之前交往的對象是什么樣…」
「姐,好了。」沈東冬硬聲打斷沈葳葳后頭的話,話聲一落,沈葳葳的話是止住了,但也留下一桌的尷尬。
程予嫣吁了口氣,只覺她自己繼續待在這,這兩人便會僵持不下。
「不好意思,我先去一下洗手間。」她說,起身暫時逃離了這僵局。
見程予嫣走遠,沈葳葳的怒色便再也掩不住,她瞪著面前的沈東冬,「沈東冬,妳剛剛是怎么樣?我多問予嫣兩句話,礙著妳什么?」
沈東冬揚眉,看著她,聲音淡淡,「姐,妳是我姐姐,我想我還是看得出來妳打著什么主意。」
「程小姐只是我暫時的房客,此外,兩個女人在一起并不是妳想的那么簡單,請妳不要自作主張的把她給捲進來,如果妳堅持的話,我明天就讓程小姐搬離我家。」她看著沈葳葳說,字字清晰,沒有半點容得質疑的空間。
沈葳葳知道沈東冬是打定主意了,但她卻不愿意放棄一丁點的機會,「東冬,這世界上的女孩子這么多,妳何必老是抱著妳那前女友?我覺得予嫣并不討厭妳,妳至少多認識人家一點,或許妳會看到其他的可能性?」
沈東冬看著她,擰眉,過了會才回答,「不關她的事,是我目前沒有打算…」
「夠了、夠了。」沈葳葳一臉虛弱地打斷沈東冬正說著的話,怕是再多聽沈東冬說上兩句,她就要為之氣結。「…我現在是孕婦,聽妳說這些,對我的胎教不好,妳愛照顧妳前女友、愛單身都隨便妳,反正爸那邊處理起來也很麻煩,我干嘛惹得一身腥。」
聽著她說,沈東冬訝異,「妳懷孕了?」
「對。」沈葳葳賞義和團黃蓮圣母標本_有深度的古言小說推薦了她一計眼白,「恭喜妳和爸除了驊驊以外,看到我的時候,還有別人可以關心了?」
「姐,我是為妳開心…」沈東冬搖頭,恰巧餐點送了上來,兩人這話題便一時止住了。
飯后,沈東冬結了帳,一踏出店門,卻已不見沈葳葳的蹤影。
「葳葳姐說她要趕回去上班,搭計程車走了。」看出沈東冬的疑惑,程予嫣說。
「嗯。」沈東冬應了聲,擰眉,她想起程予嫣其實便是她的下屬,要走,兩人勢必得一路回去。
但程予嫣并不知道這件事。
「…妳先走吧,我還有點事要辦。」她對程予嫣說。
程予嫣沒多想,她點點頭,走了。
沈東冬望著她的背影,想起今天早上在人資履歷上看到的那張相片。相片上頭的程予嫣笑得很甜,照片上頭的她還是長髮,怕是比現在還要更長些,而她照片上頭的雙眸,一如此刻的單純、還帶著點倔強。
但無論是照片上的程予嫣,或者是眼前的程予嫣…
沈東冬抿唇,正午的太陽把她的臉曬得熱燙,她的心卻依然冰冷的聞絲不動。
──她早不該愛上任何人,她愛上誰,都只會是個錯誤。
想起她的前女友,想起過往這段感情造成的傷害。沈東冬抬眸,她疲累的眼望向湛藍的天空,在那片無垠無涯的天際里,沈東冬忘卻了沈葳葳的提議。
她看了眼時間,順著街道往下走,踏進路旁的一間精品店。
—-
一下了班,程予嫣踏出飛擎娛樂的大樓,便在街角處見著那輛熟悉的房車。
她沒多想,上了車。
「予嫣。」一上車,戴著口罩的男人輕暱的握住她的手,他本就長得好看的眉宇彎彎,帶著笑,拿了頂鴨舌帽,替程予嫣戴上了,「妳愿意聽我的勸來飛擎工作,我很高興。」
「嗯。」程予嫣應了聲,她看著提袋里的文件一眼,嫣唇輕抿,把那一袋的事物都擱到后座去了。
「我讓為凱買好菜了,晚上吃火鍋,好嗎?」男人又問,他發動引擎,「飛擎的週刊部怎么樣?我記得編制都挺完整的,妳又是責任編輯,一定會有很多發揮空間。」
程予嫣聽著他說,一度想提起她今日里的沮喪,但想到男人可能會有的反應,她一時間卻是說不出口。
「妳從高中就喜歡文學,能夠去女孩Ask當責任編輯,很符合妳的個性。」
半小時后,男人把車開進了地下室,替程予嫣打開車門時,他說。
「或許吧。」程予嫣說著,只覺得她在意的、不在意的,都很難跟面前的男人說明,于是她略下了那些話,從后座拿了東西跟男人上了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9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