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和團 黃連圣母 標本_有點毒清糖在線閱讀

第六章:愛不能言(下) 6.(下)
男人家的保全是特別多的,一整落的磁卡男人都帶在身上,他有條不紊的一個個刷開,到了最后的指紋辨識,男人卻是笑了,他拉起程予嫣的手。
「怎么了?」程予嫣困惑,直到男人將她的拇指按在指紋辨識的觸板上,門應聲打開。
「你…」來過男人的屋子許許多多次,程予嫣是第一次能用自己的指紋開門。
男人笑著說,是揣著這驚喜多日,「我想過了,這里也該是妳的家,我請為凱變更了設定,這樣妳就能隨時進來。」
說著,男人從口袋掏出另一副磁卡,擱進程予嫣的包包里。
程予嫣點點頭,照理說這該是個驚喜,但她望了眼門旁的攝影機,下意識地壓低了帽緣,卻是開心不起來。
不善料理的男人替兩人煮了火鍋,他選了支片子,兩人邊吃火鍋邊看著。
「好久沒能這樣好好看部電影了,而且,還有妳陪著我。」男人說,他的大手輕撫著程予嫣的髮,寵溺的眼望進程予嫣的眸。
程予嫣擱下筷子,她看向男人,這從她高中時便交往的男子,還有著未隨年歲褪去的天真,她輕靠在男人的肩頭,閉上眼。
男人摟著她,低眉,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唇瓣間的纏綿,輕輕、點點,像是能分開,又像是分不開似的。
「我晚點有工作,但我很想妳。」男人嘶啞著聲音說。
于是火鍋也不吃了,電影也不看了,男人把程予嫣抱上了床。
程予嫣任著男人解開她的衣扣,程予嫣喜歡這個時候的男人,兩人的互動就像是一同下了班在床上溫存的小夫妻,于是在男人身下的她摟著男人偉岸的身軀,直到那聲手機響起之前。
程予嫣閉上眼,她很想叫男人不要接那通電話。但她知道她不能,雖然這違反她的本性,應該說,這些知道,對她而言是日常,是被訓練出來的習慣。
不知程予嫣的心思,男人披上褪去的上衣,凌亂的扣上,他下了床,走去客廳拿了手機。
「該死,我最近被記者盯的特別緊,為凱說停車場現在有記者,他們肯定會想辦法去弄監視器,要我先從后門帶妳出去。」男人走進房時,他看著程予嫣說。
程予嫣在男人的眼里看見了愧疚。
「好。」她點點頭,聽話的下了床,把衣服整理好。
男人跟在程予嫣后面,摟住她的腰,喃喃,「予嫣,對不起…」
程予嫣沒有多說話,她知道只要她收下這句對不起,男人的心情就會好過點…
于是她收下了。她抿唇,不知不覺間,收下男人的對不起,成為她在這段感情里的另一種屈服。
從客廳拎起包包的程予嫣,看了眼桌上還沒吃盡的火鍋,卻是不知道兩個人能好好吃完頓飯是什么時候。
兩人從男人家的后門走了出來,男人說要叫車,程予嫣拒絕了,但他堅持陪著她散步,程予嫣沒有拒絕。
經過了超商,程予嫣有些口渴,「我去買個飲料,你在外頭等我?」
男人點點頭,對程予嫣揮揮手,要她去。
程予嫣拿了飲料,結了帳,跟在兩個女學生后頭走了出來,其中一個女學生卻是看向站在超商外頭的男人。
「那個人不會是…」看向男人的女學生問另一個女學生。
另一個女學生停下腳步,「是吧、外型很像欸,而且我記得週刊每次拍到他,他都戴著淡藍色的口罩…」
「真的嗎?那他在這是在等人嗎?」
「應該是吧,不會是他女朋友?」
其中一個女學生回頭,她的視線短短的和程予嫣對上了,程予嫣深吸口氣,佯裝無事的走下臺階。
「不是啦…他女朋友不是夏凝兒嗎?他是誰,女朋友怎么可能這么平凡。」女學生笑了聲,「走啦,我們去跟他要簽名。」
聽到這些話的程予嫣沒有停下腳步,她繼續往前走,從男人的身邊掠過了,男人本想叫住她,但看向她身后走向自己的女學生,男人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打擾你,你是楊瀚對不對,我們都是你的忠實粉絲,可以跟你要簽名嗎?」
程予嫣走遠了,她的耳邊還縈繞著這些話,那聲音卻沒有隨著她的遠離而趨小,反而是越來越清楚、越來越清楚。
她的心頭一陣酸,在還能多想清什么前,她的眼眶已經濕了,眼淚落了下來,落在與她錯身而過的路人的注目禮里。
程予嫣注意到了,倔強的她抹去眼淚點點,她揀了條幽僻的小巷,直想往小巷里躲。
她走得又快又急,一個轉身,怕是路都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就先撞到了人,撞進了那人懷里。
「抱、抱歉…」她起身,抬眸,對上那一眼的清冷。
怎能想到會在這里碰上沈東冬?程予嫣愣住了,她佯裝無事的笑笑,粗糙的想遮掩她此刻的脆弱。
「好巧。」她對沈東冬說。
沈東冬看著她,她放開了程予嫣的身子,視線卻沒有移開程予嫣臉上未盡的淚水。
沈東冬抿唇,沒有多問。
「我剛好要回家,一起走吧。」她對程予嫣說,彎下腰替程予嫣拾起剛剛落在地上的文件,看了眼,擰眉,「加班?」
「嗯。」程予嫣點點頭,此刻的她著實感激沈東冬替她留下的臺階,「剛換公司,工作上還有點不適應。」
「我明白。」沈東冬點點頭,沒再多說,便陪著程予嫣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兩人這樣併肩一起走著,一路沉默。程予嫣吸吸鼻子,走在沈東冬的身旁的她,不知怎地,她心下的慌亂似乎得以收拾,兩人相處起來的平靜,似乎讓她的心沒那么痛了。
只是兩人搭著電梯上樓時,程予嫣卻是注意到沈東冬手里的提袋,那是個精品店的袋子,但袋子看起來卻像是空的。
不知沈東冬為何拎個空提袋,程予嫣有些好奇,但終究沒有問起。

第七章:陰錯陽差 7.
洗澡水嘩啦而下,水花盈盈,打濕了沈東冬的身子,卻遮掩不住她小麥色肌膚下的勻稱結實。平日被沈葳葳逼著,沈東冬義和團 黃連圣母 標本_有點毒清糖在線閱讀有健身的習慣,不過沈葳葳最近懷了孕,沈東冬健身倒是少了個伴。
但這樣挺好,沈葳葳便能少花點心思在替她找對象這件事上?
洗過澡的沈東冬抄了毛巾擦著濕髮,她的頭髮短,吹風機是少用的,她隨手套上了浴袍。
踏出浴室門的她,視線卻是落在主臥房的房門上。
無疑的,她擔心程予嫣。
沈東冬抿唇,她提醒自己,如果看到一個女孩子落了一眼的淚,不會擔心肯定是奇怪的,她會這樣反應,再正常不過了。
想著,沈東冬的手擱在門板上,想輕敲出聲,但想歸想,她的手卻像石化了似的,滯在空中、不聽使喚。
──或許她想一個人靜一靜?沈東冬遲疑。
只是當沈東冬正被這些思緒紛擾的躊躇不前,她面前的門卻是開了。
踏出門的程予嫣的長髮盤起,穿著短褲和寬大的T-shirt,戴著黑框眼鏡的她,眼上的淚痕未盡,還多了一眼的倦。
沈東冬揚眉,瞧見臥房里書桌旁點著的檯燈。
程予嫣瞧見她,先開了口,「妳洗好澡了?要睡了?」
「嗯。」沈東冬應了聲。
她見著程予嫣門旁桌上的那落文件,她在上頭看見了楊瀚的名字,這人無疑是她今早和蕭翊瀟等人開例會的爭論對象。
她起了好奇心,「還在加班?」
程予嫣抿唇,對于蕭翊瀟華而不實的要求,她著實有些不得要領,心下又因為楊瀚的事情煩悶的睡不下,才會想趁睡前把手邊的工作先處理一些。
「…算是吧。」她說,身子掠過沈東冬時輕輕一撞,「妳要拿東西的話就進去,沒關係。」
沈東冬皺眉,見著程予嫣的身影進了廚房,跟著,她聽見冰箱打開的聲音。
沈東冬著實不是個善于關心人的人,但她要轉身離開前,她的視線卻是在眼前空蕩蕩的房間里滯下了。
她不自覺地踏進房里。
那本是沈東冬的房間。此際,看著房內的事物,沈東冬抿唇,不知是否是她自己的幻覺,她總覺得這兒因為程予嫣住下了,多了一絲溫暖。
是她的多心了吧。沈東冬想,她佯裝無事的抽起檯燈旁的幾支筆,目光卻已擱在程予嫣正看著的文件上。
「我在整理文案。」
沈東冬抬眸,但見程予嫣拿了只馬克杯進了房,她踩著一雙軟拖,聲音有些累。
沈東冬擱上了文件,佯裝鎮定。「嗯,還順利嗎?」
程予嫣搖搖頭,拉開椅子坐下了,沈東冬從她擱下的馬克杯,瞧見里頭像是咖啡牛奶。
──咖啡牛奶跟程予嫣,沈東冬覺得很適合。
「這是我第一份正式工作,對主管的交代,我有點無所適從,現在只是在瞎做。」程予嫣失笑,抬眸,對上沈東冬一眼慣然的冷,程予嫣卻覺得安心。
程予嫣想著什么似的,開口,「我還不知道,妳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可以問嗎?」
聽見這問題,沈東冬愣了下。
程予嫣果然并不知道她們同屬一間公司。
但看著程予嫣問得真誠,沈東冬淡淡開口,「我也是做文字工作的,跟妳有點像。」
她說,選了個既正確,也不正確的答案。
至于為什么不直接告訴程予嫣實話,這是沈東冬的直覺,她總覺得告訴程予嫣的實話,對兩人眼下的關係而言,太沉了。
「這么巧?」程予嫣失笑,潛藏淚痕的眉眼彎彎,卻藏不住那一絲慣于逞強的倔強,「我們今天好像總是很巧,回家時也會碰上。」
「嗯。」沈東冬應了聲,視線一度不自禁滯在程予嫣的笑容里。
還好她很快便發現了,為了避開程予嫣的眸,沈東冬轉而看向桌上那落文件,「這工作我做了好幾年,也許能幫點忙,妳愿意讓我幫忙看看嗎?」
程予嫣沒有拒絕,沈東冬從客廳搬了張椅子,在她身旁坐下了,陪她討論。
「所以,妳們要在既有的案子上再做一個案子去競案…是這樣?」聽完程予嫣的敘述,沈東冬做了結論。
程予嫣點點頭,沒有多想。
沈東冬抿唇,這是程予嫣看慣了的表情,于是程予嫣沒有多心。但如果程予嫣見著此際沈東冬心里的波濤洶涌、驚滔駭浪,怕是今晚就算睡下了,也得作上一晚的噩夢。
──蕭翊瀟這次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蕭翊瀟和男人Gang的經理單雪淇素來是死對頭,沈東冬是知道的,但知道歸知道,工作歸工作,已經決定的案子蕭翊瀟想翻盤,他該做的是跟她力爭,而非私下再讓下屬做個案子直接競案,蕭翊瀟這不僅是浪費公司資源,也等于是明擺著和單雪淇槓上了。
沈東冬提了口氣,目光落在那文件上,避免程予嫣瞧見她眼底的慍色。
「其實我聽同事說,競案的選擇有兩個,要不就是做的很差,送進去當砲灰也就算了,要不就是做到最好,一定要把案子拿下來。」不知沈東冬此刻的心思,程予嫣敲著筆電上的文字。
「…那妳打算呢?」沈東冬問,她的聲音因隱藏怒意而有些冷。
但還好沈東冬平日里便是個不愛廢話的性格,這話說的少了些、冷了些,旁人一時間也察覺不到她的情緒變動。
「…我打算?」程予嫣推著眼鏡,頭枕上文件,搖搖頭,「我還是新人,沒有什么打算的能力,只能先做完吧。」
她說,輕輕嘆息,那語里的倦意掩不住,沈東冬聽她如此,心卻是軟了。
「妳做到哪了?」沈東冬問。
「妳可以看。」把頭擱在文件上,程予嫣把筆電推給了沈東冬。
等著沈東冬看文件時,程予嫣陷入了思緒,她想起這份工作給她的無力感,卻在同時,也想起了楊瀚。
楊瀚沒有一封訊息、一通電話,在他們兩人今晚分別以后。
──他說他今晚要工作。
這最后一句話,程予嫣是記得的,只是沒想到這句話也變成程予嫣此刻的浮木,她攀著那浮木,彷彿多攀一會,就能忘去她今晚的心傷多一會。
聽見筆電的打字聲,程予嫣拍拍臉,她終是不想讓沈東冬發覺她的異狀,于是她強打起精神,不住喝著馬克杯里的飲料。
只是見著沈東冬的一臉專注,她不怒而威的清冷像是蟄伏于巢穴的獅,令程予嫣忽地緊張起來。
她忍不住問,「…怎么樣?」
「嗯。」沈東冬蹙眉,她支著下巴,思量著什么,「…這是妳第一次寫文案?」
「算是吧,應該說第一次寫週刊的文案。」程予嫣尷尬,她的臉因不自在而染上一絲嫣紅,從以前便是如此,她總覺得,讓人看自己的作品就像讓人打量自己一般難以習慣。
沈東冬抬眸,對上程予嫣的眼,她的視線柔和了些,「是嗎?那我覺得寫得蠻好的,妳以前沒有寫過什么?」
程予嫣愣了下,沈東冬對她的肯定出乎她的意料,程予嫣想了想,開口,「…以前會寫點別的東西,比如劇本。」
「劇本嗎…」沈東冬喃喃,想著什么似的,她把筆電擱回程予嫣面前,「我用追蹤修訂調整大綱和文字,妳看一下,我們討論。」
「好。」程予嫣點點頭,聽見沈東冬的肯定,讓她疲憊的神經放鬆了下來,倦意跟昏沉一併涌上。
程予嫣看著沈東冬更改的文字,拿了杯子里的飲料又喝了口。
一口、兩口,兩人不斷的討論調整幾次后,她的眼睛已瞇成一條線。
沈東冬見狀,唇邊泛起一絲笑意,若有似無,「想睡了?我們可以明天再討論。」
「不好,妳等我看完。」程予嫣說,半命令的語氣。
沈東冬挑眉,此時覺得程予嫣似乎哪里怪怪的,但哪里怪,她卻說不上來。
「那好吧。」沈東冬妥協。
此際,見程予嫣一雙眼直盯著螢幕,那般執著,那般地倔,沈東冬冷然慣了的心,難得有一絲溫柔。
是對妹妹一般的感覺吧,沈東冬想,她在家里排行最小,沒有妹妹,程予嫣這偶然讓人憐愛的模樣,怕是勾起她一直無處發揮的憐惜了。
釐清自己的心思,她淡淡一笑,瞧見程予嫣杯子里的咖啡牛奶。
「家里還有咖啡牛奶嗎?」她問程予嫣。
程予嫣抬眸看她,倔慣了的眼有一絲渙散,卻不知道是因為疲累,還是因為別的緣故。
「咖啡牛奶?」程予嫣問她,搖頭,又喝了口杯子里的飲料。「我沒有,那妳喝我的。」
「喝妳的…」沈東冬擰眉,程予嫣一臉的緋紅在檯燈下太過清晰,沈東冬這才對這杯子里的事物起了疑心。
她接過那馬克杯,輕啜了口。
醒了。
「是奶酒…我在想什么。」沈東冬喃喃。
她這才想起程予嫣打開冰箱時,她也同時聽見了玻璃瓶的碰撞聲,而眼前這一眼渙散的程予嫣,怕并非因為疲累,而只是因為酒精作祟。
可奶酒的酒精濃度并不低,但也不特別高,程予嫣的酒量未免也…,沈東冬愕然,如果是沈葳葳犯了這種事,她肯定是會笑的,但此際先不說眼前這人并非沈葳葳,更不說此際沈東冬姐愛作祟,倒是心疼起程予嫣來。
她低眉,見著馬克杯里的奶酒已要見底,沈東冬抿唇,看來程予嫣已在她的眼皮下喝了大半。
「我睡不著,所以想喝。」程予嫣闔上了電腦,吁了口氣。
酒意惹得她頭暈,她撐起身子,筆電卻是拿不穩。
沈東冬接著了,扶起她,提了口氣,無奈,「那現在想睡了?」
程予嫣點點頭,很聽話,順從的像只倦了的貓,「嗯,想睡了。」
說著,程予嫣腳下一陣軟,挨進沈東冬懷里,沈東冬屈服,嘆息,把程予嫣抱上了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99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