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馮出撫諭文言文翻譯_有點色故事

第九章:舊日不再 9.
沈東冬并不是一個好睡的人,如果有人嗜酒成癮,那她嗜的便是安眠藥。
差別是,前者是可以選擇,后者是不得不從。
但昨晚,沈東冬難得逃出了安眠藥的箝制,她睡得很好,很多年都不曾這么好。
──是為什么?
摺好被子的沈東冬抿唇,她醒來時,房里已沒有了程予嫣,徒剩她一人。已收拾乾凈的房內,讓昨晚的失序像被人施了魔法,找不出一點證據證明兩人昨晚的親近。
但這并不重要了。看著空蕩蕩的床鋪,沈東冬提醒自己。
她最該收拾的,就是對程予嫣的那一絲擔心,那擔心太多余,徒增日后分離時的負累。
她明明知道。
于是此際,換好衣服的沈東冬像把素日里的盔甲也換上了,她清冷的目光落在鏡里的那人身上,穿衣鏡里頭站著的人一如以往,那精明跟干練的神色像是在她身上紋了身,只要她甦醒,便割捨不掉似的。
看著穿衣鏡里的自己,沈東冬想起程予嫣昨晚問她的問題。
確實,她曾經不是一個人住。
『妳為什么總這么嚴肅,妳應該去當個軍人的。』
沈東冬的耳際旋上一絲柔膩,那女子的聲音牽起沈東冬的記憶,沈東冬低眉,彷彿在鏡子里、又或是在回憶里,見著了幾年前的她與她。
那時,一切都還很單純,沒有傷害,只有愛,純然如初春萌生的嫩芽。
『是嗎?那我去了。』
『不,妳不能去,妳是我的。』
『…沈東冬,如果我沒答應,妳哪里都不能去。』
沈東冬彷彿聽見女子說,也聽見女子笑,那笑溫柔,甜膩清晰的彷彿并非回憶。
沈東冬低眉,胸口襲上了一陣暖。那里,恰好,也承載著心傷,疼起來時,痛徹心扉。
她閉上眼,把穿衣鏡闔上了,見不著自己,似乎就不用見著那些徒擾、那些回憶。
她的目光在見著床頭柜上那只事物時擱下了,那是程予嫣的手機。
看來,程予嫣走了,手機卻忘了。
被遺忘的手機不甘寂寞,震動起來,像是呼喚著她。
沈東冬擰眉,她走近床沿,拾起了那手機,上頭顯示的名字映入眼簾。
──蔣云翰。
沈東冬抿唇,她記下了這個名字。

蕭翊瀟今天下午打給了沈東冬,電話接起時,沈東冬揚眉,她就像個獵人,伺機已久,這會,才終于聽見獵物跑過草叢,往陷阱里奔來的聲音。
應該欣喜。
但身為獵人,沈東冬的喜怒是不外顯的,這是她的專業,誰也不該知道她此刻的心緒,當然,蕭翊瀟最不該知道。
「我知道你還是對楊瀚那個案子很有興趣。」電話接起,蕭翊瀟還沒開口,沈東冬便先說了。
「楊瀚那個案子…」蕭翊瀟錯愕。
他本來打算探探沈東冬的口風,怎么料得到沈鬼厲一開口,就切中了他心中的要害?這或許就是他倆近乎同期進公司,地位卻在幾年間演變成上下關係的主因?
蕭翊瀟不愿想,一想,他便郁悶。
他清清喉嚨,「我不是想跟單雪淇爭,我是想為這個案子的品質爭。」
「來我辦公室談吧。」沈東冬淡聲說,打斷了蕭翊瀟試圖搏取的名正言順。
兩個人心理都有底的事情,為什么還需要一起粉飾太平?這種事情,沈東冬沒興趣做,更別說陪著蕭翊瀟一起做。
蕭翊瀟摸摸鼻子,不自討沒趣,他掛上電話。
只是過了會,蕭翊瀟還沒來,佟杰卻先來了。
「Elsa在外頭,說要找妳。」說著,他神色尷尬,挨近沈東冬身邊,就像個小李子,一眼的護主心切,「妳做了什么,把一整個暴風雪給惹來了耶?外頭好冷、好可怕。」
「你就愛看熱鬧。」沈東冬嗤了聲。
「我這次沒有喔,這次風暴看起來很大,我認真擔心妳。」佟杰捶胸幾拳,玩鬧慣的那雙桃花眼顯盡真誠。
「這倒不用。」沈東冬唇邊泛起一絲冷。
「沈總經理。」
門敲響了,沈東冬還沒應門,人已經踏了進來。
沈東冬抬眸,見著了那女人一眼的傲,那份傲氣,她很熟悉,怕是比這公司里的任何人,都還要熟稔不過。
但這并非沈東冬所愿。
「我一向尊重沈總經理的決策,因為我相信沈總經理會對自己的決策負責…,只是,沈總經理,我如此聽話,為什么妳放任其他人不聽話?」
那踏入門內的女子,就連開口也是懾人的傲、螫人的刺,只是這無損于她深邃五官的美豔至極,更無損于她佇立盼顧時,如盛開花朵般的豔麗迷人。
坦白說,單雪淇如果愿意笑,怕是連一旁素來游戲人間的佟杰,都要掏心掏肺、都要忘了這女人發起飆來時的氣勢張狂。
「我放任了什么?」
沈東冬抬眉,她嚼碎單雪淇的話,再替單雪淇重複一次。
單雪淇嗤了聲,不可置信。
「妳居然裝蒜?經紀部那邊已經發了通知,楊瀚跟夏凝兒下禮拜要拍攝,還是我本來要拍的時間,我一問,居然就是敲給我們公司的週刊部。」
「這案子明明就是我們男人Gang談下的。」單雪淇指著門外,像指著昨日開會的事實,「如果不是妳放任蕭翊瀟,他怎么敢?」
單雪淇怒不可遏,多年掩蓋了的瘡疤像是找著了透光的空隙,一揭開,便齜牙裂嘴,「沈總經理,我是不是早不該相信妳,只因妳根本做不到妳口口聲聲說的公私分明?」
侍在沈東冬身旁的佟杰聞言,忍不住望向沈東冬一眼。
沈東冬的神色沒有掀起一絲波瀾,如落在暴風眼里的小島,驚滔駭浪都擱在外頭的海上,更彷彿,對于眼前單雪淇的怒不可遏,沈東冬不是目標,只是個無關的局外人。
但沈東冬不應如此。佟杰想,那么多年來的傳聞,不應是空穴來風。
門再度被敲響了。
沈東冬揚眉,她示意讓佟杰開了門。
「本人來了,妳想問的事情,還是讓他回答妳。」沈東冬說,她清冷的目光映入單雪淇的忿忿。
多年來,她倆一直是這般水火不容,如果單雪淇跟蕭翊瀟是明爭,那單雪淇對沈東冬便是暗斗。
只是這斗,本該是兩個人互爭高下,但沈東冬卻是只守不攻,然而縱使如此,兩人多年來的宿怨卻沒有一絲緩解之意。
此際,聽著沈東冬說,單雪淇瞪了她眼,嘴里的慍嚥下了,她對沈東冬的恨、對她的不滿,從來、也未曾讓蕭翊瀟看過。
這是她們兩人間才知道的事。
不知情的蕭翊瀟踏進門內,踏進了這假象的和平,剛剛的喧擾像是被這空氣給吞蝕,又或者是不留痕跡的讓一旁空調的風給吹散了。
「蕭經理。」單雪淇微笑,嫣唇輕勾,卻字字清晰,毫不掩飾裏頭的憎惡。
見著單雪淇,蕭翊瀟乾笑了聲,他早該知道這是場鴻門宴,「單經理,妳也在這里。」
但沒關係,蕭翊瀟在這公司里混了這么多個年頭,他不傻,知道到哪兒都要帶只替罪羊。
「妳是…?」佟杰困惑,對著那跟在蕭翊瀟后頭進門,有些面熟,卻叫不出名字的女子。
「程予嫣,女孩Ask責任編輯,昨天剛到職。」
沈東冬抬眸,于是她的視線里,映進了昨晚枕著她肩頭熟睡的那個女子。
那女子也望著她,第一眼是詫異,跟著,卻是神色複雜,不見笑意。
昨日已逝。

第十章:各退一步 10.
沈東冬抿唇。她曾經想過會有更好的時機讓程予嫣這知道件事,那可能是在電梯里的巧遇、可能是在樓梯間的錯身而過…,或者,由她親口告訴她。無論如何,那都會是在她們更認識彼此之后;又或者,徒剩陌生之后。
只可惜,事與之馮出撫諭文言文翻譯_有點色故事愿違了。
沈東冬目光一黯,她選擇避開程予嫣眼底的困惑,迎上蕭翊瀟那一眼的市儈。
她開口,聲音淡淡,聽不出點情緒,「蕭經理,你來得剛好,單經理有事情想問你。」
一句話拋出,沈東冬轉眼從兩人的攻擊目標,回歸成客觀的決策者,把兩人間的猜妒忌恨,還給了彼此。
單雪淇清楚沈東冬的伎倆,她睨了沈東冬一眼,嫣唇勾起一絲嘲諷,若不是眼下并非跟沈東冬僵持的好時機,她還沒打算輕易讓沈東冬這么容易就順水推舟。
罷了。
她淡淡一應,「總經理這麼一說,倒是提醒我,我得關心蕭經理最近是不是身體不適,該看醫生了?耳背了?連開會內容都聽不清楚。」
蕭翊瀟的眼眉堆滿笑,瞇起眼,「單經理,怎么,拐彎抹角的罵人,難道不是罵人?」
單雪淇瞅著他,眼一冷,「拐彎抹角?我還太客氣了。說起來,我一直不知道,蕭經理臉皮這么厚,連別人施捨的禮貌都察覺不出來?」
「也是,若不是有這能力,怕也無法明目張膽的搶人案子。」她補上一句。
蕭翊瀟嗤了聲,新仇舊恨,他在單雪淇中公然挑釁下是懶得再裝,「我搶妳案子?單雪淇,是妳容不得有人做的比妳更好吧。」
單雪淇倒是不懼,「嗯哼,有一種人叫強盜,這種人是不講理的?」
說著,她掃向沈東冬一眼,「總經理,以后也別開會了,有案子讓蕭翊瀟先挑,我選他不要的就好了。」
沈東冬擰眉,她知道她該說話了,只是此際,她卻不由得看向程予嫣一眼。
沈東冬想起了昨晚。
──程予嫣會怎么想這件事?自己用心做的案子,其實,只是他人比拼勢力的工具。
現實,終究是太沉了。
她看向蕭單二人。
「蕭經理,聽說你讓經紀部敲好了楊瀚跟夏凝兒的時間?」沈東冬開口,不帶情感的嗓音透進二人此刻的僵局。
「總經理,妳!」蕭翊瀟嗤了聲,眼看局勢要變,他討不了好,也不想毫不掙扎挨下一計悶虧。
他看了程予嫣一眼,微笑,用一身的老練把赤裸的憤怒都掩了,「總經理,我們家的新人,能力很好,她剛來,寫出來的案子還沒讓妳看過?」說著,他瞥了單雪淇一眼,「我是怕,您決定的太早。」
蕭翊瀟一說,單雪淇這才認認真真的掃視程予嫣一身,女王似的傲目凌厲,一掃,看的程予嫣心下一凜。
程予嫣避開了,她只想避開這一切,她從未、也不曾想與這種無聊的權力爭奪扯上關係。
沒有了夢想,她只想安安穩穩的做好自己的事。
于是她上前,將手里的文件擱在沈東冬桌上。
支著下巴的沈東冬抬眸,清冷的目光迎向她。
程予嫣想起了昨晚。
飛蛾撲火似的,她竟妄想從那深不見底的冷里找著什么。
「寫好了。」她對沈東冬說,聲音輕輕,說著只有兩人能懂的意有所指,「我提早來上班,完成了它。」
沈東冬看著她,沒有開口,有短短的剎那,程予嫣誤以爲自己把話投進了一夜的虛幻。
那清晨時枕著她臂膀的溫柔、那哄著她的囈語…
程予嫣擰眉,不解自身此刻的糾結。
她是她的上司,這間公司里最冷酷無情的….,雖然,昨日以前,還不是。
于是,該意外嗎?那人的視線避開了她,留下的,是程予嫣視線里的清冷殘影。
「單經理。」沈東冬看向單雪淇,「妳說呢?」
單雪淇瞧著她,恨透了沈東我此刻的事不關己,明擺著兩邊都不得罪。
但她骨子倔,就是不想讓沈東冬討這計便宜。
她抄起桌前那文案,粗魯地略翻,把里頭用心的文字都化作浮光掠影、幻化成一計涼薄的笑,「總經理,蕭翊瀟要把自己的想法包進別人的案子里,妳要我決定?我能決定什麼?」
說著,她把那文件砸上了桌。
單雪淇輕挑的目光迎向程予嫣,「妳是新人?什么都還不會,就先學會了不知好歹。」
「真是白目。」她說,雙手抱胸。
這話一落,在場的人都靜默了,單雪淇這是指桑罵槐,場里的人都聽的出來。
但程予嫣少不了委屈。
程予嫣看著她,抿唇,「別太過份?」
說著,礙于單雪淇的氣勢,她后頭的話終究是嚥下了。
「我過份?我是部門經理,妳做錯事,為什麼我不能說話?」單雪淇一嘴凌厲,并不讓步。
蕭翊瀟見縫插針、趁勢還擊,「單雪淇,程編輯是我的人,我還沒說話,妳管什麼!」
「你不會管,我幫你管,你應該謝謝我。」
「妳在自以爲是什么!」
「好了!」沈東冬擰眉,見著程予嫣的不發一語,沈東冬終于有了一絲情緒。
程予嫣是無辜的。
這跟以往不同,沈東冬無法繼續沉默。
「單經理,多一個案子可以參考,為了公司,我們何不好好看清楚。」
沈東冬淡聲說。她拾起那文案,翻閱,看得,比誰都還要仔細。
她揭開文件,看見里頭那些程予嫣聽了她話,修正的,還有,程予嫣自己修正的。
眾人望著她,都沈默著,望進她此刻的思量,等待她最后的發落。
良久。
「佟杰,男人Gang這期的銷量怎么樣?」闔上那文案,沈東冬開口。
佟杰點頭,滑開平板,把數據調到沈東冬面前。
蕭翊瀟按捺不住了,「總經理,妳不能用數據決定,難道我們賣的差,就該邊緣化?」
沈東冬揚眉,掠過了他的話,她看向程予嫣,「很出色的文案,提醒我,其實我們這次的主角是一對情侶,那麼,何不讓兩邊合作,做成一個系列案。」
程予嫣看著她,陌生于她此刻的笑容,卻不陌生那笑容里的溫柔淡淡。
她是在幫她嗎?剎那,程予嫣的腦海里浮現了這想法。
沈東冬轉看向蕭單二人,淡淡開口,「你們說呢?兩個週刊都同屬一個部門,藉合作的機會,拉抬彼此的優勢,挺好的?」
她說著,唇角輕勾,勾起蕭單二人的不情不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0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