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家連載雙性_有點黃又有點色的小故事

第十一章:孰是孰非 11.
談完這一切,門闔上了。
適才一室的喧擾,總算回歸了初始的平靜。
蕭單二人走的時候有多不情愿,沈東冬知道。
她不在意,本來,她的職責內容就不包含讓雙方滿意。
但讓她在意的是程予嫣離開前的那個眼神,她想著,擰眉,對那眼神有些掛懷。
——那并不是一個釋然了的神情。
「總經理,Good Job,妳真的很擅長在暴風圈里當颱風眼欸,現在兩邊都拿去拍,一個月初發,一個月底發,銷售期不沖突,公司獲利拉到最大,perfect!我佩服妳、超級佩服妳!」當了一場的觀眾,佟杰這會終于逮著時機發表感想。
「嗯。」沈東冬應了聲,但對佟杰的讚美并不上心。
「總經理,不過這樣兩邊都要拍攝,聽單經理的意思,她還是打算下禮拜拍,經紀部那邊會不會覺得我們在鬧內鬨啊?」
佟杰說的起勁,卻是又想起什么,「總經理,妳跟單經理,到底是?」
他正說,沈東冬卻是不答,起身,掠過了他。
「欸,總經理,妳怎么了啊?我說錯話了嗎?」
沈東冬把佟杰的嚷嚷留在門后頭,她闔上了門,視線凝在門外的那條走道上,她掏出手機,看了眼,這才想起程予嫣并沒有帶手機。
——她到底在擔心她什么?
說不清這思緒,沈東冬按了電梯下樓,怎料電梯門一開,她卻是在門內碰見個好久不見的人。
「沈經理?不。」那人喚了她聲,拿下了墨鏡,旋及尷尬的笑笑,露出大男孩的笑容,「原諒我,好一陣子沒碰到,應該稱呼妳為總經理了。」
是楊瀚。
楊瀚的出現阻止了沈東冬此刻的思緒紛擾,「是好久不見了,怎么會來週刊部?」
算起來,兩人至少兩年沒見了,狹小的電梯里,熱絡跟疏離總是特別鮮明的,而楊瀚和沈東冬顯然屬于前者。
幾年前,楊瀚剛進娛樂圈的時候,沈東冬還是個週刊部的撰稿記者,新手藝人配給菜鳥記者採訪,在適合不過的組合,兩人採訪的多了,交情也多了,是礙于這幾年兩人的事業各自如日中天,才少了交集。
但沈東冬不知道,她無意問了個楊瀚不便回答的問題。
楊瀚笑笑,把思緒掩在笑容里,「聽爲凱說,最近週刊部敲了我跟凝兒拍攝,下禮拜。」
他帶開了話題。
沈東冬察覺了楊瀚的心思,她沒有追問,畢竟,兩人早不是當年的初出社會,能交談的早已有限。
「嗯,」沈東冬淡聲說,「夏凝兒跟你合作的越來越好,我看了最近的幾組照片,都讓我驚艷。」
「能跟凝兒合作,幸虧妳當年的幫忙。」楊瀚誠摯的說。
沈東冬抿唇,沒應聲。
此際,電梯門開了,沈東冬的樓層先到,兩人余下的話卻還沒說完,楊瀚按住了電梯,「最近我投資的一間新店開幕,來看看?」
說著,他掏出兩張票,擱進沈東冬手里,「帶個伴?很多話我不便說,但妳這幾年總孤家寡人,我會歉疚。」
沈東冬低眉,見著手里的票,淡應,「我時間不一定,但之家連載雙性_有點黃又有點色的小故事花圈會到。」
「我有太多妳送來的花圈了,別讓我再集一個了吧?」說著,他輕拍沈東冬的肩,注意到她清麗面容上好久不見的一絲人味,只覺是個好預兆,他放心許多,「回頭見?」
沈東冬失笑,也不辯駁,走遠了。
楊瀚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新聞部暨週刊部的門廊上,他闔上電梯門,吁了口氣,戴上了墨鏡。
電梯順勢而下。
楊瀚的視線停留在電梯逐漸變小的數字上,那也意味著他離最初的目的地越來越遠,但他不得不,只因他不想讓沈東冬起了疑心。
他本是來找程予嫣的,在昨天的一夜失聯之后。
出于一股沖動,但見著沈東冬,楊瀚卻冷靜了。
程予嫣還配不上他,在這個社會的眼光里,他和她之間的差距,還過于懸殊。
他的影迷是無法接受的。
這不能怪程予嫣。楊瀚知道,他再再提醒自己,程予嫣只是不順遂,她為他放棄的已經夠多了?,想著,踏出電梯的他拿起了手機,再撥了通電話給程予嫣。
他很想她。
他站在電梯門口,一旁的鏡子映照出他戴上墨鏡也掩不住的俊朗,楊瀚凝神,等待電話接通的剎那。
只是,這次依然無人接聽。
—-
「所以我們兩邊都要拍攝噢?」
聽到程予嫣的回答,鳩佔鵲巢坐在程予嫣位子上的秦子樺嘟噥著。
她多般憂愁的模樣,臉上的嬌俏都要被那過度放大的煩憂給掩了,「也好啦,至少我們師出有名,不用怕暴風女Elsa帶人來拆了場子。」
「難得妳說話中肯。」一旁的路紹凱一應,冷的一槍。
「欸,我說什么,你都有話,你煩不煩?」秦子樺睨著他,不滿的很。
「怎么,聽不得實話?」
「你這分明就是嘮叨、對我的成見,少在那里美化自己。」
「分明是妳不愛聽實話。」
「你還說?」
秦子樺又要罵,卻見路紹凱眉頭一皺,似乎少了跟她斗嘴的心情,秦子樺循著他的視線望去,這才注意到一旁的程予嫣不發一語。
她暗罵自己的反應慢,正要開口關心,路紹凱卻搶先了。
「予嫣,笑一笑特別帶妳過去,肯定有原因,妳還好嗎?說說?」路紹凱問。
「對啊,跟我們說嘛。」秦子樺也說。
程予嫣的視線卻仍是落在那文案上,她的個性素來是倔的,講的好聽是有堅持,講的難聽便是愛鉆牛角尖了。
她放不過自己。
「我不想拿這個案子去拍攝。」說著,她捏緊了手中的文案。
「什么啊?予嫣,妳這案子不是連沈鬼厲都看過了嗎?」秦子樺不解。
程予嫣吁了口氣,她想起了昨晚,擰眉,「如果真的這么單純就好,妳看過這案子,妳也說還可以改不是嗎?我想找經理,請他換人來寫。」
秦子樺見狀,就見著一個送死的,她拉住了程予嫣,「予嫣,妳別自找麻煩,他們決定了就決定了,妳管他們這么多?」
她嚷嚷著,沒有注意到本來一片吵雜的辦公室安靜了下來,直到她抬眸,見著了走近的那人。
秦子樺后頭的話硬生生嚥了下去,一眼驚恐。
像見著了個惡鬼似的。
「總、總經理好。」說著,她鬆開拉著程予嫣的手。
沈東冬點點頭,沒說什麼,她慣有的冷酷滯在空氣中,用她的不怒而威換得了一部門的鴉雀無聲。
此際,她的目光對上了程予嫣,不出她意料的,程予嫣不說話,讓沈東冬瞧清了里頭的不情愿。
秦子樺緊張,偷推了程予嫣一把,「予嫣,打招呼啊,是沈鬼厲?噢,不,是總經理欸。」
程予嫣抬眸,淡淡一眼,「嗯,總經理好,剛剛見過。」
她對沈東冬說,敷衍了事,毫不掩飾里頭的倔。
沈東冬擰眉。
——這小妮子,是在生氣嗎?沈東冬無奈,只覺在程予嫣面前,她太容易討不了好。
她的目光掃向程予嫣手里捏緊的文案,終究心里有底。
于是她開口,「程編輯,關于下次的拍攝,我有事情交待妳,跟我來。」
她對她說。

第十二章:遠離紛擾 12.
沈東冬拋下話便走了。
程予嫣見著她的背影,一度更覺得郁悶。
──她為什么非聽沈東冬的話不可?
但對上一旁秦子樺關切的眼神,程予嫣終究是把心里的那股委屈嚥下了。
這樣的事情程予嫣一直做的很好,該說是訓練有素了。看來,情場跟職場,只差一個字,箇中的道理倒差不了多少。
想起楊瀚,程予嫣抿唇。
「妳在氣什么?」
兩人進了電梯,電梯門闔上了,短暫的寧靜還沒找到時間盤踞,沈東冬已然開口,語聲淡淡,像是問起程予嫣吃過飯沒有那樣的小事。
「沒有。」程予嫣說,低眉,一骨子的倔,都醞釀在短短的兩個字里。
沈東冬看了她眼,內心嘆息,不知道程予嫣活得這樣倔,是用來折磨自己,還是用來折磨別人。
不消時,當電梯門開了,程予嫣見著眼前的光景,這才發現沈東冬帶她來的地方是地下停車場。
她要帶她去哪里?直到這個時候,程予嫣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沈東冬卻是沒有多解釋的意思,她領著程予嫣走,跟在她后頭的程予嫣也不愿意問,于是那沉默就恣意妄為的要張狂了。
──但還好,這二人之中終究有一人是愿意先認輸的。
「妳不問我,我要帶妳去哪?」
在那陣誰也不讓誰的沉默里,沈東冬終是開口,她問著坐上副駕駛座上的程予嫣。
沈東冬素來是固執的一個人,但碰上程予嫣的倔,彷彿就像矛碰上了盾,誰也拿不了誰一個辦法。
與其僵持不下,只能有一方先認輸了。
聽見她說,繫著安全帶的程予嫣抬眸,程予嫣有雙溫柔似水的眼睛,如果扣除那里頭的倔強的話。因而,沈東冬望著程予嫣時,只覺心里的冷酷會軟一些、融化一點。
「我不明白妳為什么要問,難道我能拒絕妳嗎?」程予嫣說,她把安全帶繫好了,終于給了答案,「就像妳愿意用那個案子一樣,照理說我應該高興,可是我高興不起來。」
沈東冬抿唇,思忖著什么,她發動了引擎,把車子開出了停車場。
「我并不欠妳一個解釋。」良久,沈東冬說。
只是這話一說,沈東冬卻是無來由地心一軟,她咬唇,難得意識到自己惜字如金的習慣有多惡質。
她下意識地瞥了程予嫣一眼。
怎料,程予嫣卻是望著她,一眼的不服輸,更是賭氣,「…妳出于什么理由都好,反正妳都已經決定了,我只能照辦。」
沈東冬的頭開始疼,卻不知道是因為車窗外頭這快要下起雨的天氣,還是因為對程予嫣的倔強束手無策。
天邊是被那無邊無盡的陰霾給佔據的了,一道閃雷短短的沖破那陰霾,亮起了天幕。
轟。
當車子駛過了幾條街道,蓄勢待發的雨點們終是落下了,那些雨水打在車窗上,匯聚成小溪,道道的佔領車窗。雨刷的運作聲充斥在車里狹小的空間中,怕是這車里最冷靜客觀的一種聲音。
沈東冬提了口氣,「我帶妳出來,是想好好跟妳談,妳的作品沒有妳想的那么差,我會愿意用,并不是因為兩位經理的互不相讓,也不是因為對妳的同情施捨。」
「妳應該有點自信,而不是跟我生氣。」沈東冬冷說做出結論,她的車速不快,也沒有開啟導航,但她俐落地打了方向燈,把車子轉進了巷弄間,像是熟門熟路。
沈東冬向來不善于解釋,以前是,現在也是。
有時候她會想,當年的事情,如果她善于解釋是否就會好了吧。但那是沈東冬的缺陷,何況,縱使扭轉了那個剎那,也不能保證日后的結局好壞。
「我知道了,我會改進。」不知沈東冬的心思,程予嫣說,下屬對上司的語氣。
她抱著胸,還是不愿意多說話。
沈東冬沒辦法了,而她最沒辦法的,不外乎是不知道她對程予嫣的執拗為什么要那么上心。
沈東冬想起了曾經,曾經,她也看過類似的執拗,卻不是來自于程予嫣,而是來自于她這些年寫滿她記憶的那人…
那人有雙跟程予嫣一樣好看的眼睛,澄如星子的一雙眼,也曾經跟程予嫣一樣的執拗,在那人還沒有屈服于現實、做出那個決定之前。
曾經。
沈東冬抿唇,見著了目的地,她停下了車,開口,「到了。」
程予嫣望向窗外,瞧見那捱在高樓夾縫間的小咖啡廳,咖啡廳沒有嶄新的外觀,卻并非格格不入,而是自成一格的一種氣息。
程予嫣一語不發,她知道現在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服從,便要下車,只是她這才注意到,她今早出門時走的匆忙,包包里根本沒有帶傘。
她看了沈東冬眼,本想問她有沒有帶傘,但話卻是被鎖在唇里似的,程予嫣怎么樣也說不出口。
于是她索性拉開車門,直接就要下車,怎料手卻被沈東冬給拉住了。
「外頭在下雨,妳這樣就要下車?」沈東冬嘆息,語里少了些冷,多了些緊張跟不知所措,卻是不知道程予嫣還要這樣折磨她到什么時候。
程予嫣抿唇,她望了沈東冬眼,聽出沈東冬此刻的擔心,她的心終究是軟了。
她發這么大頓脾氣,就算沈東冬是因為同情她才用這案子,那她這氣也發得夠足、夠久了。
更何況沈東冬沒犯什么錯、沈東冬只是做了當下她認為最適合的決定。程予嫣其實知道。
程予嫣想,卻也想起楊瀚,想起這些日子的不順遂…
太多的郁悶了,她是在遷怒嗎?此際,程予嫣終于面對了那她不愿意細想的事實。
想著,心也跟著歉疚了。
程予嫣低眉,她提了口氣,像是把倔強收起了的乖順家貓,「…抱歉,我好像反應太大了。」
沈東冬擰眉,多少察覺到程予嫣的心情好些了,卻也脆弱一些了。
沈東冬輕輕一嘆,她不善于解釋,更不善于安慰人,她開口,說不出一句安慰,「妳在車上等我吧。」
程予嫣一愣,但見沈東冬撐了傘下了車,卻不是往她這兒走來,而是走進一旁的便利商店,幾分鐘后她出來,手里變多了把輕便傘。
她在雨里把傘遞給了程予嫣,「這陣子常下雨,以后記得,留把傘在公司里。」
程予嫣聽著她說,外頭的雨很大,沈東冬遞給她的傘傘面已經濕了,程予嫣低眉,她的心暖暖的,卻也涌上一陣酸。
程予嫣吸了口氣,把心里那股酸澀給嚥下了。
她撐開了傘,跟著沈東冬踏進雨里。
只是雨下得太大了,她的輕便傘在這雨里顯然顯得太脆弱了些,一陣強風吹來,她抓不住那傘。
傘被吹上了馬路,雨水逮著空隙打上了她的身子。
「等等。」下意識地,淋著雨地程予嫣對沈東冬喊了聲,沒有跑進沈東冬的傘里,她轉身去追那傘。
「別追了。」
程予嫣才聽見那聲音,下一秒,卻是有個人把程予嫣給拉進了懷里。
不遠處傳來傘被車駛過的輾壓聲,雨下著,程予嫣靠進了一胸口的暖,那里,有她熟悉的氣息,昨夜未盡似的,提醒起程予嫣的回憶。
程予嫣抬眸,她對上沈東冬的視線。
「妳這樣很危險。」沈東冬說,輕輕一句話,轉眼便被雨聲給掩蓋。
程予嫣愣了下,她在沈東冬冷然慣了的的眼里找著了一絲溫柔,有那么一剎那,程予嫣覺得自己已被那溫柔給迷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0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